第一百二十六章种梨

    这鬼王送给李修远的这布袋,经过一番尝试之后他发现一点作用都没有。

    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需要什么口诀才能使用,还是需要道行才行。

    本以为是一件宝贝,现在看来自己目前却是用不了。

    “罢了,用不了就暂时不用了,等以后给师傅研究一下吧。”李修远心中暗道。

    自己的师傅是修道之人,估计对这个很感兴趣,反正这是一件宝贝就对了。

    或许是李修远的一番试宝给了这个消瘦的男鬼一点思考的时间。

    此刻这只男鬼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站了起来,竟迅速的掉头向着床榻之上的朱昱跑去,然后化作了一股黑烟钻入了朱昱的鼻子嘴巴里。

    “你想除了我,那我现在就躲在这个朱昱的肚子里,我看你怎么办,你又本事的话就把他的肚子切开,不然我是不会出去的。”朱昱的腹内传来了那个消瘦男鬼的声音。

    “李,李兄,救我。”

    朱昱这个时候顾不得恶心,吓的急忙求救。

    李修远摇头笑道:“你这小鬼躲在人的肚子里就以为可以相安无事了,真是可笑,殊不知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说完,大步走了过去,然后对着朱昱那鼓起的肚皮拍了拍。

    当即,一声凄惨的叫声从朱昱的肚子里响起;“你,你不能灭了我,我是楚侍郎门下的仆鬼。”

    不过这话还未说完,一股夹带着臭味的黑烟就从朱昱的鼻孔之中冒了出来。

    朱昱打了个嗝,将最后一口臭气吐出来,只觉腹内的胀气立刻就消了下去,但是依然感觉自己口内有臭气飘出来,让人觉得恶心。

    “好了,那鬼已经没了,朱兄你现在可以放心了。”李修远说道。

    自己鬼神不近,这小鬼躲在了朱昱的肚子里就是自己进了牢房,就是在自寻死路,哪怕自己没有取下玉腰带,也能隔着肚皮将那男鬼消灭了。

    “多,多谢李兄的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朱昱感激涕零道。

    李修远笑道:“鬼怪害人,我既然遇见了自然是要将其消灭,这样的恶鬼怎么能够容许他在人间逍遥自在,对了,你被女鬼缠住了,其他的几位书生莫不是也遇到了女鬼吧?”

    朱昱被这一提醒顿时大惊道:“李兄提醒的极是,在下被李兄所救摆脱了那女鬼.....不,那恶鬼的纠缠,可是其他几位兄台怕是没有这般好运,这会儿估计还被女鬼纠缠着,还请李兄帮忙相助,救救他们,那些都是害人的恶鬼,他们是要谋害诸位的性命啊,根本就不是什么女鬼,艳鬼。”

    “你现在知道那是害人的恶鬼了?”李修远笑道。

    朱昱羞愧无比:“李兄说的对,在下到现在方才幡然醒悟过来,这一切都是我自身的错,身为读书人品德不正,中了恶鬼的迷惑实在是枉读这些年的圣贤书。”

    “你能醒悟过来也不算晚,这样吧,明日我派人去打探一下他们的消息,看看他们现在情况如何了,若是真被恶鬼迷惑的话,我自然会帮忙除了那些个恶鬼,你现在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搅你了。”李修远说道。

    “救命之恩不言谢,李兄的大恩大德,容我日后相报。”朱昱又施了一礼道。

    李修远说道:“举手之劳,说是救命之恩就有点严重。”

    说完,他便嘱咐朱昱好好休息,别去胡思乱想了,然后便出了客房。

    “大少爷,出什么事情了,我之前听见这里有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这个时候,听到鬼叫的两个护卫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李修远说道:“没事,是一只小鬼在闹事,我顺手灭了它,你们去休息吧,对了,明日帮我在城里打探几个人。”

    “是,大少爷。”

    两个护卫应了一声,但是等李修远走后却又面面相觑。

    没有想到大少爷这三更半夜的居然在灭鬼。

    当李修远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时想到之前那个朱昱身上发生的事情且又忍不住失声笑了起来。

    被一个女鬼迷惑了尚且还情有可原。

    可是朱昱却被一个男鬼迷惑了,这一个男人一个男鬼在床榻之上缠绵了好几晚上,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只怕是要笑掉大牙。

    不过自己笑一下就够了,作为一桩丑闻,他还是得将这事情放在心中,不能传扬出去,免得坏了人的名声。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修远就吩咐了两个护卫去城内打探其他几个书生的情况。

    他们也和朱昱一样去了鬼市,听朱昱说也被女鬼迷惑了。

    嗯,至于是不是女鬼现在还不好说,总之,他们的经历和朱昱一样。

    如今朱昱落到了这般的下场,险些被一只男鬼给吸干精气和阳气,作为萍水相逢的读书人,李修远觉得还是有必要关照一下的,最起码不能闹出人命吧。

    “少爷,你今天心情怎么这般好,时不时的发笑,是不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趣事了。”

    书房内,陪着修远的伴读小蝶见到李修远是不是的发笑,不禁好奇的问道。

    李修远咳嗽两声:“是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所以忍不住发笑。”

    “和奴婢说说嘛。”小蝶有些撒娇似的说道。

    和李修远待久之后,这个小丫鬟也变的越发的亲昵了,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做是外人,平日里乖巧之余,也动不动的向他撒娇,仿佛一个小女人一般。

    “这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李修远摇头笑道

    小蝶见到自家少爷不说,也就没有追问了。

    “少爷,吕伯说早上少爷要打听的人打听到了。”这个时候,杜春花端着茶水走了进来说到。

    “哦。打探到什么消息了。”李修远问道。

    杜春花说道:“吕伯说,少爷要打探的人适才已经出城了,不知道往哪去了。”

    出城了?

    李修远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

    已经是黄昏。

    按照这样的时间推断的话,那几个书生只怕是迫不及待的出城去鬼市找他们各自的女鬼了。

    “还以为他们会醒悟过来,没想到只有这个朱昱醒悟的早,他们现在只怕还以为自己遇到的美女是人呢。”李修远摇了摇头,将手中的书籍放下。

    “你们晚上待在家里,我出门一趟,或许很晚回来。”

    杜春花幽幽道:“少爷,你晚上又要出门啊。”

    “我这是去救人,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某些人送死吧,晚上不用等我回来了。”李修远笑道。

    “是,少爷。”杜春花应了声。

    鬼市距离城外很近,不可能还有什么厉害的妖怪出没,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带了把腰刀在身上防身,同时也带了两个护卫在身边。

    以防万一。

    不过出了门,沿着大街正欲出城的时候,却忽的瞧见了路边一处茶肆旁边围满了不少人,陆陆续续的还有人围过去。

    “快去看啊,有人在那变戏法。”有年轻的小伙子呼喝同伴,过来看热闹。

    李修远本来是不感兴趣的,可是好奇的瞥了一眼,却是忽的轻咦了声,忍不住凑了过去。

    “长了,长了,真的长了,厉害真是太厉害了。”有小伙伴惊呼道。

    李修远仗着身高的优势却是看见众人围看的地方有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邋遢道人,这个道人手提着一个铜壶,铜壶里面还冒着热气,应该是一壶热水。

    邋遢道人用热水往地上浇灌,却见一颗树芽冒了出来,然后越长越大,不一会儿竟长成了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树上转眼之间开花结果,很快就结出了果实。

    竟是一颗颗黄色的大梨挂在树上。

    附近的人顿时都看呆了,从未见过这样的戏法。

    “哈哈,贫道这梨长得如何?”邋遢道人指了指树上的梨儿说道。

    有一路人回过神来道:“道长好戏法,这梨好是好,就是不知道可不可以吃,若是不能吃,便是再好的戏法也不美。”

    “这好办,摘一个给你们尝尝便是。”

    邋遢道人爬上树去,摘下一个个梨丢到附近看热闹的路人手中。

    这些路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大胆的尝了一口。

    的确是香甜可口,是真正的梨儿。

    “这梨的味道如何?”邋遢道人笑着说道。

    “好梨,香甜可口,多谢道长送梨。”吃过梨儿的路人连连称赞。

    李修远也看的入神,但很快却有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不是障眼法,这是道术。”

    障眼法是假的,他一眼就看的出来,但是这梨树长大,开花结果却是真真实实的摆在眼前,这可不是障眼法能够做到的。

    “这是一个真正道行高深的道长,比之前那个骗取香火的秃道人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那个邋遢道人对着李修远一笑,将一个最好最大的黄梨丢了过来。

    李修远下意识的接在了手中。

    “咦,这不是那个清风观前的书生么,你怎么也在这里看戏法?”旁边一个抱着小孩的妇人瞧见李修远不禁热情的打招呼。

    这个妇人却是李修远前些日在清风观为她孩子取名的那个妇人,似乎叫张氏。

    她的儿子,李修远还记得很清楚,叫张英杰。

    “是你?却是有缘了。”李修远说道。

    张氏笑道:“书生你来得晚肯定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却知道,之前那个道人想求旁边那个卖梨的商人施舍一枚梨,结果那商人不肯,我家那汉子看不过去,给他买了一枚梨,没想到这道人竟会便把戏,把一枚梨吃了,然后留着梨核埋进土里,浇着热水竟长出了一棵梨树来,你说这厉不厉害。”

    “的确是厉害。”李修远点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