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五弊三缺。

    稀里糊涂的被骗走了一件宝物,李修远觉得自己实在是亏大了,这宝贝还没捂热就跑到别人手中了,心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可是看见木道人那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心中也明白,落到他手中去的东西怕是要不回来了。

    不过想到这个木道人既然是自己的师叔,这东西送给他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毕竟木道人也是受自己所托,一片好心来郭北城保护自己的安全,说难听一点,这一点辛苦费还是要给的。

    且不提这肉疼的事情了。

    “对了,师叔刚才那种梨是怎么回事?师叔好端端的何必戏耍那位卖梨的小贩,那小贩骗师叔钱了?”李修远说道。

    木道人说道:“嗯,倒也不是,只是贫道一时善心大发,帮他渡过一劫而已。”

    “哦,这是何意?”李修远追问道。

    木道人说道:“这个小贩是外地人,今日驱车来城里卖梨时间已经晚了,眼下已是黄昏,他必定是卖不完这些梨,到时候出城的时候若是遇到了山野之间的鬼市,定然会误以为是夜市,那时必定驱车前往,若是他去了鬼市,以他的命格怕是要丢命在那里,所以贫道略施小计,将他梨送回家中,今日他要么宿城内,要么立刻回家,至于那鬼市就不会再遇上了。”

    “即便是遇上了,手中无货,也不会想着去鬼市叫卖,如此也就能免去了他一劫,嗯,贫道又救了一命,实在是功德无量啊。”

    说完,又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还没高兴一会儿,却又看着李修远道:“莫不是师侄以为贫道是故意戏耍那个卖梨的不成?”

    “其他人都是这样想,我也有些疑惑而已。”李修远说道。

    木道人笑道:“所以说这是世俗的眼光,看事只看一面,表明上贫道是戏耍了那个卖梨的,嗯,谁让他连一枚梨都不愿意施舍给贫道,贫道便吓一吓他以作惩戒,但贫道却救了他的命,孰轻孰重自然一目了然,等这个小贩回去之后见到了满房间的梨,他自然会明白过来。”

    “原来如此,师叔到底是不会是得道高人。”李修远点头道。

    只做不说,不管世俗怎么看,视名声如粪土,这样的心性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得道高人就是得到高人,光是这行事作风就让旁人望尘莫及。

    木道人被这一赞扬又有些得意洋洋起来。

    “师叔什么都好,就是太邋遢了一点,若是能够打扮一番的话,或许也就不会这般让人怀疑了。”李修远说道。

    木道人瞪了一眼道:“修道之人难免有个五弊三缺的,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那师兄,那就是你师傅不就瞎了眼睛么,这是犯了五弊之中的残,至于贫道,则是犯了三缺之中的缺财,别人多少都有财运,可是贫道的财运却是零,一点都没有,这辈子是和金钱无缘的,你便是一文钱送我,我转身就会掉了,便是不掉,也会被人偷了去,总之钱永远留不住身上。”

    李修远听的顿时恍然。

    他也读过一些道门的书,知道什么是五弊三缺,所谓的五弊三缺之中的五弊是:鳏寡孤独残,三缺是:钱,命,权。

    而入道之人除了需要有修道的心性和资质之外,还要去算命格,五弊之中唯独不能犯孤,孤就克师门,不能收纳,三缺之中不能缺命。

    修道之人求的是长生,你若缺命怎么可能能够长生。

    以前李修远的师傅就说了,修道之人忌讳多了去,这话绝对不是一句假话。

    “还是我那师兄命好,他五弊三缺只犯了残疾,缺权,所以他又能收徒,又能让你李家供奉,躲在道观之中清修,身上还不缺宝贝,比贫道不知道强多少。”木道人又道。

    的确,三缺之中,可以却权,但最不能却的就是缺命,和缺钱。

    修道某些时候也是需要钱的,若是命里缺钱,修道之路必定举步维艰。

    李修远一脸认真道:“既然师叔命中缺钱,那刚才那件宝贝留在师叔身上也是浪费,不如还给我吧。”

    木道人又嘿嘿笑道:“别的宝贝贫道留不住,你的这件宝贝贫道却是能留住,你是天生的圣人,命格极贵,五弊三缺也克不了你,你送贫道的东西掉不了。”

    “......”李修远这个时候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算了,不和师叔你闲聊了,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去城外的鬼市一趟,师叔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

    木道人立刻就拒绝道:“鬼知道你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别拉上贫道,不然让贫道卷进了因果之中,贫道会倒霉的。”

    “师傅不是让师叔来照顾我的么?”李修远神色古怪道。

    木道人说道:“说是照顾,只是充当你的耳目,凡事提醒一点你而已,让你好有个防范,怎么做是你的事情,我那师兄难不成真的出手助过你?”

    “好像......没有。”李修远想了一下说道。

    到这一刻,他才明明,为什么自己那个师傅,整天龟缩在道观之中了,什么都不做,就稍微指点一下自己的修行,享受的很。

    原来根在这里。

    “这就是了,其他的修道之人若是知道你的身份对你唯恐避之不及,哪敢和你有交集,我那师兄也不敢直接助你,就怕影响了你以后的道路,到时候出了什么变故,这一切都得算到贫道的头上,到时候早晚会被雷劈死。”

    木道人说道:“而且城外的鬼市只是一些小鬼而已,没有什么妖怪,你去了不会有事的,黑山君都被你猎了,难道还怕区区一个鬼市么?”

    “听师叔这么一说,到是很有道理。”李修远点了点头道。

    修道之人也有修道之人的忌讳,自己还是要尊重的。

    “天色不早了,师侄早去早回,贫道回你府上睡觉去了,正愁今晚没有地方落脚,没想到就遇到了师侄,造化,这是造化啊。”木道人说道。

    李修远有种感觉,这师叔不会又是一个来蹭吃蹭喝的吧。

    见了面自己就丢了一件宝贝,还得好生照顾着。

    “希望这个门派的修道之人不多......”他心中暗道。

    “既然师叔不愿意同行,那我就一个人出发了,师叔知道我府上在哪么?要不要我给师叔指条路。”李修远问道。

    木道人嘿嘿笑道:“当然知道,师侄好生前去,勿要担心贫道。”

    李修远觉得自己的关心是多余的,这个便宜师叔,也是老江湖了,凡间的事情怕是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那师侄先走了。”

    施了一礼之后,他也不继续耽误时间了,带着两个护卫便往城外走去。

    木道人看着李修远离去,不禁皱了皱眉,心中嘀咕道:“我那师兄不会又坑我吧,他这徒弟说好听一点是人间圣人,说难听一点就是灾星,自古以来,逢大乱之世方才有圣人降世肃清寰宇,而圣人的一生亦是劫难重重,谁知道身边会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往往一件小事的背后就蕴含着滔天的因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