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无尾狐

    李修远没有丝毫的犹豫和怜悯,手起刀落一刀斩在了这只柳树精的身上,也不管其他的妖魔鬼怪是不是开口想要制止。

    这是一只恶妖,连自己这个素未谋面的人都想害,更别说和它有过节的人了。

    显然,此妖害人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日后还指不定要害多少人。

    要等上天诛他这个过程实在是太慢了,倒不如今日就送他上路,免得他以后继续害人。

    这一刀落下,虽没有任何道术,法力的加持,但是眼下这只柳树精已经在李修远的手中显现出了原型,施展不了任何的法术了,这一刀直接就砍在了它的身上。

    伴随着柳木断裂的声音响起,这柳树精的身躯当即就砍断成了两节。

    “啊~!”

    柳树精发出了凄惨的声音,却见一颗枝繁叶茂的柳树倒在了地上,那被砍断的地方流出了猩红的汁液,散发出一股血腥味。

    李修远甚至还见到了那被砍伐成两节的柳树如动物的尸体一般,抽搐了好几下,方才不动了。

    “你这恶贼,坏了老朽的根基,老朽今日就附身在你身上,让你永无安生之日。”

    忽的,却见那柳树之中,一个发须拖地的老者身影飘了出来,张牙舞爪,怒气冲冲的向着李修远扑去、

    这是柳树精的阴魂,它的本体虽然被砍伐了,但是阴魂却还活着。

    李修远的刀伤不了他的阴魂。

    柳树精的阴魂扑向了李修远,而是李修远却是浑然不惧,伸手随手一挥,像是拍苍蝇一样拍在了它的阴魂之上。

    “呼~!”

    柳树精的阴魂被这一拍就像是一团浓雾被风一吹,连痛苦都感受不到就已经被打散了,化作了一股阴风四处飘荡开来。

    “我说不留你,就不留你,你的阴魂也别想活着去害人。”李修远平静的说道。

    此刻,大殿之中,众宾客还有主位上的楚侍郎都怔住了,眼中看向李修远的时候只有震惊和畏惧。

    柳树精虽然只是修行了百年,但因为走的是邪道,道行进步神速,修为根本就不下于三百年的精怪,可是这样的道行在这个书生面前却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被人当众抓住了枝条,一刀砍伐了。

    如樵夫砍树一般,干脆利落。

    除此之外,留下的阴魂也随手就给挥散了。

    如此,柳树精便算是魂飞魄散了,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

    “你,你怎么能杀了柳老。”

    一个宾客指着手指,哆哆嗦嗦的说道:“他与你可无冤无仇。”

    李修远看了他一眼:“他想害我,怎么没仇?”

    “可他并没有害到你啊。”那宾客说道。

    “因为我有本事,所以他害不到我,其他没有本事的人肯定被他害死了不少,我要除这恶妖,你有意见?”李修远盯着这个宾客道。

    那宾客也是一只妖。

    “没,没意见。”

    那宾客看着李修远手中滴血的刀,不禁打了个寒颤道。

    “书生,你别太放肆了。”

    楚侍郎这个时候冷着脸,重重一喝:“这里是我楚家的府邸可不是你为非作歹的地方。”

    李修远看了一眼:“我为非作歹?那你呢,看你身上的官服应该生前也是一位朝廷的官员,既然是朝廷的官员,那么你应该知道为官主政,当造福一方,结果你倒好,生前没看见你造福百姓,死后反而建鬼宅,开鬼市,聚集这么多妖魔鬼怪,你想做什么?想在做鬼大王么?”

    楚侍郎脸色格外的难看,他死后成鬼,享受供奉多年,还未有人这般和自己说话。

    “你不说话那便是默认了。”

    李修远又道:“我不知道你是谁,生前又是什么人,不过看你这样子死了不去投胎,反而在这里聚众闹事,生前想来也是一个贪官,早知道这里聚集了这么多妖魔鬼怪,我就应该让城隍来这里拘人,把你们这些鬼全部送进阴间,不去投胎,就去下地狱,省的在这里作威作福。”

    “等等,这个城隍也有问题,他身为郭北城的城隍,眼皮底下居然有这么多鬼,鬼差就在城外附近游荡,却不敢来这里,看样子屁股也不干净,嗯,回头我得找他谈谈,他若不作为,我不介意也斩了这个城隍,换过别人去做。”

    蓦地,他又脸色一冷,对这个郭北城的城隍最后一点好感都消失了。

    这郭北城的城隍虽说算计了自己一次,但他一直认为这个城隍还算是尽职,至少现在李修远觉得自己看错了。

    离城这么近,这么多鬼怪汇聚,李修远不认为这个城隍会不知道。

    当初在兰若寺,青梅意外死了,城隍都知道,更别说这么近的楚氏陵园。

    “大胆,身为一个读书人,竟如此的嚣张妄为,不过是仗着自己有点道行而已,连老夫都不放在眼里,城隍都想斩杀,当真是罪大恶极。”楚侍郎喝道。

    李修远冷笑道:“我若杀的是人,自然是罪大恶极,可是你们都是鬼,还是一群不安分的鬼,杀你们若是传扬出去,百姓只会叫好,没有人希望夜晚有这么多妖魔鬼怪在自己家附近游荡。”

    “废话少说,你们今日要和我斗法,我就陪你们斗到天亮,看看是你们死还是我死。”

    说完,坐在了旁边那个柳树精的位置上,手持腰刀,平静的扫看着众宾客,众鬼仆。

    面对李修远如此硬气的话,场面顿时一僵。

    楚侍郎脸色铁青,目光闪烁不定,心中百般想法冒出,但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看不出这个年轻书生的深浅,不好冒然行动,若这个读书人真的只是凭着一股热血正气,没什么修为的话倒也好办,就怕这个读书人是一位道行高深之辈。

    真若撕破脸皮斗法起来的话,这后果会有多么严重就不是他可以预料的了。

    场面僵硬了一会儿之后,忽的,楚侍郎目光微动看向了宾客席上的一个貌美妖娆的女子。

    那貌美妖娆的女子见到楚侍郎的目光,当即也明白了他的意图。

    当即,娇声一笑,摆动着细长的腰肢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位公子,别动怒嘛,柳树精它不知道公子的厉害,冒犯了公子,如今被公子斩了也是它咎由自取,可是眼下柳树精已经死了,公子的气也应该消了,何必和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针锋相对呢?毕竟我们又没有和公子有过节,不是么?”

    这个貌美妖娆的女子说着娇声一笑,隔空取过一个酒杯,来到李修远的面前盈盈施了一礼:“这杯酒水就当是奴家给公子赔礼道歉。”

    说着,故意身子贴近李修远,将那敞开的衣襟展露给男人看。

    可是他的眼中没有看到那浑圆饱满的胸脯,只有看到了一撮体毛。

    李修远冷静的看了这女子一眼:“我听人说,天上的龙如果犯了错会被割掉耳朵,落在地上变成李子,狐犯了错,则是会被割掉尾巴,断了它的修行之路,免得它继续为害一方。”

    “你,怎么知道?”

    这个貌美妖娆的女子大惊失色道,手中的酒杯都掉落了下来。

    “区区一只野狐狸,懂得一些变化之法,连人身都没有修出来也想害我?”李修远目中精光一闪,伸手一抓,一把抓住了这个女子的脖子。

    却见这个妖娆妩媚的女子发出了一声狐狸的尖叫,然后浑身靓丽的衣衫脱落下来,却见一只毛茸茸的狐狸被他掐在手中,奇怪的是这只狐狸并没有尾巴,似乎被人给硬生生的砍断了。

    “吱,吱吱。”

    狐狸奋力的挣扎起来,眼中漏出了恐惧之色。

    “书生,你太过分了,放开她。”

    楚侍郎这个时候勃然大怒道,却是再也忍不住了,手一挥,附近的鬼家丁齐齐涌了出来。

    自己宴请宾客,如今柳树精被杀了,狐精又被拿了下来,若是再不有点表示的话,自己这个楚侍郎只怕要沦为笑话了。

    李修远身边的两个护卫大惊失色,没想到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鬼,这不是捅了马蜂窝吧。

    可是李修远却是不惧,他站起来道:“过分?难道这狐狸就不过分么。”

    说完,伸脚一踢,适才掉落在地上的酒杯咕噜噜的滚了出去,那酒水洒落下来,一条白色透明的怪虫从杯中掉落出来,在地上扭动着。

    若是刚才李修远被美色迷惑,饮了这杯酒,这怪虫钻入腹内,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此歹毒的用心,哪里是真的来给自己赔罪道歉。

    同样是狐狸,这只狐狸可比青娥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你这只狐狸已经犯了一次错,被人斩了尾巴,代你死了一次,如今你又害人,你说该怎么办?”李修远看着手中的这狐狸道。

    狐狸只是恐惧的看着李修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本能的挣扎起来。

    “有人给了你机会你没有珍惜,今日你落到我手中我不会放过你,似你这样的狐狸,以后两百年的地劫是渡不过去的,与其死在天地之中,倒不如死在我李修远的手中,如果你还有一丝悔改之心就留下一缕魂魄投胎去,若不然今日就让你魂飞魄散。”

    李修远看着这只狐狸道。

    无论它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摆脱李修远的手掌,最后他亦是手掌一用力,直接将这无尾狐的脖子捏断。

    狐狸悲鸣一声立刻不再挣扎了,成为了一具软绵绵的尸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