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鬼谋。

    李修远虽说离去了,但是他留下的十日之约却是压在楚侍郎的心中。

    楚氏陵园经营多年,庇护楚氏一族,让楚家的人不仅活着的时候是郭北城内的地主豪强,死了变成鬼魂也能享受香火供奉,依然可以作威作福,便连城里的城隍也不敢对楚氏陵园动手,也只能是默许楚氏陵园的存在。

    这样的好日子本以为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谁知道今日来了一个李修远。

    “天生圣人,天生圣人啊......”楚侍郎心事重重,连连低叹。

    圣人二字如一快大石头压在了他的心中,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十日之内我们楚氏陵园必须想办法迁走,否则圣人一怒,当真要荡平我们这些牛鬼蛇神。”楚侍郎有些无奈的说道。

    “老爷,你未免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吧,我们楚氏在这郭北城一带是有名的官宦之家,平日里要钱有钱,要权有权,附近的鬼神,妖魅哪个不卖我们楚家几分薄面,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就想逼的我们楚氏一族迁移,老爷你答应,妾身可不答应。”

    旁边楚夫人缓缓的走过来开口道。

    楚侍郎怒道:“你一妇道人家懂什么,李修远命格极贵,是天生的圣人,我们和他作对就是自寻死路,之前的情况你也瞧见了,柳老,狐女都是有几百年道行的精怪,平日里便是遇到道人也拿他们不下,如今在李修远的面前却一个被砍死,一个被掐死,他们尚且如此,我们这些鬼魂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楚夫人说道:“李修远虽然有一些本事,但时老爷你别忘记了,他到底是一个人,只要是人就会有生老病死,就会有破绽,而且这天生的圣人活着以后才能成圣,若是死了,那可就未必了。”

    “你想做什么?”

    楚侍郎目光一动,有些异色的看着她。

    楚夫人笑了笑;“我们鬼怪的确是拿李修远没有办法,但是活人可就未必了,既然我们对付不了李修远,那就让能对付李修远的人出手。”

    “你的意思是托梦给我那几个子孙?”楚侍郎皱了皱眉。

    “楚家家大业大,又有官府的关系,若是我们能将这李修远截杀在城外的话,即便是李家的人来找麻烦,我们也能摆平,不是么?”楚夫人说道。

    楚侍郎一甩衣袖道:“你这是在玩火自焚,你根本就不清楚什么是天生圣人,若是天生圣人这么好杀的话,古往今来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圣人扫清寰宇了,李修远定然是有冥冥之中的庇护,我们杀不了他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难道老爷真的要依那个李修远的要求把我们楚氏陵园之中的所有鬼魂全部搬到阴间去不成?阴间是什么地方老爷你也清楚,去了阴间纵然是能安稳一阵子,但迟早也会被阴间的鬼王,阎罗给拿了,到时候失了自由到也罢,就怕一家老小的性命难以保全。”

    “左右是个死,何不趁着现在我们还有余地的时候结果了这个李修远,他一死,万事皆休,若是不成,我们再搬入阴间去,也不影响大局。”楚夫人说道。

    楚侍郎听这么一说当即有几分心动起来。

    毕竟就这样老老实实的搬入阴间去他是舍不得的,这偌大的家业岂能说放就放。

    但真要截杀这个天生圣人,说实话,楚侍郎的心中还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

    不过楚夫人一番话却让他觉得这事情有几分可行性,夫人说的没错,即便是这事情不成,再搬入阴间也不晚,这人间圣人总不能追杀到阴间去吧。

    想了一会儿,楚侍郎一咬牙道:“截杀李修远的事情夫人你打算如何去办?”

    “这等重要的事情自然是交给我们最亲近的人去办,我们的孙儿楚天,能文能武,又好骑马打猎,过几日何不让他带些朋友邀请李修远出门打猎一趟?而这打猎期间,若是一不小心误伤了某些人,相信官府也不会过多的追究。”楚夫人开口说道,眼神之中透露出几分冷意。

    “这事情需要把我们那孙儿卷进来么?”楚侍郎皱眉道。

    “老爷有更好的人选么?难道直接派护卫去去冲到李修远的府上将他杀了?这护卫一动,李修远瞧见必定心生警惕,到时候他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再说了这李修远身边也有护卫。若是换做楚天去打猎的话就不一样了,不会引起李修远的警惕,即便不成也能有推脱的借口。”

    “再则,妾身不相信外人,鬼神托梦本来就比较荒诞,除了我们楚家的嫡系之外,其他人又怎么会尽心尽力的去办这件事情呢?眼下,事不宜迟,我们需要的是时间,若是等上几日,即便是想要动手怕也有些晚了。”

    楚侍郎点了点头道:“这事情倒也几分道理,左右都是脱不了干系,谁去都是一样,既然旁人用的不放心,倒不如让我那孙儿出手,一应事情,我再给他提点提点,让他进退自如,也好留条退路。”

    “既然老爷同意了,那妾身这就去给他托梦去。”楚夫人说道。

    “此话言之有理,不过此时还需要诸多留意的地方,你去我不放心,我去吧。”

    楚侍郎说完便大步向着殿外走去,然后化作了一道阴风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此时此刻,李修远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带着两个护卫离开了楚氏陵园之后,因为天色太晚了的缘故,几人也没有逗立刻返回城去。

    “大少爷,说也奇怪,适才我们拿着这木棍打鬼的时候那鬼居然被打的连连哀嚎,比打在人身上还痛,这木根当真是有这么神奇?居然可以对付鬼怪。”

    路上护卫看了看手中的木棍有些好奇的问道。

    李修远说道:“柳木本身就可以打鬼,而这柳木又是柳树精身上砍下来的,这打鬼有奇效,你们两个人把这木棍随身携带,以后见到鬼了也有对付鬼的武器。”

    “是,大少爷。”

    两个护卫听到这话,又是一喜,没想到这柳木还是一件宝贝。

    当然,这东西对普通人而言多少算一件宝贝,但作用太小,只能打鬼,平日里就是一件寻常的木棍而已。

    虽是三更半夜回城,城门已关,但好在之前李修远和那个守城门的老卒有过一面之缘,喊了名字之后老卒也非常配合的替他们开了城门。

    当然,也免不了十两银子的辛苦钱。

    老卒接了钱,满脸堆笑,只希望这样的差事再多来几回就好,毕竟这样的钱实在是太容易赚了,而且李修远出手也颇为大方。

    “大少爷,小的之前那个楚侍郎笑里藏刀的样子,可不像是好人,大少爷可要提防着此人一些,莫要被那鬼给欺骗了。”护卫想到什么,有些担心道。

    李修远说道:“我没有相信那个楚侍郎,和他约定十天时间,不过是给他一点准备时间,也给我一点准备时间而已,他若安安分分的回去阴间一切好说,若是不愿去,我便亲手送他们去,好了,这事情你们少提,鬼能听音,免得一些话被鬼听了去。”

    “是,大少爷。”护卫点了点头,顿时不再多问。

    正当要回府的时候。

    李修远又听到了府邸附近传来了一阵阵哐,哐的磨刀声。

    “怎么这么晚了,还有磨刀的声音?不会又是上次那个人吧?”

    护卫寻声看了看:“是那宅子传出来的,应该是上次那个人了,此人有些古怪,每天三更半夜的磨刀,怕是有些问题,而且又在我们府上附近,大少爷,要不要去问个究竟?就怕此人夜里磨刀欲行不轨之事,若不问个缘由,这夜晚怕是睡觉都不安稳。”

    “是啊,大少爷虽然不惧这样的事情,可是我们每天夜里听到磨刀声传来难免有些不安,今日又遇上了,何不问探探?若是无事最好,若是有事的话也能提早解决。”另外一个护卫说到。

    李修远想了一下,点头道:“说的也有道理,既然来了便去问个缘由吧。”

    当即,他带着护卫敲响了那家的院门。

    门声一响,院子里的磨刀声音一停。

    好一会儿,一个声音方才在门内响起,带着一丝紧张的味道:“谁,谁啊。”

    “我们是隔壁李府的护卫,还请开门。”一个护卫敲门道。

    听到是隔壁邻居,那个憨厚的中年汉子方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三更半夜的你们不睡觉敲我家门作甚。”

    李修远这个时候施了一礼道:“深夜打扰实在是抱歉,只是适才我等晚归,却又听到隔壁传来了磨刀霍霍的声音,故而好奇,前来一问。”

    “对不住,对不住,吵到隔壁邻居了,这段时间我不磨刀便是了。”憨厚的中年男子连忙道歉道。

    李修远见此人也不像是恶人的样子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了;“如此便好,那我等就不打搅邻居你休息了,告辞。”

    “等,等等。”

    憨厚的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等到李修远快走远的时候却又连忙追了出来。

    “站住。”两个护卫见其冲来,急忙拦住了他。

    李修远示意了两个护卫无恙,便道:“这位邻居还有什么事情么?”

    憨厚的中年男子又犹豫了一下,方才问道:“看公子的样子应该是一个书生吧,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李修远问道。

    “能不能帮我写一份状纸。”憨厚的中年男子说道。

    “你有冤情?”李修远愣了一下。

    憨厚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神情带着几分悲愤和无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