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冤情。

    此刻府上的大堂之中。

    经过一番短暂的攀谈之后,李修远算是了解了一下这个整日夜里磨刀的中年男子的情况。

    他叫卫虎,是郭北城本地人氏,因为生的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平日里替人看家护院谋生,甚至还去顺风镖局走过几趟彪,和李家也算是有些缘分了。

    因为郭北城内的顺丰镖局也是他李家开的。

    李修远此刻开口道:“卫虎,虽说我不是朝廷的官员,也非此地的权贵,不过身为一介读书人,若是碰到有人有冤屈无处伸张,也理当为其写状诉讼,还其一个公道,不然这读这圣贤书又有何用?”

    “只是,你是否有冤屈,也不是我说了算,毕竟这天大地大,拳头......不,道理最大,若是无理的话,即便是我替你写了状子,递进了衙门里面,打不过官司的话也是无用。”

    “李公子说的极是,可是我的确是有冤屈难说啊。”卫虎悲切不已的说道。

    “既有冤屈,何不说说看?不知道你的冤屈,我如何替你写状纸?”李修远说道。

    卫虎此刻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下又道:“并非我信不过李公子,而是此事,此事和楚家有关。”

    楚家?

    李修远愣了一下;“哪个楚家?”

    “自然是郭北城那个最大的楚家。”卫虎说道。

    “你是觉得我也会畏惧那个楚家的势力,不敢给你写状纸伸冤?”李修远说道。

    卫虎有些失落道;“以前有个书生答应替我写状纸,可是听到事情和楚家有关便立刻拒绝了我,说这案子不用打,打不过的。”

    “旁人如何想,我管不着,但我却不惧那楚家,你若信我一回,便将案情与我说,倘若真有冤情的话,我自会为你写状诉冤。”李修远说道。

    书生为人写状伸冤,这是很平常的事情,到不是他一个人这样做,因为在衙门内打官司都得请读书人到场,述说冤屈,而哪边若是没有请来读书人的话,那么官司输的可能性会很大,即便是不输,也会大案变小案,小案当场了结。

    虽然听上去有些儿戏,但事实上就是如此。

    卫虎听李修远这么一说,当即有些感激涕零的跪下道:“多谢李公子。”

    “我还没有帮你伸冤,你现在谢我还太早了,赶紧起来,别动不动就跪。”李修远连忙将其扶了起来。

    卫虎依然很感激的说道:“这事不管成不成,李公子的大恩大德,我终生都不会忘记的。”

    “现在先不说这个了,你现在得将你的冤屈一五一十的说与我听,到时候我好去写好状纸,替你伸冤。”李修远说道。

    卫虎点了点头,似乎又回想了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神情有些悲痛道:“这事情是去年的时候发生的,时间大概也是在这个时候,我的妻子卫氏因为母亲病重了的缘故,便在一日早上雇了一辆马车,回娘家探病,可是哪知道马车出了城之后没多远便车轮坏了,我妻子卫氏只得弃了马车独自一个人步行回娘家。”

    “可是,可是哪知道我妻子路上的时候碰到了楚家的管家汪通,那汪通见我妻子独自一个人赶路居然见色起意,吩咐手下把我妻子强掳了去,连同那汪通在内,十几个人,足足十几个人啊,这群畜生在附近的林子里把我妻子给侮辱了,等我收到消息赶到的时候,我妻子已经在树上上吊自杀了。”

    说到这里,卫虎双目通红,悲愤交加,紧紧的握住拳头恨不得将那群畜生千刀万剐。

    “李公子,你是不知道啊,我妻子当时还是怀了孕,已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听到这里,李修远当即震惊了,别说是卫虎悲愤交加,他听的也是满腔怒火。

    这世上竟有这般畜生之人。

    “李公子,事后我报了官,可是楚家的人权势滔天,官府的人只判了我妻子是路途遇匪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卫虎又跪了下来,激动不已的说道;“自那一日之后我无时无刻都不再想着报仇,想要将那汪通,还有十几位楚家的属下杀死......我每天夜晚磨刀,白天便去寻找机会杀死那汪通,可是我没用,我是废物,明明距离那汪通不过五步距离,我揣着刀就是不敢下手。”

    “此人害你妻儿,你为何不敢来个血溅五步?”

    李修远站了起来亦是有些气恼道:“难不成你妻儿被害,如此血海深仇,还不敢以命相搏不成?”

    “李公子,并非我不敢,我不是怕死的人,可是我死了,我老母怎么办。”

    卫虎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道:“我母亲已经七十好几了,我若杀了汪通,被官府拘了,谁来俸养母亲,所以我只能每天夜里磨刀,可是迟迟不敢下手,便连腰刀都已经磨坏了五柄,可那恶霸到现在我都没杀。”

    “那汪通实在是可恨。”

    李修远心中亦是愤怒,猛地一拍旁边的木桌,那坚硬的木桌瞬间砰地一声炸的四分五裂。

    “李公子,李公子,求求李公子,替我写一份状纸,状告那个汪通,还我一个公道吧。”

    卫虎一边流泪一边跪在李修远的面前,磕头道。

    李修远呵斥道:“现在还写什么状纸,还什么公道,此案已经成了死案,死无对证,哪能告的赢,再说了那官府已经被楚家的人早就买通了,你去年告不赢,今年更别指望了。”

    “那,那该如何是好。”卫虎一时间蒙住了。

    “谁告诉你这报仇就一定要去找官府了?这里的狗官若是靠得住那个汪通早就被砍了,既然官府靠不住那么就靠自己,我且问你,你敢杀人否?”李修远问道。

    “敢,我敢杀人,我无时无刻都不再想着要亲手杀了楚家的管家汪通,可是我老母怎么办?”卫虎说道。

    李修远说道:“你敢杀人便好办,你老母我来俸养,保证衣食无忧,而你杀了那汪通之后,你也别去投案自首,我安排你去望川山落草,以后做个强盗,也好过在这里天天受窝囊气,这等大仇若是不报,便是活着也是无趣。”

    “李,李公子,此话当真?”卫虎猛地抬起头来,激动的问道。

    “自然当真,一切我都会帮你安排好,只是到时候你动手的时候可别退缩了。”李修远说道。

    “绝对不会,李公子放心,我便是拼了命也要杀了那个汪通。”卫虎止住了哭声,咬牙切齿的说道。

    “如此便好,我会让你有手刃汪通的机会,不过在那之前一切都听我安排。”李修远目光闪烁道。

    卫虎连连点头,表示一切愿意听从吩咐。

    “哈哈,你这师侄真的一点都不像是读书人,别的读书人替别人伸冤都是去官府打官司,你倒好,不但不去打官司,反而主动的帮别人布局杀人,眼中当真是一点法度都没有。”

    一个带着几分猥琐的笑声响起,却见一位衣着邋遢的道人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师叔,法不可依,不如靠自己,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太下最大的道理,师侄自认为这样做没有错。”李修远先是一惊,随后见到是木道人走来,却是松了口气,然后施了一礼道。

    木道人看了看卫虎,嘿嘿笑道:“你帮他布局杀人,安排后路,可是你想过没有此事东窗事发之后,你又会如何呢?”

    “做人问心无愧即可,管那么多做什么,瞻前顾后,爱惜名声羽毛,永远成不了事。”李修远神情坦然,不为所动。

    “好一句问心无愧,你真应该去当侠士,而不是当书生。”

    木道人笑道:“我那师兄早就说了,你性格太过刚烈,今日一见果真不假,不过你的办法略有风险,不如试试师叔的这办法如何?”

    “师叔难道有更好的办法么?”李修远问道。

    木道人故作神秘道:“贫道掐指一算,今日天亮之后楚家的公子楚天会派人来你府上送请帖,邀请你明日出城打猎,到时候楚家管家汪通还有一干属下都会随行。”

    “哦?师叔说的是真的?那更好,明日我就让卫虎埋伏在附近,伺机而动。”李修远说道。

    木道人摇头道:“愚蠢,愚蠢,卫虎不过是一个人,如何能在层层护卫之下杀人?只怕还没有冲到眼前就要被楚家的护卫杀死,而且即便杀了,若是被擒也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罢了,不值得,不值得。”

    “师叔有何高见?”李修远问道。

    木道人走到卫虎旁边看了看,又点头笑道;“你叫卫虎?嗯,好名字,你和虎有缘,不如明日做一回老虎如何?”

    “道,道长,您这话是何意?”卫虎有些疑惑道。

    “师侄啊,你这府上可有虎皮?能否借贫道一张。”木道人没有回答而是转身问道。

    李修远说道:“前几日我猎了黑山君,剥了皮留在了府上,不过是在县里的府上,不在这里,师叔要的话我这就让护卫连夜策马回去取。”

    “你的护卫这一来一回太慢了,贫道去取吧。”

    木道人说着来到了大堂的门口,对着远处的夜空招了招手:“来,来,来,黑山君的虎皮何在?”

    此时此刻,在郭北县李府的一处屋内,这里摆放着一张黑色的虎皮。

    寻常的虎,虎皮不过半丈多点,但是这一张黑虎的虎皮却足足有近两丈长,牙齿锋利似匕首,狰狞威猛,让人一看就望而生畏。

    这是千年大妖,黑山君的皮。

    但是这张皮此刻却突然无风自动,然后轰的一声撞来了门窗向着远处的天空飞去,转眼之间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