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出游。

    翌日清晨。

    李修远早早的就已经起来了,坐在大堂之中静静的等待着。

    “大少爷,事情已经办妥了,十位全部都是镖局里的好手,另外马匹,兵器也都准备齐全了。”

    这个时候护卫走了进来,拱手道。

    李修远说道:“很好,我的兵器,弓箭备好了没有?”

    “也已经准备妥当了。”护卫应道。

    李修远又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今日天气不错,的确是一个外出游玩打猎的好日子。

    “不过......大少爷,这人数是不是少了一点,若是楚家真的要对大少爷图谋不轨的话只怕十位弟兄还有些不够。”护卫说到。

    “十个人足够了,既然是邀请我去外出打猎,那么楚家也不可能带太多的护卫,他们也肯定就是十余人,多了反而会引起我的猜忌,别的不用担心,我还有另外的准备。”李修远说道。

    “是,大少爷。”护卫点了点头。

    李修远的腰间布袋之中还装着一头黑虎,是昨日卫虎所化,仅这一头猛虎的力量就足以让楚家的那些护卫感到绝望。

    只是楚家是否是选择向自己发难还是一个疑问。

    但小心无大错,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大少爷,楚家的楚天楚公子来了,现在已在门外等候。”没多久,吕伯走了过来开口说道。

    “来了么?很好,那就出发吧。”

    一直静坐着的李修远目光闪动,平静的点了点头。

    早已经准备好的众人,此刻当即出府而去。

    此时此刻,一位锦衣劲服,颇有几分英气的年轻男子此刻站在了李府之外,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为了能确保李修远今日会应邀前往城外打猎,楚天自认为自己已经放下了身段,亲自登门拜访了,想来这个李修远无论如何都推脱不掉吧。

    “楚公子,今日出城打猎游玩,何必邀请这个李修远,此人衣着简朴,相貌平平,毫无出奇之出,虽有些文采,但却刁钻蛮横,不好相处,若是有他同行的话只怕会少了好几分乐趣。”

    旁边一个书生似乎对李修远很有意见,一脸的不满说到。

    尤其是看到了李修远在城内居然还有这么一座大宅,这语气之中就夹带着几分酸味。

    旁边的河东少年叶怀安也阴沉着脸说道:“李修远此人是郭北县商贾之子,平日里有些嚣张跋扈,只怕我们一番好意别人还不领情。”

    楚天笑道:“我看这位李公子还不至于连这个面子都不给我,而且既然已经下了帖子,若是不来相邀岂不是显得太不仗义了,几位还请稍安勿躁,我们再等等吧。”

    不一会儿功夫,府门打开。

    李修远带着护卫,大步走了出来,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拱手施礼道:“实在是抱歉,让诸位久等了,府上事情繁多,不得不耽搁了一点时间。”

    “李兄能赴约就好,既然人齐了,那我们就不浪费时间了,出发吧,不知李兄会骑马否?”楚天笑着回了一礼,看向李修远的时候眼中带着几分异色。

    “骑术略懂一二。”李修远说道。

    楚天点了点头,遂不再多问了。

    很快,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骑马牵狗,向着郭北城外使去。

    路上,李修远打量了一番同行的人。

    人还真不少,有七八个书生,还有十余位护卫,除此之外还有马车随行,看那马车的样式,应该是带了女伴。

    除此之外,楚家的护卫手中还牵着好几天恶犬,手中亦是弓箭,刀剑齐全,而且一个个身强体壮,看上去也有几分武艺。

    这些护卫之中为首的是一位脸色带着几分阴鸷的中年男子,路上,楚天称呼此人为汪管家。

    应该是祸害了卫虎妻子的罪魁祸首,汪通。

    “我那师叔算的果然没错,此番出城打猎的确是有汪通随行,如此一来卫虎的大仇也就能报了。”李修远心中暗暗想到。

    “大少爷,楚家的护卫对我们有所防范。”

    路上,一个护卫找了个机会骑马奔了过来,低声说了一句。

    李修远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之前的猜想越发的正确。

    楚家这些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很快,一行人出了城。

    楚家的人早有安排,当即带着人往城外的一处风景颇为优美的山林中去。

    山虽不高,但是林广而密,鲜有人至。

    众人在一处开阔的地方停下之后,楚家的护卫开始翻身下马,砍草伐木,打理这片地方,然后铺上地毯,摆上案几,座椅,以及一应物件。

    “诸位,便在此处落脚吧。”楚天翻身下马道。

    这个时候随同的书生们皆是下马落地,而其中几辆马车,李修远还看到了好些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带着丫鬟,婢女缓缓走下马车。

    “此地环境优美,的确是一处游玩的好地方,楚公子真是会寻地方,这般一处好地方都被楚公子寻到了。”有书生开口称赞道。

    “哪里,只是在这里待的久了,自然就对这里一些好地方略知一二了。”

    楚天笑着说到,又从马背上取下了弓箭,然后搭弓射了一件。

    只听一声呼啸声响起,一根箭矢便落在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

    “好箭法,楚兄能文能武,真是名不虚传。”叶怀安抚掌笑道。

    “区区小技而已,当不得这般称赞,而且这些日子我都在温习书本,这箭法却是松懈了不少,今日也不知道能不能猎到什么好猎物。”

    楚天谦虚的笑道,不过神色之中却是难免有几分自得之色。

    年少有才,又有武艺在身。

    这的确是值得吹捧的一件事情,寻常的书生可没有这样的能耐。

    “不过是半石弓而已,只能猎杀一些鸡兔,獐子,猎不了野猪猛虎,比大少爷差远了,这点武艺竟还在这里卖弄,大少爷可是能开三石劲弓,连猛虎都能一箭射杀,比这个什么楚公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护卫瞧了一眼,有些不屑的说道。

    说到大少爷的武艺,这李家的护卫没有哪个不佩服的。

    李修远笑道:“也不能这样说,楚天能骑马射箭,在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面前还是值得炫耀的。”

    “好了,准备一下,就在这里休息吧,”

    “是,大少爷。”

    护卫应了声,也准备了一番,清出一片地方摆好座椅落脚休息,不需连这都需要楚家的帮助。

    因为之前有过提醒的缘故,所以即便是在休息的时候护卫们也都护在左右,既能防范周围出现的野兽,也能警惕楚家的那些护卫。

    不过这样做难免有些不合群,离众人有些距离。

    “此人相貌平平,到也知趣,知道自己不受待见,一个人带着护卫往远了坐,不来打搅我们。”一位书生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这位李修远也的确有才,上次他出的那副对联,我苦思冥想几日,却始终对不出来,翻阅了古籍,也没有找到那副对联的出处,在下觉得那对联应该是李修远自己想出来的。”

    “哦,你还在想那对联的事情?我却没有去多想,因为这那对联是绝对,不像是一位童生能够想出来的。”

    这几个书生议论起来。

    不过附近同行的女子们却是听见了几人的议论。

    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此刻略微好奇的走了过来,施了一礼:“奴家落霞,见过诸位公子。”

    “原来是落霞姑娘,小生有礼了。”众书生眼睛一亮,急忙回礼道。

    落霞问道;“适才听几位公子议论一副绝对的事情,奴家心中好奇,几位公子能否一说?”

    叶怀安当即笑道:“落霞姑娘也对这感兴趣?呵呵,这事说起来也是一件颇为扫兴的事情,落霞姑娘见到那边那位不合群的书生没有,此人姓李名修远,是郭北县的商贾之子,那日我等还有楚公子一行人在集宝斋聚会,以文会友的时候碰巧遇到了他,此人心思诡诈,碰巧听见我们在楼上对对子,先是故作生疏,愚钝,不甚精通,哪知道此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出了一副绝对消遣我们,害的我们苦思冥想,抓耳挠腮,而他却笑而离去。”

    “事后想起来,方才知道我们是被这李修远给作弄了。”

    “是极是极,此人相貌平平也罢,心思亦是不纯,晚霞姑娘可要当心一点。”旁边那个相貌平平的书生认真的说道。

    “哦,还有这事情,哪不知道此人出了什么绝对,让诸位公子都对不出来?”这个叫晚霞的女子听这么一说,反而有几分好奇起来。

    “对子是,烟锁池塘柳。”另外一位书生说道。

    晚霞念了一遍,正欲对出来,可是转而却皱起了眉头:“这对子有金木水火土的确是不好对。”

    “晚霞姑娘还是别去想了,这是绝对,我估摸着便是这个李修远也对不出来。”那相貌平平的书生说道。

    叶怀安忽的眼睛一亮道:“既然这是绝对,他也对不出来,那我们今日何不借此机会去请教一番,看看李修远如何对出这绝对?若是他对不出来,不正是证明了这对子是他从别的地方寻到的么?”

    “有理,有理,此话言之有理。”

    “走,走,走,同去一问。”

    众书生一时间兴起,成群结伴的向着李修远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