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气昏过去

    刚刚坐下休息的李修远目光一直停留在不远处那个楚家的管家,汪通身上。

    这次他之所以应邀来这里游玩打猎,其主要目的便是为了给卫虎报仇,这样的恶霸不除,他心中的怒火难平。

    “找个机会将卫虎放出来,他现在变成了黑山君,若是此刻出现的话那个卫虎是必死无疑的......不过。”李修远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楚天,楚公子。

    “不过楚家真的打算借这次打猎的机会对付我么?”

    此事若是真的,那他自然会毫不犹豫的反击,可眼下事情没有确定,一切还只是自己的猜想而已。

    “找个机会姑且试一试他们。”李修远心中暗暗想到。

    不过这个时候,他目光一动,却是看见了好些位同行的书生还有几位貌美的女郎此刻成群结伴的向着自己这边走来。

    为首的是那个叶怀安,还有那个相貌平平的书生。

    “麻烦来了。”李修远只是看了一眼,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这些个书生,心胸狭隘,又死要面子,德行实在是堪忧,估摸着是上次的事情得罪了他们,心中郁愤难平,如今又想借机生事。

    “李兄。”众书生来到之后先是施了一礼。

    李修远出于客套也回了一礼。

    其中一个书生笑道;“李兄,上次一别你留下的那一副绝对,让我们这些人这几日苦思冥想,抓耳挠腮,始终是对不出来,今日再次遇上了李兄定要想李兄再讨教,讨教,希望李兄能一解上次之疑惑,还请李兄能否将下联给对出来,也好免去我等久思之苦。”

    “哦,你们说的是那副对子,烟锁池塘柳?”李修远说道。

    “正是。”

    李修远笑道:“对对子本来就是消遣娱乐,几位何必在意一副对子对的出来,对不出来呢,而且科举考试,又不考对对子,上次的事情几位还是莫要放在心上。”

    “李兄你这般说,莫不是这对子自己也对不出来?”

    叶怀安看着他说道:“若是如此的话,你可得向我们道歉,你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一副绝对消遣我等,这可是你的不对了。”

    “是极,是极。”旁边那个相貌平平的书生说道。

    其他几个书生也觉得李修远不仗义,理应道歉。

    “哈哈。”

    李修远顿时笑了起来:“你到是有趣,你们自己对不出来对子,最后怎么反到成了我的不是了,我还要给你们道歉?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自己才学浅薄也就罢了,没想到连德行都不行,我实在是羞于你们为伍,以后出门在外,休要和其他人提及认识我,我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李修远,你敢辱我?”

    叶怀安本来就和李修远有仇,此刻闻言顿时大怒道。

    “我没辱你,是庸人自辱罢了。”李修远淡淡的说道。

    他对这个叶怀安也很厌恶,此人当初在兰若寺内险些非礼了青梅,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叶怀安自幼饱读诗书,十四岁考童生,如今十六岁考秀才,你一介商贾子弟竟然骂我是庸人?”叶怀安怒道。

    “说的好想这里就你一个人是童生一样,别那这个吹牛了,你若不是庸人,不如把我那副上联对出来,你若对的出来,我给你赔礼道歉,若是对不出来,也休要说什么我拿这上联消遣你的事情,我每天可是很忙的,没有那么多闲暇的时间去弄一副对子遣你们。”

    李修远平静的说道。

    叶怀安顿时气的要吐血,这对联是绝对,他哪里对的出来,此刻他真的很想灵感一动对出这绝对,让这个可恶的商贾子弟当场道歉,无话可说。

    “几位公子,今日出城游玩,本是一件好事,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就闹的不开心,几位公子还请各自退让一步,莫要在此事上纠缠。”那个叫落霞的女子走了出来,轻声说道。

    旁边的一位书生也劝道:“落霞姑娘说的是,此人相貌平平,叶兄何必与他一般计较。”

    又是相貌平平?

    李修远看了那个书生一眼:你可以别再自我催眠了好么?这里哪个人不比你相貌好。

    叶怀安此刻却是不领情,反而咄咄逼人的说道:“李修远,我且问你一句,这上联当真是你自己所作?”

    “这有什么关系么?”李修远说道。

    叶怀安怒极而笑:“若是你所作,那你有上联,那应该也有下联,今日当着诸位好友的面,你何不亲自对出这下联,也好让我等心服口服。”

    “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心服口服?上联当日是你们要我出的,如今对不出来,反而生我的气,自己却不知道反省,如今还要我出下联才让你们心服口服,你们真是无智无礼。”李修远摇了摇头道。

    “叶兄,我早说了此人刁钻蛮横,你不信,今日你瞧见了吧,此人不但相貌平平,而且才学也浅薄,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副对联自己对不上,却是百般推脱,真是无趣。”

    “说的是,我等还是别和这等人为伍了,这次院试以他的才学定然是考不中秀才的,到时候榜单一放,孰对孰错自然是一目了然了。”

    “走,走,走,我们去那边吟诗作对,不和这等粗鄙之人一席。”

    这些书生对李修远也很厌恶,你一句我一句,一伙人便怒气冲冲的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毕竟李修远刚才的一番话不但骂了叶怀安,还顺带把他们这些书生也带了进去。

    叶怀安憋了一肚子火,如果不是看到这李修远身边有十位身强力壮的护卫,他都要冲上去和这厮撕打起来,如此方才泄自己心头之怒。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生可笑可笑。”

    这个时候李修远声音从后面出来,又是一副对子冒了出来。

    骂了人,发了火,就想走,还真当他是这群书生的出气筒不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他可不是没有脾气的人,今日自己得骂回来。

    听到这对子,原本真准备离开的叶怀安等人顿时脚步一停,刷的一下回过头道。

    “李修远,你骂谁呢?”叶怀安暴怒道。

    李修远平静笑道:“我没有骂谁,我只是忽的想到了一副不错的对子,想看看诸位对不对的上来。”

    “我,我,我对......”

    叶怀安顿时脸色涨红,气的怒发冲冠,想要反骂回去,可是他原本是有些才情的,如今怒上心头哪里对的出来,支支吾吾的半天却始终憋不出一个字来。

    这对联并不难对,难就难在如何顺理成章的反骂回去。

    若是骂不回去,即便是对出来了,也逊人一筹。

    其他几个书生张了张嘴想要对出来,可是却又一个个哑声了,话到嘴边全部止住。

    “又对不出来?莫不是又要我自己对出下联?既然如此,那这玩对子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我随便出一副对子你们都哑口无语,说实话我也很为难啊,我又不知道你们的水平,什么对联对的出来,什么对联对出来。”

    李修远摇了摇头道,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道。

    见到他这副模样,叶怀安在内的几位书生顿时气的恨不得撸起衣袖暴打此人一番。

    “农历中,日无光,月无影,长长岁月难熬难熬。”

    这个时候之前那个叫落霞的女子此刻朱唇微动,开口说道:“李公子,奴家的这对子可还算工整?”

    李修远笑道:“虽有些瑕疵,但勉强算是对上了,姑娘可比那些个书生强多了。”

    “哪里,李公子谬赞了,之前李公子的那一副烟锁池塘柳的对子,奴家至今都思索不出来呢。”落霞说道:“敢问李公子的这下联为何?能否告知奴家。”

    “旁人问我,我是不说的,这是我专门用来对付那些对对子高手用的,不过佳人有请,我又岂能不从,这下联也不难,我的下联是桃燃锦江堤。”李修远说道。

    桃燃锦江堤?

    这个叫落霞的女子嘴中念了一遍,顿时美眸一亮,觉得工整无比,同样是蕴含金木水火土在里面。

    旁边那些没离开的书生还在想着之前那对联的事情,可是听到这绝对的下联顿时就僵在了原地,有几个还有几分羞耻的之心的书生脸色顿时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之前还在说这李修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副绝对消遣自己等人,没想到别人转身就对了出来。

    这一巴掌打在脸上,实在是没脸见人啊。

    叶怀安也傻眼了,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李修远能把这对子对出来。

    可是眼下,眼下......

    心中羞愤交加,叶怀安眼睛一闭,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竟直接昏厥了过去,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叶兄,你怎么样了。”

    “不好,叶兄昏倒了。”

    旁边的书生见此顿时大惊失色。

    “应该是中暑了吧,别紧张,找个人刮刮痧就好了。”李修远说道。

    “什么中暑,分明是被你气昏了过去。”

    其他几个书生,见到李修远那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想要说出来,可是却又止住了。

    这脸上还是火辣辣的,实在不好再开口说些什么。

    “诸位,快,快让开,猎犬发狂了,往你们那边去了,大家快闪开,小心被猎犬所伤。”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楚天楚公子的情急的声音响起,在远处急忙呼喝道。

    却瞧见好几条健硕的恶犬,发疯似的向着众人扑来,看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怕是要咬人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