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黑虎发狂。

    “找到李修远那伙儿人没有?”

    林中,楚家的管家汪通带着十余位属下跟在李修远等人的身后,一开始还有踪迹可寻,可是到了后面却是跟丢了,一个人影都没有找到。

    这让汪通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没有,这里没有李修远那伙人的踪迹,我们可能是跟丢了。”一个属下压着声音说道。

    汪通脸色阴沉了起来:“怎么会跟丢呢,之前明明还有踪迹的,是不是李修远已经遇到了邢善他们一伙人,如今受到了伏击躲起来了?”

    “有这个可能,我们不如去邢善埋伏的地方再去看看吧。”有属下提议道。

    “好,过去看看,此事不容有失。”汪通点了点头带着属下便又向着之前埋伏的地方赶去。

    当他们来到的时候却顿时傻眼了。

    之前埋伏的那些个绿林好手此刻已经成为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躺在地上,在这些尸体的身上还插着一根根粗大的箭矢,这可以看的出来,这些绿林好汉都是被人给一箭射杀的,而且射箭的人武艺非凡,因为周围没有厮杀的痕迹。

    也就是说,这战斗很快就平息了,没有持续一下子。

    “总管你看,这箭好像是邢善的箭,只有他才会使用这样粗的箭,非四石劲弓射不动。”

    “什么?你是说这些人是邢善杀的?”汪通脸色一变道。

    有属下压着声音道:“看着情景多半是这样,之前小的无意之中听邢善提起过,他住在郭北县,而李修远又是郭北县的人,听说在郭北县说一不二,很有地位,会不会邢善和李修远之前或许认识?”

    被这一提醒汪通顿时大惊失色;“什么?这样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小的之前也不知道要伏击这个郭北县的李修远,所以也就没有在意。”那属下说道。

    “该死的,要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快,快离开林子,告诉少爷此事,成不了,我们必须尽快撤退,不然会出大麻烦的。”

    汪通瞬间脸色都白了,额头上冷汗直冒,急忙骑马掉头欲走。

    邢善如果真的背叛了,那么这次的事情就彻底的暴露了。

    这意味着什么他非常清楚。

    楚家是有权有钱不错,可是郭北县李家也是一方豪强,若是真的撕破脸皮拼起来的话,哪边都讨不了便宜。

    楚家雇得起亡命之徒,李家也雇得起。

    更何况,眼下事情败露了,这李修远以及他身边的十余位护卫的踪迹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暗中埋伏自己等人。

    若是如此的话,那这林中可就危险了。

    “快离开这里。”汪通此刻喊道,带着属下急忙撤退。

    “吁~!”

    可是就在他们骑马欲走的时候,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坐下的良马似乎闻到了什么味,一下子受到了惊吓,竟嘶鸣一声,急忙停下了铁蹄,躁动不安起来,任凭楚家的这些人如何驱赶,这些马都始终不敢往前走一步。

    非但不敢往前走,而且还不断的喷吐着鼻息,下意识的后退着。

    “怎么回事,马怎么不受控制了。”

    楚家的属下们甩着马鞭,可是马匹痛的高举马蹄,原地跳动,却还是不敢前进,只在附近打圈。

    “不对劲。”

    汪通见此情况,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却隐约的感觉到了危险靠近。

    这样突发的情况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一定是和那个李修远有关。

    他想过李修远知道楚家的阴谋之后会报复,却没有想到会报复的这么快。

    “你们快看,林中有动静,可能是有什么猛兽出没,惊吓住了我们的马。”楚家的一个属下忽的指着一处密林喊道。

    却见那片密林之中发出了簌簌的声音,周围矮小的草木晃动,似乎有什么动物在草丛里面穿梭。

    而且看着草木晃动的痕迹,似乎越来越向这里靠近了。

    汪通等人顿时齐刷刷的看向了那动静传来的方向,一个个神色满是凝重。

    “吼~!”

    下一刻一声虎吼震天般的响起,却见一头黑虎红着眼睛咆哮着从草丛之中扑了出来,这扑出来的瞬间,黑虎便已经一掌拍飞了离得近的一个楚家属下,那个属下惨叫一声被巨大的力量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鼻子里,嘴巴里喷涌出猩红的鲜血。

    “咔嚓~!”

    黑虎又重重的踩在了那个被拍飞的楚家属下的脑袋上,巨大的脚掌将那脑袋整个覆盖住了,只听见一声咔嚓声响起,那个还在哀嚎挣扎的汉子便身子一软再也不动了。

    “天啊,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看清楚这头黑虎之后顿时吓的浑身颤栗起来,有好几个人甚至直接一个哆嗦从马背上栽落到了地上,看着眼前这头黑虎他们似乎连心脏都停止跳动了一下。

    “是,是......是大虫。”汪通也吓的手脚冰凉,脑袋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他倒不是没有见过大虫,可是寻常的虎哪有这样可怕,眼前这头黑虎体型至少也有两丈多长,站起来至少高八尺已上,自己坐在马上才和这黑虎的身高持平,可以想象这头黑虎体型到底有多么的庞大,若是那大嘴一张,他甚至丝毫不怀疑,这能把一个人一口全吞了。

    难怪,难怪适才坐下的马匹闻到这黑虎的味道就不敢动弹了。

    黑虎此刻眼睛是通红的,散发着野兽般的暴戾和凶性,配合那恐怖的虎躯和狰狞的利爪和獠牙,仅仅被盯上一眼就能让人失去反抗的勇气,更别说和这头猛虎搏斗了。

    黑山君的虎威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的。

    当日李修远对上黑山君的时候,自己身边杀红了眼的护卫们都吓的手脚冰凉,不敢动手,跟别说这楚家的护卫们了。

    黑虎此刻从林中冲出来,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人。

    为自己曾经死去的妻子和还在腹内的孩子报仇。

    这个仇卫虎等了整整一年,为了报仇,他每天夜晚磨刀,把刀磨的锋利无比,可是他却还有老娘要俸养,一直不敢去杀了汪通,杀了当日羞辱过自己妻子的那些畜生,直到今天,卫虎等到了这个机会。

    他变成了猛虎,变成了黑山君前来复仇。

    这一刻,他可以抛开一切的束缚,不用担心官府会找麻烦,也不用担心自己死后老娘会没有人俸养。

    压抑了一年的仇恨爆发出来是极其可怕的。

    现在的卫虎,给人的感觉比当初的黑山君还要让人感到恐怖。

    当日黑山君虽然虎威赫赫,可是因为成了精的缘故,颇有一些小心翼翼和谨慎,气势略有不足。

    可是眼下卫虎所变的黑山君,那一双通红暴戾的虎目却最好的诠释了,什么才是野兽,什么才是一头猛虎。

    “吼~!”

    黑虎肆意宣泄着自己的愤怒和仇恨,它没有一丝的犹豫,一脚踩死了楚家的一个属下之后便有继续发狂,扑向了附近另外一个楚家的属下。

    健硕的马匹在这黑虎的扑杀之下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像是弱小的兔子一样被摁在了剩下。

    “啊~!”

    惨叫声响起,第二个汉子仅仅只是被黑虎的利爪一划,三道狰狞的口子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上,直接就是开膛破肚,鲜血淋漓。

    “快,快跑啊。”

    汪通这个时候惊醒过来,吓的屁股尿流,直接从马上摔了一下,直接弃了已经受惊了的马匹,自己连滚带爬的向着山林之外跑去,一边跑他还一边哭,胯下更是湿了一片。

    此刻密林之中,邢善的大弓抬起,对准了欲逃走的汪通,准备一箭射断他的腿,让他跑不掉。

    “不用出手,他死定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一双腿怎么可能跑的过现在的卫虎。”李修远示意了一下,让邢善不用多此一举。

    纵然是汪通逃出林子,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不过是苟延残喘,多活一阵阵罢了。

    “这就是大少爷当日猎的黑山君?这也太可怕了吧。”

    旁边的护卫见到那黑虎大发神威,此刻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感觉一阵心惊肉跳。

    别说是楚家的那些人,换做是自己,被这猛虎盯上也只怕是吓的不得动弹。

    很难想象,这样的猛虎居然会被大少爷一个人给猎了。

    “是啊,的确是很可怕,比当日的黑山君凶多了。”

    李修远也是感慨不已:“要是当日的黑山君有这样凶暴的话我估摸着这会儿坟头草都已经长出来了。”

    看那黑虎一巴掌拍倒一匹骏马,一爪撕碎一条人命,尾巴一甩能将人直接打断脊骨,瘫在地上哀嚎的暴戾场面。

    这别说这点人了,便是来一百个人也不拦不住这头黑虎啊。

    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面对它的。

    “大少爷都说不是对手,那当日这黑虎是怎么死的?”有护卫忍不住好奇问道。

    李修远想了一下开口道:“因为我当日杀的不是一头黑虎,是黑山君,成了精的猛虎就不是猛虎了,就好似一个拿刀的人,一头发狂的虎在你面前一样,两则都能取你性命,你会害怕哪个多一点?”

    “当然是猛虎了。”

    “这就对了,人之所以害怕猛虎,是因为猛虎不讲道理,它有野性,要杀就会杀你,不会有任何的顾忌,可是人却不一样,他会说话,有智慧,会衡量利弊,所以当日出现在我面前的黑山君不是一头猛虎,而是一个人,一个有顾忌的人,所以黑山君死了。”

    这话他并没有说错,如果当日黑山君带领着麾下的野兽一起扑杀过来的话,李修远必死无疑。

    可惜黑山君惜命,想要靠野兽耗死李修远,最后以逸待劳轻松取胜,哪知道最后出了变故,死的冤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