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乌掌柜

    老鱼头卖了黑鱼之后,得了一笔不少的钱财,心情大好,称了几斤肉,沽了一壶酒,回到家中让自己的老伴给自己炒个好菜,庆祝一下。

    可是酒才喝了一口,肉才吃了一块,便听见门外有人在敲门,还喊着他的名字。

    “老鱼头在么?”

    声音雄浑有力,却又透露出几分陌生味道。

    “是,是我,你谁啊。”老鱼头放下碗筷,带着几分警惕出门一看。

    却见一位身穿黑色长衫,头戴玉冠,高大魁梧的男子站在门外,微笑着看着他。

    “你是老鱼头么?”黑衫男子开口道。

    老鱼头点了点头:“是,是我,你是?”

    黑衫男子说道:“我是外地的一个富商,姓乌,你可以叫我乌掌柜,今日碰巧路过这里,听说镇上的小贩说今日你在乌江捕获了一条大乌鱼,不知道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有,有,有,今儿我的确是捕到了一条大乌鱼。”老鱼头点了点头道。

    乌掌柜说道:“正巧,我媳妇待产,需要一条乌鱼补身体,不知道老鱼头能否将那条黑鱼卖给我?当然,钱财自然不会亏待你。”

    说完挥了挥手,旁边的一个随从走了过来,用红布托盘,托着十锭银光闪闪的银子来到了老鱼头的面前。

    “这是一百两白银,只要老鱼头将那黑鱼卖给我,这一百两就是你的了。”乌掌柜说道。

    “一,一百两?”

    老鱼头顿时看的眼睛都直了。

    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出价一百两收购那条黑鱼,

    但旋即,他却是一连为难起来。

    乌掌柜说道:“怎么,难道老鱼头你嫌银子少了?”

    老鱼头忙道:“不,不是,怎么会呢,乌掌柜出手豪气,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可,可是,那条乌鱼我已经卖给了镇上的一个小贩了,现在那黑鱼已经不在我手上了,如果乌掌柜不急的话,小的明日赶早起来,再为乌掌柜捕过一条黑鱼。”

    “什么,你把那黑鱼卖了?”

    乌掌柜顿时脸色骤变,之前和颜悦色的神色也立刻变成了满脸怒火,他一把抓住老吴头道:“你怎么可以把那黑鱼卖了,我儿人劫就应在你身上,你若将我儿放生,我保你余生富贵荣华,如今却把我儿卖了出去,该死的,你这老头活着有何用。”

    “嗷~!”

    说完,一声龙吟陡然炸响,却见乌掌柜的背后突然伸出了一条巨大的黑色尾巴,这尾巴巨大无比,凶猛有力,此刻狠狠的甩了出来,一尾巴将老鱼头给打飞出去。

    老鱼头惨叫一声,鲜血喷涌,整个人被打飞进了木屋里。

    木屋内的老伴见到这一幕吓的脸色苍白,可是随后却被飞来的老鱼头重重的撞在了身上,也痛苦的哀嚎一声,跌倒在地上,嘴里流出鲜血,转眼之间就和老鱼头双双毙命在屋内。

    “封锁江域,直到找到吾儿为止。”

    乌掌柜此刻怒吼一声,却见一头乌黑的头发冲冠而起,竟化作了一团浓浓的鬃毛,随后那一条巨大的尾巴一甩地面,乌掌柜整个人腾空而起,在半空之中整个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双手双脚化作了鳞甲密布的利爪,身躯拉长,宛如一条巨蛇横卧,头顶之上更是有利角伸出。

    “嗷~!”

    龙吟响起,却见一条巨大的蛟龙冲上天空。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瞬间就狂风大作,随后电闪雷鸣,乌云密布,笼罩整个渔镇的上空,在那乌云的深处,凡人不可见的地方一条巨大的蛟龙在乌云之中穿梭游荡,操弄云雨,它见跟周围的乌云拨弄在一起,肆意的行云布雨,施展着乌江龙王的本事。

    “轰~!”忽的,惊雷响起。

    一道闪电从天落下,落在了老鱼头的木屋之上。

    木屋瞬间被雷电劈的直接崩塌,将那已经死去了的老鱼头夫妇埋葬在里面。

    可是这样还不足以平息这蛟龙的怒火。

    “哗啦啦......”

    伴随着狂风倒卷,豆大的暴雨,倾盆而下,砸向了下面的渔镇,大有一种要将这渔镇淹没的气势在里面。

    “下暴雨了,快收摊子啊。”

    “这雨好大,快去避雨。”

    “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就下雨了,我家的衣服还没收呢。”

    渔镇的百姓,被暴雨冲刷,纷纷收摊避雨,不敢在街道上闲逛。

    在暴雨的冲刷之下,很多渔船上的鱼货,还有鱼贩摊上正在贩卖的鲜鱼,此刻恢复了活力,摆动着尾巴顺着暴雨逃入了附近的江河之中。

    小贩门见到自己货物损失惨重,心痛不已,可是却也无力阻止。

    眼下外面狂风肆虐,暴雨倾盆,便是人走到外面去了都有可能会被狂风暴雨冲走,所以即便是知道自己的货物损失严重,也没有几个人赶去阻止。

    “驾,驾~!”

    然而就在此刻,两匹楚家的快马此刻早已经奔出了渔镇,向着郭北城的方向而去。

    虽然渔镇的方向乌云密布,大雨倾盆,但是在他们这里却没有被暴雨影响到,只有一些细小的雨水和微风波及了过来,怕打在他们的脸上。

    “老爷吩咐过了,不能让这黑鱼淋到雨水,快用油布包好。”一个楚家的护卫说道。

    “放心好了,我已经包好了,保证不会淋到雨水。”另外一个人回道。

    两匹快马迅速消失在远处,甩开了身后的狂风暴雨。

    但是这里发生的一切,郭北城内的人并不知道。

    因为这个时候,郭北城内的所有书生都在忙着备考,准备这次的院试呢,便连李修远也不例外。

    这几日,纵然是喜欢交朋结友的书生们也都禁足不出,那些穷苦人家的书生,正在埋头苦读,确保这次院试顺利能过。

    无论城内的书生如何准备,但是院试的日子还是如期而至。

    就在三日之后,院试定下开考的日子到了。

    隔天夜里,杜春花因为自家少爷要参加院试,所以早早的就准备了参加院试时候的食物,还有过夜的衣衫。

    院试要两天时间,吃住都在贡院里,考生一旦进去就不能出来,只有等考完之后才能出来,所以需要考生自备食物和衣物。

    今儿一早,李修远天色微亮就起来了,没有如往日一般赖床。

    “春花,你还在忙什么?还不赶紧走。”

    他带着小蝶正欲出门,前往贡院,可是却见到杜春花还未出来,不禁催促道。

    “来了,来了。”

    杜春花应了声,急急忙忙小跑了出来,却见她抱着一场棉被,提着食盒,大包小包的一大堆,还没有跑过来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李修远揉了揉脑袋说道:“你带这么多东西做什么,不过是两天时间的院试而已,又不是搬家,其他的东西都放下,带上食盒就够了。”

    “少爷,多带点东西总归是没错的,奴婢听城里人说,以前有个书生因为没有带锦被,在考试的时候冷病了,以至于发挥不利,没有考中。”杜春花喘着气说道。

    “把这些东西都交给吕伯,提着食盒更我走。”

    李修远摇了摇头,走过去将她手中的那些东西全部放下,然后便接过食盒,拉住她的手,把她拖走。

    免得这婢女又想着去打包什么东西。

    杜春花微红着脸,也不挣扎,任由自家少爷拉着,眼睛时不时的四周瞅了瞅,怪有一些不好意思的。

    “小蝶,对了,笔墨纸砚都准备好了么?”李修远问道。

    “奴婢前天就已经准备好了。”小蝶拍了拍包裹,笑着说道。

    李修远点头道;“既然准备妥当了,那就走吧。”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