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院试。

    郭北城内的百姓都知道今日是开院考试的日子,带着小蝶和杜春花一路走来,有不少路边的摊贩,还有过路的行人,颇为热情的开口祝贺李修远顺利的考中秀才。

    这些人都是不认识的,纯粹就是为了讨一个吉利。

    百姓们认为,自己祝贺过的书生如果能够考中秀才的话,也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至于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淳朴的民风到是让李修远觉得很不错。

    当他来到贡院前的时候,这里已经汇聚了郭北城内所有的童生,人数众多,少说也有几百,既有年纪轻轻的少年,也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甚至他还看到了几个已经双鬓发白的老童生在内。

    而在贡院附近则是小贩云集,贩卖着笔墨纸砚,各种吃食,甚至还有人开盘放赌,压谁能考中秀才,谁的名次更高。

    李修远看了看天色,差不多已经快到卯时了。

    卯时一刻是贡院开门的时间,到时候所有的考生都要进入贡院,准备院试。

    不过在没有开门的这段时间内,附近的书生门互相交朋结友,混个熟脸,也好留下一点情分。

    “李兄,这边,这边。”

    这个时候,朱昱,王平,钟庆徐等一伙书生见到李修远时立刻远远的挥手招呼道。

    “哦,没想到诸位已经早到了,看来对这次的院试是势在必得了。”李修远笑着走了过去,施了一礼道。

    众人回了一礼,感谢了一番李修远的救命之恩,然后朱昱却苦笑着摇头道:“哪里是势在必得,上次发生那件事情之后我回去之后便一直在家调养,直到现在依然思绪枯竭,神情疲惫,半页书本都没有翻看,到现在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这次院试只怕是考不中了。”

    “不会这般严重了。”李修远诧异道。

    另外一个书生满脸凄惨道:“比这严重多了,在下这几日一直卧病在榻,直到今日方才有力气起床走路,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怜悯我,让我参加这次的院试,不然这次的院试都只怕要错过了,但即便是今日有力气参加这次的院试,也多半是考不中的,只能等明年再来了。”

    “话说回来,那几日和我纠缠在一起的美女,难道真的是一条狗么?”说完,又眼泪汪汪的看着李修远。

    似乎只有一个惨字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了。

    “......”李修远。

    “这等荒唐事情,你还是别提起了,你一提我又想吐了。”旁边的朱昱腹内一阵反胃,想要呕吐起来。

    他不比其他人要好,因为他碰到的还不是女的,还是一只男鬼。

    每次想起来都只觉一阵恶心。

    李修远一副我理解你们的样子看着这几位书生,微微叹了口气道;“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诸位现在应该把握这个机会好好的参加这次的院试,考中秀才之后,再去想其他的事情也也不迟。”

    “诸位兄台,这次的院试我不想参加了,今日我是来和诸位道别的。”

    这个时候,那个叫钟庆徐书生忽的施了一礼,开口说道。

    “钟兄,你这是为何?”其他几位书生大惊道。

    他们虽然脑袋空空,身体欠佳,但却依然强撑着来参加这次的院试,毕竟这院试三年只开两次,错过了又要等一年多,所以无论如何都没有放弃的打算。

    没想到钟庆徐到了今日居然要放弃。

    王平急忙劝道:“钟兄,你好端端的为何要弃考,这开院就在今日,岂能不进贡院一趟,再说了这院试也就两日功夫,前后耽搁不过三日,你有什么急事,居然连院试都要舍弃?”

    旁边的几位书生也点头道,觉得这话有理。

    钟庆徐苦笑道:“此事说来也有些玄乎,前些日傍晚的时候,我碰到一个邋遢道人那道人主动的为我算了一卦,说我这次院试可以不必参加了,即便是参加了也考不中。”

    “道人算命,十有九不中,钟兄何必听信一介术士之言。”朱昱说道。

    李修远到是愣了一下,这个钟庆徐口中的邋遢道人只怕是自己的师叔木道人,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自己师叔也不会信口开河,必定是算到了钟庆徐的前程,否则不敢乱说的。

    毕竟若是因此坏了别人的前程,这是要背负因果的。

    钟庆徐摇头道:“那邋遢道人说我考不中秀才我却没有放在心上,但那邋遢道人却还说此刻我家中的老母病重,若是我不弃考赶回家中的话,只怕见不了家中母亲的最后一面,而就在昨日晚上,我梦中梦见了我一位死去的好友,那好友托梦给我,说我母亲病危,让我速速返回家中,此事不正好应了那邋遢道人的话么?”

    “思前想后,在下觉得无论事情真假,还是应该回去一趟,这院试过两年再来考也不迟。”

    这话说完,其他几个书生当即沉默了。

    他们之前是不信鬼神之事的,可是经过了鬼市的事情之后他们却是深信不疑。

    如今道士算命,亡友托梦,这母亲病危看样子是十有八九存在的。

    自古以来,百善孝为先。

    若是母亲病重,的确应该回去探望,院试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

    “既是家中母亲生病了,理应回去探望,我觉得此事没什么值得犹豫的,应该去做,秀才年年都可以考,但是母亲却只有一位。”李修远开口道。

    在他看来,亲人可比功名重要的多。

    其他几人闻言,也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钟庆徐看着李修远感激道:“之前我心中还有犹豫,如今听李兄一席话这才豁然开朗,多谢李兄开导,我这便回去探望母亲,今日不能陪诸位一并踏入贡院,实在是遗憾,在离开之前,我只能是预祝诸位顺利通过院试,考中秀才,诸位,告辞,日后有缘再见。”

    他说完,便施了一礼,众人也都回了一礼,祝福他一路顺风,家中母亲无恙。

    见到钟庆徐转身疾步离开,头也没有回一下,他心中不禁暗道:“虽说他贪图美色,被女鬼迷惑,可是在大是大非上却还是值得赞赏的,至少他是一个孝子,为了自己母亲可以放弃这次的院试。”

    王平也是如此,虽说王平贪财好色,但对朋友还是有道义的,为难的时候不会丢下朋友逃命。

    毕竟人无完人,你不能指望一个人品德有多么的高尚,多么的完整无缺,若是真有这样的人,那就不是人了,而是圣贤,不,即便是圣贤也会有某些地方不足的地方。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贡院外的铜锣敲响了。

    “开门了,贡院开门了。”

    一群童生顿时激动不已的说道。

    “李兄,快走,贡院开门了,我们速速进去。”朱昱也有些激动了,他也是第一次参加院试。

    李修远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旁边的小蝶,杜春花道:“把东西给我就可以了,你们先回去吧,这几日我不在的时候少出门,有什么事情找吕伯。”

    “是,少爷。”

    两个婢女点了点头,乖巧的应了声。

    李修远取过东西之后便和其他书生一并步入贡院而去。

    要入贡院之前是有专门的差人,小吏检查你的浮票,也就是所谓的考证,考证上面记载着你的姓名,出生,籍贯,以及相貌,诸如此类的,确保没有人鱼目混珠。

    但因为考证这东西很难真的确定一个人的身份,所有自古由来都有漏洞可以钻,所以也就导致了会有冒名顶替,代考的事情发生。

    “郭北县李修远?”

    小吏打量着李修远:“上面说你身高八尺,相貌俊朗,身姿挺拔,我看有些言过其实,分明是相貌身姿都平平无奇嘛,替你发放浮票的那位大人看样子走眼了。”

    李修远看着这个瘦黑的小吏,不禁嘴角微微一抽,又是平平无奇,你这是受谁影响了?

    “我且问你,郭北县现在的县令是何人?”小吏问道。

    “郭北县之前的县令是刘世民,刘大人。”李修远说道。

    小吏其实并不知道郭北县刘县令,还是什么王县令,只是随口问问而已,然后打量李修远的神色,见李修远镇定自若,不为所动,便点了点头道:“进去吧。”

    进入贡院之后,又有差役拦住了李修远,检查他的随身物品。

    这是为了防止作弊。

    过了这一关之后,便会有专门的差人将考生门带到考房之中。

    总之过程有些繁琐。

    要检查这几百位童生,只怕没有大半日的功夫是不行的。

    加上考试的时间,实际上待在贡院里的日子要比预想的长多了。

    李修远来到属于自己的考房之后,见到这里满是灰土,角落里杂草丛生的样子,便知道这里已经有段时间没有人打理了。

    不过自己这一间还算是好的,还有的考房,屋顶破露,座椅腐烂,摇摇欲坠,也不知道待会儿考生进来了要如何却写卷,答题。

    他摇了摇头,趁着等待的这段时间李,打理了一下这考房。

    可是就在他打理的时候,却是瞧见角落的草丛之中,居然还有一条红色的毒蛇钻了出来。

    毒蛇见到李修远时,嗖的一下就离开了,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这要是被咬上一口,估摸着会死吧。”李修远皱了皱眉。

    实在是为这里的环境感到担忧。

    难怪自古以来的科举的考生,死在考场上的都有不少,就这鬼地方,每年不死几个人已经是老天保佑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