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风云渐起

    “关贡院。”

    一声吆喝响起,贡院的大门重重的关上了。

    院试开始了。

    直到结束之前,所有的童生都不会走出贡院半步。

    第一天考的是贴经。

    听起来有些复杂,实际上很简单,就是在四书五经之上,选一句话下来,然后留下空白处,让考生续写上。

    说白了,就是填空题。

    考的是考生们对四书五经的记忆力。

    除此之外,还有就是让考生们默写四书五经之中的一段话,从什么地方开始,到什么地方结束。

    这一关很重要,错上一题,都有可能让你与秀才无缘。

    毕竟考生这多,每次录取有限,你连四书五经都没有熟读,怎么可能让你顺利的通过院试,录你为秀才?至于后面考的文章,政要,那都是看考官的心情和喜好,有一定的漏洞可以钻,即便钻不成,只要大意上没有错,还是很有机会被录取的。

    李修远记忆力很好,前面的考试自然难不倒他,虽然这些年习武的时间花的多,但四书五经还是熟读了的。

    不能算是倒背如流,但是正常背诵下来却还是能做到。

    当即,捻笔染墨,现在旁边的草稿上写上一遍,确定无误之后方才誊抄到考卷上。

    不过此刻的贡院之内却是各种情况都有发生。

    一位双鬓发白的考生,这个时候蹲在自己的考房里看着腐烂得不像话的坐凳,皱着眉头,叹着气,没有先去拿笔考试,反而先修起了座椅,毕竟这没有座椅怎么答卷考试?

    还有的考生,迟迟不敢进入考房之中,呼来差役,说那里有毒蛇出没,求差役除蛇。

    差役也是胆小怕事,只是敷衍了一番便不再管了。

    最后这个考生因为怕蛇,不敢入考房只得急的在考房之外团团转。

    考试的时间漫长而又持久。

    其他的考生都是写写停停,然后闭目想一想,最后方才打草稿,答卷,誊抄,速度根本快不起来,等到考卷答了不到一半的时候,便已经身心疲累了,不得不休息起来。

    李修远这个时候习武的底子就看出来了。

    他精力充沛,异于常人,奋笔疾书,一刻没停,只到了黄昏时候,这第一份答卷便已经写完了。

    而后见到天色渐黑之后,方才取出蜡烛,一根根点燃。

    细细数来,小小的考房之内竟点了九根蜡烛,将里面照耀的灯火通明。

    “可恶的有钱人。”

    有书生见到李修远的考房烛光大冒,再瞧着自己书桌旁的一根细烛上小小的烛光摇曳,不禁心中郁愤。

    虽然考生们有准备蜡烛,但这毕竟是要钱买的,尤其是在这院试的期间,蜡烛更是价格猛涨,很不便宜,一般的书生也舍不得这般购置蜡烛,毕竟一晚上要烧的蜡烛不在少数,需要节省点用。

    此刻的城隍庙内。

    郭北城的城隍站在大殿前,负手而立,看着贡院的方向,微微皱了皱眉。

    “大人为何这几日心事重重,莫不是有什么难事?”一个亲信阴兵问道。

    城隍说道;“我在担心这个李修远啊。”

    “他不是在考秀才么?大人担心他做什么?莫不是李修远考不上?”阴兵问道。

    “李修远考不考的上本城隍不知道,但以他的能力,区区一个秀才应当不难,本城隍担心的是楚侍郎的事情会不会牵连到李修远的身上,若是牵连的话,可莫要把本城隍给拉下水。”城隍叹了口气道。

    说完,他又问道;“乌江那边的渔镇还在下雨么?”

    “回大人在下呢,而且越下愈大,一直没停,并且波及的地方也越来越大了。”阴兵说道。

    城隍皱眉道;“这是乌江龙王在发怒啊,他要行云布雨,寻找自己的应劫的子孙,看着趋势,只怕不找到那条小黑蛟,这乌江龙王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地方是乌江龙王的地盘,又不归大人管,大人何必操心。”阴兵谄笑道。

    “说的也是。”

    城隍点了点头,旋即想起了什么,忽的取出了衣袖之中的生死薄,翻看了一下。

    他发现楚家的二公子楚天的命运已经变了,原本是会被利箭穿身,中毒蛇而死,如今却是顺利的熬过了这一关。

    “嗯,不错,看样子楚侍郎的算计成功了,咦......怎么楚天还是死了。”城隍蓦地惊疑了起来。

    随后他又翻看了几下生死簿,顿时惊呼一声,手中视若珍宝一般的生死簿竟一时间拿不住了,啪的一声掉落打了地上。

    周围的灯火照耀过来,却见城隍脸色苍白一片,冷汗直冒。

    “啊,楚侍郎你害我的我好惨啊。”城隍忍不住仰天怒吼,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恐惧。

    “轰隆~!”

    骤然之间一道雷霆从天落下,竟准确无误的劈在了地上那生死簿上。

    翻开的生死簿瞬间合拢,上面雷光闪烁,鬼神再也无法靠近。

    城隍也被雷电所伤,惨叫一声直接跌飞出去,化作了一道香火打入了神像之中。

    只听见几声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香火鼎盛的城隍神像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这裂纹形成了一道痕迹,划过了城隍神像的脖子,仿佛要将他的脑袋给斩落下来。

    这一幕发生的极快,旁边的阴兵面面相觑,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自家的城隍怎么被雷劈了。

    要知道城隍可是被敕封的正神,虽说和天上的雷公不认识,但也绝对不可能被雷劈。

    “大人。大人。”阴兵对着城隍神像唤了几声。

    然而诡异的是,城隍神像双目紧闭,仿佛陷入了沉睡之中,怎么喊都没有反应。

    阴兵门见此情况也都慌了,虽然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好端端的出现了这一幕,便是傻子也知道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可是眼下城隍昏睡,即便是阴兵们惊慌,也不知道缘由。

    然而在郭北城的另外一处。

    楚府之内。

    “老爷,二少爷醒了。”一个奴仆急匆匆的通报道。

    正在祠堂内跪拜先祖的楚老爷顿时惊喜的站了起来:“我儿醒了?当真?”

    “是的老爷,二少爷已经醒了,大夫也查探过了,二少爷的已经痊愈,身子无忧了。”奴仆说道。

    “好,好。”楚老爷欣喜若狂,急忙奔出祠堂。

    当他来到了病房之中,先是看见了一条被开膛破肚取了血的黑鱼被下人抬了出来。

    黑鱼虽下场凄惨,但还没死,此刻眼睛眨了眨,流出了几滴泪水,鱼嘴张了张,似乎想说什么,但总归是什么都没说,眼睛一闭,总于是咽下了最后一一口气。

    便在它咽气之后,顿时一股腥味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同时在黑鱼鳞甲之间有一股看不见的黑气冒出,这股黑气散发出来之后便凝聚在一起冲入了云霄,顿时,郭北城的上空有一团浓郁的黑云渐渐酝酿着,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这黑云也来越大,有种漫延的趋势。

    但这一切的事情都和现在的李修远无关。

    现在的李修远正在考房之内点烛夜考。

    “嗯,写完这一点就可以休息一下了。”他看见第二份考卷差不多写完了,便打算收手歇息。

    别的考生这个时候第一份考卷都没有写完,他已经写完了第二份,这速度估摸着是同批考生之中最快的了。

    “呼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考房之内的烛光忽的被一阵清风吹动,烛火摇曳了起来。

    “嗯?”

    李修远皱了皱眉,问道了刚才的那道风中夹带着一股特殊的味道。

    像是鱼腥味,又有点不像。

    “要下雨了么?”李修远抬头看了看天空。

    却见原本明月高悬的天空被一朵乌云笼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