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老祭酒

    李修远的话才刚刚说完,一群路过的百姓便有人对着他叫唤道。

    “如今龙王发怒,方才降下暴雨,我们应该祈求龙王息怒,你这人怎么还能在这里辱骂龙王爷呢,若是被龙王爷听见了,定然会惩罚你的。”

    “是啊,到时候惩罚你是小,如果惹得龙王爷再多下几日暴雨,那可就糟糕了。”

    “快别浪费时间了,我们还是赶紧去给龙王爷烧香吧,”

    这一群百姓对着李修远指指点点的了一番,便很快离开了。

    “大少爷,这些人没见识,犯不着和他们一般见识。”旁边的护卫说道。

    李修远说道:“我心胸没有那么狭小,被人指点几句就会生气,我到是觉得百姓懵懂无知,对神明的敬畏胜过任何一样东西,这种情况之下难怪神明会越发的肆无忌惮,若是百姓人人心念如一的话,即便是这乌江龙王道行再高,也不敢如此的放肆。”

    “走吧,去前面看看,我看见不少的百姓皆往那边去了。”

    说完,他挥挥手带着护卫便往前面赶去。

    郭北城内,有一座宝刹,近二十丈高,不知道是哪年修建的。

    平日里这宝刹很少有人来,在城内只是一件摆设,但是今日这宝刹的附近却是汇聚满了城内的百姓,大大小小,老老少少。

    宝刹附近建起了草棚,在草棚之中百姓们带着香火,祭品对着天上那云层之中看不见的乌江龙王焚香祭拜,口中念念有词,皆是希望乌江龙王能平息内心的愤怒,停下暴雨,还此地一个太平。

    草棚围绕宝刹,转了足足三圈,里面香火鼎盛,肉眼可见一股香烟从草棚之中溢散出来,向着天空滚滚而去。

    李修远看见那些香火冲天而起,便是雨水之中的怨气也被冲刷的干干净净,若是如此下去的话,这天上的怨气不足七日的功夫就会被香火消除的一干二净。

    “真是没有想到,这万民的意愿连怨气都能平息,到时候怨气一平,相信那乌江龙王也没有继续降下暴雨的借口了。”

    他不禁这样想到。

    看这样子,郭北城内还是有高人在暗中帮衬的。

    若不然,哪会有这么快的时间就能组织百姓,建起草棚,焚香祈祷。

    显然,这是要以万民的意愿和香火之力强行驱赶乌江龙王。

    因为香火一旦将怨气荡平,这因果也就了结了,乌江龙王若是还不离开的话便是违背万民的意愿,这样的后果可就严重了,到那个时候可就不是因果二字那么简单了,估摸着业力都要来临。

    “看来这样子是不需要我去想办法解决此事了。”李修远心中暗道。

    一切顺利的话,这七日之内暴雨必平。

    乌江龙王再霸道也不可能拿自己的神道开玩笑。

    “少爷,我们要不要也去上柱香?”护卫见到这里这么多百姓焚香祷告,不禁也受到了感染,想去祭拜。

    李修远摇头道;“不用,有这么多百姓祭拜就足够了,这大雨估摸着没几日就会停下,我们走吧。”

    可是一行人还没有走多远,忽的背后那宝刹的上空响起了阵阵龙吟声。

    声音震耳欲聋,周围更是刮起了狂风暴雨。

    暴雨夹带着狂风席卷,宝刹附近传来了一阵阵惊呼声,却见那摆设好的草棚祭台被狂风吹倒,祭品和香火洒落在雨水之中,之前还香火弥漫的草棚一下子就变成了满地的狼藉,那些个祭拜的百姓更是一个个惊恐的暴露在暴雨之中,全部都被淋湿了。

    “龙王发怒了,龙王发怒了。”

    惊恐之余,百姓又急忙跪在雨水之中,对着黑压压的天空磕头跪拜。

    李修远见此情况,眸子一缩,脸上露出了几分怒色:“这乌江龙王当真是铁了心要下暴雨三十日么,竟作法毁坏祭祀。”

    本来这祭祀进行,一切顺利的话暴雨就会平息,可是乌江龙王似乎并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毁坏了祭祀,这样一来结果就不一样了。

    “走,过去看看。”

    事情有了变故,李修远便不能安心离开,便向着宝刹的方向而去。

    这个时候宝刹附近的一处草棚之中,一个年近古稀的老者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着天空然后回头道:“乌江龙王怒火不愿意这么轻易的平息,我必须亲自去找乌江龙王,寻求和解。”

    “老祭酒,需要本官做些什么么?”

    草棚之中,有一个身穿官服,面白微胖的男子神色有些紧张的说道。

    眼前的这位老者以前朝廷的祭酒,负责朝廷大大小小的祭祀活动,如今年老了,便在郭北城内养老,这次乌江龙王托梦,他不得不将这位老祭酒请来主持龙王祭祀。

    “不需要做什么,只是我年老血衰,这一去只怕回不来了,知府大人只需要为我准备一口薄棺就可以了,待会儿我坐在这里,你们若是瞧见我尸体仰天倒地,这事情便成了,若是见我尸体伏在地上,这事情便不成,若是事情不成,你们且记住到时候拆下宝刹顶,在宝刹的最高处设下祭坛,寻找命格极贵之人写上祭文登台祭拜,如此方才有可能再平息乌江龙王的怒火。”

    这个老祭酒开口道。

    “若是事情不成如何寻找命格极贵之人?”知府问道。

    老祭酒说道:“谁能登上祭台,谁就是命格极贵之人,此类人多半是文人,可以在文人之中寻找,切记,切记。”

    说完,这个老祭酒便走出了草棚,盘坐在了地上。

    只听他喃喃几句,便双目紧闭,脑袋垂了下来,气息全无。

    “老祭酒死了。”

    附近的衙役见此大惊失色。

    “都别动老祭酒。”知府急忙喝到。

    “不是吧,这种天气阴魂出窍?”李修远此刻看见一道人影从地面腾空而起,冲向云层之中,不禁脸色一变。

    阴魂出窍忌讳很多,这种雷雨交加的天气阴魂出窍简直就是找死,任何一个修道之人都不可能这样做。

    但旋即他却又明白了什么。

    这是城内的某位高人拼死在为万民请命啊,或许那人根本就没有想过回来。

    李修远当即大步向着那阴魂腾起的地方走去。

    此时此刻,城内的那位老祭酒的阴魂冲入了云层深处,见到了那条在云层之中穿梭的黑蛟。

    “乌江龙王,还请你平息心中的怒火,停下暴雨,让百姓得到太平,只要暴雨一停,官府答应为你建造二十座龙王庙,年年保证香火不断。”

    老祭酒对着乌云之中穿梭的那乌江龙王作揖施礼道。

    “嗷~!”

    然而回答老祭酒的是一道巨大的龙吟,随后乌云撕开一道口子,一条巨大的龙威狠狠拍来,其中夹带着阵阵风雷之声。

    老祭酒无力一叹,他本来就年老体迈,阴魂不实,这次出窍本来就是抱着有去无回的信念来的,如今乌江龙王出手他哪里是对手,最后只得对着宝刹附近吹了最后一口气,而后便被龙尾击中,阴魂直接在云层之中炸碎开来。

    “看,老祭酒的尸体倒了。”草棚外,看守老祭酒尸体的差役惊呼道。

    “是往哪面倒的?”知府急忙从草棚之中走了出来。

    可是一看,他脸色就有些苍白了。

    老祭酒的尸体却是伏地而倒,面庞朝下,浸在雨水之中。

    失败了。

    知府浑身一颤,之前老祭酒说过,如果尸体朝下倒地,事情便没有成。

    “快,快在宝刹之上建一祭台,再去通知全城的读书人来这里,若,若是谁不来,便派人抓他们来,快去,对了,再买一副棺材来,安放好祭酒大人的尸体。”

    他紧张之中带着几分恐惧道。

    “是,大人。”一班差役立刻就离开了。

    身为知府的他不紧张害怕不行啊,这暴雨真的下三十日的话,到时候洪水泛滥,遍地灾民,自己这个知府也就到头了。

    虽然他平日里贪财好色,可能做到知府这个位置上,却也不是愚钝之人,知道什么事情紧要,什么事情不能松懈。

    “死了?”

    李修远赶到的时候,却见一处草棚附近,差役守卫,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此刻气息全无,倒在了那冰冷的雨水之中,身子已经僵直了。

    虽然只是之前看了一眼,但是他却可以肯定,这个老者就是那位阴魂出窍,为万民请命的人。

    但是就这样一位大德之人,却一去不回。

    而且暴雨还没有停下。

    结果显而易见,这老人多半是死在了乌江龙王的手中。

    想到这里,李修远不禁沉默了,心中有股悲意笼罩心头。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读书人,是童生,这次院试之后便是秀才了。你们这群差役,凭什么拿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差役门却陆陆续续的带着城里的书生往这赶来。

    有些书生不配合,不断挣扎着,有些书生却神色焦急不用差役强迫,冒着大雨便往这边大步走来。

    这些书生大部分都是之前院试的童生,还有一些本地的秀才。

    “那人,那人也是书生,你们为什么不逮他。”一位相貌平平的书生指着李修远大喊道。

    “是么?那正好。”

    一位差役走了过来:“这位书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想对我家少爷做什么?”左右的护卫大喝一声,拦下差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