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登宝刹

    命格这种东西虽然对普通人而言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对鬼怪来说却是衡量一个凡人的价值所在。

    你命格贵,便连仙佛都不敢欺你。

    若是命格低贱,就算是路边小鬼也敢迷惑你,戏弄你。

    如今在草棚之中的人都是秀才,童生级别的,不管这些人品德如何,至少命格不会太低,若是命格过低的话他们也不会有功名在身。

    那个被甩了一脸牛粪的自负秀才,此刻自信满满,见到宁采臣失败从宝刹上走了下来,自己则取了祭文,自告奋勇而上。

    片刻过去,这个秀才便已经来到了宝刹的顶端。

    宝刹顶因为拆毁一半的缘故,刚走到顶上便狂风暴雨灌入塔内,再加上顶部积水,一般人手无缚鸡之力之人还真不容易站稳。

    这个秀才之前还自信满满,可是到了宝刹顶部的时候被那狂风暴雨一吹,脚下虚浮不稳,再见到此刻立地近二十丈高,瞬间就吓的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连战斗站不稳了,直接就噗通一下跪趴在了地上。

    “怎么会是,他怎么好端端的跪趴在了地上。”

    有书生仰望,看到了这个秀才的举措不禁疑惑了起来。

    “宝刹顶部风大雨大,只怕是站不稳吧,不过这都是小事,且看这位兄台如何焚烧祭文,向龙王祈祷。”

    也有的童生比较理解,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李修远这个时候忽的脸色一变,他看到了宝刹上空的乌云之中隐约有一条蛟龙的身影在其中穿梭游荡,而且周围的狂风暴雨视乎更加的狂暴了。

    “知府大人,这事情只怕不妙,这位秀才的命格不足以支撑他和乌江龙王攀谈,他待在上面会有危险,知府大人赶紧派人叫他下来。”他走了几步,对着知府大人拱手说道。

    他虽然很厌恶这个秀才,不过也不过是口角之争,以乌江龙王的霸道,这秀才命格不够,福德浅薄,其下场绝对比宁采臣要严重的多,弄不好甚至会死。

    知府大人皱眉道:“眼下到了关键时刻,怎么能中途喊停,快些催促他,速速焚烧祭文,向龙王祈祷。”

    当即便有差役张嘴大喊,催促这位秀才焚烧祭文,别浪费时间。

    这个牛粪秀才此刻浑身颤抖的跪趴在宝刹顶部,心中又怕又惧,有苦难言。

    他本以为登上这祭台焚烧一篇祭文就可以下来了,没有其他的事情,哪知道这里风雨如此之大,连人都要卷走一样,他哪里敢站起来。

    可是底下的人又在催促,眼下这是骑虎难下,不行也得行。

    当即,这个秀才咬了咬牙,哆哆嗦嗦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然后从怀中拿出祭文。

    可是他才刚刚站起来的一瞬间,一股古怪狂风倒卷在身上,在加上楼上湿滑,顿时惊呼一声,身形竟不受控制的往外飞去。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这个秀才竟从那近乎二十丈高的宝刹顶楼摔了下来,伴随着一声惨叫声响起,整个人啪的一声巨响摔在了附近的泥地上,那鲜血伴随着雨水溅射老远。

    摔,摔死了?

    这一幕出现的极快,很多人甚至都反应不急,此刻见到那秀才摔在地上惨死瞬间就吓的脸色苍白,心头狂跳。

    全场的秀才和童生门一个个也都噤若寒蝉,没有任何的话说出来,周围安静一片,便连知府大人也都浑身一颤,仿佛刚才摔在地上的人不是秀才而是他一样。

    “果然出事了。”

    李修远闭起了眼睛,不想去看那惨烈的一幕。

    这个秀才的命格显然比宁采臣还低,仔细想想也对,这秀才刚刚来这里的时候就被人丢了一脸的牛粪,试问这样的人命格会高到哪里去?

    全场沉静了好一会儿。

    “轰隆~!”

    忽的,一声惊雷从乌云之中炸响,随后却见一道闪电劈下,砸在了宝刹顶部的祭台之上,瞬间就将那祭台和贡品劈的四分五裂,直接从宝刹之上掉落了下来,和那位秀才一样摔在地上化作了满地的碎块。

    “怎,怎么连祭台都毁了,难道乌江龙王的怒火当真没有办法平息么?”

    知府大人这个时候眼皮一跳,此刻欲哭无泪道。

    他感觉自己这个知府官位是当到头了,到时候水灾一生,自己也就完蛋了。

    “谁,还有谁去登台祭拜,平息这龙王的怒火。”知府大人又急着直跳脚,催促左右的书生。

    这是老祭酒大人留下的最后一个办法,若是不成,那就真的没辙了。

    可是此刻所左右的书生都面带闪躲之色,没有之前义愤填膺,跃跃欲试的冲动,有的只有畏缩,和惧意。

    这个时候书生门方才想起来了,老祭酒之前那番话的含义,为什么只有命格贵的人才能登上祭台去祭拜,感情这真正的原因是只有命格贵的人上去之后才能活下来,命格不足的人可能会死在上面。

    什么文采斐然,才气过人,通通都是假的,根本就不看这个。

    刚才死去的那个秀才文采不好么?

    可是才刚刚在祭台上站起来就被风倒卷吹下了宝刹,摔的四分五裂,尸体还在那里躺着呢。

    而且吹下秀才的风怪异无比,像是有一个人在身后推你一样,离得那么远都能摔下去,这便是再蠢的人都知道,这是龙王在发怒,并不是一个意外。

    更何况这里的人还没有一个人是蠢人。

    此刻,知府大人开口,便没有一个书生应声,他们只是恨不得立马将袖中的祭文撕碎,免得被知府大人点名。

    “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都吧开口说话了,你刚才的祭文是众人之中位列第三的,你上去焚烧祭文,祭拜龙王?”忽的,知府大人指着一个童生说道。

    那童生顿时吓的脸色冷汗直冒,浑身一颤,却又不知道如何回应才好。

    他本以为这是一个展露文采,出名的时机,哪知道这会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有了这前车之鉴,他那里还敢露面。

    可是知府大人点名却又不能不回应,若是推脱的话又更加没有面子,当即这个书生忽的哎呦一声,捂着肚子道:“小生的肚子好痛,小生怕是生了重病,现在好难受,小生要去看大夫......”

    “......”众人一下子古怪的看着他。

    “去死吧,你这废物。”

    知府大怒,一脚踹在了这个书生的身上。

    书生倒在地上也不起来,继续哀嚎道;“小生真的好痛,要死了,要死了。”

    “把这废物带下去,回头本官革了他的功名。”知府脸色格外的难看。

    听到这话,那装死的书生又一下子站起来道,正色道:“知府大人,小生的病已经无恙了,还请知府大人稍等,小生这就登上宝刹,焚烧祭文前去祭拜龙王。”

    “别勉强。”知府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书生义正言辞道:“绝不勉强,此乃正义之举,百死而无悔。”

    “很好,那姑且让你试试。”知府脸色方才略有平缓。

    这书生当即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大步向着宝刹走去,那宽大的衣袖摆动,显得潇洒十足。

    可是还未走多远,却见左甩右甩的衣袖之中有一样东西飞了出来。

    “兄台请留步,你的祭文好像掉了。”忽的有人提醒道。

    “是么?”

    那书生大惊,急忙左右一看,见到祭文果然落在雨水之中当即悲愤不已的说道:“看来小生的命格太浅薄了,连宝刹的大门都进不去,实在是天意,天意啊。”

    “屁个天意,你这个废物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真以为本官瞎了不成,分明是你故意将祭文甩出。”

    知府大人这个时候暴怒无比,冲出草棚就像暴打这个书生。

    “大人息怒啊,外面暴雨连连,还要雷电交加,大人且不可离开草棚。”左右的差役急忙拉住了知府。

    知府怒吼道;“本官一定要革了这个废物的功名,一定要。”

    那书生吓的捡起地上的祭文拔腿就跑,只祈祷这里读书人甚多,知府大人不知道自己的姓甚名谁,没办法革了自己的功名。

    “还有谁,还要谁愿意再登宝刹?”知府大人见那废物跑了,又对着其他书生喊道。

    其他书生依然是左右闪躲,无人应声。

    “到底还是免不了走这一趟,不过也好,迟早得和乌江龙王打个照面,便在今日吧。”

    李修远心中一叹,这个时候站了出来道:“大人,我去吧。”

    知府大人见到无人应声本来又想破口大骂,但是见到有一个书生走了出来,当即话又咽了下去,然后狐疑的打量他,却见此人身材高大,俊朗不凡,气质和寻常的书生不同,眼中更是毫无惧色,心中的怒火方才平息了不少。

    “你去?本官似乎没有见到过你写的祭文。”

    李修远说道:“何须祭文,心意到了,龙王自会现身。”

    “好,姑且让你一试。”知府点了点头,反正不是自己登祭台,管他谁去。

    李修远也不多言,只是施了一礼之后便大步向着宝刹走去。

    “李兄当心,上面风大雨大。”宁采臣喊道。

    “国荣放心,我无恙。”李修远说道。

    “......”宁采臣说道:“我不叫国荣,小生叫宁采臣。”

    “别在意这点小细节。”李修远笑了笑,很开便消失在了宝刹之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