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玉胎

    赤发鬼王和李修远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不得已还是卖了这人间圣人一个面子,答应了借给他两千阴兵以及两位鬼将。

    他怕没有鬼将看着,麾下的阴兵到时候没有约束,惹来是非,到时候这笔账又要算到自己的头上。

    李修远见到赤发鬼王答应了借两千阴兵,也没有得寸进尺,见好就收。

    “鬼王,你把阴兵借我,收拢凡间枉死的冤魂,这是一场大功德,对你也是好事一件,而且此事之后我会为你在凡间建一座庙宇,让你可以在凡间显灵,抓捕各地冤魂厉鬼,也算是我投桃报李,对鬼王的报答。”李修远开口道。

    鬼王火红的眼睛狐疑的看着他道:“你会这般好心替本王在凡间建庙宇?莫不是又想让本王做什么事情吧。”

    李修远说道:“我岂会是那种人,只是眼下人间的情况有些复杂,妖魔鬼怪层出不穷,我一人能力有限,所以需要一些帮手,我看鬼王你在这阴间的地位已经到顶了,暂时也成不了阴间的阎罗,不如去凡间积攒功德,也好过在这里做山大王,浪费时间。”

    赤发鬼王说道:“凡间的事情的确很复杂,本王暂时没有进入凡间的打算,不过你的话的确值得让本王三思,这样吧,你只要建一座鬼王庙,本王就派一位鬼将入凡间,协助你抓鬼除妖,一位鬼将足以制伏六百年道行以下的鬼怪,相信在凡间也足够庇护一地了,而且本王也不让你吃亏,此事成了之后,本王送你五百阴兵。”

    对鬼王而言,入驻凡间此事对自己是很有利的。

    只是凡间情况特殊,并非他一尊阴间的鬼王就可以横行无忌的,所以他没有鲁莽,而是先派一位鬼将过去探探路。

    “好,此事一言为定。”李修远说道。

    “自然,本王好歹也是鬼王,岂会儿戏。”赤发鬼王说道。

    李修远点了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另外鬼王的这本生死簿亦是先放在我这里,这东西对你无用,但对我却还是有用,鬼王你大可放心,等我哪日用不上了自然会归还与你。”

    “希望如此。”赤发鬼王也没有在生死簿上多争执,而是同意了暂时放在李修远那里。

    毕竟这宝物放在自己城内也的确会引起阴间其他鬼王的觊觎,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相反,放在人间圣人那里,反而会非常的安全。

    而且赤发鬼王现在也用不了生死簿,这东西在他手中就等同于废纸。

    李修远也是债多不压身,先借了鬼王布袋,再得了生死簿,而后以生死簿为由,借来了阴兵两千,又以一座庙宇为代价,换得五百阴兵。

    从无到有,空手套白狼,不管如何得先把眼下的事情摆平再说。

    又和赤发鬼王客套了一番之后,李修远感觉自己来阴间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便起身离开了。

    这次赤发鬼王到是颇有礼节,亲自出门相送,并且派了两位鬼将,以及两千阴兵一同跟随而去。

    同行的那青脸的阴兵此刻做梦都没有想到,赤发鬼王不但一口答应了接收冤魂厉鬼,而且还答应了李修远李修远借阴兵的事情,一口气借了两千阴兵还有两位鬼将,最后更是客客气气的将李修远给送出了鬼王殿。

    什么时候赤发鬼王变的这样好相处了?

    青脸的阴兵虽然心中在胡思乱想,但是却不敢胡乱多问,只是老老实实的跟随在李修远的左右。

    李修远带着两位鬼将,以及身后足足两千阴兵出了鬼城。

    准备原路返回凡间去。

    不过在刚出城的时候他却又忽的想起了一件事情,挥手示意了一下:“都先停下来。”

    “大少爷,还有什么事情么?这时辰可不早了。”青脸的阴兵说道。

    李修远点头道:“我知道,只是办一件私事而已,很快的。”

    说完,他的目光又看向了鬼城附近的一条河流旁边。

    那条河流的水是黑色的,像是墨汁一样,但是在河水旁边,却又鬼城之中的女鬼蹲在河水旁边清洗一块块,血淋淋的人肉。

    上次的时候,他便来过这里,问过一个女鬼。

    那女鬼说她们清洗的是紫河车。

    所谓的紫河车也就是妇人的肚子内的胎盘。

    这些女鬼清洗的紫河车如果只清洗两三次,那么得到这副胎盘的人出生之后就是平庸之人,若是这紫河车清洗了超过十次,那么得到这胎盘的人就会张的眉清目秀,富贵荣华。

    若是一次都不清洗,那么得到这样胎盘的人就是愚昧,丑恶之辈。

    李修远不知道赤发鬼王为什么要派遣女鬼在这里清洗紫河车,但他今日却是要求一副紫河车。

    一念至此,他当即大步走了过去,来到了这条河旁。

    看见河岸旁边那堆积小山一般的血淋淋胎盘,李修远也不管脏臭,只随意取了一副,然后蹲在河边清洗起来。

    附着看守女鬼的阴兵认出了李修远,脸色微微一变,有些畏惧,没有出言阻止。

    旁边同样清洗胎盘的女鬼却是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似乎没有想到会有活人来到这里清洗胎盘。

    李修远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清洗手中的这副胎盘,这血淋淋的胎盘经过他手之后,入那阴间的水仅仅清洗了一遍就血污散去,不再脏臭起来,而清洗了第二遍之后,李修远手中的这胎盘就已经变的粉亮起来,隐约散发出了光泽之色,胜过了其他的女鬼清洗十遍。

    而清洗了第三遍之后,这副胎盘却是肉身渐渐褪去,变的玲珑剔透起来。

    清洗了五遍之后,胎盘已经成了一块晶莹的玉膜,哪里有半分胎盘的样子。

    真当李修远再想要清洗的时候,旁边的一个女鬼却又声音有些含糊的说道:“这位公子,不能再洗了,你再洗的话这胎盘就已经要化掉了,公子你手中的胎盘已经成了玉胎,是人间最好的胎盘,得到这样一副胎盘的人一定会成为人间的宰相,王侯。”

    “哦,是么?”李修远下意识的停了下来,不再继续清洗了。

    真怕继续洗下去会化掉。

    李修远点头道:“多谢相告。”

    说完,便起身带着这副玉胎起身欲走。

    这胎盘是为张英杰准备的,自己答应了张氏夫妇,要为他们的孩子下一世寻一个好人家。

    那女鬼忽的放下了手中活,噗通一下跪在了李修远的面前道:“公子能以活人的身份来到阴间,一定是不寻常的人,我自知身份低贱,大胆的想恳求公子一件事情。”

    “大胆女鬼,胆敢借机生乱,想死不成?”

    旁边看守的阴兵大怒,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想要捉拿那个女鬼。

    李修远挥了挥手道:“你们且退下,刚才这女鬼好心提醒了我一句,我现在也听她一言。”

    阴兵们见到李修远发话,想到前段时间他闯入鬼城的情景,浑身一颤,唯唯诺诺的又退到了一旁。

    女鬼此刻大喜,对着李修远便磕头道:“公子,我生前是华县,张家的小妾,因为生前犯了妒忌,在夫人产子的时候听信了丫鬟所言,给夫人用了活血的药,害得夫人产后崩血而死,也连累了老爷即将出生的孩子死于腹中,我醒悟之后自知罪大恶极,便上吊自杀了,不信,公子且看。”

    说完,这个颇有姿色女鬼嘴巴张开,却见一条猩红的舌头落了下来,血淋淋的好不吓人。

    李修远却也不惧,只是皱眉道:“你因妒忌害人,如今死后被罚在这河里清洗胎盘,为世间女子送子,送女,这是因果报应,你想求我什么?”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罪有应得,所以我并不怨恨,只有这双手洗烂了才能弥补我身前的罪孽。”

    这吊死女鬼伸出那被河水泡的发裂的双手,掩面啜泣道:“但我却还有一件事情放心不下,便是老爷被我害的儿子死于腹内,我一直想为老爷补偿一个孩子,今日见到公子在河边清洗紫河车,公子必定手中必定有投胎转世之人,还请公子怜悯,将那投胎转世的婴儿送给张家,如此我下辈子愿当牛做马,为奴为婢报答公子大恩大德。”

    “女鬼放肆,你这三言两语的就像谋走李公子手中的一副玉胎,当真是贪心,看样子你手中要清洗的胎盘还不够多,回头就加你五百副。”

    旁边的阴兵当即再也忍不住呵斥道,然后走了过来,就对那女鬼一阵拳打脚踢。

    打的这吊死女鬼一阵惨叫。

    女鬼却在惨叫中呼道:“公子,莫要信他,这阴兵平日里欺压我们,怕我们后世出一个达官显贵,自个遭到报应。”

    “你且停手,你若再敢如此,我便来和你过过招。”李修远冷冷的看了一眼那阴兵。

    他既没有完全相信这阴兵,也没有完全相信这吊死女鬼。

    对于鬼神一流,他已经天生产生了几分戒备之心。

    那殴打女鬼的阴兵当即吓的跪在地上:“李公子莫要动怒,小的不敢了。”

    “不敢最好。”

    李修远轻轻一哼,又看着那女鬼道:“我手中的确是有一人需要投胎转世,不过投入哪家我还没有确定,但今日你我相遇,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了了你的这个心愿,我且问你,你口中的华县,张家的那个张老爷,叫什么名字,容我查查,若是此人作恶多端,我非但要惩罚你,而且还要惩罚你那个老爷,若是良善,有福德之人,我便依了你的心愿,将这一副玉胎送给他,替你偿还一子。”

    女鬼兢兢战战的伏在地上,说道:“老爷命叫,张显贵,是华县的员外。”

    “希望你别骗我。”

    李修远当即从怀中取出了一本黑色的古书。

    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生死簿。

    华县正好在这一州地界之内,应当可以找到张显贵的寿元,福禄。

    李修远心中默念,华县张显贵的名字。

    当即,生死簿上便浮现出了他重重一切。

    扫看了一眼之后,上面详细列举了他重重的善行,恶行。

    逐一比较之后,这个张显贵,张员外,到底还是善大于恶,而且寿元极高,能得八十高寿。

    而通过张显贵,他也查到了他那个早死小妾的名字,这女鬼叫小燕,生前的确是害人之后愧疚难当上吊而死。

    看完之后,李修远确定了这女鬼所说的话正确无误。

    “此事我答应了,这副胎盘便送于张显贵,不过他年纪大了,是子是孙可就不一定了,不过你的罪孽还没有还清,需要继续在阴间吃苦,言尽于此,告辞了。”

    说完,李修远也不浪费时间,便立刻大步离开了。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这个吊死鬼小燕不断的磕头拜谢,一边哭着,一边笑着,神情仿佛得到了解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