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活女嫁鬼

    李修远牵马避开一旁,准备让这迎亲的队伍过去。

    虽然他知道这些都是鬼物,怕是某处的鬼怪在娶妻,但是眼下活人的事情他都管不过来,哪有心思去管死人的事情。

    世间的鬼怪无数,也正是因为世道渐乱的缘故,如果世道清明的话,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鬼怪横行。

    “好大的排场,大少爷,这不是迎亲的队伍,而是送亲的队伍啊,你看那后面的马车上,装着成箱的金银,还有绸缎,也不知道是哪户人家如此福分,能娶到这么一位富贵人家的小姐。”

    护卫看了几眼,忍不住啧啧称赞道,言语之中多有羡慕之意,

    尽管知道这送亲的队伍非人,可是这表面却是风光气派无限,看不出有哪里不妥。

    李修远也是抬目看了看,但是在他的眼中,那箱子之中却也都是金箔纸钱全部都是烧给死人用的,哪里是真的金银,便是那绸缎,也是假的,只是一层花纸而已,这些东西全部都是祭奠死人用的,活人根本就用不着。

    这送亲的队伍无视了三个人,继续敲着锣鼓,伴随着阵阵声乐向着远处走去,也不知道是要将新娘送到什么地方去。

    不过在那新娘的花轿路过李修远身边的时候,他看了看花轿。

    却见花轿一起一伏,显得尤为承重,不像是一位鬼新娘出嫁。

    若新娘也是鬼的话,这轿子应该是轻盈无比的,哪能这般沉重。

    除非花轿之中的新娘,不是鬼,而是人。

    李修远想到这里,不禁微微皱了皱眉。

    随后,他微微吸了口气,张嘴一吐,一股热气凝聚成线,向着花轿飞去,却见这股热气落在那花轿上,原本精美别致的花轿立刻就有一片地方显现出了本来的面目,变成了彩色的花纸。

    这口热气不是什么法术,只是简单的一口纯阳之气吐出而已。

    似李修远这样武艺达到了顶尖,一身气血旺盛,元阳未泄的男子,仅仅吹一口气就能让鬼魅退散,更别说他还天生命格极贵了。

    那花轿一处地方变成了花纸,随后被风一吹便立即破碎了。

    花轿之中一个身穿红色婚衣头戴凤冠的女子坐在马车之内一动不动,因为头上盖着红布的缘故,李修远自然也看不清楚这个女子的相貌,不过瞧这装束,确定是一位出嫁的新娘无误。

    “既然这送嫁的队伍是鬼,为什么娇子之中会出现一个人?”李修远目光一凝。

    他想了一下,便向着这送亲的队伍走去,准备查看一下缘由。

    正想要拦下这送亲的花轿时,却听见一个低喝响起:“什么人?胆敢阻拦乔家花轿出嫁?”

    声音带着几分嘶哑,有几分阴沉,却见看上去是一位管家模样的男子,骑着骏马从队伍的另外一旁冲了过来,仅仅一跃这骏马便飞过了送亲的队伍,落到了李修远的面前。

    此人脸色微微发黑,身穿一声黑色长衫,脸上带着几分怒意。

    “这是一只老鬼。”

    李修远只是看了一眼,便立刻知道了此人的身份。

    这身穿长衫的中年男子,是一只有些道行的鬼,坐下的马也不是真马,也是纸糊的纸马,不过由于那马有一股阴气凝聚,使得这纸马有了奔跑的能力,能载着鬼神行走。

    “我只是一个过路的人,这么晚了见到送亲的队伍故而有些好奇,想要询问一下缘由,并没有冲撞的意思。”

    李修远出于礼节,施了一礼道。

    “轿内的是乔家女儿,今日出嫁,尔等闲杂人等休要多管闲事,你们若是不想死的话便速速离开,否则我绝不饶你。”

    这个黑衫男子恶狠狠的盯着李修远道。

    “大胆,区区一个邪物,竟这般和我家大少爷说话,想要讨打不成。”

    旁边的护卫闻言顿时大怒,有道是主辱臣死,李修远被这山野之中的一只老鬼羞辱了,身为护卫的他们如何不生气。

    当即从马背上抽出了柳木棍,便大步冲了过去,想要棒打这老鬼一番,这柳木棍是那柳树精身上砍下来的树枝,平日里没什么用,但是却能打鬼。

    “好两个大胆的家伙,明知道我们是鬼还敢对我们大呼小叫,你们是想遭报应么?”

    那黑衫老鬼亦是大怒,他当即对着两人吹了一口黑气。

    黑气化作薄雾,笼罩了两个护卫。

    两个护卫眼睛一迷,随后大喝一声手中的柳木棍对着彼此的脑袋上砸下去。

    这柳木棍结实坚硬,若是被砸中怕是两个人的脑袋要开花。

    “区区小鬼,动辄就害人性命,你过分了。”

    李修远当即迅速往前走了几步,伸手一抓,立刻抓住了两个护卫的手臂。

    任凭两个护卫如何大的力气这被李修远一抓,手中的棍棒却再也落不下来了。

    两个护卫也立刻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他们看到自己的手中的棍棒向自家的弟兄招呼当即脸色大变,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刚才被鬼怪迷惑了,错把兄弟看做成了老鬼,险些害了同伴的性命。

    “咦,你居然能破了我的法术?”

    那黑衫老鬼惊疑不定道,旋即狐疑的打量着李修远。

    虽说此人身姿挺拔,相貌英俊,不是闲汉,莽夫,也不是道士和尚,倒像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读书人。

    “既然你是读书人,那刚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你们走吧,回头给我烧纸钱三斤,便算是了结了,不然回头我会给你们家降下灾难,让你们家中不得安宁。”黑衫老鬼说道。

    读书人都有官运,即便是鬼神也不愿意迷惑这类人。

    “好一只横行霸道的老鬼,仗着自己一点迷惑人的小伎俩就目中无人,恐吓威胁,今日看见我是一个读书人的份上都敢如此肆无忌惮,若是我等是普通人,还不得被你害了性命,看样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日既然遇上了,顺手灭了你这老鬼,省的日后再害人。”

    李修远本来心情就不太好,被这黑衫老鬼这般态度一激,当即就忍不住了。

    他冲了过去,抬脚就是一踢。

    却见那匹鬼马悲鸣一声,被这一脚踢烂了,一股浓郁的阴气散开,变成了一匹破破烂烂的纸马倒在地上。

    那老鬼一时大意,立刻跌倒在地上,此刻又惊又怒的盯着李修远。

    这三个人赶走夜路,看样子不仅是胆大,还有对付鬼的能耐,便连打鬼的柳木棍都随身携带。

    “你当真连鬼都不怕么?”

    这黑衫老鬼喝道,说完,又把自己的脑袋给拎了下来,提到手中,想要吓唬李修远。

    “你有脑袋都都不怕,更何况现在没有脑袋。”李修远戏虐笑道。

    黑衫老鬼那灰黑色的脸顿时羞怒无比,又把脑袋放到了脖子上,然后身子一晃,变成了一个浑身腐烂,散发出恶臭的老尸;“这样你怕不怕?”

    “你身子完好的时候我都不怕,况且身子都烂掉了。”

    李修远说道:“休要卖弄这些无知的幻术,骗不到我的,今日我要拿你问个缘由。”

    说完也不理会这老鬼的变化之法,他张嘴吐了一口热气在这老鬼的脸上。

    “啊~!”

    这老鬼的脸上宛如滚油浇到了脸上一样,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捂着脸挣扎哀嚎着。

    “你的阳气怎么宛如滚油一般可怕,你,你别过来。”

    黑衫老鬼吃了亏,此刻见到李修远又大步走了过来,吓的连连后退。

    他做鬼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吐出一口气就能制伏自己。

    李修远说道;“我对你们这些老鬼不感兴趣,和你们动手只是浪费我的时间,这时间的鬼怪无数,我也反不早盯上你,我只是想做到,你们这鬼物嫁人,为何不是嫁鬼,反而是嫁一个活人?”

    黑衫老鬼忙道:“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只是负责送嫁,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不知道?你之前说这轿内的女子是乔家女,那你应该知道是哪个乔家吧,如果你再说不知道的话,你这脑袋,我就取走了,反正你也喜欢动不动就摘脑袋玩。”李修远说道。

    “是华县乔家。”黑衫老鬼吓了一跳,忙道。

    他摘脑袋只是吓人,若是被此人取走了脑袋,那就完了。

    “我来查查看。”

    李修远也不多言,直接从怀中取出了生死簿,然后意念一动,生死簿上立刻就浮现出了华县乔家。

    乔家是华县一户小富人家,轿内的女子是乔女,年芳十五,风华正茂......

    “嗯?”

    然而看到后面的时候李修远当即眉头一皱,随后抬头看着那个黑衫老鬼,当即一怒;“好,好得很,区区一只老鬼,竟然把活人女嫁给死人为妻,而且还花轿相送,你们这哪里是在成亲,分明是在杀人,这阳间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些肆意妄为的恶鬼,世道才会如此之乱。”

    本以为是寻常的鬼怪之间婚嫁,没想到一时留意,竟牵扯到了一桩活人和死人之间的冥婚。

    这乔女年芳十五,正值妙龄,怎么可能会同意嫁给一个死人为妾。

    其中必定有他不了解的缘由。

    可惜生死簿不全,有些人他查不到,不然那肯定能查到其中的缘由。

    黑衫老鬼见到李修远一言点破,心中一惊,却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快就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偷偷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那本黑书,当这老鬼见到那书皮上的三个大字时候,却瞬间满脸骇然。

    “生死簿~!”

    传说之中,阎王爷手中的生死簿为什么会在这个书生的手中。

    黑衫老鬼怀疑自己眼睛看错了,但作鬼的感觉告诉自己,那肯定死一本生死簿,不会是假的。

    李修远这个时候合上生死簿,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你们这些鬼怪若是不作恶害人,我不会多管闲事,但是今日你们却不凑巧,不仅碰到了我,而且你这老鬼还在谋害人命,今日留你不得。”

    黑衫老鬼发现不对劲,此刻顾不得痛苦了,化作一股阴风想要飞走,连这新娘都不要了。

    “现在想走,晚了。”

    李修远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副大弓。

    这弓是木道人用乌江龙王的蛟龙躯炼制而成的,弓身是蛟骨打造,弓弦是蛟筋拧成。

    第一次拉动之后,他发下这张弓力道非常的轻松,不用多大的力气就能拉动,取了一根箭矢之后,他连划破手中放血的意思都没有,对付这样程度的鬼,只需要一口气就足矣。

    对着箭矢哈了口气,上面留下了他的气息,而后一箭射出。

    “咻~!”

    箭矢快到不可思议,瞬间划破了口中的风沙,射中的那股想要离开的阴风。

    “噗嗤~!”

    伴随着那黑衫老鬼一声痛苦的叫声,这箭矢一箭就将这老鬼击中了,而后余力不减,箭矢一路飞驰,最后将这老鬼死死的定在了地面上,任凭这老鬼如何的挣扎都摆脱不了那根把自己钉住的箭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