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惊走

    张僧繇的龙马图虽然珍贵,但是李修远也不会为了一副龙马图就去娶乔女。

    因为这在他看来婚姻之中存在着交易的意思,并不是为了感情和缘分,这是李修远无法接受的,再说了,他帮乔女回家也只是道义上的救助而已,没有其他非分之想。

    “晚上你们别乱走动,这乔府之内有鬼怪盘踞,你们可莫要被鬼怪迷惑了。”李修远开口道。

    两个护卫楞了一下:“大少爷,这乔府之内还有鬼怪?”

    “嗯,我闻到了鬼味,虽说不一定有妖怪,但是有鬼是肯定的,这乔老爷按理说是读书人,一般的小鬼不会接近这类人,但是我来到乔府上的时候却是恰恰相反,这乔府之内鬼味很重,看样子这个乔老爷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乔女这次丢魂,嫁鬼看来也并不单纯。”

    李修远说道。

    他认真的回想了一下,才发现这个乔老爷在见到自己女儿回来的时候虽然有些吃惊,但是这吃惊也仅仅只是吃惊自己的女儿被自己送回来而已。

    对于自家女儿昏迷不醒,走魂丢失的事情反而不管不问。

    如此情况的话显然不是身为人父该有的态度。

    除非,这个乔老爷早就知道了,自家的女儿魂魄会走丢,所以才并不惊讶。

    而且事后提到用张僧繇的龙马图请求李修远出手,这礼也着实有些重。

    看的出来,乔老爷十分的喜爱那龙马图,拿出此画的时候脸上多有自得之色。

    如此爱画之人,仅仅只是替他的女儿找回魂魄,就送出龙马图,纵然是有联姻的意思在里面,但是李修远觉得其中或许还隐藏了什么别的东西。

    须知,这个时代的人都是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

    以李修远对这个乔老爷的判断,一个乔小姐的安危怕是都不值这一副龙马图。

    “这乔老爷有些古怪,需要警惕一点,不能完全相信。”

    李修远说道:“我们就在乔家住三日,尽人事,听天命,若是能找回乔家女儿的魂魄回来最好,也算是救人一命,若是找不会来,我们就立刻离开,免得又搅进什么纷争之中去,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你们去休息吧。”

    “小的明白了,大少爷也早点睡。”两个护卫应了声便退下了。

    等护卫下去休息之后,李修远方才回到房间内,关门上榻。

    他没有立刻休息,而是入定打坐,恢复体力和精力。

    现在的他的确已经不算是普通人了,每日只需要打坐一两个时辰就足以让一日之内精力充沛。

    就在李修远打坐休息的时候。

    乔府之内。

    乔老爷此刻独自一人回到了书房中,他负手而立,站在书房的一面墙壁前,静静的看着墙壁之上挂着的那一副龙马图。

    龙马在图画里闲逛游荡,宛如活物。

    但是对此,乔老爷却并不觉得奇怪,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忽的,图画里的龙马耳朵动了动,抬头看了看头顶。

    这个时候书房的屋顶上,传来了瓦片拨动的声音,一个阴沉沉的怪笑响起:“嘿,乔老爷,今日你让一个外地的书生留宿在府上,是不是想借那书生的力量来驱逐我们,那书生的确是有些本事,气血旺盛的有些吓人,鬼怪靠近他就像是靠近了火炉一样,难怪你的女儿会被他救回来,看来乔老爷你的福分不浅,遇到了这么一位贵人。”

    乔老爷听到这悉悉索索,窃窃私语般的声音响起,不禁脸色一沉;“老夫也是读书人,那位李公子怎么说也是救了老夫的女儿,老夫招待他一番又有何不可,莫不是你们怕一位书生不成?”

    “我们是不怕,但也不想招惹麻烦,只需你好好的供奉我们三年,我们自然会离开。”

    另外一个戏虐的声音响起:“而且你的女儿今夜也必须送走,这是你答应了的,若是你违背了承诺,你应该知道后果。”

    乔老爷说道:“老夫的女儿被人给救回来了,说明她命不该绝,你们应该把老夫女儿的魂魄还回来,老夫可以再增加你们三年的供奉。”

    “嘿,你想的美,你女儿已经是我们的了,由不得你做主。”那窃窃私语的声音继续响起。

    “明日你必须赶走那个书生,否则我们让你府上不得安宁。”

    说完,书房的屋顶之上,一片片青瓦掉落下来,砸在地上,砰地一声摔了个粉碎,溅的到处都是,有一块瓦片更是砸在了乔老爷的头上,直接砸的他头破血流。

    乔老爷捂着脑袋,顿时大怒道:“你们别太过分了,区区几只鬼怪而已,真以为老夫对付不了你们么,老夫容忍你们已经多时了,明日老夫便去请道人驱除你们。”

    说完,又把墙壁上的那龙马图摘下来,护在身上。

    那屋顶上落下的瓦片砸在龙马图上,当即就听见一声龙马嘶鸣响起,一匹神俊非凡的龙马冲出了画中,化作一道白光冲向了屋顶。

    “又是这匹龙马,嘿,你也就是指望这匹龙马而已,它若是不在了,苦头有你吃的。”

    “咦,那匹龙马今日没有来追我们,它跑了。”

    “好像往哪个书生住的地方跑走了,不好,这龙马似乎认定了书生了。”

    “张僧繇画的龙马,非常人能驯服,能让龙马认主,那书生不是寻常人,我们且躲避几日,等那书生走了之后再回来。”

    几个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阵呼呼的阴风从屋顶吹过,屋顶之上的声响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书房之中没有瓦片继续落下,很快恢复了平静。

    乔老爷此刻脸色微微一变,再次看了看这副张僧繇的龙马图,却见图画之中的龙马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下空空荡荡的画卷一副。

    然而此刻,屋内打坐的李修远忽的鼻子动了动,闻到了一股腥味飘了进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乔府之内的鬼怪出来作祟了,正好,让这些鬼怪全部出来,反正这三更半夜,左右无人,倒不如显露神魂斩了这作祟的妖邪,顺便逼问一番乔女魂魄的下落。”

    他身子蓦地微微一颤,一道看不见的紫光从他的天灵盖冲天而起。

    华县的上空之处,隐约有龙凤合鸣声响起。

    李修远神魂出窍,飞到了乔府的上空。

    却见他周身紫气缠绕,隐约有龙凤呈祥,手中提着一柄大刀,刀有两面,皆刻画有血红色的大字,隐约冒起了红光,一面写着:人山,一面写着:车斤。

    然而当他神魂出窍之后,扫看四周,却并未找到乔府之内的鬼怪。

    “紫气冲天,这书生至少有王侯,宰相的命格,快跑,他想要诛杀我们。”

    一个惊呼响起,几股阴风在华县的屋顶上迅速的穿梭而过,逃的飞快。

    “难怪在乔府上找不到鬼怪,原来这几只鬼提前产生了警觉,自己跑了。”

    李修远目光一凝,他神魂一动,追了一段路,可是当他追到城内一座恢弘大气的庙宇附近的时候却失去了那几只鬼怪的踪迹,这几只鬼逃命的本事到是一流,左穿右窜,确定不了他们的方位。

    “躲起来了么?”

    他虽有斩仙之力,可是道行却不高,鬼怪躲起来的话也没有办法寻到。

    “观音庙?”

    李修远的神魂看了一眼那庙宇,却见这是一座观音庙,里面供奉的是一尊观音。

    “观音庙附近居然有鬼怪出没,而且观音还不显灵,这庙有古怪,我明日再来拜访拜访这观音庙。”

    他觉得也不急于一时,自己神魂出窍,肉身无人庇护,还是稳妥一点好,先回去。

    当即,李修远神魂回头,落入乔府之内。

    而等李修远离开之后,观音庙内有三股阴风却是吓的有些瑟瑟发抖,抱缩一团。

    “此人是谁,好生恐怖,那魂魄出窍有紫气庇护到也罢,这还未进入观音庙内,我们就感觉要被魂飞魄散,若是被他寻到了,我们只怕是必死无疑。”

    “小看这书生了,乔老爷这是哪寻来这么一位厉害的家伙,我们那三年供奉怕是享用不到了,乔女的魂魄只怕也要还回去。”

    “乔女的魂魄已经卖给华姑了,我们怎么能从华姑的手中把乔女的魂魄取回来,此人虽然道行可怕,但是想必也不会在华县久待,我们躲避一段时间,等他离开了之后再回来。”

    “也只好如此了。”

    几个悉悉索索的声音互相议论着。

    李修远此刻吓走了那几只鬼,神魂回去,然而当他回到乔府上空,准备神魂进入肉身之中去的时候却蓦地发现,一匹神骏非常的白色骏马,此刻正跪伏在自己的门前,发出了一声声低沉的嘶鸣。

    “是张僧繇画中的龙马。”

    他见此一幕,当即脸色微微一变。

    白天所见所想晚上成真了。

    这匹龙马果然是从画中跃了出来,如那画龙点睛一般,活了过来。

    “在院子前等我么?”

    李修远的神魂落了下去。

    很奇怪的是,他的神魂紫气笼罩,龙凤护卫,鬼神不近,可是在这龙马身边的时候这龙马似乎却不受影响,反而抬起头一双眼睛带着几分莫名的亲切感打量着他。

    “此马,与我有缘。”

    李修远心中立刻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