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观音庙

    看着眼前的这匹骏马。

    虽然只是第一次遇见,但是李修远就觉得这匹龙马似乎已经和自己早就认识了一样,彼此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虽说这种感觉有些荒唐,可是却实实在在存在。

    李修远此刻才认认真真的打量着这匹龙马。

    却见这龙马通体雪白无暇,在黑夜之中莹莹生出光着,身上的鬃毛如绸缎一般光亮,柔滑,那健硕的体型和一般的骏马不一样,不但高大威猛,而且体型修长,一只马首像是龙首一般,就差没有长出两只龙角出来。

    寻常人仅仅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此马非同凡响。

    不但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千里驹,而且还处处显露出神异。

    这龙马嘶鸣几声,站了起来,缓缓的来到了李修远的面前,低着了脑袋,亲昵的对着他蹭了蹭,似乎已经认定了李修远这个主人一样。

    “这样的马也只有画中才会出现,若是活生生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李修远摸着龙马的脑袋,心中暗道。

    不过他抚摸之下却感觉这龙马是有血有肉的,根本就不是虚无缥缈之物。

    或许也只有似张僧繇这般画已通神的画家才能做到这一点。

    “待我神魂回到肉身之中去后,背我走走。”李修远目光一动,开口说道。

    龙马嘶鸣一声显得颇为喜悦。

    李修远当即神魂回体,然后大步从屋内走了出来,这个时候龙马却已经半跪在地上,很有灵性,示意他坐上来。

    “我李修远不是手无缚鸡力的书生,无需这般迎合我,你这马背我还是能够轻松坐上去的。”李修远笑道,翻身坐了上去。

    龙马脑袋一晃,鬃毛飞舞,健硕的身躯一跃而起,宛如一条白龙欲一飞冲天。

    这龙马载起李修远奔腾而起,他只是感觉身子一沉,龙马就从地上轻轻一跃,竟飞上一丈多高,轻轻松松的越过了屋檐,竟然落在了屋顶之上。

    四蹄踏地,没有踩碎一片砖瓦,仿佛整匹马轻盈没有重量。

    “哈哈,好一匹龙马,真是世间少有,既能飞越屋檐,何不载我在华县之内奔走一圈?”李修远大笑道。

    龙马再次嘶鸣一声,扬起前蹄,听懂了李修远的话,当即脚下一用力,健硕的身躯一跃而出,竟飞出了三五丈远,轻而易举的落在了乔家大堂的屋顶上,然后踩着屋顶继续往前飞奔,也没有落在街道上,就这样载着李修远在华县之内奔走起来,当真是不可思议。

    李修远此刻方才明白什么叫传说中的宝驹了,什么叫翻山涉水,如履平地了。

    “嗷!”

    龙马嘶鸣,声音似马嘶,又更像是龙吟,此刻龙马放开铁蹄在华县民居的屋顶上奔走,速度快若狂风,动作轻盈敏捷,势若飞空。

    而坐在马背上的李修远却丝毫不感觉到颠簸劳累。

    胯下有此神驹,若是古代绝世猛将,绝对敢在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

    因为是三更半夜的缘故,华县之中大部分都已经睡熟了,龙马飞奔的情景几乎不被人看见,便是有人看见了,也只是看见一道白色的声音一晃而过,只会觉得是眼花,绝对想不到会是一匹骏马在屋顶上奔走。

    不过这一幕,乔府之中的乔老爷却是瞧了个分外清楚。

    他见到龙马背着李修远越出府邸时,脸上只有惊容,甚至在手掌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张僧繇的龙马竟愿意让其他人乘骑,这,这怎么可能?”乔老爷喃喃自语,内心久久不得平静。

    他乔家自祖上得了这副龙马图以来,虽知晓这龙马图神异,可数百年来却无一人能有幸一乘龙马,乔家祖上也而不是没有试过强硬的法子,将龙马束缚,试图强行驯服,可是龙马却化作一道白光进入画中,足足三十年不出,神异不显,宛如俗物,乔家的祖先也懊恼悔恨,最后郁郁而死。

    而自那以后,乔家便没有了强行驯服龙马的想法。

    乔老爷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他很清楚,龙马之所以不愿让你乘坐,并非龙马桀骜不驯,而是自身不配乘坐龙马。

    但是今日,龙马竟主动将那李修远背起,愿让其乘坐。

    “李修远不过区区一童生啊,即便是他这次院试过了,也只是秀才的身份,他何德何能能驯服龙马啊。”

    乔老爷有些捶足顿胸道,要知道他也是秀才功名,可却不能得这龙马正眼看待。

    如今龙马认主了,这让他如何甘心,更何况,这龙马一认主,这张僧繇的龙马图怕是保不住了。

    便是自己不赠送给这李修远,龙马也会跟这李修远走,到时候自己握着手中一张空画,又有什么用呢?

    须知张僧繇画龙点睛的那条龙都飞了,龙马自然也会跑走,一副画是留不住龙马的。

    乔老爷此刻念头纷纷,但好一会儿之后当他冷静下来之后,却是暗暗想道:“虽说这个李修远只是一个童生,但既然能让龙马认主,必定是有其不凡之处,若是寻常的平庸之辈,龙马理都不会理会,有这么会让其乘坐呢,说不定我这些日子的烦劳,这个李修远能帮我解决。”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禁有些期待起来。

    若真是如此的话,这龙马图咬咬牙送给这李修远也什么,也算是顺水推舟,成人之美了。

    此刻。

    李修远骑着龙马在华县之中奔走了几圈之后,也算是玩耍了一番,但是他却没有忘记自己的正事。

    在骑着龙马奔走的时候,他也寻到了张员外,张府的位置。

    这次来华县的主要目的是送张英杰投胎,目前暂定是将张英杰投胎给这张府。

    “大晚上的将张英杰送去张府,未免有些不妥。”

    李修远想要骑着龙马去张府先把张英杰的事情办了,但是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此事可以延缓一下。

    目前先为乔家小姐找到魂魄才是最主要的。

    而且自己也是读书人,哪有三更半夜去做贼的道理,而且此事也不急,想到这里便又骑着龙马回到了乔家的院子里。

    “马上就要天亮了,到时候你被别人瞧见定然是不好,回去吧,你我下次再相见。”

    他和这龙马分别了,示意龙马回到画中去。

    这毕竟是乔家的龙马图,不是自己的,纵然是龙马和自己有缘,也不能私自站为己有。

    龙马嘶鸣几声,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李修远,那铁蹄在面前连连踏动,就是不愿意离去。

    李修远笑道:“回去吧,我们还有相见的时刻,到时候我救回乔家小姐之后,或许乔老爷开明,将你赠送给我也说不定。”

    龙马听这么一说,似乎心情好了不少,嘶鸣一番之后便奔跑离开了,最后化作了一道白光消失在了乔府一处。

    李修远见到龙马离开之后方才转身回到屋内去又休息了一会儿。

    等到天亮了之后,他便叫醒了睡了一宿的两个护卫,准备了一番,便离开了乔府。

    “李公子,这大清早的是要去哪?”

    乔府看门的老仆早早醒来,见到李修远一行人要出去便好奇问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答应了乔老爷要帮乔小姐魂魄寻来,自然是要去奔走一番,四处打探打探,总不能坐在贵府上等乔小姐的魂魄自己回来吧。”李修远说完,便带着护卫离开了。

    老仆见李修远这般早的就去奔走,觉得这是一个诚信的人,自家小姐的事情应该可以摆脱给他。

    “大少爷,这华县我们是初来乍到,去哪打探乔小姐的魂魄啊。”路上,护卫开口道。

    李修远笑道:“自古有一句话说的好,举头三尺有神灵,既然乔小姐的魂魄是在华县走丢的,那么在华县也一定找得到,而一县之内,总免不了几座香火鼎盛的庙宇,去庙宇之中一问,总归是没错。”

    “哪我们去城隍庙?”护卫问道。

    “不,华县我看了,有土地庙,有祠堂,有寺院,但却没有城隍庙,这里最大的庙是观音庙。”李修远说道。

    没有城隍庙就说明此地不在城隍的管辖范围之内。

    就比如郭北县一样,以前有城隍庙,但是李修远出生之后城隍庙的香火就一日不如一日,最后改成了唱戏的戏楼。

    此地观音庙既然香火最旺,那去哪里打探消息一定没错。

    香火鼎盛之处,必有鬼神盘踞。

    既有鬼神,必通晓本地之事。

    因为晚上李修远骑着龙马游走过几遍华县的缘故,所以知道一些本地的情况,在街上和护卫吃了一点早饭之后便来到了这观音庙前。

    华县地方不大,也不如郭北县繁华,可是奇怪的是这观音庙前却是香火格外的鼎盛,才大清早的功夫这进进出出的香客就已经络绎不绝。

    除此之外,观音庙前也有许多小贩摆摊贩卖香火,灯油,烛纸,金银元宝。

    各种祭祀的物品在这里应有尽有。

    “人还真多。”李修远心中暗道。

    可是他旋即留意了一番之后却是微微皱了皱眉:“此地的百姓生活拮据,脸上多有菜色,为何这观音庙前的香火会如此鼎盛?”

    在他看来,只有百姓富足的时候才会求神问道。

    若是连饭都吃不饱,哪里会去拜神。

    可是这里的情况却是相反,他看见有一妇人很是肉疼的从衣服内取出了几十文钱,购置一些香烛,进了观音庙。

    也看见有一瘦黑男子,浑身穿着破烂的衣服,却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角碎银子,买了一大堆的祭品,急匆匆的走进了庙内,准备供奉神明。

    “大少爷,这大清早的人反而越来越多了,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怕是去晚了,里面都挤满人了。”两个护卫保护左右,挡下路过的人群。

    李修远观看周围,心中若有所思:“这庙有些古怪,并非寻常的庙宇那么简单。”

    思考了一下之后,他也没有浪费时间,带着护卫便走进了这观音庙内。

    一进庙内,他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香火味。

    这里的香火味,比起郭北城的城隍庙还重数倍。

    “这么重的香火味,莫不是观音经常显灵,救济众生?”李修远心中想到。

    只有庙宇灵验,才有香火鼎盛的场面,若是不灵验,便是庙宇建的再富丽堂皇,也不会有多少百姓来供奉的。

    百姓求神,是为了求神办事,而不是单纯的贡献香火。

    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这庙宇之内却是没有其他的神像供奉,那宽敞高大的大殿之中只供奉着一尊神像。

    一尊观音像。

    那观音低眉垂目,生态自然,一副妇人打扮,手中捧着一个婴儿,是一副送子观音的神像。

    然而让李修远注意的是,这神像高三丈,通体金黄璀璨,以他在家中多年接触金银的经验来看,这三丈高的神像应当是金银铜三种金属熔炼之后打造而成的。

    内是铜,中间是银,外面是金。

    只有这样,才能将这一尊送子观音的神像建造的如此气派,雄伟,富贵。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