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夜叉铜像

    李修远虽说看上去只是一个书生,但实际上比起读书上的造诣来,他的武艺却更加高超,区区一闪木门怎么可能挡的了他,仅仅只是一掌就击碎了眼前的木门。

    木门破碎之后他大步从厢房之中走了出来。

    问道外面那清新的空气,他体内翻腾的气血又平复了不少。

    “公子留步。”禅房内,那个打扮艳丽的女子惊呼道。

    李修远目光一凝盯着她道:“若非看你是人,非妖非鬼,今日定不饶你,莫要拿什么芳心暗许的托词来蒙骗我,似你这等伎俩怕是不在我一个人身上使用吧,早就看出来了这观音庙有些不寻常,没想到果真如此,既然你不愿意让我一探此地奥秘,那我也就顾不得什么礼节了,今日需硬闯一番了,只有刚才的事情我也不与你一位女子计较。”

    说完,也不理会这个艳丽女子,便大步离去。

    他顺着之前那两个护卫离开的方向,找到了自己身边的这两个护卫。

    比起他意志坚定,身边的两个护卫显然略逊一筹,此刻在附近不远处的厢房内,各自搂着一个艳丽尼姑,双目赤红,气喘如牛,显然已失去理智。

    毫无疑问刚才所谓的人影,不过是有意勾引走他们罢了,好趁机下手。

    李修远想要叫醒两个护卫,可是见到他们这两个人的样子,却是不禁皱了皱眉。

    “此事或许是冲我来的,我身边的这两个护卫不过是也跟着中了计而已,既然如此的话,他们留在这里也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那两个尼姑也不是鬼魅,妖魔,也只是寻常的女子,而且他们现在这样子若是药性不退,只怕是叫不醒了。”

    看了一眼之后,他没有去打搅,而是转身离去。

    李修远没有离开观音庙,而是向着之前那个尼姑所说的地方,沿着寺庙中的一处园林小道,往一处别苑而去。

    在通往那别苑的道路上有两棵大树。

    树冠茂盛,枝繁叶茂,宛如华盖,遮蔽阳光。

    然而在这树冠之下却立着两尊铜像,铜像的样子是夜叉的模样,手持钢叉,面目狰狞,张牙舞爪,似两尊妖魔矗立于此,还是大白天的就让人感觉有些阴森可怕,望而生畏。

    可当李修远正好走到这树冠阴影下的时候一尊夜叉铜像竟当即动了起来,那凸起的怒目,似乎活了过来,眨了眨眼睛,伸出那宛如蒲团般巨大的铜手,想要将他擒下。

    “嗯?”

    李修远也是习武之人,立刻反应了过来,脚步一停,身子一侧急忙躲避了。

    两尊夜叉铜像擒拿不住李修远,居然一跃从石台之上跳了下来,拿起了手中的钢叉,向着李修远刺去。

    “这是夜叉像?大白天的都能显露神异活动起来,此处果然非比寻常,不过区区两尊铜像想要擒下我却是有些痴人说梦了。”李修远见这两尊夜叉铜像行动缓慢,更是不惧。

    这铜像如同法身,能让阴魂,鬼神附着在上面,但是要驱使这么大的一尊法身,附在上面的阴魂道行绝对不浅。

    不过再强大的鬼神在白天阳气重的时候也要受到限制,更何况这两尊夜叉铜像面对的还是李修远。

    轻而易举的避开了一根钢叉,李修远又伸手一抓将另外一根钢叉握在手中。

    “咔嚓,咔嚓,咔嚓。”

    只是被这一抓,夜叉铜像上就发出了一连串龟裂的声音,一道道裂纹从钢叉上传了过去,很快就漫延了这尊铜像的全身。

    “啊~!”

    似有厉鬼的哀嚎声在铜像内响起,如烈油炸鬼,痛苦不堪。

    李修远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敢以法身在我面前显形,真是有够胆量的,看你们这样子应该是这里的护院吧,不过这观音庙不干净,你这两尊夜叉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今日便灭了你们。”

    说完他对着那满身龟裂的铜像打了一拳。

    没有用太大的力气,这铜像便碰的一声碎裂开来,变成一块块铜块掉落在了地上,再也看不到一丁点夜叉铜像的样子了。

    “呼~!”

    一股腥臭的阴风从铜像里面飞了出来,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这里。

    “果然是一只厉鬼躲在铜像,只是你落到了我的手中还想逃么?”

    李修远见那阴风,立刻便知道了,这不是真的夜叉神像,是厉鬼盘踞其中,当即快走一步,对着那阴风伸手便是一抓。

    这阴风看上去只是一阵风,但实际上却有实体一般。

    他伸手一抓之后感觉手掌之间有一股阴冷的风在到处乱窜,可是无论这股阴冷的风如何乱窜却始终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而且这阴风窜动之间还隐约发出了凄惨无比的叫声。

    发出哀嚎是正常的。

    李修远虽然封锁了气息,但是若有厉鬼真的被他抓在手中,却比打入十八层地狱还要痛苦。

    阴间的阴兵,鬼将都受不了他的气息,更何况这一只厉鬼。

    阴风只是在手中跳动了几下,哀嚎声便戛然而止,随后一切就没有了动静,手中股阴冷的感觉也迅速的消失不见了,似乎被他手中的热量融化了一般。

    毫无疑问,这只厉鬼被李修远抬手就给灭杀了。

    旁边剩下的另外一尊夜叉铜像原本怒目而睁,狰狞恐怖,让人望而生畏的,但是现在却对着李修远露出了惊恐的神色,看上去颇有几分滑稽的样子,另外一尊夜叉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竟如此轻而易举的被一个凡人给消灭了,而且还是如此的简单轻松。

    便是修道高人要灭杀厉鬼也至少得施展施展法术,道术吧,哪有这般轻松简单的。

    感觉到了不对劲,这夜叉急忙张开了嘴巴。

    黄铜铸造的法身立刻传来一声咔嚓的声响,这尊夜叉原本是没有嘴巴的,此刻却裂开一道口子,变成了嘴巴。

    黑漆漆的嘴巴之中直通法身的内部,这个时候没有阴风吹出,竟飞出了一只黑色的大头苍蝇。

    苍蝇飞的很快,在半空之中转了起来,似乎想要避免被李修远抓住,然后飞走。

    可是这苍蝇再快,速度也摆在这里,却见李修远伸手一抓,这半空之中的翁翁声便戛然而止。

    “你这鬼到是聪敏,藏了一只苍蝇在里面,如此一来却是能在白天飞走,无惧烈日,不过想法虽然好,但照样得落在我的手中。”

    他感觉到了手掌中那只大头苍蝇四处乱窜,想要逃走。

    这只厉鬼躲在苍蝇里面还是没有用,依然是会受到他的气息影响。

    “嗡嗡~!”

    苍蝇在手掌之中疯狂的震动翅膀,似乎正在受到莫大的伤害。

    不过苍蝇也仅仅只是挣扎了一下便很快没有了动静。

    等李修远张开手掌之后却看见一只大头苍蝇一动不动的躺在了他的手中,已经彻底死了。

    随手一挥,这只死苍蝇便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修远灭了这两只附身在夜叉铜像之中的厉鬼之后便顺利的进入了这庄园之中。

    这地方白天就有冤魂,厉鬼显露出来,可想而知到了晚上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怕是称之为群魔乱舞也不为过。

    也没有想要隐藏的意思,李修远大大方方的在这庄园之中四处查寻起来,若是有人阻拦反而好,自己擒拿下来问个清楚。

    他眼睛认真仔细的四处巡视。

    这里很是平静,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偶尔之间,他看见了几位打扮艳丽的女子匆匆而过,往一座大殿走去之后很快便没有了踪迹。

    这些女子应当是生活在这里的人,和之前那个尼姑大致一样。

    不过这些女子也有看见李修远的,但时却视作寻常,一点都没有露出诧异之色,反而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