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鬼画

    目中那个叫婴宁的小尼姑离开之后,李修远方才收回目光,若有所思的向着那间木屋走去。

    推门而入,顿时一股夹带着胭脂水粉香味的凉风迎面吹来,仿佛一时间来到了温柔乡一般,仅仅只是闻上几口这样的味道就容易让人迷醉其中,无法自拔。

    同时各种窃窃私语的声音却随着这胭脂水粉的香味飘来。

    “咯咯,好俊俏的公子,他是哪位姐妹的好像好啊。”

    “管他是谁的老相好,我看见却是嘴馋,待会儿你们可别和我抢啊,他是我的了。”

    “去去去,这个公子阳气如此充沛,好似滚烫的热气一般,你受得了么?”

    “我受不了,难不成你受得了,阳气重才好呢,这才够味。”

    这些声音悉悉索索,好像是有人在窃窃私语,又似老旧的木制家具在嘎子作响,让人根本分辨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声音,总之不像是人在说话。

    李修远知道,这是鬼语。

    他扫看了一下这木屋,却见这木屋之中空空荡荡,只有一排排木架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屋内,在画架上却挂着一幅幅精雕细琢的画卷,画卷之中,有屋舍,天空,云朵,但是那些多是陪衬,每一幅画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有一位身穿艳丽衣衫,容貌美艳的女子。

    画中女子衣着各有不同,相貌也各有不同,略微扫看一眼,发现这里至少悬挂了上百副这样的画。

    “咯咯,公子,看这边啊,奴家在这里。”

    打量的时候,旁边一副美女图之中的女子手持小扇,对着他抛着媚眼,诱惑十足。

    李修远看了一眼,却见那画中的女子正在迫不及待的盈盈走来,身形渐渐变大,似乎要从画卷之中跃出来一般。

    “别吓着这个俊公子,不然我可不饶你。”

    “就是就是。”

    其他的美女图无风自动,发出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李修远见到这女鬼似乎忌惮这白天,没有敢真走出来,便无视这画中的女鬼,迅速的在这木屋之内巡视起来,寻找着乔女的下落,这些画之中的女子都是女鬼,附身在画内,若是乔女在这里的话应该也是躲在一副画卷内。

    “你看,这位俊俏的公子对你不感兴趣,咯咯,也对,你这样子本来就不讨人喜欢。”

    附近一副美女图之中的女子笑了起来,似乎嘲笑之前那个勾引李修远不成的女鬼。

    “我这是还没有显露出身形来,若是显露出身形必定能把这位俊俏的公子迷的神魂颠倒。”之前的那一副画连连晃动,似乎有些气恼。

    “那你为何不显露身形来呢?我敢打赌,你这一显露出来,一定会把这位公子吓到。”

    “是啊,是啊,这还是大白天的呢,你还是收起心思吧,等晚上来了再说。”

    其他画中的女鬼不断的搭话道。

    一时间木屋之内皆是窃窃私语的鬼语响起,叽叽喳喳,着实有些吵闹。

    李修远在画架之间来回巡视,只是为了寻找那个乔女所在。

    他发现每一副画中角落里都有名字,写着:婴三娘,婴四娘,婴四十娘等诸如此类的名字。

    “全部都是这寺庙内的女鬼么?”

    李修远微微皱了眉:“这观音庙的华姑汇聚这么多的放浪女子,艳丽女鬼做什么?开青楼么?还是说对她而言这些女子还有别的用处?”

    不明白,也没有去过多的思考。

    他只等找到乔女的画之后便离开这里,一切等寻到那个华姑之后自然会水落石出。

    就在他刚一转身准备去查探下几座画架上的美女图时候,忽的,背后一股凉意袭来。

    “嗯?”

    李修远脚步一停,回头余光一瞥。

    却见一位女子一只手掌从画中伸了出来,然后身子轻盈似烟雾一般,徐徐的飘了出来,最后落在地上成了为体态轻盈,容貌美艳的女子。

    “这位公子......”

    女子刚一开口还未说完,李修远便率先开口道:“姑娘你既然是依附在画中的女鬼,之前窃窃私语到也罢,何必在白天显露身形,以你的道行即便显露身形应该也支撑不了太久,莫不是嫌自己的阴气太重,想要散掉一点?”

    这女子听到这话,顿时脸色就僵住了,随后有些畏惧的看着李修远:“你,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修道之人?”

    “不,我只是一介寻常的书生而已。”

    李修远说道:“只是见多了神神鬼鬼的事情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公子也是精通鬼神之事,一眼就看出奴家是鬼身。”这画中女鬼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李修远不是修道之人就行了,若是修道之人的话说不定今日就要来个降妖除魔。

    李修远说道:“正好,你既然显露出了身形,那么能否帮我一个小忙。”

    女鬼笑盈盈的说道:“不知道公子要奴家帮什么忙?”

    “能否帮我寻一下乔家的小姐?”李修远说道。

    “乔家小姐?”

    女鬼脸色微微一变,目光看了看里面的房间,随后笑容有些僵硬道:“乔家小姐的事情奴家哪里知道,公子得去问一问华姑才行,这里的一切都是华姑在做主。”

    “是么?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再找找看,姑娘身为鬼身,还是尽快回去画中吧。”李修远说道。

    这女鬼施了一礼道:“那奴家告退了。”

    说完,便化作了一股阴风飞进了附近的一张空白的画卷之中。

    很快,那画卷之中便多了一个美女的图画。

    “婴十娘?”

    李修远目光微动,看见刚才那美女图画的角落下,写着婴十娘三个字。

    “谢了。”

    他心中暗暗感谢了一句,然后便径直向着里面的那木屋走去。

    刚才这儿婴十娘虽然是故作不知,但是一个眼神已经透露出了一切,暗示乔家的小姐就在里面的屋子里。

    至于为什么会如此隐晦的暗示,自然心有顾忌,不想得罪那个华姑。

    既然如此的话,那他也不会点破这种暗示,免得被其他女鬼所知晓。

    里面的木屋有些昏暗,并且空无一物,只有一张供桌。

    供桌之上有一座小神像,模样是外面送子观音的相貌,只是这尊小神像的手中没有抱着婴儿,只是一位寻常妇人的打扮。

    毫无疑问,这个妇人模样的神像就是婴宁和婴十娘口中的华姑了。

    不过李修远在意的不是华姑的神像,而是在神像之下压着一本书籍。

    他立刻觉得,这本书籍应该就是婴十娘暗指之物。

    当即,挪走神像,取了书籍,随意翻看来一看。

    却见这书籍之上写着的皆是一位女子的生辰八字,出生年月,里面还夹着一个个小纸人,纸人的样子也是女子的模样,和外面的画卷有些类是。

    翻阅了一番之后,李修远当即在最后面几页找到了一个名字。

    “乔盼盼,华县乔家小姐.......”

    后面是生辰八字,出生年月等等诸如此类的记载,同时一个小纸人也加在这书页之间。

    取了那小纸人一看,果然相貌和乔家小姐相貌一模一样,似乎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原来如此,乔女的魂魄就是这纸人,被华姑的神像囚禁,镇压在这里。”

    李修远心中暗道,他想要去取那纸人,但是蓦地想起了自己的身体特殊,不能碰鬼神,当即就止住了手,然后把这本书放进了鬼王布袋中,准备带走。

    要知道里面还有不少被无辜勾走的魂魄,这些魂魄下场都是和乔女一样,既然如此那索性救了乔女,干脆其他的人也一并救了。

    “现在一切事情都已经很清楚了,这个华姑是一个作恶多端的妖魔,此等妖魔,这次留她不得。”

    李修远收走了书籍之后,看着那供桌上的神像,心中不悦,随后一挥,将这神像打翻在地。

    神像坠地之后砰地一声,摔成了两节,有一股香火味溢散出来,不过并不浓郁。

    毕竟这只是那华姑的一尊小法身而已,外面的那尊巨大的神像才是这个华姑的命根所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