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胖和尚

    李修远这次没有直接将张英杰的玉胎交给张家,有些事情自己出面反而不好。

    毕竟自己身为陌生人,别人多少是有点戒备的,所以他打算借龙马之手,送出玉胎,再加上现在提前打了个招呼,相信张员外夫妇到时候会顺理成章的接受龙马送子这样神异的事情。

    看了看天色,他决定再去在夜里探一探观音庙。

    听婴宁说,华姑今夜会回来庙里,李修远也正好见识见识这个黑山君口中的鬼母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

    他没有走观音庙的正门。

    那里香客多,尼姑也多,而且由于白天的事情相信不少的尼姑都已经认出了自己。

    所以他决定做一回梁上君子,找一处院墙翻进去,免得被那些尼姑纠缠住。

    毕竟尼姑是活人,不是鬼怪,若是被纠缠住的话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就是这里了。”他来到寺庙的一处僻静院墙旁,准备找个机会翻身进去。

    可是蓦地,他却瞅见了,一个身材壮实微胖,穿着僧衣的和尚,正不知道在哪寻了一条破凳,摆在了寺院的墙壁外,似乎也正打算踩着破凳子,翻进院墙去。

    两人此刻骤然相遇,那个微胖的和尚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修远,有些做贼心虚的慌张。

    但,还未等李修远开口询问,这个胖和尚便有脸色一变,突然怒气冲冲道:“你瞅啥?”

    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北方口音。

    “没瞅啥,就随便看看。”李修远说道。

    胖和尚说道:“随便看看怎么就瞅到老衲的身上来了?你再瞅一个试试。”

    “......”李修远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你还瞅是吧。”胖和尚说道。

    “就瞅你这和尚,咋地,不服么?”李修远也用北方语气回道。

    “瞅老衲就是不服,讨打。”

    胖和尚说完也不去翻墙了,而是迈着大步向着李修远冲了过来,伸出一只胖乎乎的大手,对着他的脑门就打去。

    不是吧,真动手?

    李修远也是不怕,身手看似随意一挥,却是直接将这胖和尚的手掌给震开了。

    “啪~!”

    胖和尚手臂一甩,落到了旁边的院墙上,竟将旁边的院墙打下了一块墙皮。

    “难怪敢瞅老衲,感情也是一个练武的人,好,今日老衲进去喝酒之前先找你过过招,休逃。”

    胖和尚说完脚下猛地一踏,地面都感觉一震,双手握拳,腰部运力,两只砂锅大的拳头一起撞向了李修远,那姿势宛如寺庙之中撞钟的和尚。

    李修远眸子一凝,当即避开一拳,然后一拳迎上。

    “碰~!”

    两拳相碰,纯粹是力量上的较量,两拳之间似有一股气劲炸响,紧接着彼此之间身形齐齐一震,皆往后退了好几步。

    胖和尚退了两步,每一步都踩碎了一块地面的青石,可见是将刚才那一拳的力量尽数泄在了脚下。

    李修远到是落了下风,退了三步,不过身姿轻盈,脚下的青石安然无恙。

    胖和尚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有些诧异:“不可能,你年纪轻轻哪来这么高的武艺,竟能接老衲一招罗汉撞钟。”

    “你这和尚,既不念经,也不守戒,傍晚还翻别人的院墙,这是何道理,而且这一身宗师的武艺又是从何而来?寻常的和尚可没有你这样的武艺。”李修远说道。

    他和这胖和尚的武艺应该是差不多,只是他练的是兵器,马战的法子,而这胖和尚练的拳脚的功夫。

    拼拳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若是有兵器,骑了马的话,李修远自信五十个回合之内可以把这胖和尚给挑了。

    胖和尚重重一哼:“不是所有的和尚都是念经参禅,老衲是少林寺的和尚,走的便是练武的路子,以后是要成金身罗汉的,你这毛头小子懂什么,速速离开这里,这寺庙有大古怪,老衲要去降妖伏魔,虽然你有一身的武艺傍身,但若是去了里面,保证你明日连渣都不剩下。”

    “你的武艺不也和我差不多么,为什么你能降妖除魔,我为何就不能呢?”李修远笑道。

    胖和尚大怒道:“老衲有金身护体,神鬼不近,驱鬼捉妖,反手之间,而你光有武艺定什么用,对付普通人尚可,对付妖魔鬼怪,你这只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

    “你这动不动就打人的和尚也能修成金身?”李修远诧异的打量着这个胖和尚。

    能修炼出金身的和尚无一例外都是高僧。

    “老衲为什么不能修炼成金身,老衲虽然打人,虽然喝酒吃肉,虽然偶尔有钱的时候也去青楼,但是老衲却是一位品德高尚的僧人,你这世俗之人怎么能理解。”胖和尚说道。

    “......”李修远顿时无语。

    感情这还是一位酒肉和尚。

    “咋地,你不信?”

    胖和尚瞪了他一眼。

    “哼,不和你废话了,打也一时半会的打不赢你,老衲要去降妖除魔了。”

    说完,这个胖和尚便又踩着那破凳子,往上跳了一下,抓住院墙然后翻到了墙头上,接着小心翼翼的落进了寺庙里。

    “力气很大,但是身子不敏捷。”李修远看了一眼,心中暗道。

    当即,他也往前冲了几步,只是猛地对着院墙一踏,借助这股力量一个翻身便越过了院墙,轻轻松松的进入了这观音庙内。

    “咦,胖和尚,你怎么头朝地,摔了个倒栽葱了。”

    李修远看见,刚才那个胖和尚摔在园子里,光秃秃脑袋插在地上,此刻正赶紧翻身起来。

    “呸,呸,呸。”

    胖和尚吐了几口泥,骂骂咧咧道:“老衲要不是为了降妖除魔,才不来这鬼地方呢,你这跟进来做甚,找死不成?”

    “我和和尚你一样,也是来降妖除魔的。”李修远说道。

    这个时候和尚从旁边的草丛之中拿起了一个包裹,这应该是他之前丢进来的。

    随后胖和尚狐疑的打量着他:“你会捉鬼除妖的法子?”

    “不会,一般我不捉鬼除妖,只有遇到不给面子的才拿枪桶,一桶一个准,而且绝不冤枉。”李修远耸耸肩道。

    “呸,你的兵器杀人可以,杀鬼怎么成。”

    胖和尚说道:“别说老衲不关照你,送你一件东西护身,待会儿死了可就怨不得老衲了。”

    说完他从包裹之中取出了一小块石头,塞到了李修远手中。

    “只是什么?”

    李修远好奇的看了看,却见这石头呈现淡淡的金色,散发着微微光芒。

    “是老衲师傅的骨头,可以辟邪。”胖和尚说道。

    “你师傅的骨头居然被你拿来送人?”李修远惊道。

    胖和尚咧嘴笑了笑:“老衲的师傅修成了金身罗汉,与其摆在少林寺里面浪费,倒不如让我拿出去降妖除魔,积攒大功德,佛主尚且能割肉喂鹰,出家之人怎么能怜惜一副骸骨呢,等老衲死后,老衲的金身要放在四川那口鬼井上,镇压那些鬼怪一辈子都出不了那口井,和尚既然受了百姓的供奉,死后自然是要回馈百姓,岂能空手而来空手而去。”

    “这么说来,和尚你到是有一颗慈悲的心怀了。”李修远顿时收起了轻视之心。

    胖和尚说道:“这是自然,不过老衲送师傅的金身给你护身,你待会儿可要还老衲十两八两银子,还有请老衲吃三顿酒才行,看你也是识货的人,老衲算你便宜一点,若是别人的话,没有二十两是不成的。”

    “.......”李修远刚刚对这胖和尚的一点尊敬之心,转眼之间就荡然无存了。

    这是在送,还是在卖的。

    若是送人,这到是有高人风范,若是卖,这拿自己师傅的金身去卖,换取酒钱,这未免太没心没肺了吧。

    “咦,好香的酒肉,这里的宴席开了,老衲得赶紧去。”

    忽的,胖和尚鼻子动了动,闻到了一股酒肉香味,当即顺着味飞奔而去,速度和之前笨重的动作截然不符。

    李修远也听到了远处传来阵阵声乐歌舞的声音,不过他鼻子没有那么敏锐,没有闻到什么酒肉香味,到是闻到了一些鬼味。

    “今日这院子里是在办聚会么?”

    他心中有些好奇,追着那飞奔离开的胖和尚身影也超那边走去。

    可是出了附近的林子之后,李修远左右看看,却发现夜晚这观音庙的后院却是有些不同,多了几间白天不存在的屋舍。

    那些屋舍应该是用香火法力建出来的,平时可以隐匿,只有主人施了法才能显露出来。

    而在这园子之中,一间宏伟气派的大殿坐落在那里,白天这大殿是一处佛堂,用来礼佛的地方,但是此刻却灯火通明,璀璨如百日,而且从这里看去,隐约可以看见里面酒席满堂,宾客如云,进进出出之间还有很多艳丽的女子,妖娆的美妇,偶尔之间里面还传出了一阵阵欢声笑语,像是在聚会,开宴。

    “过去看看。”

    李修远大步走去,也不避讳,他来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应付一切妖魔鬼怪的准备。

    虽是诞生赴宴,但却准备万全。

    而且中途又杀出了一个胖和尚。

    虽说这个和尚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却也是一位降妖除魔的高人,从之前送自己宝物护身就可以看的出来这胖和尚到底还是心善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