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龙马送子

    深夜。

    张府之内。

    张员外和夫人却一直睡不着觉,他们此刻满脑子都是白天施粥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年轻公子所说的一番话。

    “夫人,你说白天的那个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大晚上的真有龙马来我们张家送子?”

    张员外翻来覆去,忍不住又说道。

    张氏回道:“白天的那位公子气质不凡,不是寻常的百姓,我觉得可能是鬼狐,神仙一流,那位公子必定是怜悯我们张家至今没有子嗣,所以才泄露天机给我们,所以我觉得那位公子说的话应该不假。”

    “若是不假的话,这已经深夜了,再过两个时辰都要天亮,为何还没有神异的事情发生?”张员外说道。

    张氏安慰道;“老爷别急,上天自有上天的安排,该来的迟早是会来的。”

    张员觉得有理,点了点头,准备守完这一夜,心中只是祈祷白天的那位公子说的话能灵验。

    忽的。

    就在这个时候张氏夫妇的卧房之上,传来了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屋顶的砖瓦上一样,同时还有骏马的嘶鸣声响起。

    “老爷,你听?”张氏当即惊道。

    张员外猛地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一下子激动无比:“是马鸣声,白天那位公子所说的龙马想必是来了,快,快随我起来,出门迎接去。”

    “是,老爷。”

    张氏夫妇又急急忙忙的起身,披了件外衣便走出屋子里。

    刚刚走出屋子的时候,张员外脸色就露出了惊容。

    他瞧见一匹通体雪白,体型修长,有龙相的骏马出现在了自家的屋顶之上,时不时的还扬起铁蹄嘶鸣起来。

    “真是龙马。”张氏呼道。

    天底下哪有马能跑到这么高屋顶上的,必定是神佛一流的坐骑下凡了。

    龙马瞧见了张氏夫妇此刻纵身一跃,从最高的屋顶越到了旁边厢房的屋顶,在张家府邸的屋子上转了一圈之后最后落在了院子之中,然后徐徐的踱步向着张氏夫妇走来。

    “它往这边来了。”张员外有些紧张和畏惧。

    他只是普通人,对于神仙鬼怪一流也是有敬畏之心的。

    龙马走到了张氏的面前,张嘴一吐,一块晶莹剔透,莹莹生光的宝玉被吐了出来。

    张氏下了意识的伸手接住了。

    入手之后只觉这宝玉轻盈清凉,没有一丝重量,再定睛看去,却见这宝玉之中似乎有一个模糊的婴儿影子卷缩在里面,正在熟睡。

    送出宝玉之后,龙马嘶鸣一声便扬起前蹄一跃而去,飞到了屋顶之上,然后几次纵身之后便很快消失再也夜空之中。

    “老爷,你看此物?”张氏将玉胎捧到张员外看。

    张员外忙道:“白天的那位公子说的没错,这是龙马送子,是吉利的征兆,你赶紧按照那位公子说的话做,将这宝玉吞下,这样一来我们张家就能诞生出一个子嗣了。”

    张氏点了点头,只是张嘴将这宝玉吞下。

    时候也奇怪,这宝玉一沾到了口水便立刻滑进了肚子里,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吞了进去。

    此刻,离张府不远的小巷里。

    李修远见到龙马归来,玉胎不见,便知道龙马已经将玉胎送给了张家。

    “你送了阴间的胎盘给张家?你这是让哪位朋友去投胎了。”憨和尚问道。

    李修远说道:“难道非要是朋友才需要护送么,世上冤死的人太多了,这是一位婴儿的魂魄,生前遭了劫难死了,如今我我让他第二次投胎转世,希望这一世有一个好归宿。”

    “你和华姑就是要拿这婴儿斗法?”憨和尚说道。

    李修远笑道:“不,不是斗法,这是一个陷阱,我本可以在观音庙的时候就将其诛杀,但是我没有,因为我知道华姑也想诛杀我,所以斗法只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我是想让这华姑多集结一些妖魔鬼怪对付我,到时候我好乘此机会一网打击,只有这样我这一趟才算不是白走。”

    “华姑道行很高,她集结的妖魔鬼怪也必定是道行高深之辈,你如何能对付的了这么多妖魔?”憨和尚摸了摸脑门有些疑惑道。

    “她会叫人,难道我不会叫人么?她去请妖魔,我便去请神佛,相信不少的仙佛愿意给我李修远一点面子,下界诛妖。”李修远说道。

    “请神?你会此类法术?”憨和尚说道。

    李修远说道:“不会,但是这世上本来就有神明,何须法术请来,眼下天色不早了,我需要回去做一点准备。”

    憨和尚说道;“老衲便在张家借宿,省的到时候一不小心又跑远了。”

    “那就有劳和尚了。”李修远施了一礼道。

    “斩妖除魔,怎么能少的了老衲。”憨和尚咧嘴一笑,感觉有些热血沸腾起来。

    李修远点了点头便和憨和尚分别了。

    当他准备回乔府的时候,来到乔府的大门旁,却看见一位身穿黑色铠甲,手持长刀,骑着一匹鬼马的将军屹立在那里,似乎早早的就在这里等待了。

    “李公子~!”长刀鬼将施了一礼道。

    “你麾下的阴兵都到了么?”李修远问道。

    长刀鬼将说道;“两千阴兵皆到齐了,李公子有吩咐,我等怎么能不来,鬼王交代过,在回阴间之前一切听李公子调遣。”

    “很好,不过事情有了变化,今日不动手,另外这几日会有妖魔鬼怪齐聚华县,你让阴兵进入鬼王布袋之中藏起来,等我命令再出来,到时候这里的冤魂厉鬼有你们抓的,我要将这华县附近的妖魔鬼怪一网打尽,一个不留。”

    李修远说道,将腰间的鬼王布袋丢给了这个长刀鬼将。

    “是,李公子,我明白了。”长刀鬼将应了声。

    “去吧,办好此事之后我送你们两位将军神像一座,享受供奉。”李修远说道。

    长刀鬼将咧嘴笑了笑,有些阴沉和狰狞,但却显得心情很好,再次应了声,便骑着鬼马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李修远见到长刀鬼将离去,目光闪动,一切只等张英杰出生了。

    屹立片刻之后,他当即转身回了乔府。

    转眼之间便两日时间过去了。

    这一日华县的百姓齐齐做了一个梦。

    他们梦见了一尊金光璀璨的,怀中抱着婴儿的菩萨,这菩萨告诉他们了一句话:木子入土,书生毙命,万家生佛。

    到了翌日白天的时候,华县的百姓们齐齐吃惊了,相互议论之后,皆发现梦见菩萨的不止是自己一个人,而是大家都梦到了。

    一时间华县的百姓皆在猜测菩萨留下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很快,有观音庙之中的尼姑却为众人解开了疑惑:“这三句话的意思就是,一个姓李的书生要么入土,要么毙命,县内的百姓才能生育后代,诞下子嗣,生佛的意思是生出佛子,寓意为有出息的后代。”

    又有尼姑说,这位姓李的书生得罪了观音大士,所以观音大士才降下惩罚。

    听到观音庙的尼姑解惑之后,华县之中的百姓一时间人心浮动,怨言四起。

    但是就在今日傍晚时分。

    已经吞下了玉胎两日的张氏,今日正在院子里闲走,可是突然却感觉腹内的婴儿似乎踹了自己一下肚皮,正高兴自己的孩子很健康有活力的时候,张氏却又发现自己的腹内传来了阵阵痛楚。

    痛楚越来越烈,让她连站都站不稳了,直往地上倒去。

    “快,快去喊老爷。”张氏忍着痛楚说道。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要生了。”

    一个身边的丫鬟此刻扯着嗓子在府内便跑便喊道。

    一时间,张府上下都被惊动了,便连张家的张老员外也杵着拐杖,急匆匆的往这里赶来。

    很快,张氏就被下人送进了卧房,产婆也被很快的请来了。

    一时间,张府上下全部忙碌了起来。

    “华姑的劫难开始了,今日定要让她应劫。”

    张府之外,李修远负手而立,听着府里传来的动静,随后脸色平静的往张府走去。

    他只身一人,连护卫都没有带,护卫来这里太危险了,今日将有人鬼妖魔神圣仙佛八类齐聚,护卫已经起不到作用了,冒然前来只会丢了性命。

    不过当他走进院子的时候,憨和尚却是从张府的某处溜了过来。

    “你果然来了,怎么样,准备好了么?老衲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超度那群妖魔鬼怪了。”憨和尚说道。

    李修远笑道:“我是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华姑准备好了没有。”

    憨和尚说道:“她会来的,这里是她的地盘,昨晚华姑已经给百姓托梦了,今日若事不能诛灭了这华姑,你将来就会有大麻烦了。”

    “我知道,她不死,就是我死,而且我死还不算,我李家还会就此灭亡。”李修远说道,他脸上并无惧意。

    “你的胆色让老衲佩服,如果你死了,老衲给你念经。”憨和尚说道。

    “你是少林武僧会念经?”李修远笑道。

    憨和尚这才恍然道:“老衲想起来了,我不会念经。”

    这个时候守在门外,等待自己妻子生产的张员外,这个时候听到下人们禀告,说是前几日那位吃粥的公子又来了。

    张员外一惊,当即放下手中的事情迎了出去。

    走出院子之后,张员外却看见前几日的那位公子正坐在台阶上,旁边立着一杆大枪,挂着一张大弓,身上也披着威武不凡的黑色铠甲,一副将军的打扮,仿佛要和什么人厮杀一样,让人觉得好生奇怪。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