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二章抱玉而生

    华县之外的天空之上,有两道光芒一前一后掠过。

    一道金光,璀璨耀眼,一道紫光,尊贵非凡。

    而两道光芒飞过的时候,隐约还夹带着阵阵雷鸣之音,这雷鸣响的急促,仿佛敲锣打鼓一般,仿佛要把天空给震碎一样。

    但是前面的金光被紫光追逐还不到片刻,伴随着天地之间一声嗡鸣,金光便骤然而止,随后好似在天空之中炸开了般,化作了点点金光洒落在大地上,一股浓郁的香火味道,弥漫十里之地。

    与此同时,华县之中,无数的妖魔鬼怪争先恐后的逃窜离开。

    汇聚在张府附近的那片浓郁的黑暗见势不妙也如潮水一般的退去。

    “轰!轰!轰!”

    然而此刻雷声响的急促,惊雷从天空之上落下,劈入华县各处隐晦,黑暗之地,阵阵凄惨的叫声不绝于耳,三更半夜的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华县的百姓有些被吵醒了,想要好奇的出屋子一看。

    但是有经验的老者却是阻止了自家的后生,并且叮嘱道:“这雷响的如战鼓一般,是天上的雷公在诛杀妖邪,且不可出屋子去。”

    当然也有不知道这点的百姓走出屋子去一探究竟,不过很快就被路过逃窜的鬼狐迷了神志,附着在了身上,试图借用人的身躯抵挡天上雷公的威能。

    不过鬼怪逃窜,难免是有一些漏网之鱼的。

    谁知道华姑为了对付李修远聚集了多少妖邪鬼魅。

    院子里的憨和尚此刻手痒,先要去打杀一些妖魔鬼怪,但是想到李修远的肉身还在这里,只得忍住冲动站在这里守住他的肉身,不能让他的肉身被妖魔鬼怪趁机谋害了。

    “原来人间圣人早就做好了诛杀妖邪的准备,你看他在华县之外已经布置了阴兵,准备将这些鬼怪一网打尽,一只不留。”

    天上的一尊雷公忽的瞧见华县的附近的林子里,此刻有无数的阴兵冲杀了出来,截住了那些试图逃走的鬼魅。

    “好,由此一战,此地方圆百里的妖邪算是扫荡一空了,便是留下一些小鬼小妖也成不了气候。”伏魔雷公略微一喜说道:“我能感觉此地的邪气正在迅速的退散,我们的降下的雷霆威力也强大了很多。”

    “这是自然,邪气弱,正气就强,之前我助人间圣人诛杀了一只鱼妖,他为我和其他三位雷公建了一座庙宇,此番伏魔雷公下界相助,相信人间圣人不会吝啬一座庙宇的。”旁边的荡怪雷公说道。

    “哈哈,若是如此那就好了。”伏魔雷公大笑起来。

    人间圣人赠送的庙宇有着特殊的意义,胜过世上任何一间。

    “等等,不对劲,华姑的气息散而未绝,不好,她在此地还藏有一尊金身法相。”蓦地,行风雷公忽的察觉到了什么,立刻惊道。

    “什么?”

    其他几尊雷公齐刷刷的看去。

    当即华县的观音庙之中,那尊用金银铜铸造三万六千斤的送子观音金身突然动了起来。

    “哗啦啦~!”

    这一动,庙宇当即被震的破开了一个窟窿,整座观音庙摇摇欲坠,似乎将要倒塌一般。

    “咻~!”

    瞬间,那尊三站高的送子观音金身便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瞬间来到了张府的上空。

    “我有庙宇八十八座,金身七十余尊,你斩我一尊法相就能诛灭我么?香火之道,我在世间当入前三,今日便是再拼了一尊法相也要灭了这张家,让张家子嗣不出。”华姑那愤怒的声音再次响起。

    之前被斩灭的那九丈高的金身法相是她最强大的一尊,但是华县之内的这尊三丈高的送子观音神像虽然差了许多,但亦是非同一般。

    天上的雷公见此大怒,没想到此邪魅如此难诛,居然练出了第二尊金身法相。

    当即,天上的神雷再次汇聚,化作一股想要诛灭华姑。

    此刻的神雷威力胜过之前数倍,这是三位雷公联手,雷公门却是不相信这还诛杀不了这华姑,若是不能将其诛杀,自己这雷公的颜面可要丢尽了。

    可是神雷落下快,华姑动手却更快。

    她是带着拼死一击的心态来的,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拼了这尊三丈金身也迟早是会被雷公劈毁。

    而这次拼死一击,她没有对神魂出窍的李修远出手,因为她知道这人间圣人气运昌盛,又诛邪不近,不是自己现在能对付的。

    可是张家的张氏却不一样了。

    若是能灭了张氏即将诞生的子嗣,那么这次斗法便算是自己赢了。

    纵然是惨胜,那也是胜,好过惨败。

    三丈高的送子观音金身此刻居高临下,一脚向着屋顶踩下去。

    这一脚落下,屋内的人只怕是无人可幸免。

    “嗡~!”

    此刻,洒在张家屋子附近的金粉爆发出一阵光芒,似乎要挡下这一击。

    但是憨和尚的这一番布置却挡不住华姑的这三丈金身,立刻就被踩碎了,而后那只巨大的金色脚掌无可阻挡的落了下来。

    “糟糕,我们的雷慢了一步。”见此一幕,几位雷公大惊。

    若是华姑得逞,那么自己这三位雷公只怕是要成为笑柄了,下界诛妖,结果妖邪没有诛杀,反而搭上了好几条人命。

    憨和尚此刻也是睁大了眼睛,有心无力。

    他修的是罗汉金身,不会法术,自然也挡不住这华姑的三丈金身。

    至于李修远,追杀另外一只千年大妖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华姑脸上带着狞笑,似乎自己的拼死一击已经奏效了,她甚至可以想象那李修远因为斗法失败,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便在此刻。

    倏忽之间,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从屋内响起。

    生产了两个时辰的张英杰此刻呱呱落地了。

    然而就在这啼哭回荡开来的时候,天地之前的一切仿佛都简直了。

    天上的神雷戛然而止停在了华姑的头顶之上,而华姑的那三丈金身一只巨大的脚掌落下,正好却是刚刚碰到房屋的屋顶,并没有彻底落下来。

    憨和尚依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一幕,整个人像是变成了泥塑一样一动不动。

    便连那九天之上,鼓动战鼓的雷公们也在瞬间变成了静止。

    一切的一切,都停止了,只有这婴儿的啼哭一声声的回荡开来。

    “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修远的神魂此刻飞来,但是见此一幕却是瞬间愣住了。

    张府附近,不,整个华县都在这一刻停滞了,所有人,连同天上的神明都不能动弹,唯独他能无视这诡异的一切,能自由行动。

    “嘎吱~!”

    然而还不等李修远吃惊的时候,张家那屋子的木门却嘎吱一身打开了。

    “还有妖邪不成?”李修远瞬间握住了斩仙大刀。

    能定住整个华县,连同神明都不能避免,这道行只怕已经高到了一个近乎于不可思议的地步了。

    然而木门推开,一位相貌平凡的中年妇人此刻却带着和蔼的笑容,抱着一个婴儿缓缓的走了出来。

    “恭喜,恭喜,是个健康的男婴。”中年妇人抱着婴儿对着李修远笑着说道。

    只见投胎转世再次出生的张英杰健康有力,哭声洪亮无比,怀中细嫩的双手抱着一块晶莹透明的宝玉,这玉和他的肤色一样,似乎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张英杰居然是抱玉而生,

    “你是什么人?”

    但是李修远却没有在意这个细节,而是盯着这个中年妇人。

    众人皆不能动弹,唯有自己和这个接生婆能动弹,这意味着什么他非常的清楚。

    中年妇人笑道:“我是张家请来的接生婆。”

    “是么?”

    李修远无论怎么看,都看不破这接生婆的真身。

    似乎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接生婆,没有任何神异的地方。

    可是普通的接生婆怎么能看到自己的神魂出窍,怎么能见到自己飞在空中而不惊讶?

    “小孩出生了,你不想抱一抱么?”中年妇人笑着示意了一下。

    李修远目光微动,先准备去把出生的张英杰接过来再说。

    “你这样子拿着刀,如何能抱住婴儿。”中年妇人说道。

    “你有通天彻地的本事,我的确是不用防范你。”

    李修远当即神魂回归肉体,很快睁开眼睛清醒了过来。

    中年妇人走了过来,然后将婴儿递给了李修远。

    李修远接过之后,小心翼翼的抱在怀中。

    “我能闻大千世界一切疾苦之音,却救不了大千世界一切受苦之人,真正救苦救难的不是天上的神佛,是人们心中的良善。”中年妇人伸出手指逗了逗张英杰,惹得他咯咯大笑起来。

    “孩子交给你了,我就不留下来打搅你们了。”

    说完,中年妇人对着张英杰的额头轻轻一点,随后便转身一步步离去。

    很快就消失在了转角处。

    李修远再看了看张英杰,却见他的额头上多了一点朱红色的印记,

    多处这点印记张英杰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依然笑的很开心,伸手对着李修远抓取着。

    而后过了片刻之后,禁止的一切视乎都恢复了。

    天上的雷霆还在轰轰作响,地上的鬼魅还在哀嚎。

    唯一有些变化的是那尊送子观音的三丈高的金身法相却是僵在了原地,一直不得动弹。

    华姑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惊容,这个表情像是固定了一样,再也没有了变化。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