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三章百忍

    之前的九丈高的千手观音法身能抗下伏魔雷公的神雷,但是那法身被李修远的斩仙大刀斩了之后,华姑的这尊三丈高的送子观音金身却还是想兴风作浪,一脚踩死张家的众人。

    但是此刻却被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脸上只有难以严明的恐惧之色。

    而等到一切恢复之后,迎接她的却是从天而降的神雷。

    三位雷公联手诛灭妖邪,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众人皆可以不受影响的行动起来,唯独那三丈高的金身例外。

    “轰隆~!”

    神雷光芒闪烁,从天落下,劈得这三丈的金身四分五裂,处处炸开,化作了无数的金银铜块溅射出去。

    这神雷的余威本来会被波及张家那间屋子的,但是偶尔几道雷霆,几节金身落在上面之上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弹开了。

    整间屋子像是有一层结界保护着。

    “嗯?”

    华姑的金身被灭,天上的几尊雷公却是纷纷露出了几分疑惑之色。

    “刚才发生了合适,为何华姑的金身被人给定住了?”

    “不清楚,难道是人间圣人所为?”

    “不是,人间圣人学的是斩仙之法,应当没有学其他的道术,不是人间圣人所谓。”

    “古怪,我退算了一下,刚才的事情混乱一片,无法推算清楚。”

    几尊雷公身为天上的神明,刚才发生了那样古怪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一点都没有知觉,但即便知道之后也探明不了缘由,不知道刚才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哇哇~!”

    此刻,诛灭华姑神雷的声音惊的李修远怀中的婴儿哇哇大哭起来,声音洪亮用力,传到了天空之上。

    “天上的雷公,华姑不是被我已经诛灭了么,为什么她的金身还能作恶?”李修远仰天发出了疑问。

    “华姑集结香火之力,修菩萨法身,如今她以修得九丈高的千手观音法身,三丈高的送子观音法身,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法身,吾等亦是不清楚,之前人间圣人你诛灭的是她的千手观音法身,但是在此地之内,还有一间送子观音庙,庙内供奉着她三丈高的送子观音翻身,故此她并未被彻底诛灭。”伏魔雷公开口说道。

    身后阵阵擂鼓的声音渐渐平息了下来。

    “法身不灭,华姑不死,庙宇不绝,此妖邪还有死灰复燃的可能,此妖邪心思缜密,将自己的庙宇混入天下之中的观音庙之中,吾等不能足一分辨哪一座庙是真的观音庙,哪一座庙是华姑的收集香火的庙,故此才被这有些趁机坐大,有了如今的道行。”

    “原来是这样。”李修远皱起了眉头。

    难怪华姑的庙宇和观音庙一模一样,原来她也怕雷公击毁庙宇,断绝香火,所以狐假虎威,借观音的大名隐匿自己的行踪。

    如此一来,天上的雷公怎么敢冒犯观音的庙宇。

    万一击错了庙宇,这岂不是得罪了观音?

    种种原因,才造成了这华姑今日的成就。

    “不过人间圣人放心,华姑今日纵然是不死,连损两尊法身,道行大减,至少五百年内没有作大恶的能力,倘若人间圣人能在百年之内肃清寰宇,这等恶鬼,必定无容身之处。”荡怪雷公开口说道。

    李修远点头表示认同。

    香火成神之路,需要在人间收集香火,只要人间不乱,神就乱不起来。

    而人间乱了,这妖魔鬼怪也会层出不穷。

    随后李修远又道:“此地的百姓被华姑这尊假菩萨所蒙蔽,还请三位雷公点醒,此地百姓,让他们明白华姑是妖邪,好就此绝了她的香火,让她再也无法蒙骗百姓。”

    “这是小事,吾等自会办妥,还请人间圣人放心,只是此事之后能否再劳烦人间圣人一件事。”伏魔雷公说道。

    “什么事?”

    “此地既无城隍庙,又无土地庙,更无其他神明庇护,只有妖魔鬼怪汇聚,需建一庙宇,震慑妖邪。”伏魔雷公说道。

    李修远当即明白了。

    这是伏魔雷公向自己讨要凡间的庙宇供奉。

    不过他能理解,神明本来就是需要香火的,便连小鬼,都要供奉,更何况此次雷公出力甚多,一座庙宇还是要还的。

    “观音庙可改伏魔雷公庙,其内当有三位雷公的神像。”李修远开口道。

    他只点名了伏魔雷公,并没有给其他两尊雷公增加庙宇,只是增加了神像。

    “此言大善。”

    三位雷公皆有喜色,齐齐向着李修远施了一礼。

    观音庙如此气派,若是改建雷公庙的话,想来香火也不少。

    但比起观音庙供奉的华姑而言,这些雷公相信会帮百姓办一点事情。

    其实在李修远看来,一座县城之内不可能一座庙宇都没有,毕竟这世界就是妖魔鬼怪层出不穷,没有神明庇护,百姓的生活反而更加糟糕,若是有神明庇护的话,至少可以让百姓免受妖魔鬼怪的祸害。

    “此地还有其他妖邪尚未诛灭,吾等既然下凡一趟,当为此地扫尽妖邪,容吾等先行告退。”

    事情谈妥之后,伏魔雷公便再次施了一礼,隐匿的身形,收起了种种异象,开始带着麾下的雷公们扫荡此地的妖魔鬼怪。

    此刻李修远再次抬头看上天空。

    太空之上却是月光明亮,星辰闪烁,一切的乌云已经散尽,一切的异象已经平息。

    只有偶尔一声惊雷之声从附近的某处山林,坟丘之间响起。

    “结束了?那华姑死了?”

    憨和尚看着满地炸开的金色碎片带着惊疑道。

    李修远摇头道:“没死,这华姑太难杀了,我和雷公联手只是诛灭了她两尊法身,天知道她在这世上还建立了多少庙宇,供奉了多少神像,要想彻底杀死她,难道不小。”

    说道这里,他想到了郭北城隍。

    城隍当日束手就擒,就是因为属于他的城隍庙就只有一座,所以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故此自己被斩,城隍庙也就塌了。

    但是这华姑显然比城隍高明多了,法身无数,斩了一尊还有一尊。

    一座庙一座法身,这杀起来岂不是困难重重?

    想到这里,李修远觉得自己既要去斩杀那些作恶多端的妖魔鬼怪,也要去平息人间的动乱。

    只有如此,才能还世间一个清明。

    “不好了,不好了,产婆把孩子抱走了。”这个时候张家的屋子里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声,里面似乎一下子混乱了起来。

    “快出去追产婆,不能让她把孩子带走。”

    “不能出去,那位公子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都出这屋子。”

    有人想要去追回孩子,但是却又被人阻止了。

    李修远闻言,此刻当即抱着孩子向着屋内走去;“你们放心吧,你们的孩子没事,他在这里。”

    屋内,张显贵,张员外,还有张家的一些下人,婢女齐刷刷的看着这里看来,而在产床之上一个女子似乎已经昏睡了过去,并不知道孩子突然走丢的这件事情。

    “太好了,多谢公子。”张显贵,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颤抖的双手想要去抱过自己的孙子,但却又有些犹豫,怕自己年老体迈,一下抱不稳摔倒了。

    李修远笑了笑,还是将要婴儿递到了张显贵的手中。

    张显贵这才丢下拐杖接了过来,一张老脸上方才舒展了起来,露出了笑容。

    旁边的张员外也是满脸激动,说不出来的兴奋和喜悦,围在旁边左看看,右看看,宛如看一件世间瑰宝一样。

    “高人,孩子手中的这石头是?”

    张显贵忽的摸到婴儿的锦被之中有一块硬物,取出来一看,竟是和自己孙子肤色一般的石头。

    莹莹生光,白中透着红。

    “这是胎玉,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你孙儿是抱玉而生。”李修远说道。

    张显贵当即睁大了眼睛:“抱玉而生?竟有这等异事?”

    李修远笑而不语。

    其实这是玉胎沾染了血污,没有融化的缘故,虽是异事但是其实却并没有很大的作用。

    “孩子出生就带着异象,这是好事啊,说明孩子以后前途无量。”旁边的张员外兴奋道。

    家境不错的张家,自然也读过书,知道一些野史,传记。

    “高人,你看,我这孙儿日后前途如何?”

    张显贵还是更相信李修远一点,有些紧张的向着李修远询问起来。

    李修远说道:“日后可为王侯将相。”

    “当真?”张显贵惊喜道。

    “有王侯将相的命格,但也需要相匹配的福德和才学,若是教育不当,德行不足,也不过是一富贵纨绔而已。”李修远说道。

    “高人提醒的极是,伤仲永的故事老儿还是知晓的。”张显贵忙道。

    “既然孩子已经出生了,一切会平安无事,以后张家也不用担心被鬼怪所扰,我也该告辞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还请张家帮一个忙。”李修远说道。

    张显贵有些受宠若惊道:“不敢,还请高人言明。”

    “今后华县的观音庙当改为伏魔雷公庙,里面应供奉三尊雷公,从主到次,分别是伏魔雷公,荡怪雷公,行风雷公,今日夜里雷公下凡诛妖,护张家安全,为华县百姓诛杀妖邪,应当有香火供奉,日后有雷公庙在此当无惧任何妖魔鬼怪,倘若还有妖魔作乱,可去雷公庙求雷公诛杀。”

    李修远说道。

    “建庙的钱财,已在你院子里堆放着,不多不少,应有金银铜,三万六千斤,倘若修葺庙宇有多当回馈百姓,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对你们张家有好处。”

    叮嘱了一番之后,李修远便转身欲走。

    “这位公子,还请留步。”忽的,床榻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张氏有气无力的说道。

    “张夫人产后应当修养,免得落下病根,只是不知道张夫人唤住在下所谓何事?”

    张夫人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多谢公子为张家送来一子嗣,只是不知道公子能否方便为孩子取一个名字?”

    李修远沉吟了一下,然后道:“天有四时,地有高卑,人有贤愚,事有荣枯,不忍何为?不如取名为‘百忍’如何?”

    “多谢公子赐名。”李氏感激道。

    她妇道人家并不知道名字好坏与否,只要是李修远取的名字,都觉得是好名字。

    因为自己的孩子因为眼前这位公子而出生的,要不然,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一胎只怕又是死胎,所以张氏非常的感激。

    “百忍?好名字,不骄不躁,忍天下之人所不能忍之事,高人对我这孙儿的寄托很大啊。”

    张显贵也是感激非常,他以前也是读书人,虽然没有功名,但是名字的好坏与否还是能分得出的。

    李修远又道:“不过还有一言想要送给你家孩子,若是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说完从腰间取出了一柄宝剑,放在座上:“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

    这剑是从断头将军手中夺来的,锋利无比,如今正好当做礼物送出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