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五章辞行

    屋内传来女子的娇笑。

    这声音有些熟悉,让李修远不禁眉头微微一皱。

    推门而入,却见原本自己的卧榻之上,床幔垂下,一位成熟妖娆的女子在床榻之上辗转反侧,摆弄着各种诱惑的姿势。

    虽看的不清楚,只是一个妖娆的人影。

    但是这种欲抱琵琶半遮面的身姿却更容易引人遐想。

    “原来是三姐,我还以为是哪来的恶鬼妖邪胆敢躲在我的房间里。”李修远说道。

    “咯咯,李公子你总算是来了。”

    狐三姐的娇声一笑,伸出修长的玉腿挑开了床幔,却见她只披着一件男子宽大的外衣,靠在床头,单薄的衣物将她那成熟妖娆的身段勾勒出了一个完美的线条。

    这身姿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心动。

    再配合她一张狐媚的脸蛋,给李修远的感觉就是妖媚。

    是的,妖媚,一种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气质。

    或许也只有狐精才能拥有这样近乎于诱惑的气质。

    李修远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若是换做寻常的书生只怕立刻就要陷入了痴呆,任由狐精摆弄了。

    “李公子,奴家好看么?”

    狐三姐娇滴滴的唤了一声,对着李修远直丢媚眼。

    “三姐穿着我的衣服,躺在我的榻上,还摆出如此姿态,是想让我失德么?”李修远平复了一下躁动的气血,恢复冷静道。

    他是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见到美人自然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便是圣人也会说,食色性也。

    但比起寻常人而言,李修远的克制力更强一些。

    狐三姐撒娇似的说道:“都是一家人的事情,偶尔借一件衣服穿一穿哪有那么夸张,再说了,奴家躲在李公子这里也是被逼无奈嘛,昨日天上的雷公在诛妖灭鬼,奴家吓的东逃西窜,险些就被天上的雷公当成恶妖给劈杀了,幸亏闻到了李公子的味,便往李公子这儿借宿了一宿。”

    “既是借宿,说明缘由即可,何必驱赶惊吓我身边的护卫。”李修远说道。

    狐三姐伸了个懒腰支起身子,打了个哈欠道:“奴家也想嘛,没穿衣服,怕被人瞧见,到时候被李公子嫌弃那可就不好了。”

    李修远目光微动,他扫看了屋内一眼,却见屋内一处地方有一团焦黑,而从那团焦黑往上看去,正好看见房屋破了一个大洞,应当是昨晚有一道惊雷落进了屋子里。

    “雷公诛妖,诛杀的是恶妖,若是良善的妖怪,自然是有冥冥之中的庇护,不会无缘无故的被劈杀,三姐杀过人?”

    狐三姐眨了眨媚眼,笑道;“哪敢杀人,奴家马上六百年的劫难就要来了,怎么敢杀人增加劫难。”

    “既没杀人,那为何会引下一道天雷。”李修远说道。

    狐三姐想了一下,迈着修长的细腿穿着那宽大的男子衣衫走下了榻,笑道;“奴家一个人行走在外,难免遇到一些登徒子觊觎奴家的美色,这世道这么乱,可不是每个人都如李公子这般品德高尚,所以奴家偶尔也会施展一点法术迷惑人,比如让他们抱着一颗大树亲吻一个晚上,又比如把一条野狗当成美人......有时候缺了钱了,也会向大户人家借点钱,这些事情做的多了,自然也会折损福德,所以招来了神雷。”

    “幸亏昨晚奴家躲得快,脱去了衣衫,引走了神雷,再加上有李公子的这衣服遮蔽气息,天上的雷公自然就发现不了屋内的妖气了。”

    说完,摆弄着细腰走到李修远的面前,伸出了白皙的手指,对着他的胸膛轻轻滑过。

    “呐,李公子救了奴家一命,不知道要奴家如何报答啊,不如奴家也和青娥妹子一样给李公子做小妾好了,到时候我们姐妹二人一起伺候李公子,岂不是两全其美了?”

    说完,扬起一张狐媚脸蛋,露出了诱惑的神色。

    李修远说道:“三姐说笑了。”

    “奴家可是认真的,若是李公子不信的话,试上一试便可知晓奴家的心意了。”狐三姐娇声一笑。

    李修远摇头道:“三姐缠着我,无非是想渡过六百年的天劫而已,既然如此的话这件衣服就送给三姐好了,助三姐渡劫。”

    “劫难这是小事,若是能伺候李公子,奴家以后哪还担心有什么劫难,只怕是福泽享用不尽呢。”狐三姐说道。

    李修远说道:“此事以后三姐还是莫要提起了,今日华县的事情已经了结了,我也要回郭北城去,三姐若是有空的话,不如多去外面行善积德,以后也好做一位狐仙,而不是做一位狐精,日后三姐有困难的话可以去郭北城找我,看在青娥的面子上,我帮三姐解决一点小麻烦还是可以的。”

    说完,他收拾了一下行礼,装进了鬼王布袋之中,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诶,妹夫,等等奴家嘛,奴家也想跟一起去郭北城。”狐三姐忙道,想要追过去,却发现自己施展不了法力。

    “大少爷,屋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的怎么听到了一个美女的声音?”一个护卫好奇的问道。

    李修远说道:“是一个美人,而且还是一个大美人,她是青娥的三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在了这里,昨日夜里躲我房间里避劫呢。”

    青娥的三姐?

    两个护卫当即记起来了自家大少爷的那个叫青娥的小妾。

    那小妾根本不是人,是狐精所化。

    那青娥的三姐,不也是一只狐精?

    想到这里,两个护卫皆是浑身一颤,只觉屋内的那个让人遐想连篇的美人,宛如洪水猛兽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大少爷,听说狐精都会吸人精气,害人性命,大少爷可得当心一点啊。”护卫说道。

    “你们两人居然在背地里说奴家坏话,奴家什么时候吸取过人的精气了?”

    狐三姐这个时候裹着李修远的衣服便赤着玉足走了出来,背后一根蓬松的狐狸尾巴晃个不停。

    “啊~!”

    两个护卫吓了一跳,急忙躲远了一点。

    “你们就这点胆量,下次还是别跟着我出门了。”李修远摇头道。

    狐三姐咯咯笑了起来,声音娇媚动人;“李公子,他们胆小做不了你的护卫,奴家胆子可挺大的,不如收下奴家当护卫吧,奴家保证日日夜夜护卫在李公子的身边,任李公子差遣。”

    “行了,三姐别纠缠我了,我现在要去向乔老爷告别,你还是趁机离开这里吧,免得惊扰了别人。”李修远说完挥了挥手,便带着护卫离开了。

    狐三姐此刻衣衫不整,也好继续跟过去,只是依门目送李修远离开,一双媚眼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咯咯,人间圣人啊,我那小妹到是好运气,稀里糊涂的撞在了人间圣人的怀中,和人间圣人定下了名分,日后修行之路不但顺风顺水,成为狐仙不难,而且还有一个天下最好的归宿,最重要的是这人间圣人似乎并不厌恶鬼狐一流的女子。”

    想到这里,狐三姐不禁舔了舔红唇:“山野清修我比不了小妹那般好定性,这诱惑勾引男人,小妹定不如我,我就不信这人间圣人不会对我动心。”

    自古男人爱美人,美人自然也爱英雄。

    这天下试问有哪个英雄比得上眼前这人?

    若是能与之修好,千百年后必定成为人间一桩美谈。

    想到这里,狐三姐不禁抹了抹嘴角;“不好,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了。”

    而在狐三姐胡思乱想的时候,李修远已经向乔老爷告别了。

    乔女已经清醒了过来,盘踞在乔家的三只厉鬼也已经被驱散了,估摸着昨晚就算是不死在天上的雷公手中,以后也绝对不敢再来华县了。

    乔氏听闻李修远要走,立刻带着乔盼盼出来前来和李修远道别,另外感谢一番李修远的救命之恩。

    “小女子多谢李公子的救命之恩”乔盼盼是大家闺秀,此刻低头垂目,盈盈一礼,礼数十足。

    “乔小姐客气了,只是随手相助,不敢当救命之恩。”李修远连忙虚扶了起来。

    乔盼盼这才直起腰肢,同时抬起眸子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救命恩人。

    之前苏醒的时候在屋子里看的不清楚,如今方才正儿八经的瞧了一眼。

    却见眼前的这位公子身穿一件书生衣衫,但却身姿挺拔,笔直有力,有股英武之气,而且长的英俊非凡,剑眉星目,谈笑之间,有股如浴春风的感觉,若是和寻常人站在一起便犹如鹤立鸡群一般,格外的引人注目

    这样的人似乎天生就是不凡。

    乔盼盼不由多瞧了几眼,似乎被李修远发现了两人四目对了一下。

    李修远回以淡淡微笑,乔盼盼却是脸蛋绯红,羞的垂下了脑袋。

    “那就不打搅乔老爷了,晚生告辞了。”

    李修远和乔老爷有客套了几句,最后施了一礼,带着护卫大步离开了。

    乔老爷目送李修远几人离去,叹了口气道:“此子,真乃人中龙凤啊,日后必定前途无量。”

    “老爷,这是哪家的公子啊,若是能结个亲家那就最好不过了。”乔氏一旁看见了自家女儿的心思,当即开口道。

    乔老爷说道:“他是郭北县李家子,至于结亲家的事情还用你现在说,老夫第一次眼瞧见这位李公子的时候就有此意了,此人英姿不凡,目光清澈有神,又能见义勇为,无论是外貌还是品德都是一等一,而且身边还有护卫陪同,想来家室也比我们乔家好多了,的确是一门好亲事,只是我们有意,别人无意啊。”

    说完又是叹了口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