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六章疫病

    就在李修远辞行离开华县之后。

    华县的张府之内可以说是忙碌不断。

    既因为新生子嗣要办喜酒,又要去清理,打扫院子。

    因为张家的人一觉醒来,却发现院子里堆满了破破烂烂的铜块,金块,银块。

    这些金银铜归拢之后,细细一算,却发现不多不少,正好三万六千斤。

    这让张显贵还有张员外都惊讶不已。

    因为这和李修远说的话一样,有金银铜三万六千斤,可以做修葺雷公庙的费用,多余的钱财当回馈给县内的百姓。

    张家上下此刻已经对李修远的话深信不疑,只觉有必要做好这件利国利民的大事。

    此刻,李修远和护卫们骑马行飞驰在路上,往郭北城的方向而去。

    这次出来耽误的时间有点长,本来将张英杰送去投胎之后就回来,哪里知道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这前前后后,耽误了四五日了。

    要知道此刻郭北城还在赈灾,灾情还没有结束。

    虽然大事已经解决了,李修远可以暂时的抽身离开,但是却不能离开太久,郭北城还需要他主持大事。

    “希望这几日城内别出什么乱子才好。”他心中暗暗想到。

    骑马奔驰了几十里,中途休息了一下又继续赶路。

    在下午时分就已经进入了郭北城的地界。

    和前几日比起来,沿路的灾民已经没有了。

    不知道是有了安生的地方,还是已经到别的地方逃难去了。

    李修远皱起眉头,沿路寻看,一股腐烂的恶臭迎风飘来,让人直欲呕吐。

    “大少爷,这是尸体腐烂的味道,之前受灾淹死的百姓,这个时候尸体已经烂了,也不知道这黄土之下,树林之中,有多少尸体这个时候烂了。”护卫捂着鼻子道。

    “死的人已经死了,但是活着的人还需要活着,希望我之前在城里所做的一切努力没有白费。”李修远道;“加快速度,我们今日入夜之前回城。”

    两个护卫应了声,便立刻继续赶路。

    很快,李修远在往郭北城的路上见到了一些人言。

    有一户人家似乎正在出丧,二十几号人披麻戴孝,有四位壮汉抬着一口棺材似乎从郭北城的方向而来,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入土安葬。

    “城里还有人出殡下葬?”李修远当即目光一凝。

    “听大少爷这么一说,小的也觉得奇怪,我们离开城里之前不是已经让人把城里的尸体全部搬出城外掩埋了么?”护卫也有些奇怪道。

    “怕是还有一些人家不舍得自己的亲人随便掩埋,所以偷偷的把尸体藏起来了。”另外一护卫说道。

    “去城里再说。”

    李修远看了一眼路过旁边的棺材,准备驾马离去,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看见那棺材突然震动了一下。

    “嗯?”

    他神色微动,问道:“请问你们,这个棺材怎么回事,刚才好想震动了一下,你们装的真的是死人么?”

    为首的是一位脸色苍白的年期男子,他披麻戴孝,似乎是死者的子嗣至亲,此刻听到李修远的问话,当即连连咳嗽了几声:“棺材怎么会好好的震动呢?这位朋友,一定是你看错了。”

    “是么?”李修远又看了一眼。

    那厚重的棺材又剧烈的震动了起来,而且动静比之前还大,就连棺材板都已经翘了起来,钉在棺材上的棺钉都挡不住里面的东西,似乎棺材里面的不是人,而是邪物。

    人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连这么厚重的棺材都能掀开。

    那个脸色苍白的男子忙冲了过去,一下子扑在了棺材板上,喊道:“快,快拿狗血浇进去,我快压不住棺材板了。”

    旁边一同送葬的人似乎早有准备,取来了一盆狗血对着翘起的棺材板看准时机就浇了进去。

    “哐当~!”

    翘起的棺材板这才重重的落了下去。

    “呼~!”

    脸色苍白的男子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李修远拉住缰绳,骑马走了过去:“浇狗血?棺材里面的尸体诈尸?”

    “没,没这回事。”脸色苍白的男子急忙道。

    “那就是诈尸了,这棺材不能埋,需要烧掉,不然迟早会从棺材里跑出来危害人间的,一副木棺怎么能挡得住邪物,毕竟再厚重的棺木也会有腐烂的时候。”李修远说道。

    脸色苍白的男子当即急了;“你是什么人,是何居心,竟要烧掉我父亲的尸体,我父亲生前就交代了我,死后要入土为安,我无论如何都都不会烧掉棺木的。”

    “愚孝,你父亲尸体变成了邪物,今日不除,以后威胁更大,你想让你父亲以后被修道之人当成邪物给灭了?”李修远喝道。

    脸色苍白的男子这个时候不禁犹豫了一下。

    显然也不想见到李修远说的这个情况发生。

    “既然你父亲已经死了,想要入土为安,那就火化之后入土为安,不然即便是这个时候埋了下去,以后也会从棺材里蹦出来,到时候那才叫真正的死后不得安宁。”李修远说道。

    “少爷,这位公子说的没错,还是听这位公子的建议,把老爷就地火化吧,强行埋了,日后也肯定生出祸事。”旁边一个同行的仆人说道。

    脸色苍白的男子想了一下又道:“不行,不能烧掉,我一定要让父亲的尸体入土安葬。”

    “既然劝不了那就休怪我冒犯了,为了以后其他人的性命着想,这邪物我不会让它入土的。”

    李修远说完便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轰的一声落在了棺材板上。

    从鬼王布袋之中一抓,取出了虎口吞金枪。

    “异人,异人啊。”

    其他人瞧见,李修远居然从一个小布袋之中拿出了这么大的一杆当即睁大了眼睛惊奇不已。

    李修远手持大枪一划,棺材板立刻就撕开了一个缺口。

    通过这缺口,他可以看见里面躺着一具面庞青乌的老人,浑身枯瘦,一股阴冷的气息散发出来。

    其他的尸体这个时候已经腐烂了,但是这尸体却没有腐烂的迹象。

    伸出大枪,对着这具尸体接连画了几道,割断了尸体的双腿,双臂,脖子,以及多处的骨头,确保这尸体即便是诈尸了也没有行动能力,这样一来也就不能害人了。

    尸体的各处骨骼被割断之后,那尸体震动了几下,似乎想要反抗,但是却无能为力。

    “如果不想火化就把这尸体埋在向阳之地,可以确保尸体以后不会作恶。”李修远说道。

    向阳之地,阳气重,棺木之中这具尸体的阴气很快就会散尽,没有了阴气汇聚,尸体很快就会腐烂,到时候就不会变成邪物。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修远又跳到马背上,然后收起大枪,唤了护卫便立刻离开了。

    脸色苍白的男子楞了一下,随后又忙往自己父亲的棺材里看了一眼,见到父亲的尸体虽有几处划痕,但至少却是一具完整的尸体。

    可是再看见父亲的尸体正在不停震动时,却又心中恐惧,忙吩咐其他人修葺好棺材板,然后改埋到向阳之地。

    “大少爷,那尸体起了邪,何不强行一把火烧了。”护卫说道;“我们也是办好事,不少了尸体,以后肯定会成为鬼魅妖邪,出来害人。”

    “没时间了,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么,那个男子脸色苍白不断咳嗽,队伍之中的女眷也多有病态,一个人出现这种情况还可以理解,但是这么多出现这种情况的话就不对劲了。”

    李修远抬头看着不远处的郭北城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城内应当起了疫病。”

    果然,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