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七章巧合

    傍晚时分,李修远就已经进了郭北城。

    城门大开,无人守卫。

    沿着街道一路走来,街道之上行人无一,不过城内还有炊烟腾起,烛火亮起,可见城内却并非是没有人烟的。

    只是李修远一进城就感觉到了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息。

    这气息让人很不舒服,似阴晦之气,有似一股死气,又好像有一股无形的阴霾笼罩全城,让人心中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座城,好像已经......死了。”李修远喃喃道。

    “大少爷,没那么夸张吧,若是真的起了疫病的话,那我们来这里岂不是自投罗网么?疫病可是会传染的。”护卫谈之色变道。

    身为土生土长的百姓,最怕的可能不是刀兵之灾,妖魔之乱,最怕的当数疫病。

    瘟疫一起,漫延开来,不知道要死去多少人,而且疫病如果得不到治理的话,还不会断绝。

    一场大的瘟疫,甚至能影响一个王朝的兴衰。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若是要死,自然会死,若是不会死,何惧小小的疫病。”李修远说道:“别大惊小怪的,先回府去问问吕伯,看看最近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大少爷。”

    一行人顺着街道来到了李府。

    此刻李府之内还有烛光映出,不过府门却紧闭。

    护卫敲了门,吕伯却是很快的开了门,见到李修远回来了当即惊喜道:“大少爷,您总算是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看样子这几日城内发生了很多事情了。”李修远说道。

    “可不是么?哎,这事情说来可就话长了。”吕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有什么话,进去再说。”李修远说道。

    一行人入了府。

    吕伯说道:“最近城内的事多,大少爷的几位朋友最近这几日都在府上借住,就等大少爷回来商量事情了。”

    “都有何人?”李修远愣了一下说道。

    “有宁采臣,王平,朱昱,还有其他几位读书人,都是之前赈灾的时候管事的人。”吕伯说道。

    李修远点了点头。

    当他来到大堂之后的时候,果然看见,六七位书生此刻正齐聚一堂,似乎在商议着什么事情,可是商议的成果并不好,一个个低声叹气的,多有颓废之色。

    “诸位好友,因何事唉声叹气啊?”李修远微微一笑,大步走了进来。

    “李兄?”有人惊喜道。

    “李公子。”有人诧异起来。

    众人见到李修远此刻归来,皆面露喜色,一个个急忙起身施礼。

    “都是朋友,这些虚礼就免了吧。”

    李修远说道:“我之前进城的时候看见城内死气沉沉,进出城内之人多脸色苍白,咳嗽不断,一脸病态,当时我就猜想城内可以发生了疫病,出现了瘟疫,不知道我有没有猜错?”

    宁采臣叹了口气道:“李公子当真是慧眼如炬啊,一进城就看出了端倪,晚生等人无能,到底还是让瘟疫起来了。”

    “大灾之后有大疫,古来如此,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此事既然发生了,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想办法治理,而不是唉声叹气。”李修远说道。

    宁采臣摇头道:“多谢李公子安慰,但此次瘟疫发生的确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没有能管好事情,所以才导致瘟疫出现。”

    旁边的王平道:“李兄只怕有所不知,这次瘟疫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前几日每日都有人偷挖城外的尸体,城内的百姓不忍心自己的亲人如此草草掩埋,纷纷都想要寻觅亲人的尸体,举办丧事,然后再入土安葬,可是李兄你也知道,被水淹死的百姓尸体腐烂的快,这一挖出来,可以说满城都是尸臭味,而就在此事发生的两天之后,瘟疫就突然一下爆发了,满城百姓都出现了病状。”

    “一夜之间满城百姓都生病了?”

    李修远皱起了眉头:“便是瘟疫传播也不可能这么快啊,一夜就病倒了满城百姓?”

    “此事虽有些蹊跷,可事实就是如此。”

    朱昱摇了摇脑袋道:“这几日幸亏赈灾的朝廷官员是一位办事的官员,当机立断收缴全城百姓尸体,出门焚烧掩埋,这才隔绝了瘟疫继续蔓延的趋势。”

    李修远问道:“赈灾的朝廷命官来了?是哪位大人竟有如此魄力?”

    “是朝廷的兵部尚书,傅天仇,傅大人。”宁采臣说道。

    “兵部尚书?”

    李修远说道:“看样子比起瘟疫,朝廷更担心这里发生病变啊,派来兵部尚书,对了,这位大人现在可在城内?”

    “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了一个生病文官在城内管事。”王平说道。

    朱昱却是有些不满道:“这兵部尚书估摸着也是一个怕死的人,知道城内有疫病就跑的没影了。”

    李修远摇头道:“他能来郭北城一趟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他不是清理了城内的尸体了么?如今瘟疫还是发生了,他也无能为力,留在这里便如同等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傅天仇傅大人应该去金陵城了。”

    朱昱说道;“李兄说的极是,这位傅大人真是去了金陵城,李兄果然是料事如神。”

    李修远摇头笑道:“哪里是料事如神,只是推算一下就知道了,须知金陵城附近有军营,朝廷屯兵所在少说也有十万甲士在那里驻扎,这瘟疫横行已经够可怕的了,若是再出兵变,整个南方都要乱起来,而南方又是富饶之地,国之赋税所在,一旦乱起来,其后果不敢想象啊......”

    众书生闻言当即脸色大变,纷纷惊呼不已。

    听李修远一点破,方才明白这事情的严重性。

    比起一座郭北城的存亡,金陵城显然更加重要的多,如此也就难怪朝廷的兵部侍郎会往金陵城跑。

    “如此看来,赈灾是假,稳定局势是真,所以朝廷才派来兵部侍郎,而不是户部,礼部,又或者是某位皇子前来赈灾。”宁采臣睁大了眼睛说道。

    “朝廷再昏庸,到底还是有聪明人,一眼看破了局势。”李修远点了点头:“所以瘟疫的事情还得我们想办法。”

    “瘟疫已经蔓延开来,如何治?”王平问道。

    李修远问道:“之前我招募的那些短工呢?他们去哪了。”

    “李兄,别提了,你一走第二天就有人嚷嚷的要工钱,结果找不到你,他们都觉得被骗了,差点被冲进你府上搬空府上的东西,幸好朝廷的傅大人及时赶到,制止了动乱,并且每人发放了一些粮食,一点银钱方才平息了暴乱。”朱昱苦笑道:“我等当真是百无一用的书生,在暴乱面前无能为力啊。”

    李修远皱起了眉头,沉思了起来,他觉得这事情有些古怪。

    自己一走,什么事情都出现了,挖尸体,闹工钱,暴动,瘟疫......而等自己一来,大局已定,只有一座死气沉沉的郭北城摆在自己的面前。

    巧合,太巧合了。

    似乎这种种事情就在等着自己一样,等自己离开郭北城就一起爆发出来。

    咋看一下每一件事情都非常正常,可抽在一起的话就不正常了。

    自己虽然离开了几日,但是时间并不长。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李修远蓦地抬起头道:“天色已经很晚了,诸位都先回客房休息吧,容我思考一下对策,明日再议事,诸位能在疫病发生之际还坚守城内,足以见得诸位有舍生取义之心,在这里,李修远拜谢了。”

    说完,他起身,郑重的对几位好友弯腰一摆。

    瘟疫遍布全城,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生活在这里的,这需要极大的决心。

    谁都知道,一旦染上瘟疫,很有可能就会死。

    “李兄这话严重了。”

    众人脸色一变,急忙起身回了一礼:“李兄才是仁义爱民,以一己之力赈一城之灾,我等只不过是出了一些余力罢了,再说了此疫病因我们管事不利而起,李兄这一拜岂非羞煞我等。”

    经过了这赈灾之事,大家都对李修远信服不已,佩服有加。

    不是李修远,城内死伤何止这点,如今出了瘟疫,他们自觉惭愧难当,只是怪自己粗心,不然城内的大好局势怎么会变成这样。

    “客套的话我们就不多说了,如今夜已经深了,大家先回去休息,有什么话明日再说。”李修远见到众人心情不好,便又道。

    安排了朋友去客房休息之后,他才带着几分疲累的身子去了后院。

    没有去休息,而是去凉亭之中闭目打坐恢复精力。

    “瘟疫的事情有古怪,得问一问鬼神才能确定,这到底是真瘟疫,还是有妖邪在作祟。”李修远心中暗道。

    明日他打算去一趟城隍庙。

    铁山,青脸阴兵和黑脸的阴兵等鬼神还盘踞在城隍庙之中,应当对城内的事情有点了解。

    还有自己的师叔木道人,也不知道劫难渡过去了没有。

    杂念太多,他连入定都变的有些困难起来,好一会儿方才摒除杂念,迎着皎洁的月光修行起来。

    月纳清光日纳虹,自有龙虎相盘结。

    本是修仙之法,长生之道,可是落到李修远的手中却一直是睡觉的代替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