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九章空庙

    “几个闲汉敢拦住我们要钱,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大少爷,刚才何必和他们那么客气,直接宰了他们不就行了,我们人是比他们少了一点,但是真动起手来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

    路上,吴非摸着大光头,对刚才的事情显然有些愤愤不平。

    李修远说道:“你这种想法很危险啊,要知道杀人是解决不了事情的,别老想着打打杀杀,再说了,他们也不是大奸大恶之辈,别人只是向我们讨要工钱,你若把别人杀了,这是何道理?”

    “天大地大,道理最大,凡事得讲理啊。”

    “是,是,是,大少爷说的是。”吴非咧嘴笑了笑。

    可是当李修远来到城隍庙前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却有兵卒护卫,站在大门前拦住了去路。

    “什么人,站住,朝廷重地闲杂人等免入。”兵卒当即喝道。

    李修远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没错,是城隍庙啊,城隍庙上面的牌匾还挂在上面,什么时候这里成了朝廷重地了。

    “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他对旁边的护卫问了声。

    旁边的邢善低声道:“城内被水淹了,衙门被大水冲垮了,已经不能住人了,之前朝廷赈灾的官员来到郭北城,见到城隍庙内还算是清爽,干净,就取了城隍庙当做了临时的官府,如今人虽然走了,但是还是留下了一位官员充当临时的知府,还留下了几队兵卒。”

    “原来是这样。”李修远点了点头。

    这到是合情合理,毕竟之前全城被淹了,唯独城隍庙之中有城隍庇护,没有被大水淹没,所以保存的最好,如今被官府的人看上也不是没有理由。

    “几位,能否通融一下,我有事情需要进城隍庙。”

    李修远走上前施了一礼道。

    “去,去,去,现在城隍庙已经是朝廷的衙门所在,岂是你这等不三不四的人随意可以进出的,识相的就给我滚,本大爷今日心情不好,莫要继续纠缠,不然本大爷手中的刀枪可不张眼睛。”守门的兵卒气势汹汹的喝道。

    李修远道:“我并不是要去找官府办事,只是有点私事需要问问鬼神,在下好歹也是一位读书人,几位卖个面子吧。”

    “你这人怎么如此的烦,说了不然进就不让进,你再不走信不信我们赶你走。”

    那兵卒说完挥舞起了手中的长枪,想要赶走李修远等人。

    “把这几个兵丁拿下,他们若是反抗就打昏他们。”李修远立刻挥了挥手道。

    这话一出,旁边的护卫立刻就冲了出来。

    兵卒们见此一惊:“你们敢强闯衙门,你们想要造反不成?”

    可是还未等他们反映过来,李修远的护卫们就手脚麻利的把他们全部放到在了地上,只听见几声痛呼声响起,五六个兵丁就爬在了地上。

    “大少爷,你之前不是说天大地大,道理最大么,怎么这会不讲理了。”

    吴非放到一个兵丁咧嘴笑了笑。

    李修远说道:“天大地大,道理最大,但是拳头也最大,就看如何取舍了,碰到不讲道理的就只能是讲拳头了,这是为人处世之道,你们还需要好好的学习啊。”

    放到了这几个兵丁之后,众人便进了城隍庙。

    此刻的庙内,有衙役,仆人来回走动,像是一个衙门的样子。

    而在城隍庙的大殿之中,那断了脑袋的城隍神像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知道是被谁给搬走了,但在大殿的中间却摆放了书案座椅,像是办公的地方。

    “香火不见了。”

    李修远看了看大殿的屋顶,却发现当日城隍死后留下的满屋香火已经不见了。

    这短短几日的时间香火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除非是被鬼神给收取了......

    想到这里,他目光微微一凝。

    自己走前已经安排了这里的阴兵守住香火,看样子这断时间之内郭北城的确是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去小鬼殿看看。”

    李修远挥手示意了一下道。

    自己安排的阴兵如果还在这里的话,应当会在小鬼殿。

    可是当他来到小鬼殿的时候却发现老这里小鬼的泥塑已经被清理的一干二净,一尊小鬼像都没有。

    不仅没有了神像,扫看一眼,也没有发现任何一位阴兵的身影。

    显然城隍庙内鬼神已经全部不在了,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什么人,胆敢私闯衙门,全部围起来,若有反抗的话,格杀勿论。”这个时候身后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声。

    很快,从城隍庙的各处地方却有一位位兵卒涌了出来,少说也有三四十位,一下子就将李修远等人给围了起来。

    “大少爷,这些人是赈灾的那位大人留下的人马,看来人数有点多。”吴非说道:“刚才我们闯进来只怕是惊动了这里的官员了。”

    李修远点了点,却也是不惧,虽说有三四十位兵卒,可是真交手起来的话是拦不住他一个人的。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官服,身姿魁梧的中年官员走了出来,有些怒气冲冲的盯着李修远等人:“便是你们私闯衙门?”

    “不知这位大人是?”李修远施了一礼道。

    “本官乃郭北城代理知府,宋远。”这个中年官员说道。

    “晚生李修远见过知府大人。”李修远说道。

    宋远眉头一动:“什么?你就是李修远?前几日城内发水之后那个雇人赈灾,救民无数的李家子,李修远?”

    “知府大人认识晚生?”李修远也有些诧异道。

    “不认识,听城内的百姓提起过,傅大人也对你的行为赞赏有加,认为你的此举活民无数,值得褒奖,为此傅大人还特意把你的名字写进了奏章里,送呈陛下。”

    宋远说道:“观你之前举措也是一位受人敬仰的品德高尚之人,为何会如此的蛮横,打昏守门的兵卒,敢带人硬衙门?”

    李修远说道:“心怀大事,自是百无禁忌,若是处处顾忌,前段时间晚生也赈不了灾。”

    宋远说道:“好,本官就听你一个理由,若是你不能给本官一个合理的解释,本官今日可不管你之前做了什么事,今日都要将你这狂徒拿下。”

    “晚生这次前来城隍庙,只为一件事情,治瘟。”李修远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