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感恩

    郭北城内,这几日虽然一股死气腾腾的样子。

    但是在今日,这座城池再次爆发出了一股蓬勃的生机。

    在城内的各处的街道之上,架起了一口口巨大的铁锅,铁锅里面热水滚滚,旁边有人不断的向铁锅里面投放一把把碧绿色的枣树叶子。

    熬煮之后的汤汁,再依次派放给受了瘟疫的百姓。

    百姓们这几日被瘟疫折磨,身体虚弱,一脸病态,浑身长满脓包,但所幸的是瘟疫发生的事情不长,虽然病情恶化,但却极少出现人病死,如今瘟疫的良方得到了传播,再加上夜晚李修远排除了阴兵,鬼差四处播种枣树,托梦告知治疗瘟疫的方子。

    如今各地的疫情都得到了一个迅速的控制。

    李修远和几位好友还有护卫们行走在街道上,看着依次排队领取汤汁的百姓,心中那根紧绷的神经总算是松懈了下来。

    这次的祸端总算是彻底的平息了。

    “李兄,这次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及时找到了治疗瘟疫的方子,这次全城的百姓只怕是难幸免了。”同行的书生王平开口道。

    “何止是全城的百姓,这次瘟疫谁知道遍布了多少地方,传播了多远,就连朝廷都已经放弃了赈灾救人,让这一片地界的百姓自生自灭呢。”

    一旁的朱昱无奈的摇头道:“我等饱读圣贤书,可朝廷如此的昏庸无能,真不知道这一身所学又有何用?”

    “话不能这样说,正是因为朝廷昏庸的官员太多,我们才要考取功名,为百姓造福。”宁采臣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修远笑道:“这世道变坏了,有人可以避世,有人可以不作为,但是我们却不行,我们既然生在这个时代,走上了科举为官之路,就有责任改变这世道,难道诸位也想随波逐流,碌碌无为一辈子么?大丈夫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不应当唉声叹气,自暴自弃,这是妇人,不是大丈夫所为。”

    “李公子此话,言之有理。”旁边同行的书生喝道。

    “是啊,这世道变坏了,我们就有责任改变这世道,此城的情况就是最好的见证,若非诸位齐心协力,哪有今日万民的存活?”

    “李兄,就凭此话,将来无论李兄身在何地,身处何时,都值得我等追随,这世上可以少的了我们,唯独少不了李兄。”

    其他的几位书生个年少热血,意气风发,被李修远的一番话给感染了。

    李修远笑了笑:“未来的路还很长,当与君共勉之。”

    他的道,的确需要一群志同道合之人一起走。

    眼下朱昱,王平,宁采臣等书生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机缘巧合汇聚在了一起,这就是上天给他的同道之人,有他们在,李修远觉得自己并非孤家寡人一个。

    在城内转了一圈之后,见到一切情况都在好转,李修远也就放心了。

    剩下的事情可以交给属下去办,让朱昱,王平他们去管理,自己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大事已经解决了,剩下的小事总不能还让自己操心吧。

    带着护卫回到府上,却见府前,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又一篮子鸡蛋,有好几只新鲜的鸡鸭,还有一些蔬果,更有一些做好了的馒头,包子之类的,甚至有一些腊肉,香菇之类的山货,

    吕伯正招呼府上的几个护卫把这些东西搬进去呢。

    “怎么回事,门口怎么堆放着这么多礼品?”李修远大步走来,好奇问道。

    吕伯施了一礼:“大少爷,这些东西都是城内的百姓送过来的,他们念及大少爷赈灾救人,又平息了瘟疫,心中感恩,便特意送来了这些礼物,以报答大少爷的活命之恩,之前老奴已经清了一批了,这是第二批。”

    话还未说完。

    便有一位妇人,牵着孩子来到了李府的院墙旁,放下了一篮子馒头之后,然后和孩子一起跪在来,对着李府磕头了几个头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城内的百姓受了灾,遭了瘟疫,并不富裕,这些东西虽是百姓的一片心意,但对现在的百姓而言负担太大了,有这份心意就可以了,东西就不能要。”李修远道。

    吕伯说道:“老奴说了,可是拦不住啊,老奴看这还只是刚开始过几日会更多。”

    李修远沉吟道:“那就收下吧,回头办一场宴席,请城内百姓吃一顿,顺便吧之前十两的月钱发下去,大灾过去,需要用钱的地方多了,得让百姓手中有点闲钱在手。”

    “老奴记下了。”吕伯说道。

    “吴非,望川山之中的那批银钱还没有用掉吧。”李修远忽的问道。

    吴非走了出来道:“大少爷是说上次运到望川山的九万两白银,是的,这银两没有用掉一分。”

    “去望川山走一趟,把银子运来,现在就去。”李修远道。

    “是,大少爷。”

    吴非应了声,便立刻准备了一匹快马,然后迅速的离开了。

    又吩咐了一些事情下去之后,李修远方才清闲了下来。

    说是清闲,也不清闲。

    这几日,李修远每日都要看看城内的情况,见到城内的疫病正在迅速的被治愈,他心情也越发的轻松了起来,时不时的还和王平,朱昱,宁采臣等几位书生,饮酒聚会了几次。

    这要是在之前那肯定是没有这个心情的。

    但善后的事情也是不少。

    几日之内,吴非运来了银钱。

    而百姓的疫病也好了个七七八八。

    李修远便通知全场的百姓,但凡是赈灾时候接受了李家雇佣的短工皆可以来李府门前领取月钱。

    算算时间,一个月的时间也正好快到了。

    李修远并未爽约。

    这一日清晨,李府的门前人山人海,百姓云集。

    一位派遣来的账管,这个时候拿着名册,大声喊道:“齐东?齐东过来领钱。”

    “来了,在这里,我在这里。”一个叫齐东的汉子急急忙忙的挤了过来,举起手道。

    旁边的伙计,递给了他十两月钱。

    “多谢东家,多谢东家。”这个叫齐东的汉子拿了月钱,又惊又喜,而后感恩戴德的跪在地上对着李府磕了几个头,然后便迅速的返回了人群。

    人群之中有一妇人牵着孩子,见到自家男人得了十两月钱,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只觉得以后的生活有盼头了。

    “刘二,刘二在哪?来这领钱。”账管又喊道。

    很快又有一个汉子兴奋不已的挤了过来:“在这里,在这里。”

    刘二很快领了钱,也是兴高采烈,但也不忘对着李府跪拜了几下,感激李家的恩德。

    城内的百姓都明白,这次如果不是李修远赈灾,如果不是李修远治了瘟疫,这满城百姓的人都得死去,这份恩德百姓们都记得。

    发放月钱的事情,要的是一个公平公正,所以李修远当着百姓的面,如实点清,让百姓无人怀疑,这是在立一个信字。

    “周大,周大,来领月钱。”

    “来了。”很快,月钱继续发放一个男子激动的领了月钱,然后迅速的离开了。

    “等,等等,我是周大,他不是周大,他是冒领的,他叫马丘,是城里的地痞,他没有受过李家的雇佣。”

    可是那个男子前脚一走,又有一个自称是周大的人急匆匆的挤了过来,忙乎道。

    “什么?”账管见此一惊。

    没想到这都会出现冒领的事情。

    “你们等等,此事我要去问过大少爷。”这账管说完,急急忙忙的返回了府去。

    他一走,李府门前的百姓却都义愤填膺起来。

    “那个马丘真是缺德,连李公子的钱也敢冒领,就不怕遭了报应么?”

    “呸,什么东西,这马丘真是我们郭北城的耻辱,老子都看不下去了。”

    “妈的,这狗东西,回头见到他了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