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和尚化缘

    鼠老大?

    听到这个名字,李修远顿时一脸古怪起来。

    看着手掌中这只一副可怜兮兮的小白鼠,很难想象这它会成为县里一群老鼠的老大。

    这年头,老鼠成精了都知道拉帮结派了。

    “你这只偷东西的小白鼠居然是老大,真是看不出来啊,道行没多少,野心到是很大,都自封为鼠大王了。”李修远弹了弹它的脑袋,笑着说道。

    “吱吱~!”小白鼠又伸出前脚捂着脑袋,一副泪眼汪汪的委屈样子。

    黑猫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伸出毛茸茸的的抓住捂着嘴露出了窃笑。

    “你还有脸笑,你这只黑猫不看家也就罢了,还弄得府上鸡飞狗跳的,整天追老鼠玩,如果闲着无聊的话就去私塾读点书,学点字,你们这成精了的东西早晚得读书写字,不认识字的精怪,没办法在修行之路上走的更远。”

    李修远说道。

    他到是没有说假话,而是事实。

    各种精怪鬼魅要想有出息读书识字是最起卖的。

    一些文采好的鬼狐,甚至都能冒充学生去靠秀才,举人,简直比读书人还要厉害。

    被李修远训了一番,黑猫和小白鼠一个个垂下了脑袋,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

    “不和你们这两只小东西浪费时间了,自己去玩吧,明日开始给我上私塾去。”李修远站起来道。

    “喵,喵喵~!”

    黑猫应了声,旁边的白鼠也吱吱的叫唤了两声。

    表示答应了李修远的话。

    “小蝶,春花呢?她没在府上么。”李修远又问道。

    小蝶说道;“春花姐在屋里做针线活呢,说是给大少爷缝制一件新衣服。”

    “嗯,让春花过来,先伺候我沐浴一番,洗洗风尘,待会儿家里要摆家宴。”李修远道。

    “是,少爷。”

    小蝶顿时小脸微微一红,眸子之中露出了几分娇羞之态,然后转身快步离开了。

    屋内的春花听到少爷回来了,急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惊喜起来,可旋即听到小蝶说要伺候少爷去沐浴,却又不禁也红着脸,有些害羞起来。

    但害羞归害羞,两个丫鬟还是非常迅速的备好热水,服侍自家少爷洗浴。

    浴房的浴桶内,李修远坐在热水中,身后杜春花微红着脸跪在自家少爷的身后,细心仔细的替自家少爷梳理着乌黑的长发。

    “从出生到现在头发从未剪过,留如此长的头发着实是不便,你们不在身边的时候我这头发已经很久没洗过了,如果可以的话真应该剪掉。”李修远撑着脑袋叹道。

    旁边的小蝶拿着瓢泼给自家少爷身上浇热水,此刻笑道;“少爷,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随意剪掉呢。”

    李修远摇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是因为身体受损了,父母一定会担忧,所以才要爱惜身体,让父母别操心,这是一种孝心的表现,而不是真的要留长发不准剪,难道你们不觉得留这么长的头发很难打理么?每次都需要打理近一个时辰。”

    “嘻嘻,少爷身边有奴婢和春花姐打理就不麻烦了。”小蝶微红着脸,抿嘴笑道。

    “你到是嘴甜。”李修远笑道。

    小蝶被这一夸奖,不禁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显得格外开心。

    身后给自家少爷梳理头发的春花也笑了笑,然后又有些好奇道:“以前奴婢伺候少爷洗澡的时候就想问了,为什么少爷的心口会发出淡淡的微光?有时候夜里和少爷一起入眠的时候在被窝里看的格外清楚。”

    “哦,这是我的心在发光,天生的。”李修远道。

    几人聊着一些有趣的事情,虽有一段时间不见,但感情却胜过从前了。

    “咦,那里怎么会有一面铜镜?而且还在发光。”忽的,李修远看见了浴房内摆放着一面古朴的铜镜,似乎莹莹生出光芒。

    杜春花纳闷道:“那不是大少爷带回来的么?奴婢觉得房间里不缺铜镜,而且这铜镜样式有些老了,便放在浴房里。”

    “我带回来的?小蝶取过来看看。”李修远道。

    小蝶应了声,将铜镜取了过来。

    李修远接过之后对照了一下,铜镜之中却是冒出了阵阵紫光,紫光之中隐约有一个人影,那是他的样子。

    紫光之中的李修远手持一柄大刀盘坐在那里,闭目不动,稳如泰山。

    “这是我的神魂......”李修远目光一凝:“自己的神魂居然被这铜镜照出来了,对了,我想起来了,这铜镜是我路过大湖村的时候,那个叫小杆子的少年送给我的,他说过,这铜镜之中能照应出三个人影的人就能诛灭大湖村的水妖。”

    回想以前的一些事情。

    他明白了这铜镜的来历。

    小杆子赠送铜镜给自己之后,自己只是当做是寻常的凡物,回到府上之后就一股脑的丢在了屋里,没有去多想。

    现在看起来,这铜镜却并非是凡物,而是真有神异。

    “如果一道人影是神魂,那么剩下的两道人影会是什么呢?”李修远沉吟了起来,心中满是不解。

    自己的神魂只能折射一道影子,那么什么人才能折射出三道人影啊。

    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少爷,怎么了?为何少爷拿着铜镜发呆。”小蝶问道。

    李修远这才回过神来,放下铜镜道:“没,没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罢了,这铜镜回头放在卧房李,别弄丢了,是一件很珍贵的东西。”

    “奴婢知道了。”小蝶点了点头。

    到了傍晚时分。

    李家的府邸之内就已经张灯结彩,大摆酒宴了。

    宴请的都是府上人,以及李家麾下的管事,掌柜的,还有镖局的一些汉子。

    可以说都是自家人。

    “各位,掌柜的,管事,镖局的好汉们,这段时间收纳灾民,开垦荒地效果显著,增加了足足一万亩田地,相信来年又是一个丰收之年,不过这一切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大家的功劳,所以大家都辛苦了,在这里我先敬各位一杯。”

    李大富一脸笑呵呵的样子,举起酒杯对着满座的宾客道。

    旁边的李修远听到这话顿时嘴角一抽。

    感情父亲之所以这么好心办酒宴是因为赚到一万亩土地了,难怪如此大方一回。

    李大富放下酒杯又笑道:“今日除了这见事情之外,还有一件喜事,那就是吾儿李修远这次科举考试顺利的考中了秀才,现在已经不是童生了,而是一位秀才了。”

    “恭喜,大少爷考中秀才。”

    “恭喜大少爷。”

    一时间,满座的宾客又齐齐拱手贺喜道。

    李修远很是客气的回了一礼,坐下之后却是一头的雾水:“父亲,郭北城还没放榜呢,这秀才的功名八字还没一撇,怎么就能立刻宣布出来呢。”

    “胡说,前几日为父梦中与神人相会,神人说你已经考中秀才了,梦中正向为父贺喜呢,神人说了虽榜文还没有放下来,但这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吾儿休要多虑,以吾儿的文采,这考秀才又有什么难度呢?为父对你有信心。”李大富说道。

    “父亲,你到底是真的是受到神人托梦了,还是只是做了一个荒诞的梦?这如果到时候榜文下来没有考到秀才那孩儿的脸可就丢光了。”李修远说道。

    “吾儿面子重要,为父心中知道,放心,此事断然不假,再说了,为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不确定的事情怎么敢胡说,为父也是要脸的人啊。”李大富说道。

    “额......好吧,一切就依父亲吧。”李修远说道。

    “来来来,喝酒,喝酒。”李大富又兴高采烈起来。

    旁边的小蝶和杜春花抿嘴轻笑,一个为李修远斟酒,一个为他夹菜,伺候的十分周全。

    “不错,是两个会伺候人的婢女,远儿眼光不错。”

    李大富的旁边,一个约莫三十四的妇人,手中捏着一串念珠,一脸和善的笑着点头道。

    “母亲说的极是,小蝶和杜春花是两位好女子,孩儿很喜欢。”李修远恭恭敬敬的回道。

    李氏点了点头,又笑着道:“听见了?远儿很喜欢你们,以后好生伺候着,远儿心善,会厚待你们的,纵然是没个名分,也绝对不会恶你们。”

    “是,奴婢记下了。”

    小蝶和杜春花恭恭敬敬的应了声,心中却是吃了蜜饯一样,发自芳心的甘甜。

    酒宴继续进行,正到热闹的时候,这个时候府外的一个护卫却是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老爷,刚才门外有一个老和尚化缘。”护卫压着声音道。

    李大富说道:“不是吩咐你们了,若是有和尚道士化缘,当给一斤蔬果,三斤白米,这点小事还来打扰本老爷,快下去,自己取一壶酒,两斤肉去门外喝着,免得被贼人溜进来了。”

    “可是老爷,小的刚才是这样做的,但是那和尚却不要,他说化的缘只有少爷能给。”护卫说道。

    旁边的李修远耳朵一动,闻言道:“是一位什么样的和尚?”

    “白眉白须,有些枯瘦蜡黄,十分和善,看着就像是一位高人。”护卫说道。

    “没有说哪里来的么?”李修远又道。

    李大富说道:“吾儿何须打探的这么清楚,这和尚不要蔬米,想来也是别有用心,应当不要理会,免得招惹什么不三不四的恶人,以前为父行商的时候就听说过有一个和尚会移魂的法术,把自己的魂移到富贵人家弟子的身体里,夺走别人的妻妾,家产。”

    “父亲过于担忧了,哪个恶僧敢来寻我们李家的麻烦,那是找雷劈,我们李家可是行善积福的人家。”李修远笑道:“不如且问问清楚,说不定真是来找孩儿的呢。”

    “你跟着道长习武修行,却是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事情过于感兴趣了,这可不好,要是哪天真的跑去修道了,你让为父怎么办?须知考取功名,做大官才是正确的出路,你看看,身边的两个贴身婢女也不收了,什么时候才能为李家传宗接代啊。”李大富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父亲,说远了,先听听那和尚的事情吧。你且继续说。”李修远道。

    护卫忙道:“回大少爷,那和尚说自己来自兰若寺。”

    兰若寺?

    李修远当即脸色微微一动。

    “肯定是假的,兰若寺早就没和尚了,那个和尚自称是兰若寺来的肯定有鬼,轰他出去,切莫让他进来。”李大富手掌一颤,酒杯之中的酒水都洒落了出来。

    “是,老爷,”护卫应了声,准备离开。

    “等等。”李修远却道:“父亲,孩儿请问一句,为何兰若寺没和尚了,半年前还不是香火鼎盛么?”

    虽是询问,但是他心中却已经有了一个猜想。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