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树妖现

    兰若寺,入夜时分。

    “来,喝,干了。”

    大雄宝殿内,燕赤霞举起酒坛对着李修远示意了一下,然后毫不客气的痛饮了起来,一口一口葡萄珍酿灌入嘴中,大口大口的鲸吞起来,脸上露出了无比享受的声色。

    他喝的虽豪迈,但倒酒却是极其小心,没有洒落一滴,可见对于这样的美酒他是非常爱惜的。

    比起燕赤霞的豪迈,李修远却只是握着一个玉杯,一口口小酌着。

    “美酒虽佳,可别醉了,这晚上兰若寺可不太平。”李修远道。

    燕赤霞放下酒坛一抹嘴巴,长吁一口:“好酒,痛快,还是你这书生爽快,这样的美酒舍得让我痛饮,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喝酒误事的,若是有恶鬼,恶妖来了,我正好借着这股酒劲和它厮杀。”

    李修远笑了笑,比起燕赤霞这粗心的样子,他却时刻警惕着。

    不过就在他和燕赤霞饮酒的时候。

    兰若寺不远处的一条小溪旁。

    夏侯武此刻在溪边点着篝火,脱去了上衣,取了伤药涂抹在胸口,只见他的胸膛出一条长长的淤痕落在上面似乎是被什么钝器给打出来的。

    “那个书生,好刚猛的力量,人借马力,一招就把我给挑飞了,若是他动杀意的话,我只怕是在在他面前走不了三个回合,这马战的高手的确非同一般,难怪燕赤霞说剑技再好,也只是江湖把戏,上不了台面。”

    他心中羞愤不已。

    身为武道宗师,剑道高手,夏侯武也是绿林之中赫赫有名的存在,虽比不上燕赤霞,但也差不了多少。

    然而,今日没有战胜燕赤霞倒也罢了,还输给了一个书生,这要是传出去当真是没有面子。

    “不过我不会放弃的,那书生我打不过,但是燕赤霞我却一定要答应他,且养几日伤,回头再去挑战他。”夏侯武又暗暗想道。

    他争夺的是天下第一剑的美名,没有必要和李修远这种马战高手去争锋,这样的高手是国之重器,可为朝廷大将,威震一地,自己是江湖高手,彼此不在一条道上。

    “谁~!”

    忽的,夏侯武察觉到了什么动静,忽的伸手一抓,将宝剑握在了手中,浑身警惕了起来,一双眼睛锋利如刀,向着动静传来的方向看去。

    然而很快夏侯武的眸子一缩。

    他看见了一位身穿白衣,巧笑倩兮,有着倾国容貌和身姿的女子正一步步向着这里走来。

    附近一阵阵凉风卷起,吹动着她的秀发,一股幽香铺面而来。

    夏侯武见到这女子的容貌,当即就被吸引了,但他微微定了定神,问道:“姑娘,你是什么人?”

    “奴家是路过的旅人,本来是想去附近的寺庙投宿,奈何一时间迷失了道路,天色又很晚了,不知道该去往何处,见到这里有火光,便被吸引了过来,希望壮士能行个方便,让奴家借个火,驱走身上的寒气。”女子一副柔弱可怜的样子请求道。

    夏侯武被这女子的相貌所迷,不疑其他,当即道:“这是一件小事,姑娘请这边坐。”

    “多谢壮士。”女子感激道。

    然而等她坐下的时候,身子却又主动的向着夏侯武靠去。

    还未贴近,夏侯武就能闻到女子身上传来的幽香,一时间有些心中澎湃,生出了种种邪念

    “呼~!”

    白衣女子见此丢着夏侯武吹了一口气。

    夏侯武闻到这股气顿时就迷迷糊糊起来,只感觉好似登入了仙境一样,浑身都轻飘飘起来,心中的警觉还有之前李修远和燕赤霞的叮嘱早就抛到脑后,忘的一干二净了,眼下只想拥抱,占有这个绝世的美人。

    “咯咯。”

    白衣女子和他调笑,使出了一些诱惑的手段,迷的夏侯武晕头转向,不能自拔。

    可是就在这不知不觉的时候,火堆的旁边却不知道从哪里延伸出了许多古树的根茎,这些树根密密麻麻有些细小如细绳,有些粗壮如树干,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向着夏侯武伸去,仿佛要将他整个人包裹在一起。

    白衣女子见此,当即推开了夏侯武,离开他的身边。

    “美人,你别走啊。”夏侯武痴痴的笑道。

    “簌簌~!”

    然而这个时候,附近包围过来的树根就像是潜入过来的猛兽一样,猎物已经入网了,此刻正是收网的时候,无数的树根密密麻麻的向着夏侯武飞去,欲伸入他的嘴巴,耳朵之中,贯穿他的身躯,吸允他的鲜血。

    “什么?”

    夏侯武见此一幕瞬间大骇,他虽被美色所迷,但顶尖剑客的本能还在,在感觉到危险的一瞬间就立刻惊醒了过来。

    下意识的就去抓去身旁的宝剑。

    然而他却发现原本不离身边的宝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那女子丢到远处去了,一时间抓取不到。

    此刻树根扑来,快速而又迅猛。

    “昂~!”

    忽的,一声骏马嘶鸣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匹洁白的龙马冲了过来,直接撞飞了夏侯武。

    “砰!砰!砰!”

    飞来的树根扎了个空,将夏侯武所在的地面扎出了好几个窟窿。

    地面都这样了,这要是扎在人身上哪还有命在。

    “真,真有妖怪?”

    夏侯武心中又惊又怒,急忙奔去河边取了宝剑,砍断了飞来的几根树根,勉强保下了性命。

    龙马嘶鸣,踩断了几根树根之后便一跃而起,飞了起来,向着兰若寺的方向奔去。

    “燕赤霞说的对,这兰若寺真的有鬼怪,那个貌美的女子肯定不是人,是艳鬼,是来迷惑我,取我性命的。”

    夏侯武扫看一圈见到刚才那貌美女子已经不见了,便知道自己中了圈套。

    又看见了那匹龙马飞走了,他也当即反应了过来,只是一个人仗着剑,砍断树根,杀了出去,奔向了兰若寺。

    一位剑道高手亡命搏杀起来,连鬼神都得退避,身上的煞气和浓厚的血气散发出来,附近的树根竟不如之前那般凌厉了,变的有些软弱无力起来,最后不得不迅速退避,退进了附近的密林之中。

    “可恶,这都被他给逃了。”

    昏暗的林子里,一位似男似女的中年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发出了嘶哑而又愤怒的声音。

    “姥姥,这个人只会一点武艺,姥姥怎么会失手呢?”旁边一个白衣女子说道。

    姥姥有些暴戾的甩了她一巴掌;“你懂什么,他是武道高手,只要不动邪念,不被鬼魅趁虚而入露出破绽,想要杀他得费不少的功夫,而且刚才那匹龙马突然出现打乱了我的布置,这才让他给逃了,你真以为姥姥对付不了区区一个凡人么?”

    女子被一巴掌甩在了地上,捂着脸露出了几分悲苦之色。

    但是很快姥姥却又露出温和的笑容,将她扶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那被打的脸颊,柔声道:“小倩啊,你是我手底下最有能耐的女鬼,你能诱惑他一次相信也能诱惑他第二次,今夜还长,你再去兰若寺一趟,把那个逃走的男人心给挖出来,事情办好之后姥姥准你三天假。”

    “可,可是姥姥,兰若寺里现在有一个大胡子,他会降妖除魔。”聂小倩又惧又怕道。

    “你这么聪明伶俐,肯定会想办法的,姥姥相信你。”

    姥姥笑着说道,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去吧,别让姥姥失望。”

    聂小倩无奈之下只得勉强应了下来。

    此刻兰若寺内。

    伴随着一声骏马嘶鸣声,龙马越过寺庙的山门,踩着房顶来到了宝殿前面。

    “咦,是你的马回来了。”

    脸上醉红,眼神有些迷迷糊糊的燕赤霞打了个酒嗝开口道。

    “是我的马,这么早回来,看来那个夏侯武出情况了,不知道他被救下来没有。”李修远说道。

    如果没出情况的话,龙马不会这么早回来。

    龙马对着外面叫唤了几声,似乎表明有人来了。

    果然,很快一个连上衣都没有穿的汉子拿着一柄宝剑,惊魂未定,气喘吁吁的向着有火光的大雄宝殿跑了过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