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女鬼青梅

    李修远的气息只能影响三丈范围,这三丈范围差不多就是这个禅院吧。

    三丈范围之内能封锁一切道术,一切法力,让一切的妖魔失去引以为傲的道行,瞬间打回原形,只剩下了本体。

    若是寻常的妖怪还好,至少没有了法力还能跑动起来,如狐精,虎妖之类的,但是树妖姥姥身为千年榕树精,还没有修成人身,一旦没有了法力和道行的话这些根须全部都要趴在地上不得动,化作寻常的树根。

    它可比不上望川山的那只千年何首乌精。

    千年何首乌精是特殊,五百年就能跑动,人参娃娃也是一样,当然,这类仙草的劫难也容易被人觊觎,随时都会被人挖取,而榕树却一般不会被人乱砍伐掉,所以上天是公平的。

    “啊~!”

    千年树妖的树根被定住的时候,附近的院子里,一声惨叫声响起,却见聂小倩突然痛苦无比的飞了出去,浑身宛如被烈日照到了一样,痛苦不堪。

    “小倩姑娘,你没事吧。”宁采臣连忙追了过去。

    李修远看了一眼道:“聂小倩只是百年道行不到的鬼,受不了我的气息,她近不了我的九丈范围,带她离远一点就没事了。”

    聂小倩在气息的影响之下痛苦无比,这样下去的话很快就被被他的气息所杀死。

    宁采臣闻言,大惊失色,急忙抱起了聂小倩就往外跑去。

    这抱住之后,他觉得怀中的聂小倩一点重量都没有,浑身轻飘飘的像是要化作一阵风吹散一样。

    “呸,这个傻书生,知道她是女鬼还救,真是脑子摔坏了,刚才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到的话他就已经被女鬼害死了。”燕赤霞呸了一口道。

    李修远道:“不用理会,她是一个很聪敏的女鬼,知道这个时候选择站在哪边,先对付这树妖再说。”

    “树妖在哪,在哪,我来了。”这个时候夏侯武手提宝剑赶了过来,却发现自己手中的道理之剑竟没有用武之地。

    院子里一院子的老树根,可是却不见妖怪的踪迹。

    “你树妖在后山方向。”李修远道。

    夏侯武愣了:“怎么又跑去哪里了?”

    “我去追杀它,你就在这里定住它的根须,这样它就逃不了了。”燕赤霞说道:“夏侯兄,我们一起去。”

    “好。”夏侯武毫不犹豫的提剑又向着后山的方向奔去。

    然而就在他们追杀树妖的时候。

    后山的密林之中,一位不男不女的中年人这个之后一张脸上布满了树皮一样的皱纹,它脸上露出了惊怒之色,因为他能感觉到燕赤霞还有另外一位剑客在向着这里赶来。

    “没办法了。”树妖姥姥不敢托大,毕竟李修远还在这里,只得一咬牙,壮士断腕了。

    “咔嚓,咔嚓,咔嚓。”

    一连串木头断裂的声音不断的响起,那些伸展进兰若寺禅院附近的根须立刻接二连三的被它给弄断了。

    没有根须的拖累,树妖姥姥当即恢复了行动,立刻化作了一棵大树的树心,轰的一声遁入了地下。

    “不好,那树妖逃遁走了,它弃了一部分的树根。”燕赤霞大嗓子从不远处传来。

    “嗯?”

    听到这个声音李修远当即皱了皱眉,他还准备神魂出窍去斩了那树妖的,结果这么快的功夫树妖就来了个壮士断腕跑走了,这树妖经过了上次的事情之后变的越发的胆小怕死了,像是一只老鼠一样的油滑,明明有着千年的道行却胆小怕事,不敢露面。

    系上玉带。

    果然,地上一根根粗壮的树根已经如同死物一样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即便是没有了气息镇压,这些树根也失去了作恶能力。

    “这树妖上次弃了树皮就已经损失了根基,如今再自断树根,这道行至少只要折损一百年。”李修远骑着龙马道:“去后山看看,”

    虽说树妖可能逃遁了,但他既然是来诛要的,又怎么能让它就这样轻而易举的逃走呢。

    龙马立刻飞奔起来,越过了院墙,直奔后山而去。

    当他赶到的时候,燕赤霞已经出了法力封锁的范围,御剑飞行带着夏侯武飞进了后山的密林之中,已经失去了踪迹,他追了一段路之后便只能是放弃了去寻燕赤霞和夏侯武了。

    荒郊野外的他不敢随意的出窍,免得肉身便宜了山中的虎狼。

    “这次树妖过于谨慎,一击不中,不会逃窜到其他地方去吧。”他心中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对付树妖到是不难,就怕这树妖吓的又跑了。

    这千年的恶妖,纵然是杀不死,也要打的它没有作恶的能力才行,眼下这种程度是远远不够的。

    “不,它应该不会轻易的离开,这种级别的妖怪都是有地盘的,它好不容易在这里站稳脚,不可能轻易的挪窝,它这种样子若是去了其他的地方,说不定碰到了本地的神明又或者本地的妖怪,反而死的更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树妖一定会躲在地下不出来,等我们离开。”

    李修远心中想到。

    不过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忽的周围似乎刮起了一阵风。

    周围的树梢被吹的簌簌作响,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好像有人在窃窃私语一般,这股风吹来,说也奇怪,只是围绕在白马身边打转,形成了一个漩涡,可是却始终不敢接近白马的身边。

    坐下的龙马似乎有些脾气不好,扬起铁蹄,嘶鸣几声,不安分的在旁边奔跑了一圈,似乎在驱赶着什么东西。

    “怎么了?”

    李修远立刻回过神来,感受到龙马的不安,微微皱了皱眉。

    龙马是很有灵性的,周围有鬼魅妖邪出现都会有察觉,然后通过一些小动作提醒自己,眼下这种躁动不安肯定也是这个情况。

    “夫君~!”

    然而就在此刻,一个轻灵悦耳,带着万分娇羞的声音忽的响起。

    “嗯?”

    李修远神色一动,下意识的寻声看去。

    “铃铃~!”清脆的铃声响起。

    却见月光之下,一位清纯貌美的女子,整个时候正站在一处凸起的土丘之上,这女子身材娇小,皮肤白皙如玉,带着一股缥缈出尘的气息,仿佛随时都要随风而去一般。

    而在这女子的细嫩的颈部下,一副象征着吉祥如意的,金锁儿正挂在胸前,上面有鸳鸯戏水,龙凤交颈的图案,在月光下闪烁着金光。

    “青梅......”李修远顿时愣住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