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移棺

    兰若寺的后山之中。

    那棵早上被李修远点燃的榕树此刻火光还未熄灭,但是这颗被树妖寄生的大树却是轰然倒塌了。

    却见这倒塌的榕树树干之中空空荡荡,没有树心,像是被虫蛀光了一样。

    而在这颗大树的地下深处,这里的树根纵横交错,密密麻麻,竟在地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地洞,地洞之中有法力变化出来的屋舍宫殿,模样比人间还要气派和繁华。

    原本每天日夜,这里都是鬼怪汇聚,颇为热闹。

    但是今日这处地下宫殿之中却是一片清冷。

    在一处楼宇之内,一位似男似女的中年整个时候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一张脸上满是深深的皱纹,带着木质的纹路,不像是人脸,倒像是一颗人型的木雕,看的让人不寒而栗。

    “好一个燕赤霞,好一个李修远,他们两个当真是不给我留一点的活路,非要赶尽杀绝,那个老和尚也是做的够绝的,死后也要拿金身镇着我,要知道我长在这里的时候还没有兰若寺呢,老和尚不帮我也就罢了,竟也想灭了我。”

    树妖姥姥声音嘶哑,眼中带着怨毒之色,可是说话之间却不免透露出几分虚弱之色。

    旁边侍奉的几个小鬼瑟瑟发抖,噤若寒蝉,生怕稍有不当,就被树妖姥姥给盯上,然后打杀了。

    “小倩,给我滚过来。”忽的,树妖姥姥伸手一抓,无数根树根飞了出去将不远处的聂小倩绑了,狠狠的丢到了面前。

    “小倩,昨日我让你去对付那个剑客,你为什么要去勾引那个傻书生,害得我中了那李修远陷阱,损失了百年的道行,不然我怎么会斗不过区区一个燕赤霞。”

    聂小倩痛苦的摔在地上,连忙求饶道:“姥姥,我知错了,我只以为那个书生更好对付,那个夏侯剑客对我已经有了防范,我若再去勾引他,定然会被他一剑杀死的,他手中的那把剑姥姥你也看到了,不知道多少的婢女,丫鬟死在了那把剑下。”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连这么明显的陷阱都发现不了,我看你是存心是想借那李修远的手灭了我,如此好还你自由是不是?”树妖姥姥的树根勒住了聂小倩的脖子,带着暴戾的说道。

    聂小倩脸色苍白忙道:“小倩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姥姥你误会我了。”

    “没有最好,不过你别以为我这次受了伤你就以为我拿他们没有办法了,燕赤霞,夏侯武这两个人我不放在眼中,只有那个李修远是个麻烦。”树妖姥姥重重一哼,将聂小倩甩飞出去。

    它是很想杀了这个害自己受伤的聂小倩,可事现在的它手中已经没有可用的属下,女鬼了。

    聂小倩是它一直很得力的属下,如果杀了,那无疑是削弱自己的实力。

    “多谢姥姥不杀之恩,小倩一定将功补过,绝对不会犯第二次错误了。”聂小倩又摔在了地上,她顾不得疼痛急忙跪在地上磕头求饶道。

    树妖姥姥这才怒气微微收敛,又突然变成了笑脸,一副和善的样子道:“小倩,现在姥姥身边就只有你一个伴了,你又这么乖巧伶俐,姥姥现在遇到了困难,你肯定会帮姥姥的对不对?”

    “还请姥姥吩咐。”聂小倩浑身一颤,感觉遍体生寒。

    只怕又是什么糟糕的事情了。

    “这次李修远和燕赤霞既然铁了心要杀我,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左右不过是一个死,便和他们拼了,今日晚上我需要你去引诱那个李修远。”树妖姥姥说道。

    聂小倩大惊道:“姥,姥姥,小倩怎么敢引诱他,他的厉害姥姥你也看到了,小倩连他身都近不了,一旦靠近便如同丢入油锅烹炸一般,痛苦无比,昨晚如果不是那个书生帮我,我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

    树妖姥姥道;“没让你去勾引他,你只需要把李修远吸引到后山来,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

    “不知姥姥有什么办法对付他。”聂小倩问道。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让你去做你就去做,别的无需多问。”树妖姥姥喝道。

    “小倩不敢,只是小倩想知道姥姥的布置,免得到时候坏了姥姥的事情。”聂小倩说道。

    树妖姥姥道:“这话姥姥爱听,姥姥也不瞒你,这李修远身份不一般,对他感兴趣的妖魔鬼怪可不少,有一个叫黑山老妖的妖怪就和这个李修远有仇,恨不得扒他皮,吃他肉,我若是和他联手的话,只要布置妥当,将他杀死并不难,他是特殊,可到底只是一个凡人,是凡人就容易一不小心的意外死去。”

    说到这里,它脸上露出了阴沉的冷笑。

    “小倩,今晚你一定要将他引到后山,不然后果你是知道。”树妖姥姥忽的又伸手一抓,捏住聂小倩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

    言罢,不等聂小倩回答,便化作了无数的树根从地下遁走了,显然是去找那黑山老妖帮忙去了。

    “不能继续被姥姥摆布了,不然迟早是要被它给害死的,那个李公子来这里就是为了剪除姥姥的,我若是帮姥姥害了他,只会一辈子被姥姥控制,没有办法脱身,只有帮助李公子灭了树妖姥姥才能真正的自由,而且这次也是我最后的机会。”聂小倩心中想道。

    她很清楚,如果自己继续为姥姥办事的话最后肯定也要死在姥姥的手中。

    就如同其他的女鬼一样,不是在昨日一夜之间全部死了么?

    自己能活下来是因为宁采臣那个傻书生救了自己,如果不救的话自己今日也多半是回不来了。

    而这昏暗的地下发生的事情李修远并在不知道。

    此刻的兰若寺内到是平静的很。

    燕赤霞和夏侯武痛饮一番之后胆子也大,竟就这样呼呼大睡起来,也不怕树妖再次出现把他们两个人的性命给害了。

    宁采臣则是餐饭不思,躲在一件禅房里,回想昨日聂小倩的貌美身姿,忍不住捻笔磨墨,正在靠记忆画着聂小倩的画像呢,看那没此落笔小心翼翼的样子,也不知道心中有多重视。

    但在下午时分,李修远便来了。

    没有带多少人只是带了几个抬棺匠。

    抬棺匠听到要去兰若寺李搬运棺材,可是吓的一个个都不愿意前来,最后还是加了钱,又实在是抹不开李家大少爷的面子,只得应了这差事。

    “这马上就要天黑了,听说兰若寺闹鬼,寺庙里的和尚全部跑了,一些借宿在兰若寺的路人也接二连三的被害了性命,大少爷你这又何必来这不干净的地方呢?”一位黝黑消瘦的中年男子左右为难道。

    “抬了棺就走,没其他的事情,你们别担心,如果有妖怪恶鬼,我也会保你们安全,别婆婆妈妈,赶紧去后山移棺,别拖得太久了。”李修远说道。

    “是,是,是。”为首的抬棺匠也不想耽搁时辰。

    跟着李修远来到了后山,寻到了青梅的墓穴之后,便立刻开始掘土起棺。

    封土挖开之后,却见一口实木大棺躺在泥土之中,附近密密麻麻的覆盖着老树的树根。

    像是蜘蛛网一样缠住了这口棺木。

    “大少爷,这棺材都长出根了,里面出了妖吧。”为首的那黝黑男子有些迟疑,不敢动手。

    李修远说道:“哪有什么妖,大惊小怪的,你们且看着便是。”

    说完,他取出了虎口吞金枪,随手割了几下,砍断了那些树根。

    “你们看,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么?赶紧起棺,路上别停,连夜送到我府上去,从后门走,到时候自然会有人给你工钱。”李修远道。

    见到李修远如此镇定的样子,抬棺匠们也就安了心来了,他们本来也都是胆大之人,不然也做不了这门活。

    “起,起棺。”

    为首的抬棺匠,招呼一声,一番准备之后五六个汉子将这口大棺从泥土之中抬了起来。

    “棺材沉不沉?”为首的那抬棺匠问道。

    “这棺很轻。”抬棺的汉子说道,却是微微松了口气。

    一般来说棺材轻就意味着没有邪物,因为里面的尸骨多半是化掉了,或者是腐烂了,是不会生出邪魅的。

    相反,如果棺材极重,多半是有邪气,尸体产生了异变,这种情况是抬棺匠最不乐意看到的。

    “轻就好,赶紧上路,再有几个时辰就天黑了。”为首的抬棺匠说道。

    众人应了声,便立刻抬棺上路。

    “大少爷,那我们就先走了,保证天黑之前将这口棺送到贵府上。”为首的抬棺匠说道。

    “去吧。”李修远道。

    见到这群人抬着青梅的棺材离去,他不放心又对着左右道:“李忠,派几个阴兵跟着,路上我不想发生什么意外,切莫让任何人动棺木,如果出现不能解决的麻烦立刻通知我。”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周围树荫之下阵阵阴风卷动。

    几股夹带着香火和纸灰味的阴风当即在林间的树荫之中穿梭着,吹动着树叶簌簌作响,几股阴风凝聚不散一直跟着这群抬棺匠后面而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