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章树亡。

    “可恶,那树妖逃走了。”

    燕赤霞见到那树妖遁走,当即大为恼火,本来自己和李修远联手已经能将其诛杀了,哪知道会突然多出一个黑山老妖施法干预了。

    警惕无比的扫看了周围,却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所谓黑山老妖的身影。

    两尊千年大妖居然藏的一个比一个深。

    明明有着千年的道行,却如此的贪生怕死,如此一来还真的很不好杀。

    “不急,这树妖的树根还在这里,它是逃不了的,至于那黑山老妖,暂时别理会,这黑山老妖若是敢现身,我一并将其诛杀了。”李修远道。

    若是黑山老妖出现,那么他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祭出斩仙大刀,不给这两个大妖任何的机会。

    眼下,他不想打草惊蛇,而且树妖不现身,他即便是神魂出窍,也斩不了它。

    且等待一个最好的机会。

    “书生,你有什么办法逼那树妖出来么?”燕赤霞道。

    “方法自然是有,很简单。”李修远取下腰间的鬼王布袋,然后喊了句法诀,鬼王布袋立刻自行张开,从里面飞出了一个个木桶。

    木桶落在地上炸开,竟是黑漆漆的粘稠之物,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味道。

    “这是军中的猛火油?”燕赤霞立刻看了出来,惊道:“你这书生的布袋里居然装着这么危险的东西。”

    “为了对付树妖,自然是要准备周全。”李修远说道。

    什么猛火油,这只是古代的说话,实际上就是石油。

    李家的商队行遍很多地方,找到这玩意不难,而李修远早年就有让人收集,储存一些,以备不时之需,白天他回郭北县的时候就特意带了不少来,为的就是对付这树妖。

    本以为用不上,现在看来,之前的准备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个个木桶从高空坠下,落在地上,猛火油四溅,仅仅片刻功夫就将整个地坑给尽数沾染了一片。

    “燕赤霞,点火。”李修远骑着龙马越出了大坑,离开了危险的地方。

    “好。”

    燕赤霞这个时候也没有去纠结李修远为什么会有这军中的物资,此刻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符箓,丢出之后化作了一团火焰在半空之中炸开,点点火光落在了地坑之中。

    “轰~!”

    瞬间,一团火光腾空而起,一瞬间就将整个昏暗的树林给照亮了,那被猛火油沾染的树木,树根立刻就被点燃了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

    这些树根有些是寻常树木的树根,而在里面却混杂着树妖姥姥的根须。

    当即一声声凄厉的叫声从地下传了出来,显然是那树妖姥姥受到了十分严重的伤害。

    它是草木得到,最忌讳的就是火。

    不管道行有多高,火永远都是它的克星。

    火焰十分霸道,产生大量的热气,整个地洞都被烤红了,天空之上浓烟滚滚,宛如一场大火灾。

    “看你这树妖能忍耐多久。”燕赤霞手持宝剑,等待着这个树妖从地下钻出来。

    李修远也是警惕四周,他知道除了一个树妖姥姥之外还有一个黑山老妖。

    树妖已经是黔驴技穷了,翻不起什么风浪,但是这个黑山老妖他还不知道根底,不知道会是一只什么样的妖怪。

    “啊~!”

    没有过多久,树妖姥姥惨叫一声,却听见一声破土巨响,只见一棵巨大的树干从地上冲了出来,这棵大树没有树冠树皮,只有树心和那密密麻麻的根须,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的。

    但是在这树干上却又一张满是皱纹的人脸,上面隐约呈现了一个人形。

    咋一看去,就像是一个人和树木生长在一块。

    “出来了。”李修远当即冲了过去,准备结果了这树妖。

    树妖姥姥此刻不少的树根都沾染了猛火油,火焰黏在它身上烧,它受到了莫大的痛苦,伤势在迅速的增加着。

    此刻又见到李修远杀了过来,顿时吓的亡魂具冒,大喊道:“黑山老妖助我,快快助我。”

    “这蠢货,生怕李修远不知道我在这里么?”

    某处阴暗的地方,黑山老妖蛰伏在这里,他听见树妖这般大呼小叫,不禁脸色一黑。

    这家伙色厉胆薄,枉费了这千年的道行。

    “再助这家伙最后一次,若是还不行,便只能放弃这次的机会了。”黑山老妖暗道。

    立刻,之前飞出地面的石碑轰隆隆作响,然后再次腾空而起,铺天盖地的向着李修远的方向砸去,想要将他当场砸死。

    “还想阻我?”李修远示意了一下龙马。

    龙马左右避闪,再加上这石碑飞到自己三丈范围的时候瞬间失去了力量,齐齐往下坠去,看上去虽然唬人,但实际上作用却非常的有限,除非李修远站在原地不动方才有可能被这落下的石头砸中,否则根本就不会有事。

    树妖姥姥见此本想再次抽身离开,可是刚想行动。

    “咻~!”

    一柄宝剑不知道从哪飞了过来,直接刺在了它的身上,瞬间就在它的身上破开了一道口子,那口子处鲜红的鲜血喷涌,根本就不是寻常树木的树汁。

    “等了这么久,总算是逮住机会了,好一只妖怪,你之前派女鬼来也诱惑我,谋害我的性命,今日刺你一剑也算是对你的回报了。”

    夏侯武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了树妖的身边,在离的几丈远的时候掷出了手中的宝剑。

    “好,夏侯兄,你这一剑来的正是时候。”燕赤霞大赞一声,随后低喝道:“御剑~!”

    飞剑脱手飞出,直奔树妖而去。

    “这点手段就像杀死我,休想。”

    树妖姥姥痛苦的嘶喊道,那沾染火焰的树根疯狂摆动,欲打落这一柄飞剑。

    可是它那树根疯狂摆动每一下,就突然失去了力量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树妖,别做无用的抵抗,你害了这么多人,今日岂能不死。”

    李修远骑着龙马而至,他的气息封锁了它的法力,让它失去了作恶的能力。

    “咻~!”

    瞬间,宝剑飞来,再次没入了树妖的身躯之中。

    树妖发出了凄惨的叫声,它想要反抗,可是却是无能为力了。

    李修远已经骑着龙马来到了它的身边,它的法力施展不出来,只能是变成了一节树桩立在这里,不得动弹。

    “李修远,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你会遭到报应的,我要诅咒你,如果不是你,我肯定会得道成仙。”树妖姥姥嘶哑的吼道。

    “是啊,我断了你的成仙的根基,但你若是足够强大,大可吃了我,补全你的仙基,直接得道成仙,可惜你做不到,你既不能渡过成仙的劫难,又没办法吃了我,你只能吸取百姓的鲜血,害死一条条人命,躲在阴暗的地下苟延残喘。”

    李修远翻身下马,手持大枪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你们妖魔鬼怪可以肆无忌惮的害人,那么我也可以肆无忌惮的除妖,这是最简单的因果,而且你们妖魔昌盛强大,就意味着人道衰弱,我是人,带着责任来到这个世界,自然是要为万世开太平,你现在不过是我道路上的一块拦路朽木,现在,我便将你这块拦路朽木劈碎,继续走我的人间大道之路,你可以诅咒我,也可以怪我,可以怨我,但是无所谓,我依然会往前走。”

    说着,他已经走到了树妖的面前,看着它那张满是皱纹的狰狞木脸。

    手中的虎口吞金枪一挥,瞬间就刺入了树妖姥姥的身躯之中。

    “啊~!”

    树妖姥姥又是惨叫一声,鲜血汩汩不断的从身躯之中冒出,接连被伤了三下本体,便是近千年道行的妖怪也受不了。

    “你不会成圣的,你也一定不得好死......”

    树妖姥姥此刻发出了罪恶的诅咒。

    “我不在乎成圣,我只是想做我想做的,即便是死了,也无所谓,天下芸芸众生,谁不死?日月都有熄灭的时候,山岳都有崩塌之日,没有一样事物能永垂不朽。”

    李修远手中大枪臂膀力量爆发,猛地一抖。

    “轰~!”

    树妖的身躯猛地震的龟裂,随后轰的一声炸了个四分五裂。

    那木质的苍老脸庞落在了李修远的脚下,树妖姥姥的还未闭起的眼睛带着怨恨之色看着李修远,似乎要将他的样子深深的烙印在灵魂深入,带到下一世去。

    然而李修远往前一踩,直接踩碎了那一张木质的老脸。

    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树干。

    他在仔细寻找了一番,确定这树妖已经真的死了,方才放下心来。

    但.......

    那个黑山老妖的踪迹却始终没有见到。

    至始至终,那树妖口中的黑山老妖只是在暗中施过两次法,连面都没有露过一下。

    如今树妖已经毙命了,那黑山老妖更不可能再出现了,估计这个时候多半已经逃走了。

    “太好了,这树妖总算是杀死它了,还真是难杀,差点又被它给逃走了。”

    燕赤霞此刻收回宝剑微微松了口气道。

    若是刚才被树妖逃了,以树妖的性格多半是不会再出现了,肯定会蛰伏起来,没有几百年的时间绝对不会出世。

    “是啊,千年道行的妖怪的确不好杀。”李修远道。

    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完,附近阵阵阴风吹起,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少爷,当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