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饿鬼乞食

    夜晚。

    宁采臣忽的从梦中惊醒了过来,大喊着小倩的名字。

    他浑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可是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这只是一个梦,一个无比真实的梦,梦中发生的一切宛如真实存在一般,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只是一个梦?还是刚才小倩真的来过这里了?”宁采臣翻身坐起,喘了喘气,睡意全无。

    他觉得此事应该问一问李修远,李公子,他对神鬼之事很精通,或许能够解析刚才的梦境。

    可是当他刚刚点燃蜡烛的时候,却蓦地发现,放在桌上聂小倩的骨灰坛已经不见了。

    在上面还留下了一张祭祀用的草纸,上面有一行娟秀的字迹,像是一位女子所写的,而信上的内容也很简单,只是一行辞别的话。

    见到这里,宁采臣方才神色暗淡起来,明白了刚才的梦境都是真的。

    聂小倩真的去投胎转世去了。

    “终究只是一场梦么?”宁采臣喃喃低语,陷入了沉思。

    而时间一晃,便是第二日的清晨。

    在诛灭了这树妖之后,李修远如之前答应的一样,将所剩下的几坛美酒送于了燕赤霞,并且和夏侯武在兰若寺痛饮了一番,以示庆祝。

    燕赤霞和夏侯武醉倒之后昏睡不醒。

    李修远则是打坐了几个时辰,恢复了精神,准备今日回郭北县去。

    也没有去和两个人招呼了,昨日就已经说好了,树妖一灭,燕赤霞自然是继续行侠仗义,斩妖除魔,捉拿大盗,以四海为家,日后有缘再见,至于夏侯武,自认为自己和燕赤霞的武艺有着很大的差距,也不再缠着他比试了,决定去四处游历。

    但夏侯武也表示,若是李修远他日需要他的帮助的话,尽管开口,他会义不容辞的。

    带着龙马,独自一人,向着兰若寺外走去。

    路上遇到了闲逛在寺庙之中的宁采臣。

    “李公子,你这是要回去么?”宁采臣开口道。

    “是的,树妖已经灭了,那黑山老妖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兰若寺鬼魅尽数消失不见,此地也算是恢复了太平,而且我出来的时间也不早了,也是时候回府了,你不是要去郭北县收账么,不如同行吧?”李修远道。

    宁采臣施了一礼道;“小生还想在这里多住几晚,迟几日再去郭北县拜访李公子。”

    “兰若寺现在安全,僻静,是一处居住的好地方,你在这里多休息几日也不错。”李修远点了点头,也没有点破。

    他看的出来这宁采臣还是对聂小倩念念不忘,舍不得离开。

    只是人鬼殊途,聂小倩去投胎转世去了,这缘分也算是到此为止了。

    两人有说了一些话,最后李修远辞别了宁采臣,骑着龙马返回了郭北县。

    在那阴森森的兰若寺待了几日,这回到了热闹非凡的郭北县,感觉还是有点怪怪的。

    为了不让人觉得惊奇,李修远在还未入城之前就已经将龙马收了起来,然后走了一段路,进了县城。

    “这不是大少爷么?大清早的咋从县外回来呢。”

    “哟,大少爷早啊,早饭吃了不,要不给您下碗面条?”

    “去去去,你是想大少爷给你家招揽生意吧,一碗面条就想请大少爷坐下,你也太小气了。”

    县内不少认识李修远的百姓,热情的打着招呼,尤其是道路旁的店家,都巴不得拉李修远进店吃点东西。

    若是能得到李修远的一句夸赞,对于在郭北县做吃食的人,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生意都会火红很多。

    而当李修远路过一家自己颇常去的包子铺时,却发现原本生意很好的店铺却是冷冷清清,几乎没有人去光顾,而掌柜的却是皱着眉头,心事重重的坐在那里,似乎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

    “掌柜的,怎么了,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前段时间施舍包子,施舍多了,折了本?”李修远笑着问了一句。

    “哦,是大少爷?”掌柜的迅速看去,见到李修远走来,当即一惊,急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小的见过大少爷。”

    “用不着那么客气,我又不是官老爷,没那么大的威风。”李修远说道。

    掌柜的笑了笑:“大少爷考取功名是迟早的事,以后早晚是官老爷。”

    “你们认为做官是一件很威风,很气派的事情,但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我却认为做官是一种责任,所以你若是说我以后富贵荣华,妻妾成群,我会很高兴,若是夸我做官老爷,我却不那么开心。”李修远道。

    “大少爷的话带着一股味,需要细品,小的哪懂那些大道理。”掌柜的说道。

    李修远道:“怎么了,今日没出摊?不会真的是上次施舍包子施舍多了,折了本吧。”

    掌柜正色道:“施舍救人,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小的高兴还来不及呢,而且大少爷不也为小的减免了租金么,小的并未折本,相反还承蒙大少爷照顾,生意好了很多,赚的钱财也多了不少。”

    “这是一件好事啊,那你为何忧愁。”

    李修远道:“本想在你摊上吃点东西的,谁知道你今日早上却没出摊。”

    “并非小的不做生意啊,而是这生意没办法做,小的每蒸出一笼包子,可都有怪事发生,这才使得这生意坐不下去了。”掌柜的道。

    李修远好奇问道:“哦。怪事?什么样的怪事。”

    掌柜的细细说了一下,大致是包子刚出笼,就立刻缩小了一圈,等到送上来的时候就碗口大小的包子就缩成了一团面粉大小,食之无味。

    “还有这样的事情?嗯,你且送一笼包子上来,我看看怎么回事。”李修远道。

    掌柜的也没多想,只是吩咐了小二去送一笼包子上来。

    很快,小二去店内的后厨取了一笼包子过来,果不其然,这小二端着一笼包子还未走出来的时候,那包子就肉眼可辨的缩小,缩小,最后只剩下一小团白面,取来用手一撮,直接化作了粉末,一点可以使用的价值都没有。

    “大少爷,你看这......”掌柜的说道。

    李修远笑了笑:“不是什么大事不来的事情,这是被鬼给吃掉了。”

    “被鬼吃了?”掌柜的一惊。

    “是啊,鬼食气,吃的是食物之中的精华,若是拿酒祭祀鬼神,若是鬼神享用了,酒立刻就会失去酒味,变馊,变酸,这是因为酒气已经被鬼神给吃掉了,食物也是如此,若是被鬼神享用了,食物就会失去原本的味道,就如同你这包子一样。”李修远道。

    “这光天化日的,哪,哪会有鬼啊。”掌柜的吓的有些哆嗦起来。

    “谁说白天没鬼,白天的鬼不必晚上的少,只是白天鬼躲在阴暗的地方不出来活动罢了,却并不代表着不存在,看样子你这店里躲了几只小鬼。”李修远向着店里看去。

    却见那店里阴暗的地方有五六位面黑消瘦的男子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不注意看的话还真的不容易看出来。

    “什,什么,店里有鬼?”

    掌柜的大惊失色:“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急,既然今日正好遇上了,便帮掌柜的这个忙,解决了这几只小鬼吧。”李修远说着便往店内走去。

    进入店里之后,他就感觉到了一股阴晦气息,这是鬼身上常有的气息。

    李修远向着那五六只鬼走去,开口道:“你们这几只鬼为什么大白天的躲在别人店里偷吃别人的食物,难道不知道这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么?”

    这五六只卷缩在角落里的鬼见到李修远居然能看到自己,当即明白,这是一位不寻常的高人。

    一只高大一些的鬼恭恭敬敬的走出来道:“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躲这里乞食啊,我们生前都是受了灾,没有东西吃,饿死了的人,死后变成了饿死鬼,又因为没有亲人祭祀,来到这里只是因为腹内饥饿难耐,不得已方才躲在这家掌柜的店李乞食几顿,只等吃饱喝足之后就离开。”

    “还请这位高人见谅,我们只是偷吃几顿,绝对没有想要害人的意思,这位掌柜也是一位有福德,良善的人,我们不敢加害他,便是掌柜的路过,我们也要躲在角落里避的远远的,生怕被我们的鬼气影响,让掌柜的生了病。”

    又有一只饿死鬼带着几分胆怯的说道。

    “你们在这里吃了多少天了?”李修远道。

    “已经五天了,只等今日最后一日吃完之后就离开,我们商定好了,一人饱食一天,我们鬼吃饱了一顿之后可以挨上一年,相信能够支持到投胎转世的那日。”高大一些的饿死鬼道。

    李修远道:“你们六只饿死鬼,吃了掌柜的六日,这份恩情如何还?”

    “我下一世给他免费做工一年。”

    “我下一世帮他小事十件。”

    “我下一世送他一百两银钱。”

    “......”这些饿死鬼纷纷的开口道,皆是说出了自己补偿掌柜的方法。

    由此可见,一个人在生前得到的种种好处,皆是前世行善积德的缘故,所谓的贵人相助,实际上就是上辈子留下的福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