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鬼妻持家

    在李府的后院之中。

    这里是李修远的院子,凉亭小榭,曲径通幽,是一处雅致的住处,平日里能出入这里的人极少,只有几个忠心护卫和婢女罢了。

    其他人是禁止出入这里的。

    既是为了能让李修远安心读书,不被打搅,又是因为他的出生不凡,身怀神异,李大富一直有意的掩盖。

    但是在今日。

    一间偏房之内,这里房门紧闭,隐约传来了训斥的声音。

    却是一位体态娇柔,清纯俏媚的女子,正在训斥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丫鬟,丫鬟亦是秀气可人,一副乖巧伶俐的模样,让人一看就容易心生喜爱之心。

    “小蝶,当初我临死之前将你托付给夫君,并非只是单纯的让你在夫君身边做丫鬟,夫君的家世你也看到了,府上貌美的丫鬟不少,实在是不缺你这么一个,小姐我是想让你跟着夫君,伺候夫君,以后有一个好的归宿,现在看看你,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却还是守身如玉,你让小姐怎么说你才好?”

    屋内,青梅的身形有些虚幻,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她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只女鬼。

    如今她的棺木被运回了李府邸,魂魄自然也就跟着来了。

    而在昨日晚上,她就已经找到了李府内的小蝶。

    主仆二人隔着生死相见,总归是闹出了一些误会,昨晚小蝶就被吓了个要死。

    好在小蝶也渐渐接受了自己小姐变成了鬼的事实,如今心中的害怕却是渐渐消失了,虽人鬼有别,但是还是如之前相依为命的主仆一般,感情融洽。

    不过当青梅问起小蝶和李修远之间的闺房之事时却又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训斥了起来。

    “小姐,奴婢并非不愿意服侍少爷,只是少爷平日十分忙碌,奴婢实在是没有机会服侍夫君,而且少爷又念及奴婢年纪小,不肯让奴婢服侍,所以便一直拖到了现在。”小蝶低着头,一副委屈不已的样子说道。

    青梅打量了一下小蝶,说道:“以前身子骨是有些弱,夫君怜惜并不奇怪,可半年时间不见,你这身子也养的差不多了,以夫君的性子,断然不会少了你的衣食,你看看你,走出去哪里像是一个丫鬟,到像是一个富贵人家的小姐,也不知道得了夫君多少好处。”

    说完,又忍不住笑骂了一句。

    果然,当初将小蝶交给夫君手中是正确的,原本有些消瘦的小蝶却是养的白嫩,可人,胸脯也鼓鼓的撑了起来,有了成熟女子的特征。

    若是青楼的老鸨瞧见,定然要让她去接客了。

    可如今,脱离了苦海,一下子掉进了蜜罐子里,竟不思回报,不想方设法的为夫君生育,难不成真想一辈子做一个没名没分的小丫鬟不成?

    小蝶此刻脸蛋微微一红:“少爷是待奴婢极好,可是少爷的话奴婢也不能不听。”

    “狡辩,以前青楼里跟着那些姐姐学的手段忘记了?你若施展一二,夫君岂会饶的了你。”青梅啐了一口道。

    “怕少爷不喜,厌恶这些风流手段,奴婢哪敢学那些青楼女子,而且小姐既然回来了,那小姐应该先去服侍少爷才对,奴婢再等等也不急。”小蝶羞意道。

    青梅又有些惆怅道:“你道小姐不想把清清白白的身子托付给夫君么?只是我和夫君有缘无分,生前还未来得及表明心迹,便做了亡魂,虽化作了鬼,再次重逢了,但夫君是活人,又有冥冥之中的庇护,鬼神难近,小姐现在我连靠在夫君的怀中都做不到,哪能如正常女子一般为夫君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若是寻常普通的男子,人鬼相合,倒也无妨。

    只要克制就行了。

    可是李修远的身份注定他不能亲近鬼神,这一点让青梅很是无奈。

    “好了,不说这个了,适才我听到公公在催促夫君今日收你们入房,这是一个机会,你可要把握好,切不可再错等下去了,赶紧先去做一些准备。”青梅说道。

    小蝶道羞红道:“不知要做什么准备?”

    “还能有什么,自然是沐浴更衣,梳妆打扮了。”青梅说道:“以前的东西都白学了么?”

    “小姐,那是青楼女子取悦恩客的手段,怎么能用在少爷的身上。”小蝶红着脸道。

    “正是因为夫君重要,所以才要千百倍的认真,女为悦己者容,这道理难道还要我多说么?”青梅说道。

    小蝶被青梅一番训斥之后,当即恍然,当即明白了该怎么做了。

    好一会儿之后屋内青梅的声音一停,她方才红着脸,微微低着头做贼似的向着浴房的方向走去。

    对于后院发生的事情李修远还不知道。

    他现在又在和父亲李大富商议着府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父亲,现在世道不景气了,乱象渐显,我们李家应该多经营粮食,布匹等一些货物,尤其是粮食,应该再建几个粮仓,秋收的粮食不应该拿去酿酒,贱卖,而应该囤积起来,如果再遇到比上次洪水还要大的灾难,没有粮食的话只怕情况会非常糟糕。”

    大堂内,李修远开口建议道。

    李家经营郭北县已经好几代了,虽然如寻常的地主一般大量土地兼并,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不大量买卖土地,别人也会,而没有足够土地支撑,这郭北县首富早就易主了。

    因为有土地也就有足够的佃农,有了大量靠你吃饭的佃农,李家的势力和地位才会水涨船高。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几乎土皇帝一般的经营,再加上李修远超越了现代社会的耕种理念,可以说每年李家都会大获丰收。

    粮食,家畜,家禽多的数不胜数。

    否则,郭北县的繁华怎么来?

    李大富沉吟了一下道:“吾儿,粮食我们家一直有囤,哪怕是碰到天灾十年,也能支撑下去,每年丰收的粮食,我们早就使用不完了,都是以低于市价贩卖给各地的粮商,如今加大力度屯粮这可是一件赔本的买卖,建造粮仓的花费吾儿也知道。”

    粮仓的确不是像建房子一样随随便便就能建的,有诸多讲究,先要选地,然后挖窖,夯实,火烧,防潮,铺砖等等诸如此类的工序。

    除此之外粮仓很占地,自古以来都是非大户所不能建。

    因为太耗费钱财,土地了。

    当然,若是建好之后一座好的粮仓能使用几百年,足以作为底蕴传给后代。

    “遇到天灾我们家的粮食的确是能支撑十年,但若是遇到乱世呢?所以还请父亲考虑此事。”李修远道。

    “也罢,这事情为父也懒得多考虑了,不就是粮仓么?这是一件好事,花费一些钱财也值得,今年便选址开工,建它十座大粮仓,反正之前进入郭北县的灾民多,很多灾民正愁没有活计呢,也算是做一件善事吧,”李大富说道。

    家里的大小事情都是李修远和李大富两个人商议。

    两个人一点头,事情就算是决定了。

    这事情定下之后,李修远忽的又问道;“对了,父亲,这郭北县外有一座叫兰若寺的寺庙,那寺庙虽然已经荒废了,但是地还在哪里,不知道那地是谁的?孩儿想把兰若寺买下来。”

    “兰若寺不是闹妖怪么,吾儿要那破地方作甚?”李大富忽的睁大了眼睛道。

    “若是能除去妖邪,修葺一下,那是一座很好寺庙,废弃可惜了。”李修远道。

    李大富说道:“那地是一块荒地,听老一辈人说那寺庙以前是有一个和尚花了六十年的时间治病救人,募捐所得的金钱修建的,后来兰若寺香火旺盛了,香客多了,也就不断扩建了几次,方才有了今日的规模,所以那地是没有主的,若是真算起来的话,应该是官府的地,只是那地方前不搭村,后不搭店,官府也不会去管。”

    李修远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

    这古代荒地多的去了,在荒郊野外修建一座寺庙,官府的确不会去管,等这修建好了,若是碰到有良心的县令还会为你发放地契。

    既然如此的话,李修远决定派人去修葺兰若寺,改为一座新的寺庙,把铁山,李忠,还有那两个阴兵的神像移过去。

    家中的事情解决之后已经到了傍晚。

    当李修远回到自己所在的院子时,却瞧见一个貌美的女子正倚门而坐,撑着脑袋似乎在等着自己过来。

    “小蝶,是你?”他瞧了一眼,顿时大感意外。

    却见原本小蝶今日却是大变模样,脸上画着淡妆,梳着精致的发髻,披着一件单薄的纱衣,可以透见那玲珑的身段上那翠绿的肚兜,和平时丫鬟的装扮完全不同,带着几分成熟女子的媚态,少了几分少女的稚嫩。

    变化太大,一时间让李修远都怀疑认错人了。

    “少爷。”

    小蝶微红着脸站了起来,急忙施了一礼。

    “怎么这般打扮,和你平时穿着完全不同,是谁教你的?”李修远道。

    “妾身见过夫君,是妾身给小蝶打扮了一下,好让她今晚服侍夫君。”

    这个时候,一阵阴风卷起,在丈许外青梅的身形显露了出来,带着几分羞意施了一礼道。

    李修远笑道:“小梅,好端端的为何这样做?”

    青梅说道:“夫君不近女色,妾身如何向公婆交代,妾身既已是夫君之鬼,当为夫君操办此事,小蝶早已对夫君芳心暗许,夫君难道忍心辜负小蝶的一番美意么?”

    说完示意了一下。

    小蝶娇羞一片迈着莲步投进了自家少爷的怀中,一颗芳心剧烈的跳动着,紧张而又羞意,虽之前准备了种种诱惑的手段,但是此刻脑袋一迷糊,却是什么都忘了,只是埋在男人怀中,紧紧的将这个心爱的男人抱住。

    李修远却是惭愧不已,前段时间太过忙碌了,以至于忽略了身边人,如今事情都点破了,那再找什么理由那就不是男人了。

    当即他哈哈一笑:“夫人说的极是,如此良辰美景,岂能辜负小蝶的心意。”

    说完,便将小蝶横抱了起来,以他的力气,怀中的小蝶身子轻盈似无物,不知道多娇柔。

    小蝶呼吸急促,娇羞万分,只是任由自家少爷把自己抱进卧房之中去。

    青梅笑盈盈的站在原地,并未跟上去。

    “对了,夫君还有一个丫鬟,叫杜春花,我得让她今日暂且别进卧房打搅夫君,今日且让小蝶侍奉,下回我再让杜春花侍奉,夫君身边有了这两个贴身婢女,相信暂时足矣。”

    蓦地,她有想起了什么,转身去通知杜春花。

    青梅也不会偏心,只是一个先后的问题,她本来就不是明媒正娶的女子,只是公婆承认了而已,实际上还是上不了台面的鬼妻,所能持重的就是一个德行,操守,若是连妇德都失去了,她不知道有什么面目待在这里侍奉夫君,替夫君持家管事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