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地仙

    “出事?出什么事情了?”李大富立刻有些紧张的问道。

    李管家如此急匆匆的跑来,若是有事的话定然是颇为严重的事情,若是小事的话李管家也不会亲自前来禀告。

    “回老爷,前些几日老爷不是吩咐要建粮仓么?”李管家说道:“可就在今日破土动工没有多久,就出事了,听说那动工的地方已经闹出了人命了,老爷还是赶紧去看看吧,具体的老奴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还是听那做工的工头跑过来告知的。”

    “竟有这事情?”李大富顿时惊道:“快,吾儿随为父过去看看。”

    出了人命,不管在什么时代都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李家是商贾之家,更在意这个。

    在郭北县的城外,不远处有一座小土丘,因为这里地势较高的缘故,被选址作为李家修建粮仓的位置之一。

    原本是今日开始动土修建的,可是还未修建多久,这小山丘却突然的震裂开来了,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吓的工人们亡魂惧怕,呼喊逃窜,而伴随着之前的一声剧烈震动,山丘的地面上裂开了一条条巨大的缝隙,每一条缝隙都足足有四五尺宽,足足可以塞下一个人。

    而就是因为这巨大的地缝出现的缘故,做工的工人们有好几位一不小心掉进了地缝之中。

    那地缝深邃无比,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只知道人若是往旁边一站的话可以感受到一股阴凉的冷风吹了出来,呜呜作响。

    仿佛那里面似乎别有洞天一样。

    “刚才那一次震动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此刻,李大富和李修远还有李家的一些护卫门匆匆赶到。

    当众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见到地面上那一条条巨大的裂缝似顿露出了吃惊之色。

    不过更为吃惊的是这裂缝的特殊之处。

    深邃不见底,不像是地震震开的,倒像是天然存在。

    “掉下去多少个人了?”李大富忙询问工头道。

    工头回道:“有四个工人掉进了地缝之中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李修远道;“是不是你们触动了什么不该触动的东西。”

    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充满神异,普通人一不小心就容易犯了忌讳,容易招惹到什么莫名的灾难,这样的事情可不少见。

    工头目光有些闪躲道:“有几个工人在挖土的时候挖到了一个大缸,那几个工人可能是怀疑里面藏着宝贝,便拿锄头大破了一块缸身,哪知道那缸身一打破便立刻轰的一声发出了巨响,紧接着地动山摇,然后地面上就出现了这一道道裂痕,他们也因此掉进了裂缝之中去了。”

    “缸在什么地方?”李修远问道。

    “就在前面那凸起的地方。”工头指着动土的一片地方道。

    李修远道:“父亲,孩儿去看看,或许又是什么邪物作祟。”

    “吾儿且不要鲁莽,这里既然地方不吉利,干脆选过另外一块地好了,这里就荒在这里吧,也别管有什么邪物不邪物的了。”李大富说道。

    一块荒地大不了不要了,这并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相反若是因为这事情真的招惹到了什么邪物那才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

    李修远说道;“父亲,这里是不是有邪物作祟还不知道,不过动静既然闹的这么大,如果不查清楚的话这事情怕是还有可能发生,既然已经发现了,就不能置之不理。”

    “可派遣护卫,下人过去查探查探,吾儿无需亲力亲为。”李大富说道,说完示意了身边的护卫。

    护卫点了点头当即便欲前去查探。

    李修远却是挥手制止了:“若是真有邪物,护卫过去查探只怕也凶多吉少,这样吧,孩儿带着护卫一起去,这样一来也好有个照应。”

    他鬼神不近,自然不怕什么邪物。

    说完,也不等父亲同意,他便挥了挥手示意了五六个护卫,然后向着那凸起的小兔土丘走去。

    “吾儿当心一些。”李大富忙唤道。

    “大少爷,这事情就交给小的等人就可以了,您在这里歇着就行了。”一位护卫说道。

    李修远道:“这次的动静有些大,我怕事情有些严重,还是去看看比较好,不然我是不会放心的。”

    当众人走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这隆起的小土丘之中的确是迈着一口大缸。

    大缸看样子很陈旧,有很多年的历史了,样式都有些古朴,不是近代的货物。

    如此可见,这大缸至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甚至更远也说不定。

    大缸是倒着放的,缸身处有一处缺口,旁边还堆放着锄头,是被人一锄头锄破的。

    “把那缸敲碎了,看看里面有什么。”李修远说道。

    稳妥起见他还是解开了腰间的玉带,让气息笼罩过去,如果真的是有妖邪的话,那么他也能封锁妖邪的道行和法力,让它失去作恶的能力,若是缸内躲藏有恶鬼的话,那么也也能及时的驱除,保证过去的人再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护卫应了声,拔出腰刀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在缸身上劈了好几刀,最后轰的一声,这口大缸立刻支离破碎了。

    然而缸内的情景却让李修远还有那些护卫们大吃惊。

    缸内居然盘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华丽衣服,头发垂地,浑身布满尘土的老者,好老者看上去白发苍苍,但实际上容貌的样子却只有三四十岁,并不是特别老迈的那种。

    除此之外,这个人双手垂放在双腿上,上面张着长长的指甲,像是很多年都没有修整过一样,都已经卷起来了。

    “大少爷,是一具死尸。”护卫惊吓过后,恢复冷静之后便道。

    李修远瞪了一眼道:“哪有死尸放在这里这么多年不腐烂的,而且你看那人的气色,居然还有血气,根本就不像是死人。”

    不是死人,但也不是妖邪,也不是鬼魅。

    难道是僵尸?

    可是转而他却摇了摇头,也不会是僵尸,僵尸可不是这个样子。

    就在他猜想的时候,忽的。

    这个盘坐在缸内的老者蓦地睁开眼睛,居然清醒了过来,而清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现在是何年何月了?是哪个朝代了,”

    他虽然睁开眼睛,但却纹丝不动,像是木雕一样。

    “现在是大宋的天下,不知道这位老者是哪个朝代的人?”李修远走过去,施了一礼然后道。

    从这老者的语气和穿着,都是古人,不是这个近朝的人。

    老者又问道:“大宋是哪个朝代?和汉朝隔着多久?”

    “相隔一千多年了。”李修远道。

    “一千多年了?那还真是久。”老者似有回忆之色,显然从他的话之中不难推断出,这是一位汉朝的古人。

    至于为什么这个人会坐在一口大缸里被挖出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还未到出世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挖我出来?”老者忽的回过神来,看着李修远道:“我是汉朝时期的修道之人,因为命不久矣的缘故,修了地仙之法,只要功德圆满之日就能成就地下之位,没到今日却被你们提前给挖了出来,坏了我成就地仙的机会。”

    “破土动工,建造粮仓,不小心将道长挖了出来,实在是无意之举。”李修远施了一礼很是歉意道。

    老者却似乎并不生气,而是问道;“你挖粮仓做什么?”

    “囤积粮食。”

    “为何囤积?是想灾乱的时候高价卖出么?”老者问道。

    “不是,是为了在灾乱的时候赈灾救民。”李修远道。

    老者叹了口道:“你的话很真诚,不是谎言,那么你今日在此建造粮仓是好事,以后能活人无数,功德无量,我实在是不好报复你们,看来我的地仙之路已经走到尽头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