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立威

    强词夺理?

    李修远平静道:“我没有违背承若,求某些不作为的神明下凡,反倒是你主动的现身拦截我的书文,最后却说我强词夺理?现在我都有些后悔答应和你们赌了,你们可以抽调走此地的鬼神,留下一地的烂摊子给我收拾,自己则是高高在上的观察着这一切,稍微有点不利于自己的地方就出面打压,确保赌局获胜,如此德行,是一个神明该有的么?”

    这个神明不出现还好,一出现,他就一肚子气。

    既然是不管不问,那就做的干脆一点,这才多久却又现身干预。

    “不管如何,你这文书我不会放出去的,你只是人间圣人而已,并非神明,我等行事岂是你区区一个凡人可以理解的,你今日必须遵守约定,对于神明的承诺如果违背了,你可知道后果?”

    天上的红光渐渐隐匿,那股青烟也有想要消散的意思。

    “我违背了承诺要承担后果,你们违背了承诺谁来管?你这家伙该管的事情不管,不该管的事情却管个不停,人间的那么多妖邪不去荡平,却整日盯着我的斩仙大刀,看来人间的兴衰你们不管,百姓的死活你们不顾,你们怜惜的只是自己的小命而已,既然神明不明,那就是恶神,该杀。”

    李修远目中凶光一闪,整个人突然坐在了草棚之中。

    “护住我的肉身。”

    说完,他身体之中紫光闪烁,一道紫气宛如气柱一般冲天而起,瞬间就穿透草棚,飞入了云层之中。

    护卫们并没有听到神明的话,只是见到自家少爷对着天空说了几句话便坐了下来。

    跟着李修远比较久的两个护卫立刻拿出了柳木棍护在左右,他们知道这是自家少爷魂魄出窍了,而出窍之后最重要的就是保护住身体不被人损害。

    李修远的神魂在紫气的笼罩之下冲入了九天之上,他手中提着一柄煞气凌然的大刀,一双眸子似乎放着光芒扫看着四周。

    忽的,那红光之中有一位身穿红色官服样式的神明迅速的离去,向着九天之上飞去。

    “拦我书文还想走,真把我当成泥捏的不成,一点火气都没有?”李修远怒气冲冲的提刀反去。

    那红色官服的神明见到李修远冲来,大惊失色,吓的急急忙忙的化作了一道红光远遁而走。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再走一步我便斩了你。”李修远追了一段路程之后也不追了,忽的停下了脚步。

    他的神魂不能追的太远,否则一来一回误了时辰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红色官服的神明却是不理会他,而是继续往前远处遁走:“本神才不与你一般见识。”

    说完纵身一跃,欲飞入了一座巨大的仙宫门户之中,今日仙宫之中去躲避李修远的追击。

    “给脸不要脸,既然还想逃,那就休怪我刀下无情了。”

    李修远忽的手中的斩仙大刀一挥。

    “嗡~!”

    瞬间,天空之上撕开了一道偌大的口子,白云散尽,仿佛被什么力量给荡平了一样。

    那朱红色官服的神明当即哇的惨叫一声,并未被斩仙大刀斩中,但却被这力量给波及到了,瞬间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那一座巨大仙宫的大门之上,发出了一声宛如撞钟半的巨响,在天空之上回荡起来。

    这声音便连凡间都的百姓都听到了。

    不少的百姓都纷纷抬起头看着天空,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天空上传来了一声钟声。

    李修远的神魂此刻飞了过去,却见那个朱红色官服的神明却痛苦的躺在那仙宫的大门前,哀嚎着,背后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整个身躯隐约有崩溃的迹象。

    这才只是被波及了,如果正面斩中的话,绝对是必死无疑。

    “我想和你讲道理,你却给我玩手段,很好,今日拿你祭刀,也让其他恶神知道,人间圣人的威严是不容冒犯的。”李修远提刀而来,欲一刀劈了这恶神。

    “李公子,刀下留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颇为熟悉的威严声音响起,随后却见天宫的大门忽的打开了,紧接着一阵阵声乐响起,却见一辆辇车使了出来,在那辇车上的帷幔之中,一位身穿衮服,头戴冕旒,宛如一位古代帝王的人坐在里面,正是他出声制止了李修远。

    “你这声音......是当日金陵城外的那个附身在小贩身上的神明。”李修远心中暗道。

    虽然他不认识这是哪路神明,但是却听过这个神明的声音。

    则是和自己设下赌局的神明之一。

    “适才的事情我都已经清楚了,你虽是人间圣人,但是却太过霸道了,既答应了赌约,那么那文书就不应该发出来。”辇车上的那个帷幔之中的神明威严道。

    “你们既已让扬州让我管理,为何你麾下的神明却下凡到扬州地界,这是他违约还是我违约?”李修远冷冷道。

    那位宛如帝王一般的神明顿时沉默了一下;“是你先发出的文书,他才会去制止。”

    “既然扬州已无神明,那么何惧我发出文书,别用一些理由搪塞我,因为你们知道,人间的很多事情已经管不了,很多神明不听你们的调遣安排,所以你们才要拦截我的文书,给我增加麻烦。之前兰若寺内恶妖作乱的时候你们不去管,现在我要治理的时候却要横加干预,这是什么道理?”李修远说道。

    “人间混乱,神明避世,这事岂能尽数怪罪于神。”那车辇车上的神明说道。

    “我并未全部怪罪给神明,而且我要说的也不是这个问题,而是赌约的问题,这份赌约是你们违约了,你们既然不管扬州事,那么就在天上安分一点,看我去治理扬州,好事不管,坏事也不管,连泥塑也做的不安分,这算什么?害虫么?我看你们比起凡间的妖邪要更可恶,今日我没有时间和你辩论这个,事情的对错你心中也有数。”李修远道。

    “如果你们继续要承认这份赌约的话,就给我隐世不出,别让我在扬州地界找到一尊不作为的恶神,否则见一尊斩一尊,而且今日此事我也很怀疑,你们是单纯的想要赢得赌局封存我的斩仙大刀,还是想要助我平定这混乱的世道?”李修远说道:“现在看来,是助我少,阻我多。”

    “既然居心不良,那我也就不用客气了,今日此神便是见证,如有下此,我当提刀入仙宫走一趟。”

    说完,他手中的斩仙大刀蓦的落下。

    那位身穿朱红色官服的神明当即惨叫声被斩下了脑袋。

    没了脑袋,身躯便迅速的裂开,化作了一股浓郁的香火溢散四周。

    在他斩了这尊神明的时候。

    凡间某处地界之中,各地都有一座香火鼎盛的寺庙,里面供奉着相同的一座神像。

    但就是在今日,各地寺庙之中正在烧香拜神的香客门却听见寺庙之中传来了一声咔嚓巨响,紧接着那神像的神明脑袋却突然崩裂,断开,一个巨大的脑袋滚落了下来,砸碎了眼前的供桌,若是供奉的是神明画像的话,那么挂在墙壁上的画像却是直接从中间裂开,若是供奉的是木像,那么就是木像倒塌,摔了个四分五裂。

    这一次,但凡是和那神明有关的东西都出现了诸如此类的迹象。

    这是神明消亡的征兆。

    “李修远,你.....”辇车上的那位宛如帝王的神明顿时愤怒了,声音宛如惊雷般响起。

    李修远当着他的面斩了麾下的神明,无疑是打他的脸。

    “别急着生气,如果你是凡人的话,你会发现,凡间因为妖魔鬼怪死去的人会更多,难道你们的命是命,他们的命就不是命么?我杀你一个属下只是让你知道,有些事情你们可以不管,可以不作为,但却不能给我添乱,而且人间乱七八糟的神庙太多了,也是时候减少只享用香火不办事的神庙了。”

    “告辞了。”

    说完,他提着斩仙大刀转身离开了仙宫的大门,向着自己所来的方向而去。

    “他这是在立威,立人间圣人的之威,神明二字已经不足以让他感到敬畏了,这尊人间圣人的确是与众不同,赌约看样子得公平一些才行,否则惹怒了他,当真有可能提着斩仙大刀进入仙宫,到时候以他的脾性,见到仙宫之中的种种,那将会是一场真正的神仙杀劫。”

    又有一尊神明从天宫之中飞了出来,缓缓的开口道。

    “人性和神性永远是对立的,他求的是济世,太平,我们求的是香火供奉,可是人间若是没有妖魔鬼怪作乱,又有谁会信奉神明,烧香拜佛呢,哦,对了,雷部的那些家伙除外,他们越诛杀妖邪,就越有供奉香火,难怪和人间圣人站在一起,真武神君也有护道的意图。”

    “所以说他有颠覆三界的能力,不得不限制一下。”辇车之中的神明说道。

    “他现在是人间圣人,可不是那么好限制的。”

    “对付凡人,得用凡人的手段。”

    两尊神明说了几句,最后逐渐消失不见,附近的云层飘来,挡住了仙宫的大门,隐匿在九天之上再也消失不见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