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止言

    下河村的酒宴从上午就在忙活,中午就开宴了,一只吃到晚上。

    酒宴丰盛无比,杀猪宰羊,酒肉管饱,除此之外因为杜春花跟了李修远的缘故,李修远还每户发派了二两银钱,二十斤酒肉,算是答谢这些年村民们对杜春花的照顾。

    身为一个寡妇,能如此安稳的生活在村子里,没有被人欺凌,这肯定离不开一些好心村民的照顾。

    如今杜春花进了李家的门,李修远自然也要表示一番。

    而又因为那阴间地洞的事情圆满解决了的缘故,他也心情颇好,便与下河村的众村民,多饮了几杯。

    因为没有驱散酒力的缘故,这会儿李修远便有些醉意了。

    “还是这里好啊,没有妖怪祸乱,没有鬼魅出没,民风淳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一日比一日好,有了奔头,待在这村子里我觉得什么烦扰都没有了。”李修远带着几分醉意,眺望这远处的落霞道。

    “少爷,你醉了,还是会去休息吧。”旁边杜春花搀扶着,柔声说道。

    李修远笑道:“宁愿三分醉,不愿十分醒,我就是因为太清醒了所以烦扰才多,如果天底下的每处地方,都如下河村这般就好了,我就不用忧愁了。”

    说到这里,他忽的醉眼一眯,对着天上的晚霞大声道:“世人疾苦,我在世时......”

    “轰隆隆.....”

    仅仅半言一出,天空之上就有阵阵雷鸣翻滚而动,天地之中仿佛有冥冥之中的什么被触动了,世上所有的鬼神,仙佛,以及修道之人此刻皆感觉到了这天地之中突然发生的变化。

    “这种动静......不会又是那尊人间圣人在发宏愿吧。”有天宫之中的神明惊愕。

    “又来了么,一个宏愿还不足够,还要第二个宏愿,这人间圣人到底是谁,我真想吃了他。”有人间的妖邪咬牙切齿,

    “快,快出关,别再修炼了,天地之间又有动静了。”有修道之人被道友唤醒。

    而在郭北城内的李府屋顶上,一位仙风道骨的道长迎着日月而坐,此刻却又忽的睁开眼睛清醒过来,目光复杂的投向了郭北县的方向,同时喃喃自语道:“贫道那徒儿又受什么刺激了?宏愿可不能乱发啊。”

    圣人发下宏愿就是要去完成,可是之前李修远已经发下了一个宏愿,若是再发下一个宏愿的话,这穷其一生要完成两个宏愿难度很大的。

    毕竟人间圣人只有不足百年的寿元,这有限的时间之内,完成一个宏愿就已经很难了,更何况是第二个。

    不过在天地震动的同时。

    然而就在李修远正欲说完下一句话的时候,他却忽的想起了什么,哑然失笑道:“哈哈,错了,错了,世人当有疾苦,因为恶人当有恶报,来世自当受尽疾苦,好人当有福报,来世当享用荣华富贵,若是人人都一样,那还要善恶做什么,还要因果报应做什么,还要行善积德做什么,还要辛苦劳作做什么,那样一来那才是天地间最大的恶。”

    他说完之后,天上那滚滚的惊雷渐渐的隐匿了下去,天地之间再次回归了平静。

    这宏愿到是还是止住了。

    而这一幕却让下河村的村民都惊住了。

    他们看见李修远那沐浴在晚霞之中,一言就能让天空之中响起滚滚惊雷,一句错了,就能平息那惊雷,这样的手段岂会是凡人能够拥有的。

    “看见没有,这大少爷就是天上的仙神转世下凡啊,注定不是普通人,你们这些后生得多敬畏着,可别觉得大少爷和善既蹬鼻子上脸。”一位年长的老者坐在木凳上,拿着拐杖敲了敲地面说道。

    “走了,走了,回去休息了。”

    李修远带着醉意,伸手重重一搂,身旁的杜春花便贴到了他的怀中。

    杜春花被这么一楼,顿时羞红一片,她细声道:“这么晚了,大少爷是回府还是到这休息啊。”

    “不回去了,就在这里休息。”李修远道。

    “那去道观吧,我问过王婶,那里打扫的很干净。”杜春花说道。

    李修远摇头道;“你家不是在这么,便去你家休息吧。”

    “嗯。”杜春花应了声,便搀扶着自家男人回到了自己原先的住处。

    虽屋舍简陋,只有一老旧的木榻,但却也打扫的干干净净。

    “少爷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奴婢给你去打水洗脸,洗脚。”杜春花说道。

    李修远却是笑了笑,伸手搂住了她的细腰,这个成熟清秀的少妇便便跌入了他的怀中:“我看今日就偷懒一下好了,你说呢?”

    杜春花被男人搂的紧,也没有挣脱的意思,只是身子一软,软绵绵的靠在男人怀中,一颗芳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她低着头羞红着脸道:“少爷说什么便是什么吧,我一切都依着少爷。”

    “门关死了没有?”李修远说道。

    “拴上了。”杜春花声音细不可闻,只想被男人抱着更紧。

    “那就没事了,休息吧。”李修远笑了笑直接吹灭了蜡烛,然后一把将杜春花抱上了榻。

    不过在屋外,附近下河村的村民见到杜春花的屋子里这么早灭灯,当即露出了心知肚明的笑容。

    “你瞧,杜春花的屋子就灭灯了,今日大少爷可睡在里头呢。”

    “这春花妹子还是很受宠啊,难怪大少爷会为她专门会村子里办酒。”

    “听说杜春花跟着大少爷身边只做了一个婢女,这是不是身份低了点,讨个妾多好,大少爷虽然家世不凡,但杜春花也水灵的很,做个妾还是可以的。”

    这些村民清理着酒宴后的座椅,一边议论着。

    有几个胆大的妇人,向贴近杜春花的屋子里听听动静,不过很快却王婶阻止了。

    “呸,你们这些妇人,做什么坏事呢,大少爷的墙角也是你们能听的么?还不赶紧离开,白天的酒肉莫不是都喂了野狗不成?一点良心都没有。”王婶骂道。

    那几个妇人方才讪笑着离开了。

    不过骂归骂,王婶隐约听见屋内传来的动静时,也不得不暗赞一口:春花妹子以后有福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