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胡汉

    沉闷,压抑,好像浑身都使不上劲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鬼压床?

    怎么可能,自己从来没有被鬼魅所迷惑过,怎么会被鬼压床呢?李修远忽的从睡梦之中惊醒过来。

    “少爷,你醒了啊。”杜春花似乎早就醒来了,声音之中带着娇羞和懒散的亲昵。

    “美色真的很厉害,我感觉浑身都被掏空了......”李修远望着屋顶,喃喃道。

    原来不是被鬼压床,是被杜春花压了一宿。

    “对了,春花,现在什么时辰了?”

    杜春花羞意道:“已经是巳时了。”

    巳时大概就是九点到十一点,在古代这个时辰起来的人都会被人骂的。

    李修远看着她那娇艳的脸蛋道;“昨晚我们一起入睡,为什么我到现在才醒,你却早就醒来了呢。”

    “奴婢哪里知晓。”杜春花细声说道。

    李修远叹了口气道:“难怪师傅要我把武艺修炼完了之后才能圆房,在那之前不能近女色,现在看来师傅的话的确是非常有道理,若是我在习武的时候夜夜如此,只怕早就废了。”

    “少爷是怪奴婢过于放浪了么?”杜春花一副委屈难过的样子。

    “是我对你过于喜爱了,怎么能怪你。”李修远说道:“算了,不说这个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回去吧,不然父亲又要派人来寻我了。”

    “奴婢服侍少爷更衣。”

    当李修远带着杜春花走出房门,召集了护卫,准备离开的时候。

    遇到路过村民刘老根时,他和其他几个村民似乎是做完了农活回来,偷偷的向着李修远竖起了拇指,眼神之中露出了男人都懂的钦佩之色。

    喂喂,你这举起大拇指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懂啊。

    李修远想要开口追问一番,可是身后的杜春花却是红着脸拉了拉他的衣角,细不可闻的说道:“少爷,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害羞做什么,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李修远道。

    杜春花只是轻轻嗯了声,却是把那羞红的脑袋垂下。

    “好了,好了,看你这样子,一天到晚的脸红,以前怎么没有见你这么害羞。”李修远笑了笑。

    这个时候护卫也准备好了马匹,以及一应事务过来了。

    “少爷,已经准备妥当了,可以出发了。”为首的邢善沉声道。

    “走吧。”李修远说道。

    当一行人一路走出村子的时候,下河村的百姓却是不断的向着他打招呼。

    “大少爷回县里去呢?一路好走啊。”

    “大少爷好走,有空常来啊。”

    “祝大少爷早生贵子,多福多寿,春花妹子你可得好生服侍大少爷啊,多给大少爷生几个娃。”

    一行人在送行声之中离开了下河村,这一离开,以后只怕真的很少会来了。

    毕竟在这里的修行已经结束了。

    不过说实话,李修远心中还是有点感慨,他在这里待的时间可不少,每天都在道观的山上看着山下的这个小村庄,村庄里的人和事,没有他不知道的。

    生老病死,婚丧嫁娶,春播秋收。

    不知不觉,已经十几年了。

    当一行人返回县城,准备回府的时候,却见府外坐着一个干瘦的老头。

    这老头身高不高,微微弯腰驼背,杵着一根拐杖,长须都垂到胸前了,看上去至少也有八九十岁了。

    本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寿星,但是此刻这老头却是鼻青脸肿,头发了凌乱,长须短缺一块,像是被人狠狠教训了一顿一样。

    府上的李管家整个时候正劝这个老者离开。

    “老人家啊,你这一直坐在我李府门前也不是个办法,还请你高抬贵手,移一移吧,往别地儿坐去,可好?”

    老者却是中气十足挥手道:“不去,不去,老儿哪也不去,就坐在这里。”

    “您这怎么行,我李府进进出出的人这么多,要是不小心撞到了你老人家那如何是好?”李管家又道。

    老者很是强硬道:“若是把老儿撞死了,那是老儿命该如此,不怨你们,只是老儿就得坐在这里,什么地方也不去。”

    李管家顿时一脸为难起来。

    这个时候李修远和众护卫牵马走来,见到这一幕不禁问道:“李管家,发生什么事情了?”

    “大少爷回来了,小的见过大少爷。”李管家急忙小跑了过来,施了一礼,然后道:“大少爷这两日去了下河村怕是不知道,就在昨日晚上,我们府前来了一个老人家,大少爷你看,就是这位老人家,他一来这里就坐在地上不肯离开。”

    “或许只是累了,想休息一下,就让他坐坐吧。”李修远道。

    李管家叹道:“大少爷,不是这个事儿,是这老人家根本不肯走啊。”

    “府上的人撞到别人了?”李修远问道。

    “也不是,小的也让护卫扶这老人家起来,可是说也奇怪,两个壮汉竟搀扶不起这个老人家。”李管家压着声音说道:“怕不是寻常的老人啊,可能是如道长一般的奇人异士。”

    “哦,有这事情,我去看看。”李修远诧异道。

    “大少爷,此事何须您费心,小的却不信这老头真的扶不起来,待小的前去试试他,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奇人异士,小的看多半是江湖骗子,骗到我们李家头上了。”一个强壮的护卫拍了拍胸脯说道,然后主动请缨。

    李修远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试试也好,就算是骗子,对老人也客气一点。”

    “小的明白。”

    这护卫当即大步走了过去,瞪着一双眼睛看着这个鼻青脸肿,一副被人暴打一顿样子的老者。

    “老人家,这地上凉,您一把年纪了怎么能坐地上了,后生扶你起来吧。”护卫咧嘴一笑,伸手就去扶这老者。

    李修远却是认真的在旁边看着。

    以他的眼睛,若是这老者是修道之人的话,必定会展现道术,若是寻常老人的话,那就尽量客客气气的送这老者离开,毕竟总不能一直坐在府邸门口吧。

    “老儿不需要人扶,一边去。”老者拿着拐杖敲了敲地面,呵斥道。

    “这怎么行,老人家今日我扶定你了。”护卫咧嘴一笑,却是抓着这老者的胳膊欲扶他起来。

    本来一个干瘦,驼背的老者顶多也就是几十斤的重量,但是当他胳膊一用力的时候却发现这老者沉重的出奇,竟想一块巨大的顽石落在地上一样,根本就扶不动。

    非但如此,那老者的身子都不曾晃动一下。

    “好,好沉。”护卫涨红了脸,又加了一只手,两只手齐齐用力,整个人下蹲,作搬重物的样子。

    老者又敲了敲地面道:“老儿不要你扶,你偏要扶,这是什么道理,老儿只是在这里闲坐今日,又不给你府上添麻烦,就不能让老儿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待一会儿么,还请让开吧。”

    说完,手臂轻轻一晃,便震开了护卫,护卫一时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哈哈,你就这点力气么?连老儿的一只胳膊都扶不起来。”老者见到护卫跌坐在地上,哈哈大笑道。

    护卫脸色变化不定,羞愧难当,只得悻悻退去。

    “大少爷,这老人家真的是一位高人,小的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也不能撼动他一分,若是那个吴象在这里就好了,可惜他昨日吃完酒席,取了大少爷送给他的铠甲兵器和银两就离开了,不然他定然搬得动这老人。”护卫说道。

    “吴象的力气是大,但我们总不能连一个老人家都扶不起来吧,小的两个人去试试。”又有两个护卫站了起来,跃跃欲试。

    似乎对这老者那趾高气昂的样子很不服气。

    老者见到他们两个人,轻笑着摇头道:“你们两个人的力气加起来也扶不动老儿,还是别浪费这个时间了,赶紧离开吧。”

    “你一老儿能有多大的力气,我们却不信两个人都不能把你扶起来。”两个护卫大步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抓着老者的胳膊。

    “一起用力。”

    “好。”

    因为有了前车之鉴的缘故,两个护卫一上来就用了全力。

    可是这两个护卫刚猛地一用力,却突然听到了两声咔嚓的断裂声,似乎是骨头被掰断了,随后却见这原本自信满满,坦然自若的老者突然惨叫一声,随后便躺在地上打滚起来。

    “啊。老儿的胳膊啊,老儿的胳膊啊,你们好狠的心,把我的胳膊给掰断了。”

    老者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哇哇大叫。

    旁边的两个护卫顿时吓了一跳:“我,我们不是故意的。”

    “这,这可怎么办啊,把这老人家的手臂给掰断了。”李管家也大惊失色道。

    “手臂断了那就是没用了,砍掉就行了。”

    李修远拔出护卫的腰刀,然后大步走了过去,准备给这老者下刀。

    刚拿刀走过去的时候,地上打滚的老者却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然后正襟危坐的道:“你这后生怎么如此粗鲁,老儿只不过是和你们开个玩笑你们却当真了,一点都不风趣。”

    “老人家别怕,晚生也是给老人家开一个玩笑,只是老人家也不太风趣,只是不知道老人家刚才使得什么法术,竟如此神奇。”李修远笑了笑,却是丢了手中的腰刀。

    “什么法术不法术的,那只是老儿的腹语而已。”老者说完,腹部一动,发出了咔咔的声响,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好,老人家好本事。”

    旁边路过的看热闹的人顿时鼓掌起来。

    老者有些笑着拱手道:“惭愧,惭愧,区区小技,不值得夸奖,各位有钱的碰个钱场,没钱的碰个人场。”

    “要给钱也行啊,再表演一个呗。”有人呼道。

    “老人家,你这是卖艺呢,还是讹诈?你不说实话,我可就不陪你胡闹了。”李修远道。

    老者说道:“你这个人真不风趣,不过老儿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如果你能回答让老儿满意的话,老儿就不坐这里了。”

    “哦,什么问题。”李修远问道。

    “如果有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家被一群人狠狠殴打了的话,那应该怎么办?”老者说道。

    李修远看着他一脸的淤青问道:“那个老人家不会就是你把。”

    “然也。”老者抚须笑道,下巴微微一扬。

    “......”

    李修远嘴角一抽,还然也,被人殴打了需要这么得意么?

    他定了定神,方才说道:“如果老人家被一群人殴打了的话,那么应该报官,讨要赔偿,又或者是让官府抓拿行凶之人,重打二十大板。”

    “如果是官府管不了呢?”老者问道。

    李修远想了一下:“那这事情就麻烦了,若是我的话定然是找人打回来,毕竟这事情不能这么算了,子曰,何以报怨,以直报怨。他打我,我打他合情合理,便是走到哪我都理直气壮。”

    “此话言之有理,女婿,如今老丈人被人粗暴的殴打了,你还等什么,速速去替老丈人打回来。”老者一把抓住李修远的手,目光灼灼的兴奋道。

    眼睛之中闪烁着即将报仇的快感。

    “女婿?不知道老人家是......”李修远愣住了,然后问道。

    他可还没有娶妻,若是真算娶妻的话,青梅算是。

    可是青梅已经是女鬼了,而且又是青楼出生的清倌人,没有父母姐弟,哪还会有什么老丈人。

    老者说道:“老儿姓胡名汉,叫胡汉,是青娥的生父,你要纳娶青娥,你不是老儿的女婿是什么。”

    “青娥的父亲?”李修远当即睁大了眼睛,露出了惊色。

    青娥可是修行了六百年的青狐,她的父亲一定也是狐精,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胡汉却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而没有半点的狐态,也没有狐狸尾巴露出来?

    他左右看了看,的确是看不到半点狐妖的样子。

    胡汉笑道:“你别看了,老儿修行超过千年,早就修出了人身,狐身早就褪去了,现在本体就是人,人就是本体。”

    原来如此~!

    李修远心中恍然,他记得师傅以前说过,这精怪修行,一旦彻底修出了人身就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种是褪去妖身,彻底变身成人,再以人身修炼成仙。

    第二自然就是保留妖身,继续修行,以精怪的身份得道成仙。

    前者成仙之路长,但却胜在成就高,毕竟异类得道,终归是异类。

    后者道行高,因为保留了妖身,就保留了道行法力,自然实力也更加的强劲了,而且成仙之路也快。

    不过怎么看都是后者好处多,但李修远的师傅谈起这个的时候,却是直接点明了,前者才是正道,后者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已,不被看好。

    至于原因,瞎道人没有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