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抵足而眠

    看着小黑和小白两只精怪一蹦一跳,走路怪异的离开,李修远不禁又思考起来。

    “吃了仙丹之后,似它们这般的体型的确是不能继续放在府上了,不然府上的丫鬟,护卫撞见了,肯定会吓一跳,而且它们若是外出抓鬼的话,难免也有些不便,嗯......兰若寺若是修葺好了,应把它们安排到兰若寺去,铁山等人的神像也搬迁过去。”

    “如此也有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庙宇,也好庇护一方。”

    李修远心中想到,准备回头把这迁庙的事情和李管家说一说,让李管家去操办。

    只要神像移过去了,鬼神自然也会过去。

    而且兰若寺离鬼门关也近,将冤魂厉鬼送入阴间也方便。

    “少爷,你站这里做什么,天色已经很晚了,不回房休息么?奴婢已经把床榻整理好了。”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却见杜春花走了过来,却见她好像刚刚沐浴了一番,乌黑的秀发上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清秀的脸蛋上带着几分淡淡的红晕。

    “是啊,天色不早了,回房休息吧。”李修远看了看天色,已经天色昏暗了。

    也不知道这段时间父亲和胡汉谈的怎么样了。

    不过以胡汉那千年老狐狸的性格,估计多半只有父亲吃亏,绝对不可能占到便宜。

    带着杜春花准备回房歇息的时候,却见青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此刻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夫君,回来了?”青梅对着李修远施了一礼,又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杜春花,却见杜春花那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成熟女子该有的媚态,当即也心知肚明了。

    李修远点头道;“今天回来的,你应该已经听到了。”

    “今日妾身可什么都没听到,被那千年道行的狐仙用法术挡着呢,那边一个声音都没传过来。”青梅说道。

    李修远诧异道:“哦,还有这事情,我居然没有察觉。”

    “夫君不是修道之人,道术也只能影响三丈范围,如今夫君封锁了气息,那千年狐仙施展这小小的法术夫君自然不清楚了,适才是在谈什么重要的事情么?竟连鬼神的耳目都要遮蔽。”青梅好奇的问道。

    李修远道:“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一些家常家短而已,那千年的狐精叫胡汉,是青娥的生父,今日来府上只怕不单单只是谈论娶亲纳妾的事情,估计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找我帮忙,我怕是不好推迟了,这几日估计又要出门一趟。”

    之前胡汉一脸的淤青,和被人殴打的模样,就知道这事情不简单。

    千年的狐精,都已经快是得道成仙般的存在,怎么会被寻常人殴打成这般样子呢。

    那殴打他的人必定也是道行极高的精怪。

    胡汉请自己去帮忙,估计不是单纯的帮忙,可是想借自己这柄快刀,为他除去一些敌人和麻烦。

    只是青娥的生父开口过来了,李修远实在是不好拒绝。

    总不能家中亲戚被人欺负了,自己却缩手缩脚的躲在后面不管不问吧。

    连家人都庇护不了,救不了,谈何去救天下苍生。

    古人有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夫君,这天色已经不早了,有什么事情还是明日再商量吧,夫君先且回屋休息去,小蝶在屋子等着呢,春花,你且随我来,我这有些针线活需要你帮忙。”青梅笑着说道,想支开杜春花,让小蝶伺候着。

    李修远明白青梅的意思,是因为杜春花陪了自己好几日了,身边服侍的人得换一换了。

    这是为了公平。

    眼下妻妾还不多,只是两个贴身婢女,等妻妾多了之后,自然少不了一位妻子操持这事情。

    “是,夫人。”杜春花一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自己男人身边,向青梅走去。

    李修远笑道:“小梅,一人服侍哪有两人服侍的周到,我看春花就留下了吧。”

    青梅嗔了一眼:“夫君,虽说公公催得紧要让夫君赶紧传宗接代,可夫君也得注意身体啊,夫君一身气血虽然旺盛如火炉一般,但这是十几年积攒下来的,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若是段时间内败坏了那可不行。”

    “昨日我思索尝试,想到了一个运气的法子,或许可以试一试。”李修远道。

    青梅看了看杜春花,却见她一脸绯红,低着头不说话,便嘴巴一松,开口道:“也罢,就让春花随夫君入屋吧。”

    “多谢夫人。”李修远笑道。

    青梅有些羞意道:“明日若是夫君起不来,下回妾身可不会再许了。”

    李修远讪讪笑道:“一定,一定。”

    可就在他正高兴着带着杜春花入房准备休息的时候。

    却见屋内的桌旁,却坐着一位杵着拐杖的老者,他眯着眼睛坐在这那里正在喝着茶水,手中翻看着李修远以前写下的一些文稿,而旁边小蝶立在那里,招待着这个老头,她小脸蛋上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双大眼睛看着李修远,似乎也没有料到这样的事情。

    “嗯,不错,不错,这句写的好,天下非一家一姓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

    “这句也不错,我志未酬民尤苦,山河处处有啼哭。”

    “咦,这里还有一首诗,看着像是近期所写,老儿来念念,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李修远嘴角一抽,打断了他继续念诗:“老丈人,这闯入别人的卧房,只怕是于理不合吧。”

    没想到自己还未进房,胡汉就在这里等着了,估计又是使得法术进来了,连青梅都没有察觉。

    胡汉抚须笑道:“都是自家人了,你的卧房就是老儿的卧房,今日便在你这借宿一晚了,在别的地方睡觉老儿不安心,来,坐下来喝一杯茶,今日老儿和女婿你投缘,定要彻夜畅谈,抵足而眠。”

    谁要和你这老头彻夜畅谈,抵足而眠啊,自己两个娇滴滴的乖巧贴身婢女在身边伺候,鬼才和你干坐在这里~!

    他是不是嫉妒自己生活过于幸福美满,所以诚心要捣乱的。

    李修远心中是拒绝的,脸色不由一黑。

    胡汉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而是拿起茶壶道:“来,先喝杯茶润润喉。”

    晃了晃茶壶却发现里面没有了茶水:“哎呀,真是不好,之前老儿和李老爷争辩的时候因为口干,刚才把茶水都喝光了,女婿别急,我这还有一杯尚未饮用,便割舍给你了。”

    说完,又有些很心痛的将茶杯递了过去。

    却见他举起茶杯的时候,下巴那长长的几根胡须都落进了茶水之中,像是野草在里面洗刷了一样。

    胡汉浑然不知,热情的请着李修远喝茶。

    “我嘴不干,老丈人独饮就是了。”李修远说道。

    胡汉点头称赞道:“女婿果然有孝心,不过老儿也不是小气之人,这样吧,这被茶水我们就一人一半吧。”

    说完,便伸出手指对着茶杯轻轻一划。

    茶杯立刻就从中间断成了两半,像是被锯子锯开了一样。

    而茶杯之中的茶水竟一点都没有漏出来,像是又一层无形的屏障挡住了茶水。

    小蝶和杜春花看的露出了惊奇之色,像是看到从未看过的变戏法一样。

    李修远却是对他的道法并不好奇,而是问道:“老丈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再这样,我可就不去帮你忙了。”

    “女婿你果然一点都不风趣,老丈人是在找你帮忙的么?错了,老丈人是来给你变戏法的,你看这杯子里的茶水没有撒出来,难道不好奇,难道不疑惑么?”胡汉晃了晃手中两个分开的茶杯,有些洋洋自得道。

    “你看,我不但能将其分开,还能将其合起来呢。”

    说完,又将两个分开的茶杯合拢,却又完整无缺,不留一丝缝隙。

    “......”李修远心中一阵无语,你找我帮忙就直说好么,为什么又要玩法术,变戏法呢。

    需要这么悠闲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