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鹿衔草

    胡汉的性子实在是让人折磨不透,之前在大堂的时候还一副杀气腾腾的火爆样子,这回到这里却又变成了一个爱使把戏的老头。

    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身边的婢女小蝶和春花却是看的眼睛发亮,时不时的惊呼出声,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被他的把戏给吸引了,就差没有鼓掌,打赏钱财了。

    “刚才那个把戏不算什么,老儿还会神仙索呢,只是这地方小不方便表演出来,这个可是老儿的压箱底的本事,只有到城里赶集的时候老儿才会表演一番。”胡汉抚须笑道,又表演了一门戏法。

    到底是戏法还是道术,便是李修远都分不清了。

    小蝶和杜春花被那些神奇的戏法给吸引了,看的入神,一句话都没说,一双眼睛都盯着胡汉那两只手呢。

    不过胡汉,却又转而胡须一笑,却又带着几分正色道:“两位姑娘,刚才老儿表演了一炷香的戏法,也算是耽误两位姑娘一炷香时间的补偿了,不知道两位姑娘能否借用一炷香的时间,老儿有一些话想私自和老儿这女婿说一说,不知道方不方便。”

    小蝶和杜春花方才回过神来,然后齐齐看了看李修远。

    “你们先出去吧,半个时辰再回来。”李修远道。

    “是,少爷。”

    两人乖巧的应了声,然后便离开了。

    李修远道:“老丈人既然要谈私话,何不直言,我自会让两个丫鬟离开。”

    “诶,这可不对,老儿的出现毕竟是耽误了她们的时间,岂能没有一点表示。”胡汉说道。

    李修远也不多言,他明白,这是胡汉怕沾染什么因果的缘故,所以提前做了防范,

    这样谨慎的性子,难怪能一直修炼到现在,没有死在劫难之中。

    “现在老子有话可以直说了吧,到底是请我帮什么忙。”李修远道。

    胡汉抚须说道:“在金陵城往北八十里之地有一座山,那里青山绿水,鸟语花香,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老儿将那唤作青山,山中无虎狼,只有满山的狐狸,老儿在八百多年前就已经占下了那里,并且隐居在青山之中修行,但时间久了,总归是会出一点麻烦。”

    “什么麻烦?”李修远问道。

    胡汉微微摇头道:“一支远方表亲的狐族在北方待不下去,回到了青山,自此山中多有争执摩擦,毕竟人有斗争,狐狸也有斗争,久而久之青山就不太平了,此事说来话长,老儿也就不提那些琐碎小事了。”

    “因为种种原因,而就在近日,青山之中的狐族却因为争夺青山的地盘打了起来,一时间山野之中多有野狐惨死,死伤无数啊。”

    “原来是争夺地盘,可是以老丈人你如此道行岂会怕一支远方表亲的狐族?”李修远说道。

    胡汉说道:“老儿已经脱去了狐身,道行大减,现在正在重新吞吐日月精华,再次得道,而那远方表亲之中的族长是一只黑狐也有着上千年的道行,因为走的是狐仙的路子,所以就不需要褪去狐身了,本来老儿的修为是比他高上不少的,但是被这一弄,却比他低上一些。”

    “道行的高低并不能决定一座山峰的归属吧。”李修远道。

    胡汉说道:“是的,一个狐族出来的,便是内斗也不会斗的太狠,然而那黑皮却不知道这几日受了什么人的挑拨,唆使,竟请来几位命格不凡的书生,找来了一些手段厉害的猎户,竟要对老儿的狐族赶尽杀绝,本来论族群的力量是老儿高上不少,但是被这一弄,如今却只能退出青山了,躲到破庙之中生活,狐子狐孙门也是死的死,散的散。”

    说到这里,他心酸无比的长叹一声。

    可还未叹完,他却目光灼灼的盯着李修远道;“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老儿便是避也避不了,幸得上回小女青娥回家,说她得了你的庇护渡过了天劫,并做了你的小妾,这让老儿看到了希望,你能让天上的雷神都卖你面子,不敢劈杀你的狐妾,其命格定然是贵不可言,你若肯助老儿的话,夺回青山,定然不难。”

    “老丈人话严重了,天上的雷神放过青娥,是青娥福德庇护的缘故,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再说了,我虽有点微薄之力,但想平息争斗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修远罢了罢手,有些谦虚道。

    胡汉立刻吹胡瞪眼,怒气冲冲道:“你若不帮,小女青娥必定被那群猎户扒皮鞣制,做了坎肩,你难道忍心么?你的命格老儿虽看不出来,但你和天上的神明有交情,为何不能卖个面子,助我一回?难道只是因为小女青娥是小妾的缘故么?”

    李修远说道:“老丈人话严重了,我话还未说完呢,卖面子是一个坏习惯我最近已经在收敛了,现在一般我都不卖面子对付妖魔鬼怪了,现在一般对付妖魔鬼怪都是动刀子。”

    动刀子?

    胡汉疑惑的看着李修远:“如何动刀子法?”

    李修远笑了笑,拿手笔划了一下:“就是这样,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杀的干干净净,整个世界就清净了。”

    “卖面子也好,动刀子也好,明日就出发前往青山,你若不去,老儿就在你府前上吊,早中晚,各吊两个时辰,直到你同意为止。”胡汉说道:“一炷香的事件已经到了,老儿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完,便气呼呼的往外走去。

    也不知道是生了谁的气。

    一天上吊六个时辰,这是上吊么?这是要搞事情啊。

    而且自己也不是没答应不帮他,怎么弄的好想自己成负心汉一样。

    李修远看着胡汉离开的背影,不禁心中一片无奈。

    摊上这个老丈人,以后的事情估计有的忙了。

    “少爷,那位老人家走了么?”

    这个时候小蝶和杜春花见到屋内没动静,从侧门走了进来,探头探脑的问道。

    “应该是走了吧,你们没有看到他么?”李修远道。

    两人皆是摇了摇头。

    怕是又施展了什么道法离开了吧。

    “算了,不说了,夜深了,休息吧。”李修远也没有多想,先过了今晚再说吧,明日再收拾准备一下随老丈人出门一趟。

    这个忙当然得帮,被一直黑狐欺负到自己人的头上,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嗯~!”

    小蝶和杜春花相视一眼,从各自的眼中皆看出了羞涩之意。

    可是待两人去吹灭蜡烛的时候,却见房门却又砰地一声无风自动,自行打开了,那个之前离开的胡汉又拄着拐杖走了进来,像是进自家门一样。

    “老丈人,你又怎么了,要去青山也得明日出发吧,今晚我还想休息一晚呢。”李修远说道。

    “刚才走得急,忘记了青娥托老儿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现在给你送来。”胡汉说着从怀中取出了一个木盒子。

    “这是什么?”李修远打开之后却见里面只摆着一堆干枯的药草,带着一股药香味。

    胡汉眯着眼睛抚须道:“这是鹿衔草,可是好东西。”

    “鹿衔草是什么?”李修远问道。

    他府上还有千年的何首乌精的根须没用的,难道还有药草胜过千年仙草的?

    胡汉露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山野之中一群野鹿少说也有几百只,但能繁衍后代的就只有为首的一只雄鹿,其余的皆是母鹿,到了繁衍的时期,雄鹿必定挨个配种,几百头母鹿下来,雄鹿已经累的奄奄一息,倒地抽搐了,但是母鹿却是会漫山遍野的寻找一种药草,为雄鹿衔来,只要喂下,雄鹿必定起死回生,雄风大振,此草无名,故而称为鹿衔草。”

    春药?

    李修远嘴角一抽,青娥在外面就只关心自己这个么?还是说把自己当初雄鹿了,怕自己累死?

    旁边的小蝶和杜春花听完之后顿时大羞,脸蛋红成了一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