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猎户杀狐

    看着老妇抱着自己被雷击而死的不孝恶子痛哭哀嚎的样子,李修远沉默不语。

    他知道,对大义而言,这个恶子的死,百利而无一害,既让大恶之徒得到了该有的报应,又警醒了世人,对父母尽孝的重要性。

    可是,李修远却明白,对这老妇而言,她却失去了一个儿子。

    尽管这个儿子在旁人看来罪大恶极,死有余辜,但是老妇心中肯定不是这样想的。

    “大少爷,这里出什么事情了,刚才响了好几道惊雷,是不是又有妖邪在村子里出没啊。”马东这个时候和吴非,牛二,还有邢善几个被吵醒了,见到院门大开,李修远站在这里便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刚才的事情他们睡得死并未发现。

    只有处于入定之中的李修远听到的动静。

    几个护卫敢来的时候,见到老夫抱着一具僵硬卷缩着的尸体嚎啕大哭时顿时都愣住了。

    “死了个人?是那婆婆的儿子,他是怎么死的?”吴非摸着光头一脸疑惑道。

    马东和牛二见的多了,闻到了一股还未散去的硫磺味,便道:“这味道......和当日华县那夜出现的情况一样,是被雷给劈死的,你们看那院墙上,还留下了一个小孔,这是天上诛杀妖邪的神雷啊,只有这种神雷是横着飞的,因为要追赶试图逃走的妖邪缘故。”

    “怎么说来,这死去的那人是妖怪了?”吴非楞了一下。

    李修远挥了挥手示意道:“他叫石头,不是妖怪,是这婆婆的儿子,夜晚这个石头回家,见到我们留在后院里的几匹健马,所以起了歹意,所以想要偷马出去贩卖,老婆婆想要阻止,便哭喊起来,这石头怕被人发现,所以恶从胆边生,便想要行凶砍死自己的老母。”

    “什么?他竟然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来?”便是侩子手吴非听闻之后也是大吃一惊。

    其他几人也是满脸不敢想象的样子。

    “行凶杀母,这样的罪行便是天地都难容,所以刚才上天震怒了,落下惊雷劈杀了这个杀母的恶徒。”李修远道。

    “死的好,这样的畜生死有余辜。”吴非呸了一口,大骂道。

    李修远挥手示意了他道;“他已经死了,罪恶已经消除了,你就不要再骂了,毕竟这位老婆婆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正伤心难过呢,体谅一下吧,另外这户人家已经没有了男丁,靠这位婆婆一个人是办不了丧事的,这次我们遇上了就帮个忙,明日你们去操持一下,买将这人给安葬了。”

    几人点了点头,把这事情应下了。

    不过这里的动静因为闹得比较大,又是哭喊的声音,又是惊雷闪电的,村子里的其他户人家也有不少人被惊醒了,此刻提着灯笼,掌着油灯,皆是往这里汇聚而来。

    年女老少有二十几号人呢。

    “这不是石头他娘么?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坐在地上哭什么呢。”

    “什么?石头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是因为想要行凶杀死自己老母,被雷给劈死了。”

    “啊,竟有这样的事情,老天真的开眼了啊。”

    赶来的村民闻言纷纷大惊失色,然后过去看了看石头的尸体,果然发现,额头处的太阳穴被什么东西给贯穿了,焦黑一片,附近的地面上还有被雷击的痕迹,几位有见识的村民纷纷表示,这是石头的不孝恶行已经触怒了上苍,这是被老天给收走了。

    也有不少的村民觉得这石头死有余库。

    如果不是老天开眼,这回死的可能就是石头他娘了。

    村民们纷纷安危这个老妇让她别这样伤心难过。

    他们都是村子人,都知道这个石头的德行,有这样儿子在身边拖累反而是受苦受罪,眼下死了,以后日子还好过一些。

    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修远身为外人不好多管,他只是暗中出资,让村子中较为德高望重的老者去操办丧事。

    有道是穷则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

    李修远出生富裕,他算是一位达者,所以钱财的事情他都愿意帮助一二。

    不过今夜发生的事情,注定是会成为一个故事,流传几十年。

    而那些不孝之人听到这个真实发生的故事,相信都会对自己的父母孝顺起来,毕竟老头在天上看着,你的不孝虽然暂时没有事情,但是一旦恶劣到某种程度的时候就是老天也不会看不下去,会降下神雷将你劈杀。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李修远已经没有心思打坐入睡了。

    他一个人在村子里的小道上静走着,身边有邢善和吴非跟随。

    马东和牛二办事还是比较稳妥的,留在那老婆婆家照应着。

    “今日的事情足以见得,孝之一字是多么的重要。”走在小道上的李修远忽的略带感慨的开口道。

    邢善和吴非还未来得及开口。

    忽的这个时候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

    “是啊。是啊,孝顺长辈是最重要的了,如今老儿就是你的长辈,现在该是女婿孝顺我的时候了。”

    却见不远处的黑漆漆的小道上一位留着白须的老者杵着拐杖步伐矫健的走了过来,他瞪着眼睛一把抓住李修远的手。

    是胡汉~!

    果然,这个千年狐仙早就来到了青山附近,在这里等着自己等人的到来。

    李修远说道:“老丈人有什么事情么?”

    “有急事,老儿现在的几个女儿,还有妻子,一些狐子狐孙现在躲在附近的一间破庙里被一群猎户给发现了,现在只怕是凶多吉少,你既已经到了,还不快些助我?要知道,老儿的小女青娥也在里面呢。”胡汉一脸焦急的说道,满是急迫之色。

    真是因为急迫,所以他连夜就来了。

    “竟有此事?哪还等什么,还请老丈人带路。”李修远也一惊道。

    “走~!”

    忽的,胡汉伸手一挥,欲卷起三个人便飞走,可是大袖一挥,李修远却原地不动,到是身边的吴非和邢善却不明所以,被卷进了衣袖之中。

    嗯?

    胡汉楞了一下,有些茫然不解。

    李修远道:“老丈人难道不知道,道术是对我没有用的么?”

    “还有这样的事情?”胡汉惊道。

    “老丈人莫急,我有一匹神驹,可日行千里,翻山越岭,不在话下,容我上马跟随老丈人而去。”李修远说道,他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张僧繇的龙马图。

    龙马图上白光一闪,一匹纯白色的龙驹伴随着一阵嘶鸣声跃出画中。

    “这是张僧繇的画?”胡汉有些错愕,一眼就认出了张僧繇的龙马图。

    李修远翻身上马然后拱手道;“请老丈人前面带路。”

    胡汉也不废话,忽的腾空而起,踩着一朵白云便向着远处飞去。

    “跟上。”李修远摸了摸龙马的脖子,示意了一下。

    “昂~!”

    龙马嘶鸣,一跃腾空,踩着屋顶,飞越到了田间的小树上,又踩着小树继续一跃,飞入林中,竟在树林的树冠上奔走起来,轻盈似无物,当真是一匹神驹。

    而此时此刻。

    在青山县附近的一座破旧的寺庙中。

    这里十几个猎户汇聚在一起,在寺庙的个个出入口堆放了干柴,点燃了火堆,将滚滚浓烟吹进了寺庙里。

    “他娘的,真是没想到这烂庙里居然躲着几十只狐狸,之前我看到了,每一只狐狸都肥美硕大,扒了皮定然能卖到一个好几个,尤其是那只青色的狐狸,浑身不带一丝杂毛,毛皮都发亮,怕是已经成精了。”

    “刚才钻进去的那只红色的狐狸也不错,就是小了一些。”

    “一窝捞到几十只狐狸,今夜我们要发了。”

    这些猎户兴奋的受到,个个手持弓箭,准备射杀那些熏跑出来的狐狸。

    “吱吱~!”

    一只狐狸被浓烟熏的受不了,从破庙里跑了出来。

    “咻~!”

    一根箭矢飞来,伴随着一阵呼啸声,那只狐狸哀鸣一声当即挣扎了一下倒在地上很快就毙命了。

    “这是我猎的。”

    一个猎户兴奋的走了过去,拿了一根草绳,绑了狐狸的脑袋便系在了腰间。

    在他的腰上已经系了好几只狐狸了,都是今天的收获。

    “小弟,小弟他死了。”

    寺庙之中,隐约传来了女子的哭泣声。

    一位穿着青色罗裙,体态轻盈的女子此刻咬着嘴唇,抱着四五只狐狸,她怀中的狐狸都是她的晚辈,如今这些还未得道的晚辈一个个缩在怀中瑟瑟发抖,不断的哀鸣着。

    这女子不是别人,真是李修远的小妾,青娥。

    “该死的这些猎人,我出去杀了他们。”

    旁边一位火辣妖娆的女子,气的牙痒痒取了一根树枝,变了一柄宝剑,准备提剑杀出去。

    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连忙制止了她:“三儿不可,这些猎户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狐狸,身上的气息已经凝聚成了可以克制我们狐精的煞气了,我们的法术对付不了这些猎户了,你再忍忍,老爷已经去请人来帮忙了。”

    狐三姐流泪道;“父亲如果不是太在意他成仙之路,不肯施法打杀这些猎户的话,我们又怎么会死去这么多亲人呢?”

    胡汉是狐仙,而且褪去了狐身,他杀死这些猎户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杀了十几条人命的话,胡汉便永远得不了道了。

    “三儿,你且不能这样想,老爷的道行不能破,若是破了,以后更没办法对付那只黑狐狸了,到时候我们下场会更惨,那黑狐狸就是因为忌惮老爷的道行,所以才唆使这些凡人来对付我们,这借刀杀人的故事难道你在人间没有学到么?”狐母啜泣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