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救三姐

    青山县的郊外,一座鲜有人至的破旧寺庙。

    但是在今日夜里,这破旧的寺庙之中却黑烟滚滚,隐约有火光冲天而起,其中还有很多喊打喊杀的吵杂声音传来。

    聚集在青山附近的猎户们,此刻集结在了一块,足足有十几位人,他们点燃了干草,干柴将这个不大的寺庙给封锁了,一时间这寺庙上下浓烟滚滚,火光四射,期内不断的传出一声声狐狸的怪叫和哀鸣声。

    每过一段时间,总有几只狐狸受不了这样浓烟的熏袭,被本能所驱使,从火光和浓烟之中试图跑出来。

    可一旦有狐狸跑出来的话,守在外面的猎户就一定能手持弓箭,刀叉,将那些仓皇逃窜的狐狸给打杀,成为他们新捕获的猎物一部分。

    猎户门围着破庙的各个缺口,猎杀狐狸猎的好不痛快,每猎杀一只狐狸,都兴奋的大呼一声,让同伴知道自己有赚了一笔钱。

    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被浓烟驱赶出来的狐狸却是越来越少了。

    这让猎户们很奇怪。

    “怎么回事,明明还有狐狸叫,怎么没有见到狐狸再跑出来了。”

    “可能里面有不被烟熏到的地方,狐狸都躲进去了。”

    “要不要进去看看,或许能逮到好几只。”

    这些猎户互相议论着,觉得浓烟熏的差不多了,决定成群结伙的去破庙里看一看,说不定又能找到几窝狐狸。

    可是就在这些猎户清开火堆,准备好钢叉,绳网准备进去捕狐的时候,却忽的瞧见那浓烟滚滚的破庙之中,一个女子的身影却蓦地冒了出来,虽隔着烟雾看不清楚,但是却能看见那女子腰肢纤细,成熟妖娆。

    仅看着身段就知道一定是一个美人。

    等那女子走出来的时候,果然其然。

    竟是一位身穿红色衣裙,成熟妩媚的女子,这女子虽然一脸媚态天然,但是眸子之中却带着冷若冰霜之色。

    “哇,好漂亮的美人,我莫不是眼花了吧?这破烂地方居然有这么一个绝色美人。”

    “汩汩~!”

    有猎户紧紧的握住钢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这个红衣裙美人,尤其是在那饱满丰硕的胸脯上狠狠的扫看了几眼,不断的咽着口水。

    也有猎户不断的揉着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而经验丰富年长一些的猎户却是大声喝道;“你们在看什么?荒郊野外的哪会有什么美艳的女子,这一定是邪物,是狐精变化出来迷惑我们的,若是你们禁不住诱惑被她迷惑了,定然要中了她的法术,只要不把她当人看,当成一只狐狸,她的法术便害不了我们。”

    开口说话的中年猎户他常年进山捕猎,一些山鬼,山魈,精怪之类的也遇到过,所以经验丰富,不会被轻易的迷惑。

    可是这次来的猎户并非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一些年轻的猎户却已经被狐三姐这貌美妖娆,不似人间的美色给吸引了,眼睛再也挪不开,便是有人大声呼喝提醒,却也无济于事。

    狐三姐对着他们吹了一口气,这口气带着一股特殊的芬芳,问到这股气的猎户无一例外皆是双眼迷离,发出了痴痴的傻笑。

    “果然是狐精,她在施展法术害人。”那年长的猎户大怒,手持钢叉便冲了上去,准备结果了这只狐精。

    狐三姐冷冰冰道:“我们山中野狐,从没出山害过人,也从未迷惑过人,是你们为了一点银两就对我们赶尽杀绝,今日我要你们血债血偿。”说完,衣袖之中忽的滑下一柄宝剑。

    她握着宝剑刺向了那个冲过来的老猎户。

    “我们猎户捕杀猎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们出生为狐就应该被捕杀,若是你们不想被捕获,那就别投狐胎。”

    老猎户依然大怒,既不被眼前这个貌美的狐精给迷惑,也不惧她的宝剑。

    他手中的钢叉猎杀过不知道多少的猎物,此刻重重一挥,打在了狐三姐手中的宝剑上。

    却见宝剑铿的一声的被打成了两段,再次看去,那哪里是宝剑,只是一根枯树枝而已。

    狐三姐顿时大惊,感到自己不是这个老猎户的对手,她连忙对着他吹了口气,试图迷惑他。

    老猎户经验丰富,当即屏住口舌,不吸入这股妖气,手中的钢叉挥舞而下,砸在了狐三姐的腰上,那纤细的腰肢视乎就被砸断一样。

    狐三姐痛呼一声倒在了地上,一条蓬松的狐狸尾巴从屁股后面冒了出来,受了伤的她便连狐尾都隐藏不了了。

    “不好,三姐出事了。”

    破庙之中的青娥,听到狐三姐的惨叫,咬牙流泪,准备冲出去相救。

    狐母拦住了她:“青娥,你不能出去啊,你有成仙的资质,道行不能坏在这里,你要是犯了杀戮,以后就成不了仙了,没有狐仙的庇护,我们这些族人以后怎么生存啊?”

    无论青娥如何想要去帮忙,狐母却坚决拦住了她。

    这是家中最后一只过了雷劫的狐了,只要不出意外,将来得到成仙是不成问题的,狐母怎么愿意见到青娥把几百年的修行葬送在这里。

    “好一只成了精的狐,今日便剥了你的皮,让你再也害不了人。”

    老猎户见到眼前这个美艳的女子露出了狐狸尾巴,又惊又怒,当即更加心狠了,今日不打杀了这个狐精,以后肯定要遭到报复,当即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钢叉带着狠辣之色,狠狠的向着狐精刺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动一点怜悯之心,必须心念如一,只有这样才能不被狐精迷惑。

    若是猎狐之心动摇,那么这只狐精就杀不死,到时候反而会被它保护。

    狐三姐顿时露出了惊慌之色,她想要变走,可是却感觉这老猎户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煞气,压制着她,让她的法术都有些运转不灵了,仿佛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

    她想起了之前母亲说的话。

    这些猎户打猎许久,又猎杀狐狸无数,身上的气息早就凝聚成了可以压制狐精的煞气,此刻煞气正胜,自己等狐精要避其锋芒。

    只能等这些猎户年迈,拿不到刀叉,弓箭了,煞气散了,才能去事后报复。

    狐三姐看着那钢叉越来越近,本以为自己的狐身就要被这个猎户猎杀掉,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咻~!”

    忽的,一声破空身飞来,一个箭矢快若雷霆,从黑夜之中袭来直接射中了这个猎户的手臂。

    箭矢直接穿过了猎户的手臂,强大的力量震的他手中的钢叉飞了出去。

    “啊~!”

    老猎户痛叫一声,捂着手臂倒在了地上,鲜血直流。

    “还有精怪不成?”

    他大惊,从腰间拔出短刀防范着可能出现的精怪。

    “昂~!”

    回答他的却是一声骏马嘶鸣的声音,却见远处的山道上,一匹雪白的神驹飞奔而来,一位身穿锦衣,手持大弓的年轻公子忽的出现在了这里。

    “算是及时赶到了么?”

    李修远翻身下马,皱着眉头四周看了看,当他看到倒在地上的狐三姐时却又微微一惊。

    “不,到底还是来晚了一些。”

    他旋即又看见这些猎户腰间揣着的一只只死去的野狐。

    有些甚至是还有几十年,上百年的道行,可惜它们却没有能逃过这一劫,死在了这些猎户的手中。

    “李公子?”

    狐三姐见到李修远时顿时绝望的眼神之中露出了惊喜之色,忍不住呼了一句。

    她这一呼,心中激动,法术却失了灵验,却是把之前那些被迷惑的猎户给唤醒了。

    “啊,狐精,有狐精。”

    “真是狐精啊,杀死她,杀死他。”

    这些清醒过来的猎户,一个个又惧又怕,个个都抄起了兵器,准备打杀了这长着狐狸尾巴的美艳女子。

    “够了。”面对这些吵杂的声音,李修远运气骤然一喝。

    声音洪亮巨大,震的这些猎户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们是猎户猎杀猎物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猎杀不等于杀戮,今日你们残杀的狐狸已经够多了,现在如果停手离去的话,我可以做主,让今日的事情得到平息。”李修远大步走来,扫看着这些猎户道。

    这些猎户见到李修远如此英俊潇洒,风度不凡,不似寻常人家的子弟。

    如今有三更半夜的骑着白马来到这荒郊野外,只怕也不是人,也是鬼魅,精怪一流。

    一时间这些猎户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相互议论着。

    “这个人是谁?他竟要阻止我们猎狐?”

    “管他娘的是谁,一只狐一两银子,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拦不住我,而且那女人是狐精,若是不打杀了,今后我们别想安生。”

    “就是,就是,这些精怪最记仇了,不能放过。”

    李修远不理会这些猎户的商议,他走到狐三姐身边,将其搀扶了起来:“三姐无碍否?”

    “妹夫来的真及时,三姐差点就死在了这猎户的手中。”

    狐三姐顿时大松一口气,对着李修远丢了一个诱惑的媚眼,受了伤的腰肢娇软无力,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了他的怀中。

    “我受伤了,妹夫你可要抱紧三姐,可别松手。”

    说完,便心安理得一般的贴的更紧了。

    “......”

    李修远看着这狐三姐一个劲的往自己怀里靠,他甚至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个狐精那成熟妖娆的娇躯了,难道她一点都不知道避讳么?

    这放古代可是一件极其伤风化的事情。

    狐三姐却是眯着眼睛,一脸狐媚的姿态,似乎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