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生死之重

    孟溪是当朝的进士,虽然没有为官,但这也只是迟早的事情,只等朝廷的空缺下来,他就自然而然的填补上去,一旦做官至少也是县令级别的。

    而事实上孟溪以后的官位也不仅仅只是一个县令,而是一位知府。

    拥有这样命格的人已经算是很尊贵了,毕竟一位知府也不是大白菜,随处可见。

    这样的人气运福德都很昌盛,会受到冥冥之中的庇护,鬼怪难以加害。

    但孟溪毕竟也只是一个年轻气盛的书生,还没有出任为官,如今被李修远几句喝骂和羞辱便失去了理智,拿着腰刀便想和李修远拼命。

    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拿着十几斤重的腰刀似乎举起都有些困难,虽然面红耳赤,怒发冲冠,但是这样的人对李修远而言却没有任何的威胁。

    “我和你拼了。”孟溪一边怒喊着,一边举刀砍向李修远。

    李修远摇了摇头,也不还击,只是随手一放,将手中的虎口吞金枪向着孟溪倒了下去。

    七十二斤的虎口吞金枪自然倒下的力量砸在了孟溪的肩膀上,他的呼喊突然戛然而止,整个人痛呼一声栽倒在了地上,摔了个灰头土脸,又羞又怒的他想要起来,可是却胳膊一阵疼痛,再加上压在身上的这杆大枪的确非常沉重,一时间手舞足蹈竟被压着起不来了。

    “你我不过是口角相争,你却要拿刀砍杀我。”李修远摇头道:“这可不是一位读书人该有的作风,君子有言,动口不动手,没想到到了阁下这里却是动手不动口,适才李梁金骂我是武夫,我并不生气,怎么到了轮到我说你几句你却如此这般了?”

    “呵呵,看样子你也不喜欢被人辱骂啊,被骂急了也想要拔刀杀人,既然如此,适才又为何辱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看样子你这个进士的头衔虚名很大啊。”

    说完,他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倒在地上起不来的孟溪。

    孟溪脸色变化不定,想要用自己的学识反驳,却是怎么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反驳出去,刚才自己是一时怒上心头,受不了李修远这样的羞辱,恨不得杀了此人。

    心中愤怒交加,这股怒火又憋在心中,当即气的他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好,真刚烈也,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宁可吐血三升,也不低头认错,真乃吾辈之楷模,朝廷之栋梁,在下还得好好的学一学才是啊。”李修远抚掌称赞,却是翻身下马,将那虎口吞金枪取走,然后看了李梁金一眼。

    李梁金此刻脸色阴沉,很是难看。

    一个进士,竟这样被李修远三言两句给气的吐血昏倒了。

    而且这个李修远也当真很分寸,没有向孟溪动武,只是一杆大枪倒下,砸在了孟溪的身上。

    这比起孟溪拔刀相向,简直就是仁慈的有些让人钦佩了,便是想拿此事做文章,也做不了。

    至于口角上的交锋,技不如人,那没什么值得说的。

    “孟溪兄。”其他几位书生见到孟溪到底昏迷,急忙仗义走上前来,将昏迷的进士孟溪搀扶了回去,同时又气又怒的看了一眼李修远。

    仿佛这几个书生和他有杀父之仇一样。

    李梁金此刻开口道:“你这武夫除了会一些粗鄙的武艺之外,没想到还有一手骂人的本事,不过本公子却是不想和你这武夫废话,今日这青山归胡黑的了,我劝你最好建见好就收,就此离开,否则本公子不但让你的这辈子都考不了举人,便是秀才的身份也难保。”

    “他日你若来到金陵城,本公子更是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在金陵城内呆不下,你这武夫可要考虑清楚,下次考举可是在金陵城内开考。”

    说完,又带着浓浓的威胁之色看着李修远。

    李家祖上是开国将军,是王侯的后代,家大族大,朝堂之上,各地州郡都有他李家官员,尤其是在金陵城,弄掉一个秀才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李修远却是哈哈笑道;“功名利禄,与我如浮云,要不要都无所谓,不过你若真要用一些肮脏的手段来剥夺我的功名的话,那我也不介意动一动私心,剥夺你几十年的寿元,你若肯拿寿命与我换功名的话,我到是无所谓。”

    李梁金要用官场的手段对付自己,那李修远就用鬼神的手段反击。

    “嗯?”李梁金此刻皱起了眉头有些疑惑。

    不知道李修远的话是什么意思。

    “女婿此话是何意啊?”胡汉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青娥微微摇了摇头有些不解,她和夫君相处的时间不多,很多事情并不知道。

    “剥夺我的寿元,你以为你是天上的神明,还是阴间的阎罗?我是王侯的命格,哪个鬼神敢在我头上动土。”李梁金喝道,他也是经常接触鬼神之事,所以并非不相信这类东西。

    李修远笑而不语,只是从怀中取出了一本黑色的古籍。

    古籍上写着三个大字:生死簿。

    这书一拿出来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低了下来,有一股阴冷的气息散发出来,让人不寒而栗。

    “什么?阴间阎罗的生死簿。”胡黑大惊失色,便是上千年道行的他也镇定不下来了。

    传说之中,掌握在阴间阎罗手中,可以定人生死,改人寿命的生死簿,居然出现在了这个胡汉请来的书生手中。

    这怎么可能。

    “生死簿?”

    山谷之内的其他精怪也是惊愕不已,他们这类山野精怪又岂见过这传说中的阴间至宝。

    “我的天啊,他竟有这宝物,人间又有哪个人敢和他作对啊。”胡汉也是吓了一跳,觉得自己女儿的这个夫君越发的不简单了。

    鬼神不近,道法无用,骑着张僧繇的龙驹,还掌握着阴间阎罗的生死簿。

    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寻常书生该有的东西。

    李梁金此刻也愣了,他从这些精怪的脸色和惊呼声之中可以判断,这似乎真的就是传说之中的生死簿。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当然是借来的了,以后要还回去的,怎么?你想要么?我可以借你翻阅翻阅,也许你能看到自己今后的命运前程了。”李修远笑着说道,很是豪爽的表示愿意借给李梁金翻阅。

    李梁金此刻心动了,若是能翻阅这样天地间的至宝,以后能在任何人的面前吹嘘了,而且能知道自己的寿元前程,也是一件很诱惑的事情。

    当即他就走过去想要伸手接过生死簿翻阅一番。

    “李公子快快住手,这是阴间的生死簿,掌握着人间生灵的生死,这书非道行高深的鬼神不能翻阅,凡间的人若是翻阅的话必定遭到天谴,即便是李公子你王侯的命格也承受不了天谴的后果啊。”胡黑见此大惊失色,急忙赶了过去,制止了李梁金的这举措。

    除了翻阅会遭到天谴之外,便是泄露出去也会遭到天谴。

    即便是李梁金能承受翻阅生死簿的后果,将来难保不会泄露出去。

    这和修道之人泄露天机遭到报应是一样的道理。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李梁金也是一惊,吓的急忙把手收了回来。

    “子不语怪力乱神,我才不信有这样的事情,什么生死簿不过是他弄出来诓骗我们的手段而已,不值得相信,李修远,你胆敢借我翻阅?我定要拆穿你这骗人的把戏。”

    这个时候一个书生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似乎不信李修远的话。

    李修远道:“借你翻阅无妨,后果可要自负。”

    “一人做事,一人当,休要多言。”这书生伸手夺过生死簿。

    “好,有骨气。”李修远笑了笑也没有去阻止。

    生死簿落到他的手中从未被其他人翻阅过,他想看看自己师傅所说的翻阅生死簿的后果是不是真的。

    自古以来,有诸侯问鼎之重。

    可是又有谁知道,生死之重,更胜鼎重。

    “是一位知县命格的书生,现在只是一位秀才的身份,他翻阅生死簿实在是太危险了。”胡汉看了一眼,知道了这个书生的气运。

    这书生当即打开生死簿,翻阅起来,可是一翻看却见里面白纸一片,根本就一个字都没有。

    当即,这书生哈哈大笑道:“诸位看到了没有,这书中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本白书,一个字都没有写,果然是这李修远拿来骗人的把戏......”

    众人却是惊疑不定,因为生死簿被翻开之后他们看见有一团黑光笼罩其上,让他们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到底写了什么。

    似乎只有翻阅的那位书生才看到了一些东西。

    可是这个书生大笑着一位拆破了李修远的把戏时,他却忽的感觉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昏暗了。

    明明是日当正午,阳光充足,结果天地却是迅速的昏暗下来,转眼之前便已经到了夜晚,伸手不见五指。

    “咦,天这么黑了......”

    那书生惊疑不定,四周看了看,却发现周围漆黑的可怕,不带一丝光亮,只能听见附近传来的声音。

    而此刻的众人却看见,这个书生双眼留下一丝血迹,眼睛已经变的黑漆漆的一片,瞳孔都已经消失了。

    瞎了~!

    李梁金心中发憷,这天谴居然来的如此之快,才翻看了生死簿一下,他就的双眼就已经瞎了。

    “你可真是虚伪,嘴上说子不语怪力乱神,结果却是和狐精纠缠在一块,帮助他们屠戮同族,既然精怪都在你的面前了,还说不信鬼神之事,执意要翻看我的生死簿拆穿我所谓的谎言,也当真有些可笑,今日你有这样的报应,并非单单只是翻阅我的生死簿造成的,而是你来这里杀戮太多了,靠着自己一点命格就胡作非为,现在福泽已经耗尽了,不然刚才为什么就只有你冲出来翻阅我的生死簿,其他人却没有?以后看不见了也好,安安心心的回家颐养天年吧。”

    李修远平静的说道,他走了过去,取过了生死簿。

    感觉到手中的生死簿被李修远取走,再加上他的这一番话,让这个书生当即意识到了情况不妙。

    自己好像已经瞎了。

    眼前并非天地昏暗一片,而是自己已经失明了,看不见了。

    “我,我真的已经瞎了?”这书生声音颤抖。

    他年纪轻轻就考到了秀才,不出意外的话以后至少也是一个官,如今瞎了眼睛,那么科举的路就到此为止了,当真只能颐养天年了。

    其他几位书生却是一脸惊容,嘴巴动了动,想要说话,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鬼神之事,当真是如此危险?

    因果报应,真的有这么快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