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三章比诗

    看见孟溪昏厥了过去,众人愣住了。

    一个小莲,竟让孟溪再次吐血昏厥,难道这个小莲真的对孟溪如此重要么?而且都是陈年往事了,年少风流的事情又怎么能拿到这里来说呢,尽管这事情上孟溪德行有亏,但时间过去了这么久,也不至于如此啊。

    “呸,一个负心汉,夺走别人的贞洁,害的别人投塘自尽,这样的人还感说自己德行不亏。”

    狐三姐听完和事情之后狠狠的呸了一口,说完又向李修远丢了一个媚眼:“还是妹夫重情重义,知道我们家出事了便马不停蹄的赶来帮助,而且也不嫌弃小妹你是狐女,不想大姐报恩的那个人,知道大姐是狐精之后竟想灌醉大姐,伙同几个屠夫,猎户想拿刀杀了大姐,可怜大姐一片真情实意,替他操持家务,赚取钱财,供他读书,结果反过来却落了个恩将仇报的下场。”

    “若非那件事情,大姐岂会心灰意冷,去天宫做那狐仙。”

    “遇人不淑,这是常有的事情,人道是鬼神难测,实际上人心更难测。”青娥轻声说道。

    狐三姐羡慕道:“那小妹遇到的人不知道可满意?”

    青娥小脸有些娇羞道:“夫君于小妹有恩,小妹就怕不能侍奉好夫君,回报不了夫君的一番恩德。”

    “就只有恩么?我却觉得他对你很宠爱呢。”狐三姐说道。

    “哪有。”青娥微红着脸道。

    李修远看见昏厥过去的孟溪道:“他已经昏过去了,而且不昏过去,他的德行和操守都有亏欠,也不能当担这次的评判,如果你有更好的人推荐,我倒也可以接受。”

    李梁金面露凝重之色,他看了看身后仅剩下的两个好友。

    却见他们目光闪躲,皆没有露出想要担当这次评判的意思,看着样子,很显然他们的德行,操守有亏欠,眼下有着做贼心虚的感觉,只怕是担心李修远翻阅生死簿,把他们的过往一切都给查出来,让他们当众丢人。

    “胡黑可以做这次的评判。”他蓦地又开口道:“他是千年的狐精,一些文采还是有的。”

    “他做评判,我第一个不答应,这黑皮狐狸一不是读书人,二没有功名在身,拼什么做评判。”胡汉闻言当即怒气冲冲的说道。

    孟溪做评判他可以不生气,毕竟这是他们读书人的事情。

    可是胡黑却是一只千年狐精,又站在李梁金那一边,这不是明摆着要李修远输么?

    “老家伙,你的嘴巴可真臭。”胡黑一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哼,没你吃了大粪的嘴臭。”胡汉骂道。

    “你想找死不成?”胡黑也怒了。

    胡汉说道:“你莫不是还想动手么?之前折了一百年的道行我倒想看看你的本事有没有下降。”

    李修远这个时候挥手道:“都安静一下吧,这次的评判不由我们双方的人担任,由天上的神明担任,如何?”

    “天上的神明?”李梁金皱起了眉头:“你想搞什么把戏。”

    “立一牌位,上写文曲星,等我们笔试完毕之后容我焚香祷告一番,请下文曲星,判别胜负,如此一来这算是公平公正了。”李修远道。

    “你能请来文曲星,你以为你是谁啊。”李梁金嗤笑道。

    李修远道:“这是事后的事情了,总之文斗总得进行吧。”

    李梁金说道;“若是你真的能请来文曲星当评判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对于天上的神明,他也是信服不已的,不会有任何的疑问,而且他也不相信文曲星会偏向这个李修远,到时候还是都看自己手底下的本事才行。

    “如此一来便没有异议了,还请老丈人制一神位,立于主座上。”李修远道。

    胡汉不和胡黑斗嘴了,当即点头道:“殿外有一株杏树,可取其木,制一神位,无需太久,片刻足以。”

    说完便拄着拐杖往殿外走去了。

    “既然事情定下了,那就开始了,第一局既然是由我定,那我便从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之中选择诗文一道。”李梁金说道。

    李修远问道:“题材呢?诗文包罗万象,有咏物的,喻人的,抒情的,总得有一个题材吧,不然不一样的题材难以比较。”

    “你既然能请来天上的神君评判,那还需要限制什么题材,其中的优劣,神君自然能分判的一清二楚,不过你既然如此自信,要我来定题材,那我也不会客气,便以诉说心中的志向为准,看谁的诗更好,时间也有限制,需要在半个时辰内写出,若是时间到了还未作诗出来,便是输。”李梁金说道。

    “可以。”李修远点头应下了。

    他没想到李梁金居然要和自己比写诗,这可是一件作死的事情。

    自己脑中诗句多如牛毛,随便那一首出来就能压的他喘不过去来。

    不过这厮也贼,定下了限制,只能写述说志向的诗。

    想必这个李梁金早就有了这类的诗文写出来,而且还很满意,只等今日这个机会用出来而已。

    不过这也无妨,容自己思忖片刻,在脑海之中找找还是会有的。

    “请吧。”李梁金示意了一下,然后重重一哼,转身回座位去了。

    李修远笑了笑,却也转身回去坐下,准备好好的翻找翻找。

    文抄公,自己是当定了。

    再说了,自己靠本事抄出来的诗文又有何不可?

    “若是他比词那就更好了,女婿你的词写的更妙。”胡汉一副可惜不已的样子说道。

    他之前看打了李修远写的文稿,一首临江仙。

    那是他练字的时候写下来的,估计是闲暇之余忘记毁去了,被细心的小蝶和杜春花给收起来了,这才被老丈人看到。

    “幸亏他选的是诗文,若是选琴技,书画,估计我立刻就要认输了。”李修远笑道。

    也不怕这个李梁金听见,反正他定下的第一场文斗已经决定了,不能更改。

    “哦,这是为何?”胡汉诧异道。

    李修远笑而不语。

    还能怎么样,他的琴只能弹,哪有半点水准可言,到是小梅的琴技很高,至于书画,那更是短板,比不上常年沉浸在这里面的古人。

    这一点他还是要承认的。

    虽然他七窍玲珑心学什么都快,可是大部分时间都去练武了,自己的才学能考到秀才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