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剥夺文气

    以文称称量才气,分出诗文的优劣。

    这样的方式可以说简单直接,不需要人去做评判,来判断哪一篇诗文是好是坏,也不需要争个面红耳赤,抬高自己的诗文贬低对手的诗文。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两个人的诗文放在了文称上。

    原本平平无奇的两张书稿却是突然冒出了华光,皎洁如月,又隐约有彩光溢出。

    这是才气。

    平日里在诗文之中不显,一旦放在了文称上,文称激发了才气,让才气显现了出来。

    而且一旦才气显现,重量却是立刻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

    李修远的诗文较为沉重一些,小称往下垂去,而李梁金的诗文虽也有才气冒出,但是才气却比李修远的少了一些,不如他的这般重,小称被他的才气也压的升了起来。

    “怎么可能,我诗文之中的才气竟不如这个武夫。”李梁金大为羞怒。

    他可以承认技不如人,但却绝对不想承认自己的才气会连一个李修远都并不上,这简直就是对自己最大的羞辱。

    区区一个武夫,写出的诗文也比自己得意之作好?

    文曲星说道:“你的诗文并非没有才气,可是才气比之人间圣人的诗文才气却是轻上许多,这一次的文斗是你输了,本神虽有偏好,但却也不会扭曲实事,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技不如人便是技不如人,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若非看见人间圣人的份上,我的文称绝对不会拿来称量你这种人的诗文。”

    说完,又是重重一哼,显得很是不满。

    李梁金此刻脸色变了又变,他万万没有想打自己的诗文会输给李修远这个武夫,之前评判不公也就算了,如今文称之上称量才气却是铁一般的事实,让他有口难辩。

    憋屈,羞怒。

    此刻他心中滋味万千,想要发出怒火却是无从发起。

    身为王侯子孙的他从小到大从未遭遇过这样羞辱的事情。

    李修远却是不理会他在想什么,而是道:“愿赌服输,第一局你输给我了,第二局的棋艺你也输给我了,这次的文斗是我赢了,按照之前的约定,你不但欠我三万两银子,而且还要带着胡黑,以及其他的狐狸离开青山,将这里的住处还给胡汉,并且永远不能再踏足此地。”

    胡汉也是惊喜若狂的站了起来,对着胡黑道:“你这黑皮狐狸看见了吧,这一次比试是我们赢了,你输了,赶紧给我滚吧,以后你胆敢再来这里一步,我都要扒了你的皮,把你的皮毛做成坎肩。”

    “老家伙......”胡黑此刻咬牙切齿,看见胡汉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恨不得将他的嘴个撕烂。

    可是他自然不会这么容易就失控,他知道李修远是人世圣人的身份时就明白这一次的比试是凶多吉少了。

    “嘿嘿,你这黑皮狐狸还有今天,你之前不是很能耐吧,有本事咬我啊,咬我啊。”胡汉一副嚣张不已的样子,不断的嘲讽着胡黑。

    看他那样子,别说胡黑了,便连李修远都有种想要教训这个老头的冲动。

    胡黑也的确是很有忍耐里,被这样嘲讽都能无动于衷,只是捏着拳头,咬牙切齿的撇过脑袋去,不去看这个胡汉。

    胡汉见到他那副吃瘪的样子,又哈哈大笑起来,心情要多愉快就有多愉快。

    “李梁金,你为何不说话了,莫不是想赖账吧?”李修远道。

    李梁金恨声说道:“本公子会赖账?三万两银子本公子自然会给你,哪天亲自到我府上来要吧,金陵城侯府,你不会认错的,不过,今日的比试我心中多有不甘,因为你请来的这个文曲星评判不公,不能让人信服,下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本公子要连本带利的赢回来,莫欺王侯子,生死难自知。”

    说完,带着满腔怒火,走上前去,从文称上取走了自己的书稿:“文曲星你说我的诗文不配放在你的文称上,在本公子看来,我的诗文如卖货郎一般被称来称去那才是对本公子的羞辱。”

    说完,伸脚一踢,踹翻了案几,上面文曲星的神位,还有文称统统倒在了地上。

    “胡黑,我们走,这青山给了这个武夫,我侯府在金陵城田亩无数,屋舍上千,不用担心安置不了你们。”

    胡黑脸色变了变,此刻却也明白自己和李梁金已经绑在了一起,便是想要撇清联系也撇清不了,只得带着不甘之色,作狐状低嚎了两句,将青山内的大小狐狸全部唤来,准备带他们跟着李梁金离开这里。

    打又打不过别人,比试又比试不过。

    这青山便是赖在这里也守不住,只能是放弃了。

    文曲星此刻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被打翻在地的神位和文称,身为天上的神明被打翻神位可以理解,毕竟天下的庙宇神位那么多,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被人觉得不灵验给打翻了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上面的文称却是自己最为珍爱的宝物,被如此作践,岂能不怒。

    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更何况是天上的神明。

    “你的态度和不恭,让本神感到愤怒,你又打翻了本神的神位和文称,本神若是由你这般轻而易举的离去岂不是让天下鬼神笑我文曲星书生当久了,也变的柔弱可欺了?”文曲星语气之中带着怒火道:“今日本身便剥夺了你的文气,让你的才情彻底的消失,以后再也写不出诗文来。”

    李梁金回头怒道:“本公子是王侯的命格,鬼神都不敢得罪我,凭你也搞剥夺我的文气?”

    文曲星怒而笑道:“本神是文曲星,掌握天下人的文气,你王侯的命格又如何,本神要取走你的文气还需要看你的命格么?”

    说完,就对着李梁金大袖一回,顿时一股如月光一般洁白的气息夹带着几道彩光从他的身体之中飞散了出来,钻入了自己的衣袖之中。

    李梁金大怒,想要呵斥他,却发现脑袋一时间空荡荡的一片,一些喝骂的词汇却是无法想起来,只有一些市井脏言在脑海之中停留,让他下意识的便脱口而出:“你他娘的狗东西对本公子做了什么?”

    文曲星冷面道:“你的文气已经被本神收走了,以后好自为之,你若继续这般嚣张妄为下去,当心命格都被你破了。”

    “狗东西,敢收走本公子的文气,真以为本公子好欺负么?”李梁金心情本来就糟糕,被文曲星这么一弄,此刻怒火上头。

    管他是不是死去的状元,还是天上的文曲星,当即就撸起衣袖准备暴打这个文曲星一顿。

    “还敢动粗,本神不但要收走你的文气,还要收走你的笔杆子,让你今后再也写不了字。”说完,文曲星大步走了过去,对着李梁金的手掌一抓。

    明明李梁金手中没有笔,却被文曲星取走了一根墨笔。

    丢了这根笔之后,李梁金觉得自己的手中似乎缺了什么东西一样,可是仔细感觉一番却又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

    他知道自己只怕又被文曲星收走一样才学了。

    “我的文采和笔墨既然都没了,那更加不怕你这个狗东西了,来人啊,给我拿下这老家伙,本公子要狠狠的痛打他一场。”李梁金愤怒的失去了理智,连天上的文曲星都想打。

    李修远一直站在旁边看戏,这事情可和自己没有关系。

    他要和文曲星闹起来是他的事情,自己可不搅合进去。

    不过李梁金也的确是蠢到家了,自己便算是王侯的命格又怎么样?居然敢对掌管天下文运的文曲星如此,以后只怕子子孙孙休想去读书写字,考取功名了。

    文路已经从这里断绝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