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圣徒的赎罪之路(上)

    “铛——!”

    用力将短剑捅进冰层,攥紧剑柄的灰瞳少年咬紧牙关拼命的踩住峭壁的边缘,右手还死死攥着某个瑟瑟发抖到半个身子都悬空,几乎挂在他身上的“自大狂”!

    “虽然早就知道你们这帮巫师都不是什么练过的,但也麻烦用力爬一下让我知道你努力过了行吗,艾萨克·格兰瑟姆阁下?!”

    “我当然在努力,不然你以为我在干嘛?!”

    “你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了!”

    “那你更应该心怀感激才是,因为这说明我有多重视你;就像人类的颈椎和脊椎骨也只是为了支撑大脑而存在的!”

    “你知道我一松手你就死定了吧?!”

    “你为啥觉得我下去之前不会捎上你?!”

    “闭嘴!不要再给我更多弄死你的理由了!”

    “我觉得你这种思想非常的危险,很容易出事情的!”

    ……“咔——!”卡住短剑的冰层突然多出了一道裂纹,刚刚还在争吵的二人一瞬间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狠狠咽了下口水。

    “刚才,是不是……”

    “闭嘴。”

    “好。”艾萨克立刻不说话了,比灰瞳少年足足高两头的身体紧紧抱住他的肩膀,乖宝宝似的紧咬下唇,表情惊惧。

    “咔——!”第二声,这次路斯恩明确感觉到了固定的短剑开始松动!

    灰瞳少年狠狠咽了咽口水,缓缓抬头;还好,距离顶端只剩下不到半公尺,这个距离跳也能跳得上去。

    “艾萨克。”

    “嗯?”

    “做好准备,然后开始倒计时。”

    “哦!”已经缩成一团的艾萨克连连点头,几个深呼吸之后开始倒数:

    “三、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还没喊完的瞬间,咬紧牙关的路斯恩几乎是拼尽全力将他甩向上方!

    一路惨叫号蜷缩成一团的艾萨克在空中连续翻转,以标准的狗啃泥的姿势扑倒在了峰顶的雪地里!

    “咔——!”

    下一秒,短剑应声脱落;路斯恩几乎同时在空中转身,借着惯性再次将短剑捅进了冰层,翻身起步,一脚踏中剑柄,跃上峰顶,然后……“啪!”的一声躺倒在艾萨克身旁。

    “我现在真的很想一剑捅死你!”灰瞳少年面无表情:“圣十字怎么就不来惩罚你这个混蛋呢?”

    “你们艾勒芒人可真有意思,连我们洛泰尔山民都不相信善有善报那一套了。”吓得腿软的艾萨克嘴上依旧不饶人:“现在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那像你这样的岂不是可以终生不老,青春永驻?”直喘粗气的路斯恩翻了个白眼。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姑且当是祝福收下了。”

    片刻的宁静,呼啸的峰顶只剩下暴风雪吹拂的声响;险些喘死的二人挣扎着爬起来,眺望着一条从脚下向远处延伸,狭窄到只能让两三人同时经过的冰原峭壁。

    一条通往传说中巨龙王城的道路。

    虽然某个黑发巫师因为“某件特别”的事情前往断崖山,但艾萨克和路斯恩两个人还是连夜离开卫队的营地,向着血骸谷更东的位置进发。

    就在两人出发的第二天黎明,断崖山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巨大的雪崩,并且连带周边的几处雪山和峭壁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崩塌,卫队的营地惨遭沦陷,所幸没出现什么人员伤亡,但损失了大量的物资。

    万不得已的爱德华不得不放弃了搜查,率领卫队的军团士兵向断崖山方向和布兰登汇合;而提前了一天离开的艾萨克和路斯恩也就恰好错过了那场雪崩,一无所知的踏上了寻找尼德霍格的征途。

    当然,他们更想不到的是某个黑发巫师不仅没有迟到,而且已经走在了他们前面……

    “这里就是上一次搜查时,我和我的弟兄们出发的地方。”灰瞳少年一边开口自言自语着,一边用手中的短剑在峭壁的岩石上刻下记号:

    “本来这一切都可以避免的,但是那位教会骑士队长却说这可能是什么‘圣十字予以的启示’,就算是一无所获也要追查下去…从头到尾都是毫无根据的推测。”

    “但就是因为他这个蠢到没边儿的命令才让我发现了传说中的尼德霍格,也让所有愿意相信我的袍泽们被当成逃兵吊死在了绞刑架上。”

    “但是你活下来了。”艾萨克眨眨眼睛,双手抱着肩膀:“唯一一个活下来的。”

    “没错,我成为了整个搜索队唯一活下来的人——如果当时的我选择抗命,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在哨塔战死而已。”

    路斯恩的嘴角露出些许自嘲的情绪,拨开岩石旁的积雪捡起一柄早已锈蚀的断剑,递给身后的艾萨克:“这就是我们上次在这里发现的,曾经某位游骑兵的佩剑;当然,是将近百年前的某位游骑兵!”

    “注意看剑柄上的花纹还有尾部的配重块,全部都是将近百年前的样式而且还有都灵家族的徽章——如果我真的所料不错,恐怕这位早已逝去的游骑兵就是当年‘黑公爵’的麾下!”

    灰瞳少年的表情十分严肃,好奇的艾萨克打量着手中的剑柄,无意中瞥到什么似的突然愣住了。

    紧接着这个“自大狂”就在路斯恩无比费解的目光中,再次用狗啃泥的姿势直接趴到了一旁的岩石上,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上面某个毫不起眼的,十字形状的雕刻。

    “怎、怎么了?”

    “我不知道那位‘黑公爵’是不是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曾经来到过这里;”艾萨克低声喃喃,从喉咙里直接发出的生意那犹如呻吟一般:

    “但毫无疑问,这就是前往尼德霍格的道路!”

    “就因为那个刻痕?”灰瞳少年皱着眉头:“我猜可能是当年某个游骑兵刻上去的吧,当个记号方便回来什么的。”

    “不对!你根本就不明白——这个雕刻绝对不可能是‘哪个游骑兵’刻上去的,绝对不可能!”

    激动的艾萨克几乎是跪在地上,用无比虔诚的表情盯着路斯恩:“这个圣十字的雕刻,是将近五百年前圣十字纹章的标准图案,在那个时代圣十字教会还没有扩张到如今的规模,仅仅在萨克兰地区拥有绝对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所以当年的圣十字纹章也被称为‘古萨克兰十字’,和如今的圣十字完全不是一回事——除了都是十字形状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相同点,一个百年前的游骑兵绝对不可能刻下这种符号!”

    “能刻下它的只可能是一个人——抛下了愚昧信仰,数百年前唯一认知到‘真理’的人,曾经的教会传教士,后来的第一巫师,‘戴帽子的罗根’。”

    “你们找到的,就是他当年前往尼德霍格的道路!”

    戴帽子的罗根,背弃了信仰的传教士,第一巫师……听到这些的路斯恩表情比艾萨克还要难以置信,也更加的匪夷所思:

    “艾萨克,你…你从哪里听说的这些——我是说关于‘戴帽子的罗根’就是第一巫师,而且还曾经是圣十字的信徒这些事情?”

    “这些都是九芒星巫师塔的绝密,理论上只有巫师塔的十二位元老有资格了解的真相——为了寻找尼德霍格我当然会尽可能的搜集资料,不然你以为我是来打毛线的吗?”

    挺直腰杆的艾萨克·格兰瑟姆高傲的扬起下巴;下一秒,他的耳朵微微动了一下,皱着眉头看向峭壁的另一侧:

    “我说,那边儿好像有什么动静?”

    “怎么可能,这里已经是血骸谷的最东侧了,就算是冰原狼人也绝对无法在这种地方生……”

    话音戛然而止,瞪大了眼睛的灰瞳少年额角渗出一滴晶莹的汗珠,滑过颤栗的面颊坠落在雪地上,毫无痕迹:

    “那、那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