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大将马猴

    后面的正红旗章京等都心里大叫不好,亲王太冲动了,这正好中了汉人的圈套啊,如今火铳响了,他们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这可是亲王啊,真要有闪失,他们可担罪不起。

    “亲王!”

    一群人都傻眼了。

    开枪的是楼顶的狙击手,他们都是经过千锤百炼,出手狠辣老道,如今又是白天,阿达礼这么大的靶子自然不会脱靶。

    一枪直接把阿达礼的坐骑击毙,另一枪也命中阿达礼的心口,哪怕有些铁甲保护,但还是留下一个杯口大的窟窿。

    “抢人!”马猴下令,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而且他也是一马当先的就冲出来了,他在骑兵营可不是混吃等死之辈。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如今这马猴不仅奸诈,而且更不缺少勇气。

    “他娘的!”马猴骂了一句,因为他斩了一人,但手臂断了,抓不了地上的阿达礼,不然一个他最拿手的猴子捞月,这阿达礼就是他囊中之物了。

    马猴单手虽然没有成功捞但阿达礼,但是将他带出了很远来。

    惊得鞑子都不顾砍杀,死活都要抢回亲王才行,否则他们一个都活不成了。

    最终,马猴还是没有抓到这个阿达礼,非战之罪,这官兵都疯狂涌出,但鞑子都是骑兵,两条腿有着先天缺陷,但他们也不差,留下十多个鞑子。

    马猴气得破口大骂:“你们这群饭桶,这要是在骑兵营,老子非要罚你们三天不做吃饭。”

    在骑兵营眼里,到手的功劳怎么可能让他长腿跑了。

    “大人你受伤了,快些包扎一下。”官军都紧张的说着。

    马猴只顾着骂人,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手臂还有背上刮了两道口子,被他们一说,这次觉得火辣辣的。

    “我马猴手断了,都捏死两个鞑子,这点小伤算什么……”马猴嘴硬,但背部伤口很要命,他急忙让人在这里医治。

    “我的娘了,你们是没有看到这位大人的神勇,别看断了手臂,但马上功夫那个溜,一低头就差点把那个啊……什么的给抓了,回手就砍翻一个……”这群天子亲兵都忍不住的八卦着。

    大家看着那用针线如同缝口袋一样的把伤口缝上,而那将军面不改色,还能布置防御,真是天人也。

    “就是天兵天将,也不过如此……”大家这是打心里佩服。

    “你们懂什么,那可是骑兵营……武大郎叛……的那个,就是把关宁铁骑都打得落花流水的那个。”这天子禁军自然不同,见识也多,有人已经知道马猴的底细。

    又让这些人唏嘘不已,但是大家都没有仇视的想法,相反大家都是希望能够与这样一个猛将并肩作战。

    谁都不想当孬兵不是,看看这位,出手就差点弄死一个鞑子亲王。

    与这位爷一起作战,生死不论,这等爽快,可是他们都没有遇到过的。

    就在这个时候,不和谐的声音也响起了,一个公鸭嗓子,正不忿的叫出来。

    “来人啊,还不快把这个叛逆给我拿下。”王承恩这也是安抚好陛下之后,这才出来,并不知道短暂的时间发生这么多事。

    他只想把这个叛逆抓了,在陛下眼前处死,让陛下恢复过来,这等大言不惭敢污蔑陛下的贼子怎么能够饶他。

    “啊?”这禁军都是目瞪口呆,怎么这立了大功,没有奖赏,反而要抓起来,这不对啊?

    “你们都给咱家等什么呢?没听见吗?动手!”王承恩气得破口大骂,真是要反天了,他的话都不管用了。

    但哪怕他喝斥,这禁军也是没有动。

    “都愣着做什么!给我动手。”突然有人叫出来。

    此人一身银盔银甲,还是这里的小校,被马猴抢走了指挥权力,早就不爽了,如今正是发作的时候。

    马猴脸色因为失血而惨白,如今也有些疲乏,但眼睛依旧是炯炯,不屑的说道:“原来是两个没有卵子的家伙,刚才怎么没有见到你们啊,跟着你们这群家伙,就只能做亡国奴,我看谁来抓我。”

    马猴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是狐假虎威的东西。

    王承恩气得差点吐血,他在宫中自然就不用说了,在军中可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太监,结果被这个家伙骂的狗血淋头。

    “好个牙尖嘴利,今日我就要拔光你的牙,敲碎你的骨头。”太监阴狠,说出的话,都是冒着阴风的。

    只是若没有了爪牙,这狗就是废物了。

    马猴鄙弃的说道:“我马猴手里宰过鞑子亲王,也宰过乱匪,但就是没有宰过没卵子的,你是不是想试试在下的刀子是不是锋利啊?”

    “给我拿下!”马猴说完下令。

    这次禁军又犹豫了,因为这可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一个是掌印大太监,还有一个是国公的孙子。

    但不等他们想通,民军就动手了,三下五除二,就把这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王承恩和小校给五花大绑了。

    “你这是要造反,我要诛你九族。”王承恩不愧是军中之人,换成其他只怕就要吓得尿裤子了,但他却没有低头。

    “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记性啊,你割掉的是卵子,又不是脑子,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就是你们口中的叛逆,武大郎的家臣。”马猴又笑了,还牵动伤口,顿时呲牙咧嘴。

    “丢进院子,想要收拾我等做了亡国奴再说吧,没有力气收拾你们。”马猴疲惫说道。

    这才是真正的汉子,面对一人之下的掌印大太监还有国公的孙子,依旧面不变色,说绑了就给绑了。

    禁军也是丘八,一样都有血性,如今已经是热血沸腾,没有了两个碍眼的,都是一腔热血的听从马将军的吩咐。

    “我只有一句话,誓死不当亡国奴。”马猴用最后力气说道。

    但就是这句话,给这里的禁军都打上了烙印。

    “马将军,我们誓死追随你!”突然有人跪倒,眼睛红得如同兔子,在这个民族危难之际,遇到一员真正杀敌大将,他们愿意抛头颅洒热血。

    “好,都是热血的汉子,这次大难不死,都跟着我,备战吧。”马猴无力的说道,刚才把他的精气神都给熬空了。

    马猴可是在这里大发威风,紫禁城里差点炸开了。

    正红旗的都统和章京们都急忙进宫,出大事了,旗主亲王被汉人设计,如今生死不知,每个人的脑门子上都是冷汗。

    “你们这群废物!”多尔衮也来了,见面就破口大骂。

    正红旗的跪倒一地。

    多尔衮都没有理会,踢开两个挡路的,就进了屋子。

    “阿达礼,朕来看你,朕命你不准死。”多尔衮一看到床榻上,进气少出气多的阿达礼,顿时就红起眼睛来。

    这个阿达礼刚开始并非真心投靠的,那时他只是想通过自己支持掌控正红旗。

    代善已老,萨哈璘横死他乡,多尔衮也不想这个位子被别人抢去,还不如就成全这个年轻人,因为他有野心,还有仇恨。

    就是如此,阿达礼才被多尔衮选中,没想到一来二去的,竟然就成了多尔衮的心腹,到后来建立从龙之功,成为了多尔衮的心腹,左膀右臂。

    看着心腹大将,如今不死不活的躺在床榻上,多尔衮怎么不悲切。

    阿达礼的眼睛突然多了神采,盯着多尔衮看着。

    “你放心,这紫禁城里御医众多,奇药无数,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过几天你就活蹦乱跳了。”多尔衮鼓励着阿达礼。

    阿达礼想要说话,又想点头,但都没有做到,最后他摸向腰间……

    多尔衮看到的是一个刀鞘,当然也明白这把刀的意义,重重点头。

    “你会好起来的,你不想亲手宰了武大郎吗?”

    刚过二十岁的阿达礼死死抓住刀鞘,眸子里的神采逝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