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看不出问题的白瓷像(求收藏)

    “林老板这是考较我呀?”

    “唐小哥就看看是海黄还是越黄吧。”林森笑着喝了口茶。

    海黄、越黄说的是黄花梨木的两个产地。一个HN一个是越南。当然因为种种原因吧,海黄比较高贵,越南黄花梨木大家喜欢找找各种理由打击它。

    不过根据唐文看的笔记来说,似乎越南黄花梨木做出来的东西手感上,确实和HN黄花梨有区别。只不过他从来还没感受过就是了。

    当下也不客气,把三串珠子逐一从木盒里取出来盘摸把玩。

    渐渐地,他有点疑惑,干脆两个手各拿一串摩挲起来。林森在傍边无声地嘿笑。

    凭着最高等级的鉴定术,他知道桌子上这三串珠子都是真品无疑。但让他惊讶地是,这三串珠子手感居然没有丝毫差别。

    看着在一旁林森,他心里一动想到一种可能,当即直接说道:“我是从来没碰过黄花梨的。不过我可以确定它们都是真的,而且要么都是海黄、要么都是越黄。”

    林森惊讶地张大了嘴,半晌才说道:“我这一招不知道难倒了多少咱们这行的英雄汉。小兄弟你就摸了这么一会儿就把老哥我这套儿破了?”

    其实这是个心理游戏,三个手串告诉你让你分辨一下海黄还是越黄。绝大多数人下意识就想,这里面肯定有海黄有越黄。然后就约摸越觉得都差不多,然后就继续摸......最后随便给个拿不准的答案。

    唐文笑而不语。

    林森干脆退下来自己受伤带着的那一串,放到他手里,不信邪地说:“你摸摸这个,比对比对!”

    这一串珠子也是黄花梨,唐文笑道:“林老板这是买了棵树回来自己做的不成?”

    本是玩笑话,没想到林森一拍大腿!高声道:“当时买了上百万的木料!回来一狠心全做珠子了!所幸没赔钱。”说完开心地笑了几声。看样子就知道不止没赔钱这么简单。

    唐文接过珠子摸索了一会,露出了一丝微笑,看着笑眯眯的林森,很直白地说道:“我只能说,你受这一串不如鬼面这三串。不单单说价值,说的是手感。但是...”说到这里他挺了下来,慢悠悠地喝了口茶。

    啧了一声,说道:“这茶真不错哎!”

    林森脸上没了笑意,看着唐文的眼神有点惊疑不定,试探地说道:“你认识老张还是老王?”

    唐文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感情是自己表现太好,让林森多心了,以为是知道他手串底细的朋友介绍自己来的。

    当即摇头笑道:“什么老王、老张,钥匙住你隔壁你可得小心点。我就说了吧,你这手串有三颗珠子不对,一个是早些时候换的,其他两个是最近才换的...”

    哗啦、啪!

    林森霍然站起来,带到了桌边的茶杯打碎了一只杯盖。他却恍若未觉,颤抖地看着唐文说道:“不对!就算是老张老王也不知道前一颗珠子的事儿!应该没人知道啊......”

    唐文撇撇嘴:“还用提前知道?摸摸不就摸出来了。”

    好一会儿,林森才回过神儿来。出了口气说道:“见笑了,小兄弟!刚才老哥失态了。这样,咱们这就走......”

    林森说的私下里的鉴赏会,就在他店面不远的一家叫‘多宝斋’的古玩店里。

    只是这店面比林森的店铺大了很多,里面光穿着旗袍的漂亮服务员就有三、五个。好在是里面暖气开的足,不然,这天气穿旗袍。那这份工资还真不好挣。店面里古色古香,从柜台到橱窗都是一水儿的实木。林森看上去也是轻车熟路,冲着领班的女士一点头,两个人就进了后堂里的一个小间。

    屋里坐着七八个四十岁朝上的人。大家围着一个铺着黄锦布的桌子,桌子上有几件古玩。

    “老林来了?这位是?”

    “这位小兄弟叫唐文。有一把好眼力!我带他来看看刘老那尊白瓷关公像。”

    “哦?”林森的话声音不大,在座的所有人却都看了过来。

    唐文皱了一下眉,察觉到点不对,不仅因为众人的疑惑眼光,还因为这桌子上没有关公像。

    “嘿嘿!老秦你把东西拿出来就是了。成不成一会就知道。”林森的依旧笑的跟个弥勒佛似的。

    “拿什么东西呀!要我说那就是刘老消遣咱们大家玩儿的。反正我是一点毛病没看出来!”一个脾气有点冲的寸头男子大声说道。

    “刘老什么身份没事消遣你?眼力不到就说眼力不到。别扯其他的...”一个声音反驳道。

    “我眼力不到!那你倒是说说,那东西问题出在哪?”

    林森好像和发出这声音的不对付,接话道:“问题出在哪?我这小兄弟待会一看不就知道了。”

    “呦!你这话口气倒是不小。你那么有信心,要不我打个赌?”

    林森皱了下眉头一时没接口,看了一眼唐文。见后者冲他点点头,才问道:“怎么赌?”

    “这样,我也不欺负人家年轻人,就用我的手串换你的手串。就咱们手上这一副。”

    两人说话间,坐在门口的老秦已经让服务员抱进来一个藏青色的礼盒,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冲着两人摆摆手,没好气地说道:“行啦!你们俩别嚷嚷了。这小老弟要是真能给我解了惑,我店里的东西,让他随便挑一件走。”

    小小的茶室内顿时鸦雀无声。大家互视一眼,知道老秦有点发急了。

    毕竟林森今天这出儿有点过。找一个小辈来看东西,岂不是在打老秦的脸?

    林森自然是真的看上了唐文的本是,不是来找茬的,于是正色道:“各位可能不信,我那三串念珠,这位小兄弟一上手可就拿出来了!还有我这念珠,有两颗新换的,我记得。可是有一颗十几个月前换的,要是这小哥不说出来!我自己都忘了?”

    “有这么邪乎?”刚才那位寸头轻声问了一句。

    唐文不介意地笑笑:“后生晚辈,就是来开开眼,看能不能侥幸蒙对。”他往四周看了看,示意道:“那我这就上手。”

    说完他打开盖子,看到锦盒里面平放着一件长约五六十公分的关公瓷像,是一种罕见的青白色。

    唐文轻轻抚摸着轮廓,感受着大师多年前留下的精巧技艺。感叹之余,眼里不由闪过一丝疑惑。

    仅就烧制后的纹理反应出的手感来说,这无疑是真品!而且是精品!

    想了下他干脆整个把瓷像抱了起来。这一抱,他才隐约发现到了问题。他脑海里闪过一句:重量稍微有一些不均衡。可是凭这可不能说它假的!毕竟古代条件有限,如此大件的东西需要分开模制。一般是分为头部、身体、底座。重量有些偏差按理说算不上大失误。不知道说它有问题究竟是哪位,实在有些苛责。

    稳稳发力把摆件立在了桌子上,退后两步。眼界开阔后瞬间觉得眼前的瓷像,青白细腻、胎制紧密,离远了看又有点微黄,通光度极好,当真算得上美如脂玉。

    唐文没看出毛病,干脆双手把它抱着抬起来,又感受了一下重量。

    林森在后面咳嗽一声,提醒道:“这可是大师的作品,背后有落款。”

    双手发力,他把瓷像整个转了过来。

    何朝宗印!

    “这是明代大家何朝宗的作品?”唐文惊讶了一句,回忆了一下何朝宗其人。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

    于是把摆件稳立在桌子上,看着屋里一个个有些怀疑、有些期待、有些轻视的眼神。轻轻一笑说道:“这东西确实有妖气。”

    有妖气这词在古玩行当里,也不是随便说的,是专门指有迷惑性的一类。

    “小兄弟!有妖气的事,我们都知道。刘老早就说了,问题是我看了一星期也没看出来有妖气呀!”

    唐文摆摆手,说:“我既然说了有妖气!就可以拿出证据给你看。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听听这件东西的来历、价格!”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