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刀剑笑

    苗刀不适合拔刀术。刀柄和刀身都太长。

    唐文第二天清晨手里握的刀还是一把长而直的唐刀。刀身如雪,刀柄呈一种微黄的象牙色。握在手里微微冰凉。

    这把刀来自杨师道的馈赠,当然杨师道没有明说。南宫采薇觉得这把最漂亮,直接把它拿给了唐文,并要求剩下的统统给她留着。

    杨师道嘟囔着女生向外的什么的,不情不愿地认了。

    之前跟杨书印约好的时间是早上六点钟,这个时候太阳都还没升起来,草地上布满了晶莹的露珠。

    南宫采薇打着哈欠跟在唐文后面,她昨晚开了个电视电话会议,也不知道几点才睡。偏偏今天又一大早要起床。

    观众并不是太多,除了杜莎和杨师道以及昨天见到的周洲,就是他们的几个朋友了。大概怕影响到唐文的心境,都远远点了点头没有过来打招呼。

    至于杨书印杨师傅那边,连带他自己,一共六个人。

    两个青年人,两个中年人,一个老头。衣着都很普通,甚至有些守旧。包括两个年轻人在内,穿的都是布鞋。当然,布鞋未必有多便宜就是了。

    唐文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中间身上戴剑的中年人。没有意外的话,想必这一次考验或者说试探的对象,就是他了。

    对于这场比试,唐文不说信心如何,可始终没有想过会输。

    他很感兴趣的是,杨书印他们找一位刀术高手究竟有什么用意,总不可能想古代那样,要办一件大事,或者要刺杀个什么人吧?那应该去会玩狙击枪的才对......

    他就这么胡乱地想着,拿着自己的刀踏上了刚刚修剪过不久的草地。深吸一口气,口鼻间满满浓郁青草香。

    “张杍莘、纯阳九宫剑!”两人离着约莫十步远的距离相视站定,对方一抱拳。

    “唐文、呃、一个野路子刀客。”

    头一回听这种介绍,张杍莘微不可查地一皱眉,不知道这是唐文扰乱自己的手段还是什么。

    “还有就是,我比较擅长拔刀斩。你注意。”

    张杍莘点点头眼中露出一丝古怪,这个他倒是知道,看起来,对面这个小伙子倒是个实在人了。

    “请!”他收拾心情,屏息喊了一声。

    “请!”

    说完唐文没有动,他实在不大擅长强攻,一般都是打防守反击来的。

    围观的人比较有素质,大概也没见过这种场面,这时候都远远的睁着眼睛看。

    没有武侠书上写得那么玄乎一点眼神攻势也没有,等了两秒张杍莘见他还没有动。说了声得罪。

    反手抽出长剑迈步刺了过来,唐文轻轻提气,身子稍稍前倾。手落在了刀柄上。

    张杍莘了解杨书印的为人,知道他不是无的放矢之辈,既然他说自己大意之下险些被一刀授首。并且多次强调不可轻敌。张杍莘一出手也就丝毫没敢大意。

    闪着寒光的剑尖忽攸间便来至眼前,唐文吐气拔刀豁出一线刀光。一刀正犁在他的剑尖上。铮铮然一颤、刀剑眨眼间撞出一线火花。

    浸淫剑法多年的张杍莘心中大骇,连忙旋身撤剑,若不是这剑本来就只出了三成力,是个虚招。那么这一刀之下,自己的剑恐怕就要脱手了。

    张杍莘退步左转借着剑身受到的偏向力踩着步子换了个方位。神经瞬间绷紧到了极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明白现在不是自己轻不轻敌的问题了。而是自己全力以赴之后能接人家几刀?!又或者,刚才妙至颠毫的一刀,对方能使几次。

    唐文也摸明白了对手的虚实,不由有些失望。想了想也就没继续用拔刀术欺负人,刀没还鞘。拔刀之后,顺势劈了一记。

    张杍莘微微松了口气,挥剑上封。

    刀的真意在与藏,不在杀!

    这是说,没出鞘的刀其实最可怕!你不知道它出鞘之后会斩在什么地方。

    唐文对于一招一式的打斗感觉倒是蛮新奇,只不过毕竟境界在这里,他出手的时机和角度总是让对方十分难受。哪怕只是普通的刀剑相抗,对方也很是吃不消,只能边斗边走,辗转腾挪。用空间换一线希望。

    这一来,虽然杨书印这边的老先生看的直皱眉,另一边没什么水准的南宫采薇他们却大呼过瘾。南宫采薇更是心态随之忐忑,每到她据地惊险的时候,连连掐着自己表哥的胳膊。杨师道直皱眉头。

    不过她也看的出来,唐文的对手一路在退,显然是唐文占了上风。因此倒也没有多么惊慌失措。

    剑出如电,刀似游龙。

    来往之间霎是好看,刚开始唐文只攻不守,后来觉得也可以试一下自己的反应力。于是刻意停顿一下,任对方的快剑游走来攻。这还是很惊险的,毕竟两人的刀剑都是开了刃的,又都力量不俗,刀剑捅在身上恐怕立刻就是一个血窟窿。

    可对手的快剑对于唐文毫无威胁可言,他封挡起来游刃有余。哪怕对方是虚招,他都能很快变守为攻,攻敌必救。

    高手比试,精神无比集中,全身肌肉紧绷,心脏也鼓起最大的频率给全身肌肉供血。

    这种状态消耗太大,不可持久。唐文还好,张梓莘一个中年人可受不了这么耗下去。

    而且他也不傻,看得出唐文一直在手下留情,跟自己疲于奔命根本就是两种状态。一开始倒也憋了一股劲,攻起来虎虎生风,一心要试出来唐文的斤两。可不过五分钟之后,便感觉手腕渐渐僵硬,当即也不敢托大,大喝一声,刷刷两剑之后,自己往后一跳。

    手腕一转,把剑往身后一背。长出口气冲唐文拱了拱手。

    “多谢留情!”

    唐文抱拳还礼。长刀入鞘。

    张杍莘走回去对着老人一鞠躬,苦笑道:“晚辈无能!根本试不出这位小哥儿的深浅来。”

    “人外有人。你已经很好了。”

    南宫采薇他们听到了这句才开始低声絮叨:

    “这么说唐少赢了?”

    “打的真好看啊!要是功夫武侠片都这么拍,那里会没落。”

    “确实很漂亮,不过时间短了点......”

    “是呀!不是看小说上都说,高手大战几天几夜不分胜负么?”

    “对呀、来的那么早,不能就打五分钟吧?”

    “我说你们,不懂别乱说。你看那位剑客,已经汗流浃背了。几天几夜那是小说。”开口的似乎是个懂行的,看着众人解释道:“两年前,我见过两位咏春高手对攻,那也还是比试的性质。两人手上带了手环,结果打起来发现每个人的心跳每分钟都在两百二十多次以上!这种心跳速度怎么可能打几天几夜,半个小时都能活活累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